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南科崛起 P.46

南科崛起 P.46

林宏文、邱莉燕

傳產

10萬個工作機會從甘蔗田冒出

2004-07-08 10:07

南科已不再是想像中偏遠落後的地方了,曾在許多公司來去遷移的「科技候鳥」,看上這裡貼近大自然的生活、優渥的薪資福利,更有揮灑餘裕的職涯空間,紛紛逐南科而居。

小黃狗尾巴翹起,身體向前傾,彷彿正準備起跑的選手,舒展身體後,牠瞇瞇雙眼趴下來,卻隨時留意著主人老農的一舉一動。老農則蹲在被太陽晒得滾燙的田埂間,徐徐抽著紙菸,出神地盯著如同綠浪一波波襲來的甘蔗田,心中的滋味百味雜陳,他不知該感謝老天爺,還是要埋怨誰——這是最後一次的收割了。

他愛這片土地,對每一株甘蔗的習性都瞭如指掌,但他心裡明白,即使不在自己手中把甘蔗田賣掉,不願種地的孩子們最終還是會把這片土地脫手。與其被子孫賣掉,不如自己處理。「不種地後,往後的日子可真要想想要怎麼過了,也許可以帶著老伴多走走吧。」

這是一九九九年的夏末,這片南台灣的蔗田在這年走進歷史,不多時,甘蔗被一一鏟起,挖土機來了,新的科學園區即將崛起,十幾萬個工作機會也跟著冒出來了,一群群南部新移民或返鄉追求新生活的科技人前仆後繼駐入,昔日的甘蔗田人氣也逐漸旺起來了。

「這個房子前後都有庭院,是獨棟透天三層半的樓房,室內空間九十坪,三年前買的時候才花五百六十多萬元……。」抱著念小一的大兒子,李汪洋幸福洋溢滿臉。看到許多南下探望他的同學朋友臉上不可置信的表情,李汪洋回想五年前的決定,如今看來真是對了。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李汪洋夫妻帶著兩個兒子,逕赴南科的奇美電子報到。當時,南科裡面沒幾家廠商,放眼望去惟有一片片甘蔗田,路旁還設有「禁止捕捉野生動物」的警示公告。看到這種景象,過去從來不曾住過台南的李汪洋夫婦,也不禁要懷疑自己做的決定對不對。

出身宜蘭的李汪洋,太太則是桃園人,過去兩人的求學或工作都在北部度過,對台南的印象,只有「我阿公在日據時代曾被徵調到台南蓋機場」的模糊印象。不過,由於一位朋友的介紹,讓他興起到台南工作的念頭。

從陌生到扎根 愛上居住空間與文化

一九九○年從交大電物系畢業的李汪洋,五十五年次,考進交大光電所修讀博士班時,就在工研院兼職做專案計畫,當時在工研院服務的郭振隆博士已先加入奇美電子,在他的邀請下,李汪洋並未考慮太多,就決定赴南科試一試,剛好當年正是國防役實施的第一年,李汪洋很順利地進入奇美電子服四年的國防役。

剛到南科的第一年,李太太坦承自己實在很難適應。「初到南部,人生地不熟,也沒有什麼親戚朋友,我一個人在家帶兩個小孩,老大才兩歲四個月,小的當時也才兩個月,先生又每天忙到十點半才回家,我都覺得自己好像得了憂鬱症,所以那時候我常帶小孩回北部,有時住一個多月才回來。」

從租房子到後來買房子,全靠李太太一手打理,也在這過程中,從陌生到熟悉,單單南部的呼與吸,就足以讓她心曠神怡,逐漸感受到南北差異。「我的鼻子一直有過敏的毛病,當初在新竹看中醫,醫生建議我說去南部就會變好,那時我半信半疑,沒想到才來幾年,就真的不藥而癒。」

三年前,李汪洋決定買下現在的房子,能夠用不到一半的錢,買到北部人做夢都想不到的生活空間,是讓夫婦倆感受最深刻的事。「在新竹時,我們買在竹市光復路旁一棟大樓內的房子,大約十八、九坪,花了三百萬元,現在這個房子,九十坪大才五六○萬元,還有前後院,如果在新竹,這個房子至少要一千三、四百萬元才買得到。」

活動空間變大了,兩個兒子從一樓跑到三樓,再追到社區內的游泳池及運動公園,兩夫婦還開玩笑說:「房子那麼大,覺得兩個小孩不夠了!」也因此正好圓了李汪洋想要一個寶貝女兒的心願。「現在朋友若再問我想不想搬回北部,我的答案很肯定,真的不想再回去了。」

