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光通訊不靈光了?P.98

光通訊不靈光了?P.98

年初時,談起光通訊產業,大家還公認這是少數「強強滾」的產業之一。豈料,如同北極雪一般的景氣,還是凍僵了光通訊業。

不到半年之內,國際級大廠裁員以「萬人」為單位,小廠可能連老闆也要失業了。這陣寒風從國外吹進了台灣,台灣的光通訊剛開始起步,就被狠狠的打了一記。

最先開始引人注意的, 是全球三大通訊設備廠商朗訊( Lucent )、 北電(Nortel )和思科( Cisco ),一起榮登裁員三劍客。朗訊看來是最慘重的,除了先前已經用各種方法「弄走」近三萬名員工之外, 數日前朗訊發言人Michelle Davidson 還說,將要再裁兩萬人。

朗訊今年的營運計畫書可以這樣寫:重整目標──裁撤五○%的員工;特別支出──裁員費用九十億美元;節省方案──放棄所有紅利配發;實現獲利──大幅降價之後,至少要等到二○○二年。種種利空的消息傳出後,美國信評機構標準普爾,毫不留情的把朗訊評為 BB+,屬於「垃圾級」,而且還說不排除再調低朗訊的評等。


北電深深傷了加拿大股民的心

北電的前身是加拿大貝爾電話公司,資深且向來獲利穩定,在加拿大的股民幾乎人手一張北電,因此這次北電股價從八十九美元的高峰一路跌到不到八塊美元,深深傷了加拿大人的心。

今年北電已經裁了三萬人,在紐約時報上甚至出現這樣的感嘆:「許多加拿大人把退休基金壓在北電身上,現在他們要重新規畫退休生涯,並做最壞的打算了。


裁員人數排行第三名的思科,總裁錢伯斯曾經發表過「絕不裁員」的理念,無奈人在屋簷下,思科今年也裁了八千五百人。不過相較起朗訊和北電,思科算是股價震盪最少的,思科台灣區總經理孫永祥說:「在所有的國際電信大廠中,思科是唯一零負債的公司。」

而且,思科在大陸的布局算是相當早,占有小小的優勢。因此現在產品的價格較硬,不輕易降價的,也是思科。只是在前景未明的情況下,思科還能硬多久,還是需要觀察。

除了這三劍客之外, 曾經提議要購併朗訊的阿爾卡特( Alcatel ),雖然談判破裂,卻好像被朗訊的霉運掃到,出現六年來的首度虧損,並宣布要裁員兩萬人。為此,阿爾卡特的營運長 Krish Prabhu 還自動請辭,以示負責。


光炬台灣裁員七百多名員工

這些公司只是個開頭指標,因為他們的業務繁雜,電信、網路、軟硬體、光通訊皆有,所以對台灣光通訊業的影響,似乎還不這麼明顯。但是,當光纖大廠康寧和光纖零件商 JDS Uniphaseu (以下簡稱 JDSU )也開始出問題, 台灣的壞消息也猛然爆了出來。

最直接的例子是 JDSU 台灣分公司光炬科技,一夕之間宣布關廠,除了十多位研發人員外,七百多個員工全部失業。光炬科技總經理杜鈺堂強打起精神,把員工分成三十人一組,四處洽詢業界的接手意願。但因為同業的狀況普遍都不好,所以除了專業工程師比較搶手外,其他部門的員工都滯銷了。

緊接著,以一股七十元辦理現增、喧騰一時的波若威科技,現增才剛告一段落,竟然也宣布裁員兩百人和全體減薪二○%。不過波若威主要是裁撤生產線人員,將生產重心移往大陸,而且日前朗訊宣布,將光纖部門出售給日本古河電氣和美商康寧,古河正是波若威的股東之一,此舉可能對波若威有所助益。

華榮電線電纜轉投資的華榮國際,主要做光被動元件,公司只有約百名員工就裁了四十人,除了獲利問題之外,總經理實事求是的美式作風也是主因。業界人士表示,華榮國際能否度過難關,要看占了六成股份的大股東華榮電線電纜,何時才會出手相救。


鴻海鳳凰計畫變成烤麻雀

除此之外,大部分的新興公司現增都遇到問題,遲遲無法完成。據了解,有公司正積極和國外大廠談購併,也有少數公司面臨無法經營的窘境。

除了這些新興公司不好受,大集團雖然比較能撐,卻也各有狀況。鴻海是喊光通訊喊得最響的大公司,郭台銘處處砸錢利誘同業,卻在業界留下「鳳凰計畫變成烤麻雀」的譏評。不久前鴻海表示原本三十億美元的投資金額大約只進行了三美元,一方面當然是景氣因素,另一方面則有人笑說:「本來做光通訊就不用花這麼多錢!」

而另一個集團錸德科技,轉投資的精碟、台精、旺錸,沒有裁員的消息傳出,不過添購設備的腳步放緩,訂單也可能受影響,不過因為 CD-R 的市場回春,本業有支撐。有設備廠商指出,錸德比較弔詭的情況是和旺錸做類似的產品,將來可能會造成母子同爭市場的局面。

普遍來說,比較能夠全身而退的廠商有兩種,一種是本業賺錢,不在乎光通訊上賠點錢;另一種則是剛要開始投資,還來得及踩煞車的。


亞洲光學明年第三季才從光主被動元件獲利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亞洲光學, 日前亞光舉辦新產品說明會, 公布光被動元件100GHz DWDM 薄膜濾光鏡(鍍膜可達一百三十層以上)、 100GHz 十六通道高密度波長多工器, 以及光主動元件光傳輸收發模組( ptical Fiber Transceiver)、光纖寬頻電源( mplified Spontaneous Emission Source )。

這些產品推出的速度和品質,讓業界人士都豎起大拇指,但是說到對亞光的營挹注,作風一向保守的亞光董事長賴以仁說:「到明年第三季,才能從光主被動元件上獲利。」但收成時間晚,而且亞光今年還要負擔這些元件的研發支出。儘管如此,今年亞光依舊有調高財測的可能,就是因為本業賺錢。

連光通訊都亮不起來,讓投資大眾有種萬念俱灰的感受。但是業界人士一致認為,光通訊不至於是個泡沫,畢竟需求只是減緩而非消失。而且,台灣光通訊業最大的優勢是往大陸布局,台灣高科技的高品質和低廉成本,向來在全球具有高度競爭力,此刻的裁員、減薪,也許反而是調整體質的最佳方式。

延伸閱讀

穎崴老董200萬自宅創業 打破國外壟斷的市場 高雄一人公司 拚出全球前五大測試座廠

2022-02-09

當年押寶宏捷科、智邦,讓他35歲累積千萬資產!今年卻看錯聯電大賠,前手機工程師的最大教訓「是這個」

2022-03-09

消費性應用悲觀 網通、車用、電源管理有撐 IC設計前景蒙塵 商用產品需求還在

2022-06-15

烤紅喉、小卷、魚鰾⋯連炒青菜都很到位!壯圍海邊料理20年如一日,老謝:價格貴不貴,點菜前可斟酌

2022-06-20

勇敢站出來別怕!「客家農村么女」賴香伶領著關廠工人爭權利:弱勢的人還是有可能改變制度

2022-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