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向美光說不 台灣DRAM業贏得空前大勝利 P.113

向美光說不 台灣DRAM業贏得空前大勝利 P.113

十一月二十日,一通從美國 White&Case 律師事務所打來的電話,讓胡正大高興地合不攏嘴,將近一年來努力搜集資料、與律師研究案情、勤跑聽證會、針對個問題進行答辯的艱辛過程,終於有了令人振奮的結果,因為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以三票對一票,宣判台灣 DRAM 廠商傾銷不成立,台灣漂亮地贏得一個半導體史上空前的大勝利!

在這個關乎台灣半導體產業發展前途的訴訟中,台灣能夠突破美商美光公司所設的重重障礙,並且超越日、韓業者走進和解或順從地繳交傾銷稅的宿命,最重要的原因是台灣業界捐棄成見、團結一致對外;不過,在整個高潮迭起的運作過程中,有三個人的角色特別值得一提,他們分別是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 TSIA )祕書長胡正大、南亞科技總經理莊炎山,以及鈺創董事長盧超群。

胡正大代表 TSIA 為大家跑腿


目前擔任工研院電子所所長兼 TSIA 祕書長的胡正大,早年在國外多家半導體廠服務過,三年前他辭去美商 ISD 公司的技術副總一職,從邢智田手中接下電子所所長的職務,他還有一位在柏克萊擔任教授的哥哥胡正明,也是半導體基礎研發上的重要人才。

在 DRAM 案前後長達一年的期間,由於必須與美光公司及各行政、司法部門接觸,因此廠商公推 TSIA 代表台灣產業界對外交涉,胡正大就順理成章成為整個台灣半導業的代言人,在美國生活多年的胡正大說,他當然是義不容辭地為大家「跑腿」。

說是跑腿,但其實工作並不輕鬆。事實上,從兩年多以前,美光第一次拿台灣SRAM 業者開刀起, 胡正大就沒有空閒過,從協調各家公司意見、與各公司一起準備資料提供美方的行政人員,再到美國參與公聽會,胡正大參與每一次的戰役,儘管美方後來課徵台灣 SRAM 廠商高達百分之百以上的傾銷稅率,但也因此累積了相當豐富的經驗,成為後來 DRAM 傾銷案得以翻案成功的基礎。

根據 TSIA 的會務人員表示,在 SRAM 案失利的經驗中,台灣廠商學到了團結的重要性,但也因為有胡正大穿梭在各個廠商間,並且犧牲休假、全心投入的精,才讓大家拋去自己的立場,全力對付美光並贏得勝利。有位已懷有六個多月身孕的 TSIA 人員甚至說,明年三月她的小孩出生, 第一個會講的字應該是 DRAM,而不是媽媽或爸爸。

SRAM 業者上訴 反告美光傾銷都是關鍵

台積電資深副總經理陳國慈,在加入台積電之前就是執業律師,此次台積電雖未列入 DRAM 傾銷的對象中,但同屬兄弟公司的世界先進也在調查之列,而且因為台積電列入「其他廠商」之列,心情也跟著起伏波動,若同業被課徵高稅率,台積電也難逃毒手。陳國慈分析此次 DRAM 勝訴的關鍵因素有三,第一是被課徵高稅率的台灣 SRAM 廠商選擇上訴,結果七月美國國際貿易法庭( CIT )發回更審,台灣 SRAM 廠商有機會翻案,由於美國行政部門的壓力往往來自法院,這個判決適時對 ITC 形成一個壓力。

另外,當初台灣 DRAM 廠商選擇不和解是對,因為如此可以避免過去日本業者要每一季提出新的資料給美國,另外,反告美國製造的 DRAM 在台灣傾銷,也是讓 ITC 能夠更清楚了解美國 DRAM 製造廠商在海外的銷售行為,對於 ITC 最後的裁決都有決定性的影響。

不過,雖有這三個因素,但陳國慈認為所有人的團結及努力,才是打勝仗的最重要原因,她並推崇胡正大的努力最多,功勞也最大。

另外一個重要人物是莊炎山。在 DRAM 萌芽伊始的七○年代初期,莊炎山就是德州儀器設計 1KDRAM 的工程師,當今國內 IC 業界出身 TI 的幾位要角,都曾是莊炎山的部屬。如果說張忠謀是晶圓代工產業的教父,那麼莊炎山至少可以排到DRAM 業的「樞機主教」。

