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彭博商周郭台銘專訪完整轉載

彭博商周郭台銘專訪完整轉載

譯者‧陳曉夫

科技

717期

2010-09-16 09:47

「富士康內幕」,這是《彭博商業周刊》首度以台灣單一企業作為封面故事。在十餘頁的報導中,雖然對鴻海傳奇話說從頭,但若細究字裡行間,卻也可以隱約感受,郭台銘試圖對世人宣告鴻海帝國即將走入新的時代。《今周刊》取得獨家授權,完整披露專訪及報導內容,以饗讀者。

八月中旬,暑熱逼人。在中國廣東深圳的鴻海龍華廠園區,員工正沉醉在一次難得一見的慶典中。

龍華廠園區有三十萬名員工,他們在這裡吃、在這裡睡,在這裡生產蘋果的iPhone、SONY的PlayStation、戴爾(Dell)的電腦。

科技大廠的公關夢魘
歐美消費者的iPhone沾滿血跡

慶典在遊行聲中揭開序幕,首先登場的是愛麗絲漫遊仙境童話故事的花車,繽紛彩帶漫天飛舞,助威喇叭震耳欲聾,員工打扮成維多利亞時代貴婦、日本藝妓、啦啦隊長、蜘蛛人,載歌載舞,好不熱鬧。

之後是廠區大運動場舉行的園遊會。園遊會歷時兩小時,內容包括雜耍、音樂表演、煙火,還有強調生命可貴的種種活動,不時你會聽到「珍惜你的生命」、「互相照顧、同建美好未來」的呼聲。

這項慶典不是一次自發性活動,而是鴻海精密工業(鴻海科技集團旗艦)工會與管理層連手、精心製作的節目,目的在挽回集團中國員工渙散的人心。

富士康科技集團(鴻海集團在中國的名稱)在中國有二十餘座工廠,員工超過九十二萬名。在爆發十一名員工自殺(大多數從公司員工宿舍高樓跳樓身故)事件之後,集團不得不想方設法、安撫員工。這一連串自殺事件,不僅使總部設在台北的鴻海名聲受損,也使公司創辦人、五十九歲的郭台銘成為眾矢之的,面對客戶、工運人士、記者、學者與中國政府的檢驗與批判。

鴻海最醜陋的一面,也因這些事件而暴露於世人面前。龐然大物的鴻海,一向視員工為機器,利用主要來自農村、十八至二十五歲之間的青年提供廉價勞工,以幾近不可能的低成本生產iPhone這類產品。

這十一條人命,不僅使西方消費者想到iPhone這類電子產品的真正成本,對那些注重形象、與鴻海做生意的公司(包括IBM、思科、微軟、諾基亞、SONY、惠普與蘋果)而言,這十一條人命也不啻一場公關夢魘,令他們不得不深思攸關他們獲利的外包策略。

在有如一座城市的工廠
代工皇帝對自殺事件認錯

鴻海在事件爆發之初未能即時反應,等到有所反應時,行動又很笨拙,終於導致事態惡化。在接受《彭博商業周刊》專訪時,郭台銘承認他沒有立即覺察到事態的嚴重性。

郭台銘說,「坦白告訴你,第一起、第二起、第三起自殺事件發生時,我不認為問題嚴重。我們有九十多名萬員工,我們在這裡(龍華)有大約二.一方公里的廠房。現在我有罪惡感,但在當時我不認為我應該負全責。」郭台銘說,在發生第五起事件後,「我決定改變作法。」

事實上,直到五月底、在第九名鴻海員工跳樓身亡之後,鴻海才展開全面危機處理,在員工宿舍樓四面架設總面積三百多萬平方公尺的黃色救生網,並成立二十四小時諮詢中心,由一百名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員為員工日夜服務。

此外,管理部門將深圳廠區的員工工資提高三成,為月薪一千二百元人民幣,並保證在十月間再度調薪。最後,鴻海聘請紐約博雅公關公司(Burson-Marsteller)設計正式公關策略,集團也因此有了成立三十五年以來第一項正式的公關策略。