除此之外,李汪洋夫婦覺得最可貴的是,來南部以後,心情變得輕鬆多了,快樂一波波襲來。社區內住了很多統一集團員工,幾乎都是每天五點就下班回家,與家人享受天倫之樂,雖然奇美電子的工作目前無法那麼早下班,但讓員工在工作之餘享受家庭生活,一直是奇美企業追求的目標,未來奇美也希望員工能夠盡量追求效率(work smart),不要花太多時間在辦公室裡。

南部住了四年多,李汪洋夫婦充分感受到台南人特有的文化氣息,「台南府城到處給人不服輸的感覺,走在街上,廣告都是寫著台灣第一、全國首創的字眼,父母也都很重視小孩的教育,一定要小孩子上資優班、美語班,好像大家都要出頭天,想好好拚一下的感覺。」今年大兒子即將要念小一,李太太也計畫讓小孩多學一些東西,從原本想逃離台南,到如今選擇落地生根,這是一個南科族群興起的例子。

隨著奇美電子這幾年的擴充,李汪洋目前已是奇美電子技術開發處副處長,直屬長官就是處長韋忠光及技術副總吳炳昇,同時他也身兼技術開發一部經理及液晶電視(LCD-TV)總處開發三部經理,在奇美電子建構光電科技大廠的過程中,李汪洋的研發角色也愈來愈吃重。

驕傲返鄉打拚 十二吋廠之最在這裡

相較於李汪洋這種新南部移民,台積電南科十四廠副理張永政,則是回家鄉工作的典型案例。張永政出生於台南關廟小康家庭,父親是鄉公所公務人員,母親在工廠擔任作業員,家中還有三個妹妹。他既是老大又是家裡惟一的男生,從小父母就對張永政期待很高,張永政也不負父母期望,從台南一中、東吳電算系一路念到交大工業工程研究所。

畢業退伍後,張永政先到台北的德州儀器上班,五年後,他加入由飛利浦與台積電合資的新加坡SSMC公司,在新加坡待了三年,娶了新加坡籍妻子,後來他加入台積電,在新竹待了半年,一聽到南科十二吋廠需要一組工程團隊,立即從新竹請調回台南。

「待了國內外這麼多個城市,還是覺得回家最好!」張永政很感性地說,當年他們幾個從南一中畢業的死黨,每次過年過節回家,都會聚在一起做夢,希望有一天能夠回鄉工作。「有一次我們去新市的一個同學家,大家還一起往現在南科的方向看過去,想像著有一天能夠回來這裡工作,沒想到十年後夢想竟然實現了!」

「很多人一講到南部,都覺得很遙遠,但其實從竹科到南科,高速公路車程只需兩個半小時,以後高鐵通車後會更快。」張永政說,其實,心理距離比實際距離大很多,不少人對南部的印象是文化沙漠,也是科技沙漠,「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們敢大聲驕傲地說,台積電有一個最好的十二吋廠在這裡!」

張永政心中的理想,就是希望台積電的南科廠區,可以做得比新竹還要好,並且讓家鄉台南成為世界半導體業一個很重要的據點。「例如美商超微(AMD)在德國Dresden有一座十二吋廠,生產微處理器的良率做得非常高,我希望未來全世界都會知道,台積電在南科有一座舉世聞名的十二吋廠,而且生產邏輯產品的良率是全世界第一。」

張永政目前與父母住在關廟老家,太太就負責幫忙打理全家大小事務,兩個兒子一個七歲、一個四歲,大兒子今年準備進南科國小讀小一。來自新加坡的張太太,對台南的生活非常適應,尤其覺得台南人很重視教育,「這裡有很多老師,教育費用比較低,所以孩子去上了心算、游泳及美語課,補習費大約可以比北部省兩成,非常划算。」

南科人性化的新機會,除了吸引科技人之外,也吸引了為追求更高品質的生活,也有其他行業上班族往南科走。

聽從親情呼喚 讓女兒天天看到爸爸

每晚十點,穿著短褲拖鞋的吳盟分小啜一口拿鐵,望著坐在對面的妻子,一臉的滿足與幸福。雖然南科惟一的星巴客就要打烊了,但他們倆還不想走。

在空曠園區享受這微風中的蟲鳴,夫妻間的談心,讓人實在捨不得就這樣回家,想想,兩人起身牽手,愜意地沿著園區大道隨意走走,繼續把時光「浪費」在美好事物上。

「晚上的閒適,讓我每天都有小周末的感覺。」四十七年次的南科管理局副局長吳盟分回到家鄉工作之後,意外有了「贏回自己」的喜悅收穫。

擔任公職多年的他,雖是道地的台南人,但自從到台北念研究所,生活重心便移到北部。太太是延平中學音樂老師,也是台南人,在台北打拚多年,事業基礎穩固,在羅斯福路還有一棟房子。