莊炎山與律師女兒討論 臨門一腳邁向勝利

平常甚少接受採訪的「 DRAM 主教」莊炎山,在 ITC 終判過程中扮演「臨門一腳」的角色。十月十九日在華盛頓舉行的 ITC 終判公聽會,莊炎山是被控廠商中唯一出席的總經理。同業的投入或許也無分軒輊,但是總經理親身領軍、趕赴前線的精神,南亞應該居所有廠商之冠。

參與傾銷調查的南亞財務部人員回憶,當所有同事都對這場官司絕望時,莊炎山仍常常鼓勵他們「心理上不能認輸」。莊炎山的女兒畢業自美國的名法學院,也在事務所工作,在傾銷案審理期間,莊炎山與女兒不斷透過 E-mail 及越洋電話進行討論,女兒以在美所受法律訓練的角度,與父親討論贏面仍然存在,父女倆在專業上產生交集與對話,也是一段難得的歷程。

在 ITC 終判公聽會前,莊炎山想「我就是不死心」,決定親自跑趟華盛頓,看看能不能經由雙方問答的內容,再找出一點機會,同行者還有南亞副總經理高啟全。在公聽會現場,莊炎山雖未發言,但他仔細記下每個接受 ITC 委員詢問者的對話,密密麻麻寫滿八大張筆記紙。

公聽會就感覺會贏 先準備香檳慶祝

在公聽會現場,莊炎山就已感受到 ITC 委員對美光的問題漸多,提問時間也長,顯然 ITC 委員對美光方面須了解的問題比台灣方面來得多。會議結束後,莊炎山與胡正大交換心得,二人對於打贏此案的希望漸濃。

回到台灣後,莊炎山繼續幫忙律師事務所擬定終判答辯的內容。因為在美國住了三十年,又對 DRAM 上下游產業環環相扣的生態相當熟稔,莊炎山建議應從美國系統廠商的競爭力影響來討論,為了搜集一些日本市場資訊,平日常讀日文專業刊物的他,也委託東京的日本友人幫忙尋找資料,提供美國律師做為參考。在最後宣判的前兩個小時,莊炎山說他「贏的信心愈來愈強,還告訴律師及同業,可以先去買香檳準備慶祝了」。

據了解,儘管近幾年台灣 DRAM 產能增加不少,但由於日本廠商大幅減少產量,因此總合來看全球 DRAM 的出貨量並沒有增加,莊炎山彙整包括日本在內的全球DRAM 產量資料,並提供給 ITC 的委員,成為最後我方贏得勝利的關鍵因素之一。

在慶功酒會中,莊炎山是第一個被同業請上台發表感言的人,顯示大家對他的貢獻有相當的認同。莊炎山上台幽默地說:「我對這個結果並不 surprise,反而對大家很 surprise 的態度很 surprise,因為我們根本就沒有傾銷嘛!」不過之後莊炎山說,他 surprise 的地方並非在於「傾銷不成立」的結果,而是在於「三票比一票」近乎壓倒性的投票比數。

沒有胡所長不會贏 以後應該更團結

莊炎山自己並不居功,他說,這個案子「沒有胡所長不會贏」,因為胡正大從頭到尾帶著大家一起打拚,才讓台灣贏得半導體史上空前的勝利。他也語重心長地向其他競爭同業呼籲,「過去大家因為各自有立場,沒有辦法很合作,希望從這次開始,能夠讓大家更團結。」

相對於前面幾個人,盧超群的角色就顯得有些爭議。盧超群雖然比莊炎山年輕十餘歲,但在國際 DRAM 舞台上,英文名為 Nicky 的盧超群成名也相當早。八○年代初期,盧超群在 IBM 研發部門推出了一震驚業界的製程技術,這項技術可增加記憶體產品的效能,儘管技術問世已十餘年,但盧超群因此突破而獲得的獎項至今不絕。

