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行銷台灣靠電影 P.74

行銷台灣靠電影 P.74

/口述/雷輝/整理/江煒琦

科技

5大專家提供最新理財組合 P.42

2004-10-14 11:22

內容產業無需分數位不數位,以前台灣主要的內容產業有三:音樂、電影與遊戲,這三項裡,發展成較具一個產業模式的首推音樂,因為台灣的音樂產業在華人地區具有絕對的影響力與文化優勢。其次是遊戲,但是台灣過去在遊戲的著力點比較少,產值也不大,近年來興起的線上遊戲也沒有抓住市場機會,而且題材尚未國際化。最後就是電影,不過台灣的電影產業很可憐,拍部兩千萬元預算的片子就算很貴了,雖然如此,未來台灣的內容產業發展較有機會的還是這三項。

先來談目前台灣最具優勢的音樂,台灣有豐富的原創音樂,是華人音樂產業的發展重鎮,但消費者可從網路下載音樂到電腦,這對講求原創性的音樂產業是很大傷害,五年後若台灣沒有解決智慧財產權問題,台灣人到KTV唱歌就得面對沒有台灣流行歌曲可唱,只能唱大陸歌的事實。

目前明基網站的Q-Band讓Joybee使用者下載數位音樂,並設有DMR機制,限制音樂複製次數。對明基來說,Q-Band是「試水溫」,我們不期望它發展成數位音樂付費下載網站,因為沒人願意付費下載呀!明基還在等智慧財產權的法律問題獲得解決。

從投資角度來看,明基認為,音樂內容仍有其地域性,很難國際化,而電影的規模大,是Global business,值得發展。不過要跨入電影工業,必須具備國際化格局與視野,不能以過去拿輔導金拍國片的思考模式來經營,台灣電影產業要永續發展就必須與國際接軌。

全球電影工業的重鎮,產業鏈最完整的仍是好萊塢,好萊塢拍電影從企畫開始,發行商就有參與決策的權利,有時發行與行銷的預算還高於電影製作成本,甚至決定一部片的成敗呢!每部電影開拍前必須先獲得市場認同,而且劇本一寫出來,就能登記版權,還能保保險,不像台灣,先拍好片子,再找發行商來賣。

明基月前宣布投資DEE,就是因為該團隊有好萊塢背景,他們用好萊塢的方式寫劇本,有好萊塢的人脈(導演與演員),再加上明基與合作夥伴的發行與行銷能力,就能把電影賣到全世界。

DEE的市場定位為獨立製片公司,主要是拍攝東西方混合文化相關的題材,例如類似《末代武士》,講一個外國人在日本的故事,這樣的題材能夠在市場上產生獨特定位,加上好萊塢目前時興中國熱,他們喜歡有點中國創意的故事,他們也意識到中國題材的電影不僅有歐美市場,還可以賣到亞洲,DEE可以趁著中國熱,製作幾部好電影。

近年來,數位製作在電影裡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一部電影預算,扣掉演員費,數位製作可能占三至七成預算比重,這就是台灣業者發展數位內容的機會。以前的台商習慣做IT業,規模大的硬體產品生意,沒有吃「軟飯」的經驗,即沒有操作文化性商品輸出的經驗。

但是台灣長久以來在硬體研發所累積的經驗,很快就會被大陸與印度取代,而需要長時間薰陶的文化與創意,卻是對方十年、二十年都追不上的優勢,我們要用文化創意產品來提高競爭門檻,讓大陸與印度無法追上我們。

以此為考量下,電影就是最好選擇之一,況且電影是最成功的政治置入性行銷工具,它是行銷台灣的最佳工具。例如大陸拍攝的《十面埋伏》就隱含政治意義,大陸的內需市場大,政府也願意去投資,效益自然顯而易見,好萊塢的電影裡面充滿美國文化與意識形態,我們還是乖乖付二五○元進戲院接受「薰陶」,這些都是置入性行銷。

明基看到中國熱商機來投資電影,但是培植文化創意產業,不應該由明基來做,明基是民間企業,投資新事業必須從獲利的角度來考量,看的比較短視。要謀求產業長期的發展,還是要由政府來扮演推手,政府應該有guts,由於電影是Project finance機制,企業可以單獨執行小預算(一百萬至三百萬美元)的片子,但是規模在五至七千萬美元不等的影片,勢必要融資,此時銀行的角色就很重要。我們可以說,電影是高風險、高報酬的投資,它的投資額不會比蓋一座晶圓廠還少,參與者如同在玩拉BAR遊戲,非賺即賠。

明基將於十月底公布一部預算約五千萬至一億美元的新片計畫,我們非常歡迎政府的基金共襄盛舉,明基想藉由該合作案來告訴政府,可將政府的基金投入內容產業,習慣去投內容產業,這是台灣政府未來很重要的議題。

你看《魔戒三部曲》的影響力,它帶動了紐西蘭的觀光業,為該國帶來大量收入,如果台灣能有計畫地仿照拍攝《魔戒三部曲》的做法,拍出一部MIT的好萊塢電影,台灣也能成為紐西蘭第二,而且受益的將不只是觀光產業。

這方面,台灣倒是可以參考韓國政府的做法,韓國有心拍攝具全球市場的電影以做為文化輸出,台灣政府也能贊助有心的業者拍出幾部大投資(一億美元)、大行銷手筆(五千至一億美元)的電影。

對外國人來說,來台灣拍片,環境與資源都優於大陸,例如台北市有全球最高的大樓一○一,我們可以拍一部以一○一為場景的電影,讓全世界認識台北,觀眾看了電影就會想來台灣觀光,看看一○一大樓是什麼樣子。加上我們有優秀的後製人員,由台灣負責後製部分,前製(劇本與發行機制)可交由好萊塢來執行,以分工的方式完成幾部強檔電影起帶頭作用。

現階段台灣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問題在於,人才多卻沒有產業化,資源多卻過於分散,業者有心耕耘,執行效率卻大受影響。若是政府願意投入資源扶植電影工業,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單位出來主導,明確定出每一、二年拍一部強檔新片的時間表,按部就班執行,真正落實發展原創的文化創意產品,台灣的內容產業前景是可以期待的。

雷輝,現年四十六歲,為明基企業策略總部策略長暨副總經理,畢業於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政治大學在職企管碩士課程結業,曾獲一九九五年台灣傑出經理人,一九九六年十大傑出青年,曾任宏網集團總經理,是明基投資數位內容產業的操盤手
e-mail:bellechang@BenQ.com 

延伸閱讀

兆豐金、玉山金...2022定期定額存股排行!高殖利率、年年配息...這7檔金融股才是存股族最愛

2022-02-21

線上面試不能不知【事前準備】

2022-04-13

新冠疫情沒完沒了,我們還能期待群體免疫?當年戰勝麻疹經驗帶來這3個啟示

2022-04-18

陳時中昨說本土將破萬例,今網傳數字逾1萬3、新北翻倍上6700例?「3個原因不用太過擔心」

2022-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