之所以會回到闊別十六年的家鄉,原因很多,可能是女兒的那一句「爸爸,我每天都要看到你」的貼心話,也可能是老家的父親身體不好,最好有親人就近照顧,再加上「想對自己的生命有所安排」,讓他決定在陽光普照的地方度過下半生。

「生命的完成宛如一張畫布,假使左上角要有陽光,已經完成了,要是下面要有森林,綠草如茵,必須在南科把它塗繪上去。」吳盟分說,他認為公務員的一生要去嘗試各種歷練。他到南科上班,太太半年後也辭掉工作,帶著小孩一起跟來了。「她會來,是因為信仰,因為基督教不鼓勵教徒家庭分開。她以前在台北一個禮拜兼二十幾堂課,課後再去別處兼課,回到家身心疲累還要幫小孩看功課,每天匆匆忙忙,像顆陀螺不停地旋轉。」

現在可好了,生活不須緊迫盯人,不但可以常回娘家探望,還可以把小孩暫寄娘家,夫妻兩人一同到墾丁或台東度假,「兩個人單獨相處兩天,以前在台北根本辦不到。」比起台北連公園都擁擠不堪的夜晚,台南安靜而空闊,讓他能在忙碌一天後,有兩個小時沉澱,儲備創意迎接明日園區招商的挑戰,不可多得的是,能與老婆偷閒享受「親密人生」,越夜越美麗。

生活/貼近自然 可釣青蛙、出海賞琵鷺

像這樣自北返鄉、積極生涯規畫的人,在南科比比皆是。瀚宇彩晶的人力發展處處長陳昭伶、奇美電子技術開發處高級工程師陳瑞敏、南科管理局投資組劉崑安、奇景光電IC(積體電路)設計中心經理邱明正,這些原以北部為活動範圍的「下港人」,因南科的興起,找到返鄉的最佳理由。

而且他們或多或少都和吳盟分一樣,在工作之外,獲得老天賞賜的驚喜禮物。「我的兩個寶貝一到台南生活,過敏性體質就不見了。有時帶他們去看鹽田,坐竹筏出海賞黑面琵鷺,他們笑得好快樂。」陳昭伶喜孜孜地說。

今年三十四歲的陳瑞敏,是目前奇美電子一萬餘名員工中惟一的女博士,更是因為南部的生長環境決定要回來。從小在高雄旗山長大的她,一直很懷念從小釣青蛙、灌蟋蟀的日子,因此在女兒出生後,就很期待回鄉下住,讓下一代也能享受快樂的童年,因此當聽到奇美電子有工作機會時,她馬上就帶著女兒南下。

「在北部工作,經常一出門就要花錢,回到南部,我幾乎不再逛街,而是經常帶女兒去逛果園、觀察野生動物,也因為生活環境中到處充滿了學習的教材,女兒也不再吵著要買娃娃或是玩具。」白天的陳瑞敏是奇美的高級工程師,手下管八位同事,晚上回家就成了慈祥的母親,盡量陪女兒玩。

環境/人情味濃 青菜水果不用花錢

南科除了生活接近大自然,其實工作待遇和消費水平諸多條件都優於北部,吸引不少高科技界人士南下定居。

像陳瑞敏,拿到台大化學博士之後,先是在新竹湖口的錸德科技工作兩年多,再到南科加入奇美電子,負責有機電激發光顯示器(OLED)的研發工作。在生活開銷部分,陳瑞敏在北部工作時,是在湖口租屋而住,回到高雄則住旗山老家,不但免房租,而且旗山的老房子是三層樓的透天厝,前後還各有三十七坪的庭院,活動空間大到讓北部人嫉妒。

「南部人情味濃厚,而且每個家庭幾乎都會種些青菜、水果,所以經常可以吃到親戚朋友送來的香蕉、芭樂、竹筍及空心菜。」也因為生活花費減省,公司又每天提供免費的三餐伙食及消夜,陳瑞敏自己算了一下,發現過去在北部工作時,薪水大概只有一半留下來,但現在可以存超過三分之二的錢,而且到奇美後,因為有豐厚的配股,實質收入也大幅增加。

