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益通超越夏普的關鍵17%

益通超越夏普的關鍵17%

林易萱

科技

590期

2008-04-10 17:13

位於台南鄉下的前股王益通,集合了來自澳洲、紐西蘭及德國等地的太陽能專家,早在二○○四年就創造出世界級的一七%轉換率,甚至超越日商夏普,當中的關鍵,就是對研發無盡地投入與堅持。

從高鐵台南站出發,往台南科學工業園區的方向,幾乎有一半的路程,車窗外的景色都是漫無邊際的荒田和空地;進了園區,工廠數量不多但占地廣大,就連街道上的路樹,看起來都像不久前才種下去的。

 
無上限的研發經費

計程車司機說,這裡還只是在開發階段。很難想像,曾經是股王的益通光能,就在這裡發跡;這麼荒涼的環境,卻吸引了世界級的人才,或許在益通實驗室中有什麼特別的祕密,才讓這麼多聰明腦袋願意聚集在這裡研發太陽能電池。

「我來益通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蔡總的一個承諾:你盡量做,我願意花錢。」現任益通技術長郭俊華到益通之前,是港、中、台眾家競相延攬的對象,卻為了總經理蔡進耀的一句話而選擇了益通。

郭俊華出身太陽能研究響噹噹的學府——澳洲的新南威爾斯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在一九九九年,那個全球還在揮霍原油的年代,郭俊華從台大農機所畢業,轉赴新南威爾斯攻讀太陽能博士;從最基本的元件物理開始,從無到有開發出全新的製程,甚至一個人設計出一整條生產線,最後還須將這些技術進行商業化移轉。

由於參考書目少得可憐,相關研究如大海撈針,郭俊華說:「當時做研究做到要看精神科,不然沒辦法睡覺;洗澡洗到我太太在外頭大叫,才發現自己已經洗了一個多鐘頭,腦子都沒停過。」

郭俊華把二十四小時當四十八小時用,四年拿到博士學位,又一路做到太陽能研究中心副所長的位置,他的博士論文後來成為新南威爾斯太陽能教學的標準作業程序。

像郭俊華這樣的人才,套句業界的話,「求神都不一定求得到。」只要他開出的條件,全球任何一間最頂尖的太陽能廠都願意埋單,但郭俊華最後還是決定回到台灣,除了被蔡進耀執著於技術所感動,「我是台灣人,當然要愛台灣。」在郭俊華的玩笑話中,是對台灣發展太陽能電池深深的期望。


 
研究資源奢侈到難以想像

郭俊華的加入,讓益通如虎添翼,也顯示總經理蔡進耀吸引國際一流的人才確實有一套。今年,益通又再多了兩位生力軍:一位是澳洲昆士蘭大學光電博士盧韋至,另一位是紐西蘭奧克蘭大學材料博士沈柏佑。這兩位平均年齡還不到三十歲的台灣小留學生,幾乎大半輩子都在國外生活,卻在拿到博士學位後,不約而同想回台灣投入太陽能電池生產,並且都是自己把履歷投到益通來的。

「公司對研發有多看重,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投履歷前我上過很多網站討論區,大家都推薦益通,我有點算是慕名而來。」拿紐西蘭護照的沈柏佑,現在幾乎成了半個台南人,盧韋至也說,每次用Google查相關資料,益通就是第一個跳出來,「讓我覺得,這邊似乎是很可以信任、學習的地方。」

對於從小受外國教育的他們,最重視的是,有沒有一個受尊敬的環境、能不能真正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

沈柏佑說,其他公司給他的薪水比益通還多,但是他就是對太陽能電池特別執著;而比起以前攻讀博士的時代,一切講究「省」,在益通,研發工程師幸福多了;盧韋至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博士生是把一片矽晶圓裁成八片來試,我們是很豪氣地一片一片拿來試。」

益通對研發工程師豪氣的程度可以從有一回,蔡進耀要工廠清點庫存,沒想到竟然出現八萬片的落差,原來這八萬片,都是被研發工程師拿去做實驗了,蔡進耀笑說,「那些都是錢耶!」在矽材料漲得不像話的時候,益通還是願意投入大把的研發成本,現在,研發人員甚至有一條全台惟一「研發專用」的生產線,供給益通現有的五十人研發團隊使用,難怪可以吸引海外優秀人才自動遞履歷。

