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生命科學界的比爾蓋茨 p.91

生命科學界的比爾蓋茨 p.91

如果把發現九九%人類基因的 Celera 比喻為生命科技界的微軟,那麼該公司的靈魂人物克萊格溫特〔 CraigVenter 〕就是生命科學中的比爾蓋茨。 以這個比喻不難讓讀者對這個陌生科技強人留下鮮明的第一印象。與比爾蓋茨在軟體科技界一般,溫特在生命科技上的非凡成就,使全世界的生物科學家既感到望塵莫及,同時更抱著嫉妒。

作為生命科技的龍頭,他無疑是成就斐然。但是並非一貫制式出身於名列前茅的高等研究學府,也未積極參與國際性的學會,克萊格溫特一直被列為生物學界的Outsider,以目前諾貝爾獎的推薦制度來看,他若被提名,將受到傳統學術界極大的反擊。

從一開始的研究,他就以過人一等的敏銳獵取基因特長受到重視。爾後溫特成立了小型基因研究中心 TIGR。 在一九九五年有了第一項重大的發現,溫特解碼了行性感冒病毒的基因 Haemophilus。 另外他發現了導致大多數胃潰瘍的病菌Helicobacter 的遺傳要素,以及梅毒的病原基因。

目前溫特創辦了兩家公司,專營微分子生物學的 TIGR,由他太太 Clair Fraser主持, 而他則主持新的上市公司、 有美國生命科技界「美國線上」之稱的Celera Genomics。位於馬里蘭州岩石鎮( Rockville )的這座基因研究中心以最快的速度及低成本,領先所有的國際級大型研究機構,發現占了全球基因庫中九九%的人類遺傳基因。名副其實,「 Celera 」就是拉丁文的「快速」之意,Celera 以獨家研發出的槍擊( shutgun )獵取法, 以快速而低成本的基因追技術,遙遙領先其他的基因科技同業。

值得所有企業界引為研究專題的,就是 Celera 的高效能組織,這個成果豐碩研究中心上上下下不過是個三百人的團隊,每年運用的經費不到千萬美元。而不成比例的是,規模浩大的人類基因研究計畫,花費世界五大國每年三十億美元、用三千多位全球頂尖的生物科技家, 但在人類基因研究上,與小型的 Celer相比,卻顯得微不足道。當然可以想見的是,那群「國家級」的生物學家會感到多不是滋味!

由於龐大的研究經費壓力必須自己解決, Celera 一向急切地以新發現的基因申請各項專利,提供給五大生化工業運用以保障利益。也因此飽受生物科學界的批評, 有人指責 Celera 的企業文化貪婪無厭, 也有許多醫學界人士感到恐懼,Celera 將有一天會控制大多數的基因工程產業,如同微軟有獨營專利之嫌。

像許多的科技怪才一般,克萊格溫特本人的特異作風,不理世俗成規、埋首工作、缺乏與人溝通的耐心等等,在他就讀小學開始就已造成很多的問題。一九四七年出生於洛杉磯的中等家庭,在南加州的小學中,他拒絕作老師指定的作業,而且注意力永遠不能集中在課堂,毫無規矩,有好動兒的傾向。當時他的父母只希望他能讀完職校,學點謀生的技能。中學半途輟學後,在南加州的海灘滑水衝浪,任性地玩了三年後,一張越戰的徵召令改變了溫特的一生。這位浪蕩子被派在美軍駐西貢海軍醫院擔任護理兵,在一九七一年的一次越共新年大掃蕩中,軍院在混戰中被圍困了整整五天。「在死亡的恐懼中,我發現了自己生命的可貴,時間的短暫,越戰使我徹底地覺悟。」在他的自述中提到個人史上的重大轉折。從越戰幸運的脫險返鄉後,他立志要作醫生,以後到第三世界服務。在不到六年的時間他完成了學業,拿到醫學博士學位,發表了一系列的論文。

不過陰錯陽差的, 溫特沒如願進了醫院, 卻成了諾貝爾基因大師 JamesWatson(一九五三年以發現基因雙螺旋得獎)的研究室助理。在研究中,他發現了個人在基因研究領域強烈敏銳度及高度的興趣,在不眠不休的長時間、繁細的手工式的工作中,表現出他的特異能力。 Watson 曾半諷刺地說他:「忙得像個精明的猴子。」

從一九八六年進入基因研究的領域, 至今十五年不到, 克萊格溫特領導的Celera 已在今年四月初完成第一張人類 DNA 的完整編排圖,光以這個卓越的成就,就夠得上諾貝爾獎的分量。但是眾所周知,第一個會強烈出面反對他得獎的,就是早在十年前就感到溫特已經踩在自己的頭上、當時引他進基因科學領域的大師 James Watson。

延伸閱讀

對抗疫情新武器!默沙東、輝瑞口服藥誰厲害?4個QA讓你秒懂

2022-01-25

俄烏戰事會演變成世界大戰?

2022-04-27

「股子股息讓股票零成本!」3個孩子的爸花20年存2千張金融股,55歲年領500萬股息

2022-05-05

「貨幣緊縮」對上「經濟軟著陸」 ——1946年歷史借鑑

2022-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