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電信產業明年復甦、後年大好 P.34

電信產業明年復甦、後年大好 P.34

在談及我對電信產業復甦的看法之前,我想先簡單地介紹我過去的經歷。從一九八四年我從交大電信系畢業,之後到美國東岸取得碩士學位,並加入位於波士頓的迪吉多公司。從大學畢業至今,二十多年來我一直都在網路( Networking )產業服務,我很慶幸自己投入了一個對的產業。加入迪吉多時,迪吉多是當時全世界各種領先技術的龍頭大廠, 大家都知道,當 IBM 還在用大電腦時,迪吉多已發明了工作站, 一九八八年時,迪吉多更已研發出 10G (一百億位元)的交換器及高階路由器等技術;但是因為迪吉多太執著於技術,沒有把產品做很好的推廣及應用,讓迪吉多最後走上被購併一途。

在迪吉多工作時,我涉獵的範圍很廣,從研發、測試到產品延展等領域。之後我搬到加州並加入 StrataCom 公司,在 StrataCom 的四年時間裡,我負責設計第二代的多功能交換機系統( Multiservice Switch ); 這種產品已屬於Carrier 等級的產品,是要賣給像美國電話電報( AT&T )這種一級的大公司,然後再提供電信服務給顧客,因此這類產品的品質要相當高,而且要一直運轉,不能有任何當機的疏失。

後來 StrataCom 愈做愈好,被思科以高達四十五億美元的資金收購, 我便加入思科負責多重服務交換機產品的設計,前後有一年的時間。一九九八年,經朋友介紹我認識了李廣益, 之後更一起創辦了 TransMedia,並由我擔任技術長的工作; 結果,TransMedia 在一年內就把產品做出來了,公司在成立十五個月後又被思科相中及收購,總金額達四億美元,讓原始股東賺了三十幾倍,也因為速度實在太快,第二輪的投資人甚至錢都還沒匯進來,就已經賺了五倍。

於是,我又隨著這個收購案進入思科服務,前後也有一年。思科是家很有制度的公司,但我仍然鍾情於創業,並且很能享受創業所帶來的樂趣,尤其是能夠把一個東西從頭到尾建立起來,是最讓我感到興奮的事,讓我的能力與興趣可以完全融合在一起;因此,二○○○年我又找了幾位業界優秀的人才,一起創立了北極星網路( Polaris Networks )公司。

北極星成立的時間雖然不是很好,經歷了網路泡沫的衝擊,但幸運的是,公司的進度沒有受到影響,產品的進度都按照計畫進行,目前並已經開發完成,而且得到美國與台灣知名創投的支持, 包括美國的 Venrock、Redpoint、ATV、 SToRM等一流創投,以及來自台灣的普訊創投、欣揚創投及聯合投資等的協助,讓北極星能夠度過產業寒冬,成為少數得以存活的公司。

接著,我想談談我對整個通訊產業的觀察及預測。 事實上, 今年二月我應邀到CASPA (華美半導體協會)發表演講,當時我就很明確地提出我對產業復甦的樂觀預期, 結果很多預測至今都已逐步實現。當時,我認為企業網路(Enterprise Networking )產業會在今年第二季觸底,並從今年下半年起復甦,電信( Telecom )產業於明年下半年會明顯好轉, 二○○五年則是大好的一年。

當時我也預測,由於產業已經復甦,網路龍頭公司思科的股價會在二○○四年初達到二十元(當時思科的股價才在十二至十四元之間),結果,我的預測至今似乎都已逐步實現。思科的股價目前已達到二十元,整個通訊產業的底部也已經出現,發展方向與我的預測幾乎一樣。

為什麼我在二月間就看到景氣復甦的問題呢?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觀察過去電信產業的資本支出情況,每年的資本支出相對於營業額的平均值通常在一六%至一七%,但在一九九五到二○○○年之間,這個數字卻不斷激增到三一.五%;除了資本支出在二○○○年達到高峰,當年這些電信公司的總負債竟高達五千億美元,已達到非常不合理的情況,當然會造成往後三年的大幅衰退。