博雅公關的策略之一,就是應《彭博商業周刊》之請,破天荒地開放鴻海廠房與員工宿舍,讓記者採訪自殺救助專線作業人員,採訪郭台銘本人。

郭台銘在這次長達三小時的訪問中無話不談,從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他垂垂老矣」)談到企管學位無用論(「看書學不會游泳」),談到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我強迫他給我他的名片」)。他還嘲弄了一番紐約銀行家,說他們「見到哈德森河(Hudson River)就說『我是世界之王』」。

這次訪問在鴻海龍華園區進行。龍華園區的入口彷彿邊界檢查站,有七條收費亭似的通道,還駐有制服警衛。

儘管色彩單調而功利,龍華卻是一座功能一應俱全的城市,有速食餐廳、自動櫃員機、奧運級游泳池,有播放公共服務布告與卡通的巨型液晶螢幕,還有一間書店。

這間書店裡出售的書刊包括《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中文版,而擺在最顯眼位置的,是幾本郭台銘的傳記,包括一本《郭語錄》,蒐集了他的許多名言,例如「工作本身就是一種樂趣」、「苦環境是件好事」、「肚子餓的人腦筋特別清醒」與「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等等。
 
鴻海現在是中國第一大出口業者,它的統兵大將就是台灣首富郭台銘。根據《富比世》(Forbes)的評估,郭台銘個人擁有財富五十九億美元。不過郭台銘說,他沒辦法證實這個數字,因為他自己也沒數。
 
郭台銘以口音很重的英語(他在八○年代訪美期間學了英語)說,「我雇了一個人替我管帳,他每年會給我一張紙,說『就這麼多錢』。我心想,我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沒興趣。我不在乎。我現在工作為的不是錢,為的是社會,為的是我的員工。」
 
苦練英文簽名
只因想像有一天能成功
 
郭台銘當年以向母親借來的七千五百美元起家,他的第一個據點,是他在台北郊區土城租來的一座廠房。
當時二十三歲的郭台銘,剛受完三年職訓,在軍中服役。退伍後,他做了兩年貨運辦事員,第一手見證了台灣欣欣向榮的出口經濟,於是決定不再與文件為伍,自行創業。他用這筆向母親借來的錢,買了兩部塑模機,開始製造黑白電視機旋鈕。他的第一家客戶是芝加哥Admiral電視,不久RCA、增你智(Zenith)、飛利浦(Philips)也成為他的客戶。
 
郭台銘想像有一天會如何如何成功,於是苦練英文簽名,一遍又一遍,直到簽得十全十美為止。他到今天仍以此為榮,還在這次接受訪問時走到一張白板旁,流暢地簽了一個英文名。他的簽名彷彿電視影集「我愛露西」(I Love Lucy)片頭那幾個字一樣,筆畫曲線完美之至。
 
一九八○年,鴻海開始向Atari(七○年代晚期的遊戲機霸主,在八○年代中期退出市場)供應連接操縱桿與二六○○型遊戲機平台的連接器,郭台銘的第一次事業突破於是來到。在Atari遊戲機賣得最瘋的那段期間,Atari台灣廠每天生產一萬五千台遊戲機,它們使用的連接器完全來自鴻海。
 
但僅僅作為一家零組件供應商,並不能讓郭台銘滿足。他為鴻海研發的科技申請專利,並且不斷努力,進軍線材製造這類新領域。
八○年代初期,郭台銘展開第一次對美國的大舉進軍,在長達十一個月的旅途間,他走訪三十二州。每到一個城市,郭台銘會租一輛「大而安全」的林肯(Lincoln)房車,像挨家挨戶賣東西的推銷員一樣,不請自來地拜訪公司。有時候為了省錢,他還曾睡在汽車後座。
 
