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英特爾為「下一個10億」鋪路? P.129

英特爾為「下一個10億」鋪路? P.129

2007-07-12 10:56

在台灣筆記型電腦代工業者華碩與精英支援下,英特爾推出低價筆電Classmate,進軍發展中國家,博名聲更博商機。

馬里納爾可市(Malinalco)一五六號中學距離墨西哥市有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它的財政十分困窘,廁所裡甚至連衛生紙都供不起。在該校的二一一位學生中,將近有半數的生活是在貧窮線以下。可是在這個早上,有三十位八年級的學生把身子靠在桌上,並在由英特爾所捐贈的筆記型電腦上敲打著鍵盤。

化學老師馬丁娜.羅薩斯(Martina Rosas)正在替學生上網路搜尋的速成課。「小朋友在課堂上更有參與感,對上網閱讀和研究的興趣更是提高了不少。」羅薩斯說。她自己最近才上完了六十個小時的電腦培訓。

英特爾想以低價電腦打入貧窮國家的教室裡,借此縮小數位落差,並開拓全新市場。馬里納爾可市的那些同學型(Classmate)筆記型電腦,每台售價約三二○美元,但是對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政府來說,買起來還是太貴。儘管如此,他們卻讓晶片業者搶在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尼可拉斯.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的前面。

與OLPC形成競合關係

尼葛洛龐帝主持「兒童人手一台電腦」(OLPC)基金會,宗旨是做出好用又節約能源的電腦,而且最終售價在一百美元以下。當尼葛洛龐帝教授的OLPC還在設法替目前預估要賣一七五美元的XO電腦解決裡面的各種毛病時,從三月開始,英特爾已經有成千上萬台同學型筆電出廠,並且是出自台灣廠商精英電腦旗下的中國工廠。英特爾已經在十幾個國家展開試驗,到年底時預定會有二十五國。

英特爾和OLPC的競賽很奇怪,尤其是因為雙方的差距如此懸殊。一邊站的是全世界最強的一個科技巨擘,另一邊則是從Google、eBay、新聞集團(News Corp.)和超微(Advanced Micro Devices, AMD)等獲得少量支援的微小慈善單位。尼葛洛龐帝認為這是強攻戰術,並以此一再批評英特爾。不過,敵對雙方可能準備要和解了:《商業周刊》獲悉英特爾和OLPC的主管正在協商雙方可以如何攜手合作。

合作可能會變成什麼樣子,情況還不明朗。不管是個別還是以某種合資企業進行,這兩個計畫也不確定能改善教育,或是把有用的科技成功推廣到開發中世界。可是這場競賽已經很重要地顯示出,英特爾打算如何因應全球電腦市場的緩慢成長。該公司對尼葛洛龐帝的迅速反應也透露出,英特爾在必要時可以做多靈敏的調度。

在執行長保羅.歐特里尼(Paul S. Otellini)的帶領下,英特爾一直在經歷痛苦的轉型。它的微處理器仍然稱霸電腦界,但行動電話和其他行動裝置的領域正在以極速擴張。這類產品所用的晶片比電腦多、具備許多同樣的功能,而且在世界上的許多地方都更普及。

英特爾在行動電話市場上是個小角色,所以它必須想辦法對「下一個十億」銷售││這個業界行話是指還不能輕易上網的開發中世界消費者。顧能公司(Gartner Inc.)的亞太區研究總監馬丁.基里蘭(Martin Gilliland)說,教育市場以及同學型之類的產品是個很大的機會,因為即使英特爾在這類裝置中的利潤很微薄,數量也能暴增到好幾億。基里蘭說,英特爾所能擴大的電腦用戶群「不是一小撮,而是兩位數的高百分比」。

成本戰得台灣廠商奧援

英特爾的第一個重大挑戰是降低同學型的成本。英特爾的機種多半是現今「視窗英特爾」(Wintel)電腦的精簡版,不像尼葛洛龐帝的XO裝置專為初次使用電腦的人所設計的使用者介面,以刻意和英特爾晶片加微軟軟體的世界有所區隔。英特爾對亞洲的零件供應商有極大的影響力,這讓它等於是用成本價購得重要零組件,所以能把標價壓到三百美元以下。

照目前來看,這套方法似乎奏效。還不到十八個月,英特爾就能把同學型電腦從規畫帶入生產。該公司在六月初宣布,它已委請台灣的華碩電腦公司根據同學型的設計來生產另一款筆電,但價格是更低的兩百美元。「這是我們的謀生之道。」英特爾負責同學型作業的副總裁威爾頓.阿格斯坦(L. Wilton Agatstein)說。