陳瑞敏的先生目前在北部的長春石化公司工作,每個周末就從台北開車回高雄探望她們母女兩人,由於先生一個人在台北,也花不了太多錢,最多的還是每個禮拜來回台北及高雄的油錢,也因此讓夫妻倆的現金愈存愈多。

陳瑞敏說,奇美電子很多員工都跟她一樣,非常感激奇美的創辦人許文龍,「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二○○○年六月時,我們單月產量突破六萬片,公司就在一廠地下室辦桌請客,許文龍董事長還上台拉了一曲小蜜蜂,並且叫全體員工一起跟著唱,勉勵大家學習小蜜蜂的努力精神。」

工作/升遷加速 花費減少、薪水加四成

同屬面板產業的瀚宇彩晶對待家在北部的南下員工,也是福利多多。

派遣員工每個月發放派遣津貼,一年薪水領下來,比派遣前平均多出四成。除此之外,還有每月房租津貼,單身一萬元,攜眷一萬五,一次給一年,搬家費用及房屋仲介費均由公司補助,每天早晚還有台北南科對開的交通車各一班。若是眷屬一起南遷,公司還會幫忙找工作。

雖然開出優渥的條件,但是陳昭伶卻還是抱怨募不到人來南部。「瀚宇彩晶在南部沒什麼名氣,又有奇美這個強勁對手,我剛下來時真的很辛苦。常常到校園演講時,我總是會對年輕人說,竹科已經人才濟濟,僧多粥少,反倒是南科比較有發揮的空間,舞台更大。」陳昭伶說。

像她的同事盧介然,便是懷著這樣的抱負,來到「一輩子從沒想過會來」的台南。現為瀚宇彩晶六代廠的規畫工程師,盧介然是台北永和人,六十二年次,結婚五年,還沒有小孩,太太在台北雙峰國小當班導師。

當公司徵詢工程師們南下建廠的意願時,盧介然沒考慮太久就答應了。「我來瀚宇彩晶四年半,在楊梅廠待了三年,但我覺得在那種穩定的狀態下,學到的反而不多。六代廠是一切從頭學起,擁有新技術,有益於我未來的生涯規畫。」

依照盧介然的推估,他今年就有機會升上副理,他的抉擇印證了陳昭伶「舞台更大」的說法。盧介然甚至著手規畫購屋,「這邊三十坪、屋齡八年的房子,價格不到一百五十萬元。」另一方面,他也在注意南部學校有無教職的空缺,要叫老婆一同「移民台南」。

類似上述例子,在南科已經愈來愈多,過去不曾想過到南部工作的人,如今都已認真考慮要不要到南科。根據台積電、奇美電子、瀚宇彩晶等公司負責招募人才的單位統計,南科園區對北部科技人才的吸引力已愈來愈強,過去會到南科工作的人,幾乎都是出生在台南,或是曾到南部念書的人,但如今南科招才已進入第二階段,因為有愈來愈多與台南沒有任何淵源的人,也逐漸加入成為南科大軍的一員。

就業/月增千人 五年後營業額破一兆

根據南科管理局的統計,至六月底,南科園區內從業員工已近二萬八千名,並以平均每個月一千人的速度增加,預計到年底員工數將達三萬四千名,五年後,也就是二○○九年,南科的從業人員可以增加到十萬人,整體營業額則可突破一兆元,大約相當於今年竹科達到的規模。

南科管理局局長戴謙表示,這個預估數字還不包括明年二月就要啟動的電視專區,電視專區預計可吸引三萬名員工進駐,他判斷在南科進入成熟階段後,將可容納十二萬六千名員工,若以竹科過去的發展經驗來預估,一個竹科的就業人口,可以創造區外三倍的就業機會,因此未來南科內外將有四十八萬個工作機會,對南科周邊發展將很有貢獻。

以南科最近幾年快速成長的速度,許多周邊廠商都已充分感受到這股擋不住的商機。不僅許多提供園區廠商食衣住行等需求的業者紛紛受惠,周邊的房地產及商圈也逐漸成形,竹科的成長模式如今已在南科複製成功。

研究竹科與南科發展歷程多年的台南藝術學院副教授蘇一志說,南科與竹科最大不同點在於,竹科基地設在新竹市,生活機能當然比較好,但南科基地原本是甘蔗園,附近的鄉鎮如新市、善化及安定等都相對落後,對於南科的發展來說,短期是個缺點,但因為南科的延展性及腹地範圍更大,長期來看反而是利多。