在造訪北卡羅萊納州羅雷(Raleigh)期間,他住進一家距IBM廠房不遠的汽車旅館。經過三天的磨功,他終於謀得一個與廠房主管見面的機會,並且因此簽到一張連接器訂單。曾負責戴爾亞洲區採購的方國健說,郭台銘絕對是「世上第一流推銷員。他非常積極,而且永遠纏著你。」方國健曾與郭台銘有生意往來,兩人也是高爾夫球友。
 
無懼兩岸關係閉鎖緊張西進
看好中國必成製造重鎮
 
八○年代,台灣勞工市場不斷緊縮,工資持續走高,製造業者開始移往馬來西亞、菲律賓與泰國。儘管與中國只有一水之隔,而且中國可提供幾近無限的廉價勞工,但因基礎設施過於原始,加以共黨政權喜怒莫測,膽敢前往中國的台灣業者少之又少。
 
不過郭台銘不怕。當時,生產廉價衣物、鞋類與孩子玩具的工廠,正如雨後春筍般在香港出現,郭台銘於是在距香港邊界不遠、塵沙滾滾的深圳郊區設立據點。當時政治情勢很詭譎,北京仍然視台灣為中國一省,強調讓台灣回歸祖國,必要時動武也在所不惜。
 
一九九一年,郭台銘為求擴充(主要為了進軍中國),將鴻海精密在台灣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他說,到一九九六年,他已經看清中國必將成為製造重鎮,於是開始大舉投資龍華的廠房設施。
 
在世紀交替之初的製造業革命中,郭台銘扮演的角色有一個很明顯的先例。亨利.福特(Henry Ford)也了解垂直整合的重要性,知道為謀得最大效益,他必須生產自己的材料,操控自己的裝配線。福特夢中的企業帝國龐大無比,需要美國整整一州的人力才能推得動。福特有了密西根,而郭台銘有深圳。
 
壓榨勞力的血汗工廠?
當西方媒體開始看見鴻海
 
郭台銘很快發現,為建立一支有效的中國勞動大軍,他必須提供住宿、食物與醫療,他的大多數競爭對手所以不願進軍中國,主要就是因為顧慮到這些額外成本。他必須一切自己動手。
 
麥克.馬克斯(Michael Marks)當時擔任電子代工大廠偉創力(Flextronics)執行長,他在九○年代末期眼見深圳龍華園區逐步成形。馬克斯說,「他們用銅錠製造銅線,他們設立養雞場,為員工餐廳供應雞蛋。他們建了一座廠房,裡面有兩千名工具製造匠。我們當時什麼都沒有,不過之後我們也開始學樣。」
 
一九九六年,郭台銘向現為惠普一部分的康柏(Compaq)表示,願意為康柏製造桌上型電腦機殼,要價僅及康柏自製成本的一小部分。
方國健說,「他有遠見,也有做一切事情大來大去的膽識。我在第一次參訪龍華廠房時,見到設計得完好有效的整個價值鏈。生產線的起點是一大綑金屬板,經過切割、塑模、鍛接、壓製,製成電腦機殼與底盤。之後他們進行流水線組裝,加上軟碟機、電源與各式線材。這一切都送到客戶手中,客戶只須裝上主機板、CPU、記憶卡與硬碟機就製作完成。經過Terry(郭台銘)這場革新,最後的電腦組裝輕而易舉。」
 
不久,鴻海開始向IBM、惠普與蘋果運交準系統,改變了業界面貌。一九九八年,郭台銘贏得戴爾的第一張訂單,為戴爾桌上型電腦製造機殼,但戴爾堅持,鴻海須在接近終端市場的美國境內進行這項製造。郭台銘同意照辦。他說,「我在堪薩斯市買了一家公司。我們急需工具廠與壓製廠。」
方國健回憶道,「那座工廠是虧本生意,但為了爭取戴爾,Terry不得不違背他個人的意願。對鴻海而言,這等於一張進入戴爾生意天地的門票。」(戴爾的主管不願對這件事置評。)
 
