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結合優勢發揮綜效,台灣產業群聚的下個目標

結合優勢發揮綜效,台灣產業群聚的下個目標

2016-10-06 09:51

專訪財訊傳媒集團董事長 謝金河

1990年,競爭策略大師麥克波特為產業群聚下了定義:「產業群聚係指在某特定領域中,一群在地理上鄰近的關連企業、專業化服務供應商,以及相關的法人機構(如制訂標準化的機構、產業公會或是大學),他們彼此擁有共通性或互補性連結。」

其實,麥克波特對產業群聚的分析,是從生物學家借用過來的。生物學家研究發現,通常聰明的生物群聚,他們解決問題的能力,遠比單一生物來得強大,不但強化覓食和繁殖的優勢,還能共同抵禦天敵,並擴張
地盤,與人類社會的產業群聚道理,不謀而合。

產業群聚離我們生活不遠,到處可見。像是在各縣市中,不乏出現「書店街」、「相機街」或者是「家具
街」,販售類似產品的店鋪,聚集在一條街上。雖然他們可能彼此競爭,但對消費者而言,只要有買書、買相機或買家具的需求,他們不見得會想到特定店鋪,但會直覺想到去那條群聚各式同類型店鋪街上找,店家從產業群聚獲得的效益,會比競爭損失還來得高。

高度成熟產業群聚 臺灣經濟支柱

臺灣產業群聚高度成熟,競爭力極強。於產業群聚發展指標排名曾多次名列世界第一,展現雄厚的競爭實力,並帶動臺灣經濟發展。把臺灣從北到南的產業群聚攤開觀看,例如新竹的半導體,臺中的精密機械、鋼鐵機電,高雄的螺帽扣件等,各式各樣的產業群聚,其中亦出現不少世界知名的佼佼者,像是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自行車雙雄巨大與美利達,在全球產業鏈的版圖,都占有重要的地位。

麥克波特曾指出,臺灣應該要發展出具有臺灣特色的產業群聚,創造出新的產品產業,並提高全球競爭力。毫無疑問,臺灣在半導體和精密機械等科技產業聚落,透過上下游產業鏈整合,掌握以使用者需求為導向的創新服務,以及高端人才互補交流,已達到技術創新,睥睨群雄的競爭優勢,成為臺灣經濟成長的重要支柱。

但是,近年來韓國以財閥為主的發展模式,強大的產業鏈整合,形成規模經濟,給予臺灣產業聚落相當大的競爭壓力;而中國大陸的計畫經濟,在各地形成具特色的產業聚落,並挾有廣大的市場腹地做基礎,培養出許多規模極大的企業巨獸,對於鄰近以大陸作為重點市場的臺灣產業而言,將會帶來全面性的衝擊。

南韓、中國崛起 
臺灣亟需尋找新出路

臺灣經濟走過1 9 9 7 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科技網路泡沫,和2008年金融海嘯,從1997年到2016年間,這15年臺灣國內生產毛額(GDP)總量只成長不到60%,但相對大陸,在2000年以前遠不是日本、德國對手,但2007年已擊敗德國,2009年再擊敗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至於臺灣最主要的競爭對手南韓,在2000年時,南韓GDP約比臺灣多出7成,但是到2014年時,南韓的經濟總量已經比臺灣多出1.66倍,南韓已然躍升為經濟大國,並培養出三星(SAMSUNG)、現代(Hyundai)等大型財團,對臺灣產業更是步步進逼。

因此,臺灣經濟短、中、長期的競爭力,都面對嚴峻的威脅,臺灣這幾年太專注製造與代工生產,但是當網路產業全面崛起,從大數據、雲端和物聯網產業,臺灣都沒有即時抓到新機會,導致臺灣不論是IC設計、電腦代工和品牌廠,或者如曾引以為傲的「兩兆」產業面板,都因為大陸、韓國的崛起,慘遭邊緣化。

堆柴理論 
打造臺灣五大產業聚落

在如此迫切的時刻,臺灣必須重新凝聚累積的產業能量,促進升級、轉型和創新,再造臺灣科技產業的新生命力。當新政府上臺後,總統蔡英文提出「堆柴理論」,指的是政府要先把柴堆好,再去點火,讓柴燒得更旺,因此將以「生技醫療、綠能、精密機械、國防航太和物聯網」五大產業,作為首要的創新研發產業。

這五大產業聚落,新政府都已有初步規劃,例如以臺南沙崙為中心的綠能研發中心,或是以臺北為核心的資訊安全產業,臺中的航太產業,以及高雄的船艦產業結合而成的國防產業聚落,或如以中研院為核心的南港園區,到竹北的生醫園區,再到臺南科學園區,線狀聚落的「生技產業聚落」,都是企圖以產業聚落的策略,發展灣未來的重點產業。

新政府拉出五大創新產業的軸心,在兼顧區域發展平衡外,並考量全球產業發展潮流,同時符合臺灣下一個世代的需要,新政府需研擬成立類主權基金,由政府領軍投資的時候,最核心的精神仍是將五大創新產業轉變成讓臺灣經濟脫胎換骨的關鍵產業。

以目前新政府亟欲發展的五大產業來看,仍面臨不少挑戰。目前生技產業尚缺乏產值,如何將高股價、高本益比的生技產業轉化實實在在的營收和獲利,將是發展生技產業聚落時,最重要的目標。

提升臺灣GDP總量 
刺激經濟循環

綠能產業的核心為太陽能,但太陽能因中國大陸廠商積極擴廠,導致供過於求,報價崩跌,還看不見明確而穩固的反彈跡象,必須有待沈澱。至於國防工業或者精密機械,都遭受到內部或外部的掣肘,還必須有效的突破,才能發揮力量。

就掌握大戰略方向角度而言,發展產業聚落真正的目標是達成提升臺灣GDP總量的目標。以巴菲特指標衡量,臺灣股市市值除以GDP為1.4倍,屬於偏高的市場,換言之,必須提升臺灣國內的經濟總量,才能使股市市值再度提升,企業有加薪的空間,對臺灣經濟形成正向循環。群聚理論牽涉到的兩大關鍵,一是生物(產業),二是環境。有肥沃的土壤、充足的陽光和水分,生物就會入駐,洋溢出盎然生機,甚至進而改變環境,創造出更適宜他們生存的地方,所以政府在規劃產業聚落的同時,除必須考量結合臺灣既有優勢,發揮產業綜效外,並提供產業回流入駐誘因,引導產業持續投資臺灣,才能讓在乾涸已久的土地,再長出花朵。

延伸閱讀

經濟數據真那麼好,怎還有店家收攤? 謝金河「1句話」霸氣回應 中國去年437萬家企業倒閉!

2022-01-10

台積電為何決定赴高雄設廠?陳其邁揭2大關鍵 主要目的和「這件事」有關

2022-01-24

火線專訪》「新興市場教父」麥樸思 看持久戰下的投資大勢

2022-03-02

就算爸媽生前,你被逼簽了遺產拋棄繼承也能反悔!律師列舉10項:那些你以為你懂的家事法律

2022-05-20

周年慶活動【1元體驗《存股助理電子報》】

2022-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