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跳脫純晶片的公司才能成功 P.80

跳脫純晶片的公司才能成功 P.80

林亞偉

科技

打造夢想家園4部曲

2004-06-10 17:25

現在的繪圖晶片領域競爭,已經不可能有像NVIDIA 五年前崛起的機會了。在一九九六年,當時設計一顆內含三五○萬顆電晶體的繪圖晶片,需要五到十位工程師,所需的開發經費呢,約四到五百萬美元。

但到了○四年,這個門檻則大幅提高了。現在,一顆繪圖處理器晶片,內含有二億二千萬顆的電晶體,是九六年的六十二倍,開發晶片所需的工程師更要五百到一千位工程師;而設計晶片所需的經費,更提高到二億五千萬美元到三億美元。這個高門檻,已經不是在九六年時期,創投公司可以投個四、五百萬美元,投資一家晶片設計公司就可以跨過的了。(見表)

九六年在繪圖晶片市場,大約有四十家公司存活競爭,但現在,全球只剩五家了。我認為,還會更少。以NVIDIA 為例,我們已經不再是一家單純的PC(個人電腦)晶片設計公司,我們是一家提供使用經驗的數位多媒體處理器公司。叫我們晶片公司,我們不同意。因為,要吸引最優秀的人才前來工作,光有錢是不夠的,還必須讓他們深以為榮,這樣他們才能有機會讓晶片產業影響世界。

因為,繪圖晶片的運用愈來愈多了,不再只是大家最熟知的電腦遊戲、電視遊戲。除了美國太空總署的火星登陸計畫,運用NVIDIA 的繪圖技術來描繪火星的地形以外,包括醫療、汽車、服裝、玩具設計到廣播電視等領域,更是繪圖晶片將來能大放異彩的地方。

比如說醫療方面,現在的醫生如果只能看到2D(二維空間,缺乏立體感)的照片,那已經是落伍了。如果醫生有了具備強大運算能力的電腦協助,看到病人身體內的3D 圖像已經正在發生。

以心臟手術為例,醫生可以依賴最新的繪圖晶片帶來的運算,透過一個小小的鏡頭來看心臟的跳動變化,不僅可以做手術前的規畫,還可以一邊看螢幕,一面真正來做心臟手術。而我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醫學院裡的年輕學生有三○%的比率愛玩遊戲。而平常愛玩電腦遊戲的外科實習醫生,動起手術來的效果比沒有玩遊戲的人好。因為,他們很熟悉利用電腦科技的操作介面,協助他們進行外科手術。

將來,不只有遊戲是互動型,互動型的電腦科技也將會逐步應用到其他領域,從醫療到你的生活。晶片的運用能從真實的開心手術,到虛擬栩栩如生的電腦動畫,都是繪圖晶片的大量運用所致。比如說電影動畫,現在都採用了繪圖晶片的運算能力(如導演喬治魯卡斯執導的《星際大戰三部曲》)。而繪圖晶片因為植基於電腦的架構,與其他系統相比十分便宜,擴散與普及的威力十分龐大。

以現在的廣播電視系統為例,我們上個月就推出了一個全新的產品,能夠協助電視台播放更高解析度的節目,讓已經拍攝完成的影片在播放前,透過新技術的加工,讓消費者能夠享有更棒的節目品質。

除此之外,華爾街需要大量的資料分析與圖形運算,還需要立即快速的判斷,也讓繪圖晶片因此進入華爾街的電腦裡。其他像是流體動力學、衝擊的撞擊實驗等等,也都因為符合繪圖晶片的運算架構,而帶給了使用者更快速的結果。繪圖晶片,絕不只讓電腦遊戲看起來更逼真而已。

現在,所有的IT(資訊科技)公司都鎖定了數位家庭市場,我們也不例外。因為新世代將把照相、音樂、影音動畫、3D動畫都連結在一塊。新應用將在接下來的五年、十年不斷出現。我能想像,以後NVIDIA 能服務在汽車上的螢幕,為駕駛人運算需要的各項圖形。

以手機內建的保齡球遊戲為例,其實還可以在繪圖上做得更佳。像是球道應該閃閃發光,而球體的設計也應該更加漂亮。但現在裡頭的CPU(微處理器)無法讓遊戲真正的娛樂效果顯現。其實,你不必花很多的錢去升級買這樣的CPU。因為手機螢幕很小,我們不必放進運算能力很強的GPU(繪圖處理器)。消費者一旦有了繪圖處理器在手機內部,就會擁有更棒的使用經驗。

想像一下,現在全球的數位產品裡,任天堂出產的Game Boy(掌上遊戲機)是賣得最好的產品之一。注意喔,設計Game Boy的是一群從小沒玩過Game Boy的人;當這群小孩長大以後,開始設計全新的Game Boy,我想這整個世界會發生改變。他們會帶給人們不同的視野跟享受。

以NVIDIA 為例,我們不把自己當成一家純晶片公司。我們成立之初的策略,是鎖定全球一千萬名使用PC 的重度使用者,透過他們的口碑來進而影響其他購買PC 的人,從而知道NVIDIA 這個品牌。但現在,我們正進行一個全新的品牌戰,我們要塑造NVIDIA 成為一個Life style(生活形態)的品牌,NVIDIA等於最棒的多媒體經驗。因為,未來的市場在數位多媒體。

我們的策略是不再藉由最核心、最重度的使用者來向外擴散品牌形象,而是要從外而內,讓人們一想到數位多媒體,就想到NVIDA。就像我們所推出的代言人NaLu 精靈,她不只是一顆晶片,她等於是一個栩栩如生的人。透過她在螢幕上的呈現,等於就像是投射出消費者心目中所想要得到的生活。

拉近NaLu 的臉龐,看到的是她臉上的雀斑,她就像是真的,並不是完美到不似人間物。尤其她身上還看得見皮膚泛起的疹子,簡直就跟真實的人類一模一樣。未來繪圖晶片所能提供的新世界,就是提供想像與經驗的公司。所以NaLu 並不是一顆晶片,我們也不是一家晶片公司。

我想,台灣的VIA(指威盛電子的繪圖晶片子公司S3)與SIS(指從矽統科技獨立而出的圖誠科技)要想在繪圖晶片領域中競爭,也同樣必須提供消費者想像與體驗,而不能單純視己為只是晶片公司。

Dan Vivoli 1997年加入NVIDIA,現為NVIDIA的執行副總裁。加入NVIDIA前,他為Silicon Graphics的行銷副總裁。43歲的他,現在負責NVIDIA的內容部門、企業行銷以及多項繪圖處理器產品部門

延伸閱讀

「良心投資」大爆發,企業經營面臨前所未見新挑戰 執行長必懂ESG學

2019-10-16

未來財務長——企業轉型突圍的數據決策王

2019-10-09

【協會專欄】連鎖經營(chain store operation)如何避免—規模不經濟的經營風險

2019-10-01

黑矸仔裝豆油!鍾淳名三年接班做了什麼?讓金蘭從虧損到年營收20億創新高

2019-09-10

與父親溝通的藝術 接班人從負責做起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