鴻海不斷擴張了三十年,從電視旋鈕製造廠,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消費電子製造業者,卻一直沒有引起西方新聞媒體矚目。
直到二○○六年六月,《倫敦每日郵報》(London Daily Mail)刊出一篇報導,揭露鴻海龍華iPod廠三萬名工人的苦況,情況於是開始轉變。
 
之後,《中國商業新聞》的兩名記者。也就此一議題發表報導,郭台銘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反擊。鴻海控告兩人誹謗,還打贏官司,使法庭下令凍結兩人資產,之後鴻海為因應蘋果與惠普之請才罷手。
蘋果因這次事件而派出一組人員,調查龍華廠的工作環境。目前在蘋果公司網站仍然可看到這項調查報告指出,龍華廠違反幾項蘋果的行為準則,包括加班時間過長、工資結構過於複雜,以及生活條件差得無法接受(例如工人睡在三層臥鋪)。鴻海於是做了一些改變,包括調整加班作法等。
 
儘管蘋果向鴻海施壓,史蒂夫.賈伯斯無意切斷與鴻海的關係,因為蘋果正在緊鑼密鼓、為下一項大產品(蘋果在翌年推出iPhone)做準備。《虎與狐:郭台銘的全球競爭策略》(二○○五年出版)作者張殿文說,「沒有Terry,史蒂夫.賈伯斯也成不了氣候。」
 
攻入筆記型電腦市場
與客戶翻臉也在所不惜
 
鴻海挺過這場危機,渴望成長的郭台銘看上了年產量兩億台的筆記型電腦市場。當時筆電市場為廣達、仁寶、緯創等三家台商主控,而這三家公司都是鴻海的重要客戶,向鴻海採購數以十億美元計的零組件。
決定與自己的客戶競爭,是極端冒險之舉,但郭台銘估算,他可以利用這三家業者找尋新供應商的期間,奪占足夠生意、在市場上超越他們。根據台北元大證券的評估,今天,鴻海控制四%的筆電市場,並可望在明年拿下一一%的市場。
 
鴻海業務模式之妙就在這裡。它為客戶產品提供的零組件利潤極高;也因此,在為戴爾、諾基亞,或SONY這類大客戶提供最後組裝作業時,因零組件能賺大錢,鴻海願意犧牲利潤,甚至願意賠本為客戶進行組裝。分析師預估,鴻海精密的營業額今年可以成長四○%,達八百五十億美元。
 
鴻海的生意不斷擴展,已經不再單純依賴廉價、不熟練的勞工。它現在聘有五萬名工具製造師,包括一支兩千多人的專業模組設計與製造團隊。鴻海因此能以超越其他任何業者的腳步增產,在新款產品不斷上市的手機市場,這項優勢尤其重要。Syracuse大學資訊研究學院教授賈森.德里克(Jason Dedrick)說,「如果想深入觀察鴻海,了解他們何以擁有高市占率,原因就在這裡。」
 
訂購千部多數公司只有一部的機器
只因蘋果iPhone 4製造需要
 
想了解鴻海的供應鏈有多複雜,不妨打開一支諾基亞一二○九手機的背殼一探究竟。這款手機的外罩出自鴻海科技,揚聲器、鍵盤與印刷電路板連接器為鴻海精密製造。印刷電路板出自富士康先進科技,TFT液晶螢幕出自奇美電子(鴻海子公司,郭台銘擁有二.七%奇美電)。總計,這款手機約有七○%零組件,出自鴻海相關公司。
 
郭台銘一方面在他的帝國內極力削支,一方面也為大客戶甘冒巨險。
在重慶,鴻海正投入十億美元建廠,專門生產惠普電腦,年產量預計三千萬台。當蘋果iPhone 4即將展開生產時,鴻海與蘋果發現,iPhone 4金屬骨架過於特別,只有一種造價昂貴、產量有限、一般專供原型製造使用的設備才造得出。蘋果設計人不肯在產品規格上讓步,郭台銘於是向東京發那科(Fanuc)訂購了一千多部這種要價兩萬美元的設備——而大多數公司只有一部。
 