再者,比起傳統發電,太陽能還是太昂貴,轉換率也還是太低,「所以,還有太多事情可以做。」對年輕的盧韋至來說,這是很有挑戰性的工作,益通吸引像他一樣的年輕人才投效,不斷想方設法,絞盡腦汁挑戰多一%的轉換率,「我現在最怕他們一狗票的點子。」蔡進耀嘴巴上這麼說,表情還是充滿驕傲。

現在要投入太陽能電池產業並不是難事;只要有錢蓋工廠、買turnkey(機台設備、製程和技術一次購足),拿到矽原料,就可以量產。但當兩年後,原料舒緩了,如果各家太陽能廠仍用同樣的機台和製程,沒有獨家技術,做出的電池就不會有差異化,轉換率提升也有限,屆時,人才的價值將更加明顯。


 
失去支援 反能自立自強

二○○一年成立的益通,最初也是只能買turnkey,沒想到約都簽好了,賣turnkey的公司竟然倒了,「原本我們有七名創辦人,公司還沒真正運作,就只剩三個人,誰敢來這種公司上班?」擁有德國斯圖加特大學電機博士學位的蔡進耀,論文研究主題就是太空用太陽能電池,雖然掛著總經理頭銜,還是要捲起袖子幹活;一切自己想辦法,拿拼裝的機台一點一點調校,工廠的燈火通明,通往未來的路卻很黑暗。

三年半後的○四年七月二十八日,蔡進耀在日記本上寫著,「效率可能第一次突破平均一七%。」那一天凌晨二、三點,工廠人員不斷把測出來的數值傳回蔡進耀家。在國際大廠如夏普,單晶轉換率都還只有一六%時,沒人敢相信,在台灣台南鄉下的益通已經突破一七%。到了三、四點,蔡進耀實在受不了了,自己跑到公司去反覆測到天亮,「確定真的是一七%,這是歷史紀錄啊!」

人類研究太陽能,已經三十個年頭,直到今天,轉換率最高紀錄也僅有二四%,而且是非量產的實驗室數值,每一%的提升,都是關鍵,而人才正是開啟這些關鍵的鑰匙。益通用的人才,來自全澳洲最好的大學,也是太陽能研究的權威學府。

全球研究太陽能最傑出的學校,不是出自史丹佛、不是麻省理工,也不是哈佛或柏克萊!益通匯聚來自太陽能權威學府,如新南威爾斯的人才以及熱愛太陽能產業挑戰的年輕人,合力成就出一七%的成績,靠的就是「累積和堅持」,這是蔡進耀解讀益通成功的答案。

在益通,有一個口號:「不可思議之力量」把陽光變成能源,這股力量來自於人,而這正是益通最驕傲的地方。
 
 
太陽能界的最高學府
新南威爾斯大學

提起太陽能電池,沒有人不知道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這裡不但是目前全球最高的太陽能電池轉換效率紀錄保持者,細數全球太陽能電池廠的大人物,幾乎都師出新南威爾斯大學。
 
例如,曾榮登中國首富的無錫尚德董事長施正榮,當過新南威爾斯的研究員,南京中電總經理趙建華曾擔任新南威爾斯的太陽能研究中心副主任,至於河北晶澳的技術長戴熙明,也是畢業於新南威爾斯的博士。
 
在新南威爾斯大學,得過諾貝爾環境獎,有「世界太陽能教父」之稱的馬丁·格林(Martin Green)教授,教出無數個因太陽能產業而致富的新興富豪,這批人成了目前全球最搶手的人才,他們在十多年前就投入太陽能,長時間累積出來的專業度,成為他們今天無可取代的競爭資產。
 
「在新南威爾斯,來自全球的學生,北歐、瑞士、英國、美國和加拿大,比澳洲本地的學生還多。」益通技術長郭俊華說,新南威爾斯匯聚人才的速度就好像磁鐵一般,更多人的加入,又加深研究的深度和廣度,過去,在半導體的學校教育中,太陽能只是眾多教科書中的一個小節,但是在新南威爾斯,卻是將這一小節變成一個完整學位的研究內容,專業的程度,當然可觀。
 
益通人才
公司成立時間:2001年1月
員工人數:588人
研發團隊:42人,博士占12位、碩士占30位
業界經驗:研發人員平均產業資歷3年、最高者7年
 

延伸閱讀

太陽能成長旋風 掃盡高科技人才

2008-04-10

一場決定太陽能產業的祕密會議

2010-07-08

蔡進耀:替代能源成敗在於環保素養

2011-03-31

吳世章把金雞母變賠錢貨內幕

2010-09-09

澳洲垃圾女王 把廢棄物變關鍵原料

2017-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