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Dram的故事 P.122

Dram的故事 P.122

今年前三季創下一六五‧四九億高獲利的DRAM大廠力晶半導體,十一月十五日舉行建廠十周年慶祝大會,力晶董事長黃崇仁在力晶最風光的一刻為力晶慶生,黃崇仁不僅邀來半導體產業協會理事長張忠謀親自站台,朝野政要,包括呂秀蓮副總統、立法院副院長江丙坤等都親自與會,國內電子業重量級大老也都齊聚一堂。力晶的十周年慶成為產業界難得的一項盛會,不過若回頭看台灣發展記憶體產業十幾年來的過程,DRAM產業堪稱是一個超級大錢坑的產業。

先從力晶來看起,力晶半導體一九九四年以四億元資本額草創成立,在半導體產業中堪稱是後起之秀,那一年茂矽、華邦正風光上市,其中茂矽一上市股價就漲到一一二‧五元,華邦挾EPS一六‧九八元的高獲利,也寫下一○八元的天價。

力晶在景氣大好之際創立,不久,DRAM產業就急遽走下坡,力晶就從九四年一直賠到九八年,力晶一出馬便賠掉六五‧六九億元,一直到九九年力晶才有五‧九六億元獲利,二○○○年DRAM景氣大好,大多數DRAM廠都大賺,如華邦大賺九八‧二一億元,力晶也僅小賺四○‧二億元。

挑戰十二吋廠成功 力晶轉虧為盈

在二○○○年前後,力晶是規模不大的DRAM廠,不過那一年力晶董事長黃崇仁卻找來台積電的奧援,張忠謀用世界先進投資力晶,等於為力晶背書保證,而這也給了黃崇仁跨入十二吋廠的勇氣,當時一座十二吋廠必須耗資二十幾億美元,力晶那麼小,卻敢向十二吋廠挑戰,怪不得有人視為小孩玩大車,不過黃崇仁硬著頭皮邁向十二吋廠,卻是今年力晶大翻身的最關鍵轉折。

其實翻開力晶十年慘澹經營史,二○○四年不算的話,在過去十年的歲月,力晶只有一九九九年及二○○○年這兩年產生獲利,總共賺的錢加起來才四六‧一六億元,○一年DRAM景氣再度反轉,力晶的十二吋廠仍在建廠階段,從○一年起又虧了三年,這三年力晶虧掉八一‧四九億元,累計過去十年,力晶賺兩年,總計獲利四六‧一六億元,但是八年的虧損卻虧掉了八一‧四九億元,總計虧損達一○一‧○二億元。

力晶虧損累累,卻仍有餘力闖進二吋廠,憑藉的是台灣資本市場活絡的集資能力,力晶發行了三次ECB,也辦了多次現金增資,黃崇仁充分運用大眾的資金向風車挑戰,結果十二吋廠的效應在○三年逐漸顯現,○三年力晶只小虧八千七百萬元,但是今年力晶光芒萬丈,今年前三季華邦只小賺三三‧一億元,南科獲利六六‧九五億元,而同樣有十二吋廠的茂德獲利八二‧二七億元,但是力晶的獲利卻是茂德的一倍以上,達一六五‧四九億元,力晶在十二吋廠的投片量遙遙領先,使得力晶的獲利勇冠三軍,而今年上半年力晶的股價一度大漲到三九‧六元,也是DRAM股的股王,因此,黃崇仁為力晶舉辦十周年大慶,一掃過去幾年悶氣的意味盡在不言中。

十二吋廠的威力有多大?其一是力晶躋身為全球第六大的DRAM大廠。九○年代,台灣DRAM廠在八吋廠的時代,只能在國際大廠的夾縫中求生,二○○○年以後,高科技產業泡沫吹破,大多數DRAM廠都無力參加十二吋廠的高門檻競賽,台灣因資本市場集資方便,使得二○○○年以後,台灣率先有三座十二吋廠,力晶也因為在十二吋廠捷足先登,今年終於保有高獲利。
其次是力晶的經營效益顯現,力晶是當前全球惟一將256MDDR生產成本降至三美元以下的廠商,以第三季的營益率來看,茂德是三○‧五%,力晶高達四五‧四五%,比起三星的四三%、HYNIX三九%,英飛凌的二○%,美光的一○%,力晶已逐漸展現低成本,高獲利的優勢。

十年興衰 茂矽、南科、世界先進大賠

今年是DRAM產業繼一九九四年、二○○○年之後,第三個景氣的高峰,力晶過去十年虧掉了一○一億元,今年賺一年就可以把過去虧掉的錢全部賺回來。力晶最慘澹的時候,每股淨值一度跌破面額,如今每股淨值達一六‧六二元,自有資本率也達六○‧四%,體質已大有精進,目前力晶十二吋廠每月量產四‧二萬片,已逐漸拉開與國內十二吋廠的差距。