蘋果營運長提姆.庫克(Tim Cook)說,「Terry是一位凡事力求完美的強勢領導人。他是一位值得信賴的夥伴,我們有幸能與他共事。」龍華廠現在每天生產十三萬七千支iPhone,每分鐘約九十支。
 
過去半數時間花在台北鴻海總公司、半數在中國的郭台銘,自五月底一直留駐龍華,住在他的辦公室後方一間屋內,處理自殺事件善後事宜。
 
郭台銘說,他現在每天工作十六小時,一日三餐都在辦公桌上解決。他沒有時間享樂。在接受這項訪問時,他有力地與記者握了手,邊自我介紹邊說,「為了這項訪問,我在昨晚十一時染了髮。」他已經一連好幾個月沒有打高爾夫,只在早上做伏地挺身練身體,利用這段練身的時間思考「最重要的五年計畫」。
 
郭台銘家族來自華北陜西省。他父親在國共內戰期間加入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軍,在國民黨遭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擊敗後,他父親隨蔣介石敗退台灣,後來成為台北中級警官,育有三子,郭台銘是長子。
 
因親人去世產生的轉變
做公益、享娛樂、登上八卦雜誌
 
郭台銘的個人生活一直是台灣媒體津津樂道的題材。近幾年來,他遭逢一連串悲劇,先是與他結縭近三十年的妻子林淑如(與他育有一男一女)在○五年因癌症去世,之後弟弟郭台成在○七年死於血癌。
 
自此以後,他開始對工廠大門外的人生展現更多興趣。他開始練瑜伽,常帶著他高齡八十五歲的母親上館子吃台灣麵、他開始積極參與慈善公益活動(永齡基金會)、他探討家族的中國大陸之根,還出資拍了一部以中國清王朝時代陜西為背景的電影《白銀帝國》。台灣八卦雜誌開始出現他擁抱年輕美女的照片。最後,他娶了比他年輕二十四歲的舞蹈教師曾馨瑩。
 
當時,為了讓郭台銘在公司尾牙晚會中,與台灣名模林志玲表演探戈,鴻海聘請曾馨瑩為郭台銘教舞。曾馨瑩工作的台北舞蹈工作室負責人張勝豐表示,曾馨瑩原本不知他是誰,只知他是「一位重要商人」。張勝豐說,「就業餘人士而言,Terry的舞藝已經甚佳,曾馨瑩說,他非常有決心。」
 
郭台銘與曾馨瑩於○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在台北君悅大飯店結婚。喜宴間,郭台銘還登台脫去禮服外套,做了三十下伏地挺身,證明他寶刀未老。九個月又四天過後,曾馨瑩生下女兒曉如,兩人第二個孩子預計於今秋報到。
 
郭台銘待部屬可以極端嚴厲,也可以大方得出奇。一名前鴻海主管說,集團去年開了一次約兩百人出席的會議,討論表現欠佳的行動電話部門,會中一位主管因為答覆令郭台銘不滿,遭郭台銘罰站十分鐘。
但在獎勵員工時,郭台銘同樣絕不手軟。他自己的正式年薪為新台幣一元,但他會運用信託的公司股利自掏腰包,為主管分發紅利。台北Gartner分析師吉米.王(譯音)說,這麼做使鴻海既能留住一流人才,又無損於公司獲利。
 
郭台銘在鴻海精密的一二%股份,價值約四十億美元,在子公司奇美電,他也有約值三億美元的股份。在鴻海舉行的公司尾牙晚會中,郭台銘會抽籤;○八年的尾牙中,中籤的頭獎是三十萬股鴻海股票,以今天市值估算,這相當於一百萬美元。
 
強勢面對競爭對手
連「股神」巴菲特也照告不誤
 
在面對競爭對手時,郭台銘絕不退縮。○七年,他在香港法庭控告中國電池業者比亞迪,說比亞迪挖走五十名鴻海員工,成立與鴻海打對台的手機裝配公司,還竊取鴻海的業務機密。
 
而因巴菲特旗下波克夏.海瑟威控有的MidAmerican Energy,持有二八%比亞迪在香港發行的股票,鴻海之後又在伊利諾州提出類似告訴。比亞迪也在香港反控鴻海誹謗,說鴻海向中國政府人員行賄,還以恐嚇手段要一名鴻海前員工,向警方提偽證。
 