盧超群一向是標準的美式作風,與莊炎山的內斂沉穩剛好成對比。去年底美國DOC 開始調查傾銷比率的抽樣廠商時,依照 DOC 抽樣的標準,是以我國廠商銷美 DRAM 的前幾名廠商皆為抽樣對象。依此標準推算,茂矽、南亞、世界先產品銷美量排名前三名,力晶與鈺創的銷量則在伯仲之間,但在鈺創爭取之下,成為被 DOC 列為抽樣調查對象。

為了應付 DOC 的成本結構調查,盧超群的確卯足了勁。首先,鈺創請來曾任力晶協理的葉振倫擔任副總經理,全力投入傾銷案的相關業務。葉振倫是典型的工程師出身,個性專注投入,在參與 DRAM 傾銷業務後幾個月,久未碰面的好友遇到他,都覺得他面有愁容,「老了許多」,顯然這件案子很讓葉振倫傷腦筋。盧超群也常常以「我們葉副總的高血壓」來形容鈺創迎戰之艱辛。

此外,鈺創也挑中一家律師事務所 ArkinGump,與其他三家被抽樣公司都委託White&Case 事務所有所不同,White&Case 從 SRAM 時代就是為台灣廠商規畫戰略的事務所,廠商聯合行動由 TSIA 統籌,White&Case 在 SRAM 及 DRAM 案中,也與 TSIA 合作密切。ArkinGump 能獲得鈺創青睞,原因之一應該是此事務所曾為韓國三星打贏美國的 DRAM 傾銷官司,口碑也相當不錯。

鈺創在告美光傾銷行動中缺席

鈺創在 DOC 初判時拿到四‧九%的稅率,似乎代表著盧超群的沉著應戰出師告捷,但在終判後又被課徵六九%的最高稅率,同時,在隨後台灣廠商聯合向財政部指控美光在台傾銷 DRAM 行動中,鈺創也是唯一一家缺席的抽樣調查公司,成為所有同業批判的「箭靶」。


當時業界對鈺創缺席的主要猜測,是因該公司已經拿到最低稅率,為了避免加風險,還是選擇沉默較妥。還有說法指出,我國廠商此舉雖控告主角是美光,但也會傷及 IBM、三星等在美製造的 DRAM 輸台業務,而這些公司與鈺創亦有生意往來,為了避免傷及客戶交情,所以不加入聯合行動。

盧超群說,當初鈺創沒有加入反控美光傾銷的陣營,主要原因是「不認同反傾銷控訴的行為」。盧超群強調,既然大家都無法苟同美光控告台灣的作法,又何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呢?至於鈺創會選擇不同的律師事務所,是因為White&Case 已經代理太多公司了, 他擔心一家律師事務所忙不過來,因此才找ArkinGump,對於同業對他「不合群」的批判,他認為是太冤枉了。

不過,在 ITC 終判出爐後,盧超群應該是最為寬心的一位,畢竟六九%的稅率與「鈺創注定從美國出局」是同一個意義。慶功酒會的當天,盧超群高舉酒杯向所有人說,「當初他回來搞次微米,是很有使命感的,這次美光來告傾銷,怎麼可以眼睜睜地看別人來欺負自己的同胞?」

有一位 DRAM 廠商的法務人員說,從這次的經驗中,讓他充分感受到「美國的行政單位是相當有偏見的」,但也因為司法單位仍然存在著正義,才免於讓台灣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沒有傾銷稅後,台灣 DRAM 廠商未來的競爭力將是無限寬廣的」。

延伸閱讀

養比買還難!40K想貸款買國產車行嗎? 汽車達人:開銷別超過薪水「這比重」

2021-10-20

用iPhone 13 Pro會頭暈、眼睛痛?歷代果粉認證最傷眼! 他:「此方式」可以緩解

2021-10-19

最強疫苗組合曝光...兩劑莫德納排第2! 醫:即便覆蓋率達6成,要「與病毒共存」絕不可行

2021-10-18

問年輕人怎規劃退休?答案令他「毛骨悚然」! 鄭弘儀:「這句話」讓他覺得應多聽年輕人聲音

2021-10-17

民國神秘「混世魔女」蓋出圓山飯店...連蔣介石都拿她沒轍 如今身後上千萬中信金恐充公

2022-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