不過DRAM產業一向變化多端,過去的景氣循環,經常出現賺一年,又大賠一年的產業宿命,二○○五年的DRAM產業到底又會如何?力晶正在上演一齣DRAM傳奇。

台灣發展記憶體製造的產業,從一九八七年的茂矽與華邦分別跨進DRAM與SRAM的領域,再加上晶圓代工的台積電與聯電,後來就形成台灣兩兆雙星的兩大主流產業。不過有別於晶圓雙雄叱吒全球的地位,台灣的DRAM產業只能靠國際大廠的技術授權在夾縫中求生,景氣大好的時候就賺一些,遇到景氣反轉,總是虧了一屁股,這十幾年下來,台灣的DRAM產業其實是大賠的格局。

除了力晶賺兩年賠八年,累積虧損一○一‧○二億元外,我們試著來看看DRAM產業的命運,一是命途多舛的茂矽,這是台灣第一家淪為全額交割的公司,茂矽從一九八七年成立,後來與華智合作,除了長期虧損,從九三年到九七年的第一波DRAM高潮中,茂矽曾大賺一四○‧九三億元,後來在九八年虧損三十二‧六六億元,但是九九年及二○○○年又賺回四八‧七八億元,但是二○○○年以後,茂矽營運急轉直下,從○一年到○三年茂矽大幅虧損三九二‧七九億元,財務上陷入困境,董事長胡洪九又捲入太電掏空案中,茂矽的身價直直落,從上市後的一一二‧五三元,掉到淪為雞蛋、水餃股。

其實茂矽在九六年將DRAM製造這一塊分割出去,另外成立茂德,後來茂德負責生產,茂矽負責銷售,茂矽變成茂德的控股公司,兩家公司命運與共,財務高度不透明,後來茂矽更是淪為財務操作的公司,種下了茂矽敗亡的命運,再加上太電土崩瓦解後,胡洪九後援盡失,而與英飛凌翻臉,也使茂德的經營績效落在力晶之後。

茂矽從一九八七年成立到二○○三年總計虧損四○七‧二三億元,扣掉獲利一八九‧七一億元,淨虧損二一七‧五二億元。相較於茂矽賺七年賠十年,茂德是九六年才建廠,台灣最後一家DRAM製造廠,在過去八年當中,茂德賺了一四六‧一三億元,賠掉九八‧八七億元,總計有四七‧二六億元,是台灣DRAM廠中少數沒有賠錢的,而茂德每股淨值十二‧九九元,自有資本率六七‧四%,財務結構過得去,只是籠罩在胡洪九及茂矽的陰影中,使其未來前途充滿未知數。

另外,與英飛凌攜手從華亞切入十二吋廠的南亞科技,從九五年成立迄今,也出現賺三年賠六年的景象,南科成立以來,總計只小幅獲利二八‧三一億元,但卻大賠二一五‧一二億元,總計九年來虧掉一八六‧九億元,幸虧台塑集團當靠山,○一年南科虧損一一五‧六四億元的難關,若非王永慶動員整個集團籌足了巨資增資應急,南科恐怕難有今天。

如今南科以華亞切入十二吋廠,再加上台塑集團背書保證,南科仍是台灣DRAM最具實力的競爭者之一。目前台灣DRAM的十二吋廠競賽,只剩下南科(華亞)、茂德、力晶三雄鼎立的局面。

與茂矽同年成立的元老級DRAM廠華邦,在華新焦家掌控之下,以經營穩健著稱,從一九八七年迄今,華邦與茂矽相同都是賺七年賠十年的格局,不過個性謹慎小心的焦佑鈞則穩住了華邦的局面,累積過去十七年的經營,華邦還有一三○‧一一億元的淨利,是難得不賠錢的DRAM廠。

不過,也許是受到○一年的重大虧損影響了其後的經營判斷,華邦在十二吋廠緊急撤兵,這兩年華邦致力分割IC設計部門,並將重點轉向利基型DRAM,同時華邦也將自有資本率提升到八九‧八%,每股淨值達一四‧○二元,財務結構大有改善,不過,華邦沒有在十二吋廠趕上,已失去競爭的優勢。