比亞迪電子國際執行長李柯說,鴻海下定決心打垮競爭者,「為了不讓我們成為一家領先業者,他們什麼都幹。」在伊利諾州提告的被告名單上,有三名比亞迪主管列名,李柯是其中一人。
 
郭台銘說,他不了解巴菲特在○八年投資比亞迪以前,為什麼沒有先做好功課。他說,「華倫.巴菲特名氣太響。沒錯,他很偉大,沒錯,他做了許多明智的投資。但他垂垂老矣,他不了解中國的私人企業。如果我當面見到他,我會對他說,『在美國,你會逢人便說,每個人都需要保護自己的研發成果。』既然如此,你怎麼能投資一家竊取他人科技的公司,還說這家公司好?」
 
鴻海正進行成為更好企業公民的轉型,並且派出擁有史丹福大學博士學位、穿著開領衫與圓點吊帶的通路事業群負責人胡國輝,向《彭博商業周刊》說明這項轉型。
六十二歲、一頭銀髮的胡國輝,為記者舉行一次PowerPoint簡報,說明鴻海的「防護——再造關懷」計畫。鴻海已聘用專業顧問人員,設立二十四小時作業的關懷中心;並創辦「園區愛心」網站,在員工宿舍展開大哥哥、大姊姊方案;還教育經理人,要他們更關注員工「情緒需求」。胡國輝說,「斥責不是唯一管理之道。中國的新一代工人正在轉變,鴻海也在轉變因應這項新現實。」
 
羅切斯特大學心理系主任、自殺防治專家艾立克.凱恩(Eric Caine)說,鴻海員工自殺事件展示的,是自殺的一種群體特性,這是一種抄襲現象,在兩百年前歐洲工業化期間首次為人發現。今天中國的工廠,與當年狄更斯(Dickens)筆下工廠的情況差異,就在於規模。
 
四川大學華西醫學院辦了一項研究,組隊參訪龍華廠,凱恩是其中一員。他說,「一旦你有了九十多萬名員工,其中一些人出現心理問題,包括從心神渙散,到負擔過重、無法喘息與無力感,到臨床抑鬱症,到嚴重的精神病等等,在所難免。在這波自殺潮爆發以前,鴻海已經設有一些員工支援服務,而且顯然也知道這是一個問題。只不過跳樓彷彿有感染力,一旦事件爆發,像任何其他組織一樣,鴻海也難以招架。」
 
人力資源機械化
鴻海工廠並非中國特例
 
接受《彭博商業周刊》訪談的龍華員工,也對他們受到的待遇提出眾多不滿,不過他們的怨言,與其他許多人對工作的不滿並無太大差異。接受訪談的員工有二十多人,沒有一人露出面對記者不敢暢所欲言的表情。在上班時受訪的員工,受訪時沒有主管在一旁監督。其他員工在網咖、員工宿舍與員工餐廳受訪。
 
這些作業員大多數似乎對他們自己的選擇一清二楚,他們在鴻海工作,是因為他們要盡快賺錢。有些員工為了買龍華廠生產的產品而賺錢,有些人想賺錢自己創業,沒有一個人因為必須加班而感到不滿——正好相反,有機會加班對他們是一大誘惑。
 
十九歲、來自甘肅省的李凱西(譯音),上十二小時的班,負責將九個零件裝入諾基亞N90手機主機板。她說,「這工作需要非常專心,一開始非常令人沮喪。我知道我可以找顧問求助,但我認為這麼做幫不了忙。我很有彈性,可以應付得來。」
李凱西與另七名女孩同住一間宿舍,她計畫在龍華再工作一年,之後,她打算回家鄉做個小生意,或許會開一家美容沙龍。
 