目前南科基地包含路竹園區共有一千六百公頃,是竹科基地的一.三倍,若加上南科周邊的特定區,總計面積達三千三百公頃,台南縣已計畫逐步開發這塊特定區,從關懷生態、維護文化遺址、提供多元完善的生活機能出發,創造一個結合生產、生活、生態的環境,同時,台南縣政府也以二○○八年台灣博覽會為目標,推動包括高鐵特定區、南科特定區等計畫,台南縣長蘇煥智說:「這些計畫完成後,台南將成為科技與人文大縣。」

從甘蔗田變成科技重鎮,南科的崛起速度令人震驚,長遠來看,南科要追上竹科的水準應該是指日可待,南科的商機也將爆發出來,南科各公司下半年還缺五千多人,人性化的生活、優渥福利、更易揮灑的職涯空間,這麼多唾手可得的好康,敏銳的你,準備好到南科找機會了嗎?

南科端午 吹日本和風

端午節前一周的星期六,本該沒人的南科育成中心,卻傳來陣陣香味,往地下室走,只見數人忙著擺放粽葉、糯米、蛋黃、五香粉等粽料,還有南粽、北粽冰心粽等各式粽點,甜鹹俱備,擺了滿滿一桌,令人食指大動。

南科管理局局長戴謙笑著解釋說,台南有眾多的日籍從業人員,怕他們的家眷無聊寂寞,特地情商夫人劉瑞珍,成立日本夫人會,讓這些離鄉背井,人生地不熟的日本夫人和當地人聯誼,融入台灣的生活。

能幹的局長夫人,繼上次「製作烏魚子」民俗活動大受好評之後,這次便設計了「粽子教學」的節目,她早早便備好美味粽料,就等著日籍從業人員的眷屬們的大駕光臨了。

接近中午時分,日本夫人和小孩陸續到場,國際日東的總經理夫人村石幸子一見到劉瑞珍,馬上以傳統日本敬禮鞠了一躬。包粽教學開始,華旭科技的協理夫人大久保美惠子一邊認真看著老師的示範,一邊發出「ㄟˊ」的驚嘆聲。村石幸子好不容易包好一個,老師稱讚她包得「很漂亮」,信心大增,連忙趕去包第二個。

這場活動雖說是夫人們的聯誼會,但連結伴同來的老公親友也很有興趣。三共製藥廠長大濱曠七手八腳包出一個造形奇怪的粽子,滿意得請旁人拍照留念,大迫一義則是在自己包的粽子上簽名,怪招引來旁人一陣好笑。

很喜歡這樣歡樂氣氛的村石幸子說:「很希望這樣非常傳統的有趣活動可以常常舉辦,沖淡我們的鄉愁。」

這些日本公司全因為光電產業的蓬勃,因而跟著大批設立,南科管理局還特別規畫「日本村」,其中固定常駐138位日籍人士,每天台灣日本來回的約500人。全球偏光板市占率第二的住華科技,二期工廠蓋好,將再有一波日本人來,住華科技董事長大迫一義說:「南科平均1年增加10到20位日籍從業人員,單身赴任者大多住在市區內的飯店,上下班由計程車接送,下班後有時會和同事去喝個小酒。」

這麼多日本人,使得南科排班的計程車生意特別好,台南市區也冒出很多居酒屋,天天客滿。民安計程車司機吳義表示,從南科到市區收費350元,南科到機場450元,每一天他都會載到日本人,少時5、6次,多時10幾次,有時候公司加班,還會叫計程車送女作業員回家,所以,他每個月比在台南市區開車的同業多賺3萬元,實在很感謝南科帶動了台南的經濟發展。

另一個意外崛起的是日語家教。準備聘請日文老師長期駐廠的大迫一義說:「教台灣人講日文的老師,是熱門職缺。」

端午節這天的日本村景象,就像包好的粽子最後總是綁在一塊,日本人的有禮和台灣人的熱情,串連在南台灣的豔陽下。(by 邱莉燕)(本文轉載自今周刊第394期)

延伸閱讀

追求效率,不是工時!洪雪珍:為什麼會帶人的主管,一定準時下班

2019-03-18

薪水應該怎麼談?洪雪珍:人資主管是這樣看履歷的

2019-03-11

洪雪珍:領29K又怎樣,我有房子住,餓不死就好?

2019-03-04

殺時間?其實你是在慢性自殺!算給你看,時間的複利效應

2018-12-28

你的公司青春洋溢,都是年輕人嗎?小心!這可能是一份「早夭的工作」

2018-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