與華邦同時轉向的是世界先進,雖然有台積電的奧援,世界先進在DRAM領域卻充滿無力感,在DRAM的世界裡,世界先進只有三年出現獲利,卻虧損了七年,尤其是○一年大虧九二‧九三億元,就令世界先進元氣大傷,去年世界先進每股淨值五元以下,一度淪為全額交割,張忠謀趕緊把董事長的位子辭掉,改由簡學仁接任,世界先進也徹底轉型為八吋以下的晶圓代工廠,去年世界先進已有一‧七八億元獲利,今年前三季淨賺四○‧四一億元,轉機力道浮現。

股價大起大落 股票愈多卻愈不值錢

另外也處在記憶體領域,但是主力生產低階快閃記憶體的旺宏,股本達五○三‧四九億元,是股本最龐大的記憶體廠商,在二○○○年快閃記憶體最吃香的年代,旺宏曾創下一○九‧一三億元的獲利,那一年旺宏的股價也曾一度漲到一○五元,不過○二年以後,旺宏營運節節敗退,○二年旺宏虧損一一三‧五七億元,去年旺宏再大虧八一‧九八億元,每股淨值面臨五元保衛戰,股價一度跌至三‧八八元,命運只比茂矽好一些。

目前旺宏台股淨值只有七‧○五元。這家從一九八九年成立的公司,過去十五年來獲利八年,獲利的金額是二○○‧八一億元,但虧損金額達二二一‧九二億元,累積小幅虧損二一‧一一億元,今年前三季旺宏有一○‧一二億元的獲利,今年NANDFLASH及NORFLASH價錢一度大好,但是旺宏技術門檻不高,三星大賺,旺宏只能勉強不賠。

如果把旺宏算在內,國內七家記憶體大廠,從創立以來,茂矽虧損二一七‧五二億元,世界先進虧損一九四‧一二億元,南亞科技虧損一八六‧九億元,力晶虧損一○一‧○二億元,旺宏虧損二一‧一一億元,這五家虧損的記憶體廠商,過去十幾年下來,總計虧損七二○‧六七億元,賺錢的兩家是茂德的四七‧二六億元及華邦的一三○‧一一億元,總計七家記憶體廠商,從草創以來到○三年為止,總共是賠掉五四三‧三八億元。

從股價來看,南科一度跌至七‧九元,茂德最低價五‧五五元,力晶也一度跌到六‧七五元,世界先進一度僅剩四‧○二元,旺宏只有三‧八八元,華邦九‧二五元,茂矽剩下不到二元。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些記憶體廠商都沒有賺到錢,可是力晶股本卻可從四億變成四一三‧四七億元,南科也達三五七‧五三億元,茂德達四四○‧九八億元,旺宏達五○三‧四九億元,華邦也有四三七‧一二億元,只有減資的茂矽是二五二億元,世界先進是一四六‧八二億元,這些記憶體廠商在獲利大好之際,趕緊增資配股,在景氣反轉之際,則趕緊從市場籌資,現金增資、CB、ECB全都派上用場。台灣資本市場的熱絡,為記憶體廠商大開方便籌資之門,不過從過去十幾年來的經營歷程來看,記憶體廠商給了投資大眾一張很美很美的成績單。

DRAM產業只看到廠商向股民伸手要錢,即使是大賺錢的年代經營者努力盈餘轉增資,到了景氣不佳,又善用各種籌資管道,像茂矽不停地印股票,可是股票卻愈印愈不值錢。而員工分紅在景氣大好的時候,員工與經營者刮走一大把,即使是景氣回落,不賺錢也照樣分紅,從整體來看,DRAM產業過去十幾年來並沒有為台灣創造附加價值,只見股價忽而大漲,忽而大跌,經營者與員工是贏家,可是成千上萬的股民,大家爭相掏腰包,出錢出力,卻看到一張張愈來愈不值錢的股票。

台灣用舉國力量發展兩兆雙星產業,除了晶圓雙雄績效傲人之外,DRAM產業的一頁滄桑,真是令人感慨。

這一次十二吋廠是不是能給台灣帶來一次新機會,我們從力晶滿十年周歲,看到十二吋廠帶給力晶的新契機,我們希望從力晶今年超過二百億元的獲利,看到○五年十二吋廠效益發揮後,從256M DDR400到DDR II的新曙光!(轉載自今周刊第414期)

延伸閱讀

股神巴菲特手握「這檔」股票,獲利逾1200億美元 謝金河:價值投資很可能是今年的主題曲!

2022-01-17

投資1元回收56元!投資大師約翰‧聶夫:不管漲或跌,溫莎基金從一而終的7個選股指標

2022-01-22

「好心做了壞事,不如不做!」 PayEasy老總退休創業做什麼? 精準公益:媒合資源到真正需要的地方

2022-01-24

朱芯儀35歲罹乳癌》半年內,從良性變惡性!為什麼醫師最怕「病人40歲前確診」?

202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