一名年二十三歲、只說自己姓金的青年,負責在塑膠板上噴漆,上好漆的塑膠板經壓模製成手機外罩。他說,龍華的環境比他過去的三名雇主好得多,不過他確實參加了今年五月的一次罷工示威。
這項示威活動由他所屬的部門組織,持續一天,有七十人參加,目的在抗議員工必須暴露於毒煙下工作。他們要求不再使用重複使用的紙面罩,要求公司提供更好的保護裝備。談到例如前文所述、八月間舉行的員工園遊活動,他認為這類收攏人心的活動效果有限。他說,「在玩的時候,每個人都很開心。活動一結束,鬱悶的人照常鬱悶。這一切都很膚淺。」
 
二十五歲、來自河南省的郭揚彬(譯音)在後勤單位工作。他與未婚妻住在園區外一間套房,租金每個月四十四美元,正好與鴻海發的房租津貼相當。他說,「這個工廠太大,低層與中層管理人員沒有受過教育,管理員工的態度不好。我認為這要怪郭台銘,一切總是他想省錢惹的禍。」
 
二十歲、來自湖南農村的李小芬(譯音),去年五月加入鴻海,在龍華園區惠普彩色列印機裝配線工作。李小芬表示,她這一代人對於長工時、低工資,與態度惡劣的經理人的接受度,遠比前幾代人為低。
李小芬說,「現在的年輕人,特別是一九九○年以後出生的那些人,有遠比過去豐富的熱情,但一旦遭遇挫折卻很容易沮喪。我們很不能吃苦。」她抱怨宿舍裡有蟑螂,還說宿舍最近停水,讓她三天不能洗澡。
 
iPod只要漲一%
鴻海工人就能大幅加薪
 
鴻海儘管對員工要求甚嚴,但就員工待遇而言,它比大多數中國雇主都好,部分原因在於它規模龐大,以及中國嚴重的缺工潮。偉創力執行長麥克.麥納馬拉(Michael McNamara)說,「要說在中國沒有比鴻海更惡劣的工作地方,實在讓我不能置信,而且如果有人不喜歡在鴻海工作,他們大可以走到對街,有十個不同的地方等著他們去工作。」
 
香港逸岸諮詢(INFACT Global Partners,一家與電子公司合作,訂定員工投訴計畫的顧問業者)負責人伊安.史保定說,「鴻海就工資、工時與設施而言,都是領先業者。」他又說,就若干程度而言,鴻海淪為它成功的犧牲品,「這情況與耐吉(Nike)有些類似。它以它面向世界的作法為傲,誇口說『我們的工廠全球第一』,於是招致批判。」
 
勞工權益組織也認為鴻海的員工待遇優於一般。香港勞工權益組織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r Bulletin)發言人吉奧夫利.克羅紹說,「儘管(鴻海)管理嚴厲,工作性質也很緊張,比起工資得不到保障的小工廠仍然好得多。」
 
鴻海勞工問題的公共特性,最後可能加惠這家公司,使它得以轉嫁這些勞工福利新措施的成本。根據台北大和證券的評估,鴻海的調薪措施,可能使它今年的稅後每股純益減少約五%,到二○一一年減少一二%。但只須將它最成品化的產品漲價一%,例如將六十四GB的iPod每支漲價四美元,就能抵銷一切增添的勞工成本。鑑於這波令人膽戰心驚的自殺潮,誰還會因iPod漲價而抱怨?
 