不過,人類對通訊的需求永遠都存在,事實上,在資本支出停滯的三年期間,人類對電信的需求還在持續增加,而且,在累積了多年的經驗後,直覺告訴我產業復甦的時機已經近了。

推動電信產業未來進一步的復甦,我認為最主要的殺手級應用,還是以寬頻接取( broadband access )為優先。 早期我們都是透過數據機( modem ︶撥接上網,但是現在大部分都已被寬頻所取代,因為寬頻的速度更快,而且永遠都處於開機狀態,未來這個需求的成長會更快速,我預估寬頻普及的速度會以年成長三○%至四○%的速度增加,將是帶動電信產業復甦的主要力量。

至於第二個殺手級應用則會來自企業的投資,尤其是現在企業競爭激烈,為了提升競爭力,企業在高速網路、儲存、視訊傳輸及遠端備援等設備投資上,都一定會再強化,這也會是提升電信產業的另一個動力。

另外,在第三代都會核心光纖傳輸交換系統( Optical Transport Switch )的產品上,我相信也會很快地取代第二代的系統。這種交換系統就像一個轉運站(hub )一樣,許多資訊都要通過這個地方再傳送出去,往往造成「交通阻塞」的地方也是在這裡,因此已變成產業要提升層次的主要關鍵。不過,過去這種交換系統的使用年限, 每一代產品最多可以持續十幾年,從第一代的朗訊( Lucent)系統,到第二代 Tellabs 及阿爾卡特( Alcatel )公司的產品;至今第二代系統也已用了十幾年,是到了需要更換的時候了。我預期這種轉換會在未來一、兩年就快速地發生,這也會是未來推動通訊產業復甦的主要動力。

對於 Polaris Networks 來說,我們很慶幸可以在激烈的淘汰賽後還能存活下來,事實上,我覺得是因為在初期我們就做對了幾件事:二○○○年六月公司剛成立時,當時股市環境還相當好,很多光纖公司動輒籌款五千萬美元,並雇用三、四百人,但到了九、十月間,我就感覺到情況有些不對,當時我們的員工約六、七十人,很快地就停止再增雇員工,也因為提早控制支出,讓公司得以存活下來。

在過去兩、三年間,如果企業可以不被淘汰,通常留下來的都是體質較強的企業,也因為許多廠商已經被淘汰,加上大企業這幾年也都沒有投資,在這項技術上已落後許多,因此留給 Polaris Networks 很好的機會,可以迅速地切入市場取得領先。

記得去年, 我很榮幸獲得《紅鯡魚》雜誌( Red Herring )(美國最知名的高科技創業投資雜誌)所選出的十位頂尖創新科技及創業成功高手(Top Ten Innovators 2002)的獎項,當時出席頒獎典禮時,《紅鯡魚》雜誌的記者問我,為什麼我在成功多次以後,還是持續不斷地創業?

當時我的回答是,因為我覺得創業是完成一個人的夢想最好的方法,尤其是我對從無到有創造一個技術非常有興趣,這種興趣和我的工作得以結合,當然讓我樂此不疲。

我投入通訊產業至今二十餘年,看盡許多起起落落,很多人都不免要犯一個毛病,好的時候看太好,變得愈來愈貪婪,壞的時候就盡力看壞,好像覺得產業已經快完蛋了;但最後都證明,這些都只是景氣周期的問題。如果我們相信通訊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而這樣的需求又不斷地在成長,那麼過去三年的衰退,將只是奠立未來產業更大幅反彈的一個必然基礎;我相信這個道理,也希望許多關心產業發展的人,不要對通訊產業失望。

作者簡介:高瑞為 Polaris Networks 公司董事長及技術長,畢業於交通大學電信系,後赴美取得麻塞諸塞大學碩士學位,曾在東岸的迪吉多公司工作,後進入西岸 StrataCom 公司,該公司後來被思科以四十五億美元收購; 之後與李廣益等人創辦 TransMedia 公司, 又被思科以四億美元收購。 二○○○年創立Polaris Networks 公司, 主要產品以第三代都會核心光纖傳輸交換系統(Optical Transport Switch )為主。e-mail:rkao@polarisnetworks.com

延伸閱讀

借鏡「香港之變」翻轉台灣機會 謝金河:錢一定跑得比人快

2020-06-10

如何面對後疫情時代的經濟難題? 歐盟提兩大解方

2020-06-08

香港《國歌法》草案混亂中三讀通過 違者恐遭監禁3年 

2020-06-04

中美矛盾加深 港媒:美國政府秘密出售香港領事館宿舍

2020-05-31

力挺《國安法》為港帶來穩定發展,股價卻直直落 謝金河:看香港財閥如何用腳投票!

2020-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