或許更重要的是,這個案子迫使英特爾把參考架構擴大到硬體以外的地方。在墨西哥和其他地方,英特爾把它的同學型電腦配上了教育軟體和教師培訓支援。「這點需要稱讚一下英特爾。」馬丁.基里蘭說。「他們走出了平常的興趣範圍,但卻沒有踩到任何一個人的痛腳。」

尼葛洛龐帝教授說過,他不打算把墨西哥和其他的貧困國家讓給英特爾。他已見過墨西哥總統卡德隆(Felipe Calderon),也找了墨西哥首富暨電信業的億萬富翁卡洛斯.史林姆(Carlos Slim)。史林姆說,他有興趣在OLPC上幫忙。可是有一個明顯的障礙是,尼葛洛龐帝還沒有商用筆電可以交到小朋友的手中,英特爾卻已經和當地的經銷商締約,並在瓜達拉哈拉(Guadalajara)和馬里納爾可推出了兩項同學型電腦的試用活動。該公司打算請它的台灣夥伴精英電腦在年底前生產一百萬台以上的同學型電腦。

過去尼葛洛龐帝曾指控英特爾企圖摧毀他的非營利事業,有部分是因為OLPC最重要的晶片是向英特爾的對手超微所購買。他還抱怨說,英特爾利用它的筆電計畫來促使開發中國家對它的晶片產生更大的需求。「他們把它視為市場。」他說。「可是開發中國家的初等教育並不是市場,而是人權。我認為英特爾並不是在做人權事業。」

攜手合作顯然可以消除一些敵意,而且這樣的架構已經存在。在之前的訪問中,英特爾的阿格斯坦說,他跟尼葛洛龐帝相處愉快,雙方也定期會談。對於尼葛洛龐帝和Linux軟體開發人員為他的筆電構思應用程式的合作方式,阿格斯坦表示稱許。「我們從尼可拉斯身上學到了東西。」他說。在最理想的情況下,英特爾和尼葛洛龐帝的攜手合作會大大加強世界各國對先進科技的運用。
解決數位落差的另一條路

但並非所有人都認為筆電是最好的出路。聖地牙哥手機晶片設計業者高通公司(Qualcomm Inc.)的董事長爾文.雅各(Irwin Jacobs)認為:「手機本身就會成為低價電腦。」

對加州一家名字叫作NComputing的公司來說,全球數位落差的解決之道就是「集體運算」(collective computing)。NComputing的執行長史帝芬.達克(Stephen A. Dukker)誇口說,只要區區十一美元,每位使用者、學校或政府就能布建「精簡型電腦」網。這些桌上型電腦沒有中央處理器,而是連到一台伺服器,以便在它們故障的時候解決維修筆電的問題。「如果要避免這一大堆螢幕故障的電腦到最後只能積灰塵,你就要有完整而周延的生態系統。」達克說。

還有一派觀點是,注重電腦會使更大的問題被淡化,像是學校基礎設施落後、學生的營養以及長期的師資短缺。「兒童人手一台電腦會有幫助嗎?假如有充分的指導和許多優良的內容,那就有幫助。」芭芭拉.邁爾(Barbara Mair)說。她是康柏(Compaq)墨西哥分公司的前任總裁、政府的科技推廣顧問,並開了一家顧問公司Medida y Compeas。「我認為墨西哥在短期內做得到這點嗎?做不到。」

儘管有人反對,英特爾還是力行不輟。它正在調整同學型電腦,以服務新的對象,那就是美國的小朋友。該公司最近在沙加緬度和奧勒岡州的波特蘭推廣試用,而且明年可能會針對已開發國家的兒童推出存儲容量更大、處理速度更快的濃縮版同學型電腦。
(By Bruce Einhorn)

延伸閱讀

國中補全科要20萬,榨乾雙薪家庭!退休老人最後悔的事:孩子補習費,透支我的晚年生活

2022-05-22

每年八百萬香客湧入 創造三億發財金盈餘 信眾豪氣還金 紫南宮「錢母經濟學」揭密

2022-01-05

一切真的回不去嗎…?昇恆昌董事長江松樺最憂心:解封之後,面對的新變局

2022-03-16

房市會冷卻還是亂象更多? 打炒房新法傳7月上路 「買方斷頭+賣方斷鏈」恐掀起營建業大洗牌!

2022-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