開通路、建新廠
郭台銘腦中未來十年的鴻海
 
靠鴻海為生的主管之間流傳有一個笑話:二十年以後,這世上只有兩家公司。一切都由鴻海製造,而由沃爾瑪(Wal-Mart)銷售。
郭台銘認為這話對鴻海過於恭維,且不實際。他說,「這不過是個笑話。我不會說自己這麼偉大。我只是努力工作,而且工作得聰明而已。」
 
十幾年以來,郭台銘一直限令屬下主管必須達到年成長三○%的目標,但現在公司既已如此龐大,他也往回修正,將明年與明年以後每年的成長目標訂為一五%。不過他不準備對自己與他的屬下放鬆,他說,「我從不認為自己成功,如果我成功,我早該退休才是。如果我不退休,就表示我還得努力工作,保持公司運轉。」
 
鴻海的下一波革新潮業已展開,它以建立如同一座城市的工廠園區而打響招牌,現在,郭台銘要把員工服務的擔子交給中國地方政府。
郭台銘說,「我們在九○年代初期來到深圳,建立工廠,提供宿舍、員工餐廳,一切的一切,甚至洗衣服務也一手包辦。我們不只是一家工廠,我們還負起社會責任。現在,我想我們需要改變作法了。企業應該專心企業,社會責任應該是政府的責任。」
四川省成都市政府,已經與郭台銘達成一項協議;根據這項協議,郭台銘將在五年內花三十五億美元興建零組件製造與組裝工廠,而由政府負責為他的工人提供低價位房屋。
 
將廠房遷往中國內陸的策略,能使鴻海降低工資成本,或許還有助於防範自殺事件。鴻海的主管認為,如果工人在離家比較近的地方工作,一旦發生問題,找人傾訴的可能性也較大。鴻海因此正在河南省(人口超過一億)省會鄭州營建廠房設施。鴻海員工有約五分之一是來自河南的民工。胡國輝說,「我們的計畫是走進勞工資源充沛的源頭,在這樣的地方,工人可以享有家屬與親友的支撐。」
 
隨著西方公司將更多設計工作外包,專業筆電製造業者仁寶與廣達、電子製造業者偉創力擁有較具優勢的研究團隊,也使郭台銘面對激烈競爭。Gartner台北分析師吉米.王說,「設計能力是鴻海的弱項。但在工程師挖角的事情上,鴻海非常有侵略性,而且他們有得是錢。」
鴻海在中國生產的大多數產品雖然仍供外銷,但全球品牌看好愈來愈富裕的中國消費者,也渴望向中國賣產品。郭台銘聘用胡國輝發展通路事業、帶領鴻海進軍零售,原因就在這裡。
 
曾在九○年代負責蘋果台灣區消費者業務的胡國輝說,他計畫在二○一四年以前在中國建立一萬個零售據點,由原鴻海工廠員工負責其中許多據點的營運。在大多數經濟體,從低薪、工時長的廠房工人,攀上相對輕鬆的白領職位,可能需要好幾十年。但中國工人可能只需幾年就能辦到這一點,部分得歸功於郭台銘。
 
郭台銘計畫充分發揮他締造的這些改革,或許其中最費人思忖的,是他將更多生產作業移往美國的計畫。鴻海目前在休士頓一家工廠雇了約一千名員工,為企業客戶(鴻海不肯透露客戶名稱)製造特製化高價位伺服機。郭台銘希望在五年內建一座全自動化廠房,生產零組件。他說,「如果我能在美國建立自動化,將產品外銷中國,只要成本管理得宜,仍能具有競爭力。但我擔心的是美國律師太多,我可不想每天花時間與那些告我的人周旋。」
 

延伸閱讀

原本想辛苦10年後就能提早退休...會計師的財務自由反省:一天只工作4小時,卻害我踏入高時薪陷阱

2021-10-13

定存年利率才0.8%,你卻相信每月3%的報酬率...專家3叮嚀:提早退休沒那麼難,不被詐騙就贏很多人

2021-09-24

從0050到中華食、統一超...48歲實現財富自由,他分享提早退休第1年投資組合:投資像跑一場馬拉松

2021-09-17

爸媽看中桃園龍潭70坪透天,打算退休享受田園生活...網揪致命缺點急勸:以後肯定後悔

2021-09-15

存到錢就還房貸、連買車都付現金...一個契機讓她翻轉「無債一身輕」觀念,5年提早滾出千萬退休金

2021-09-15

目標10年後退休年領100萬股利!助理教授這樣賺波段打造「零成本股票」,5年把300萬變1300萬

2021-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