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宏遠育成專做「人工授精」 p.114

宏遠育成專做「人工授精」 p.114

「我們想做、宏圖也想做!」富鑫創投集團副董事長、同時也是萬海航運、泰安產險集團第二代的陳致遠說。

近年來積極投入高科技產業的陳致遠談到宏遠創投、宏遠育成中心成立的過程時,很直接的說到他跟蔡宏圖的關係,因為他跟蔡宏圖很熟、有私交,彼此對高科技業的產業趨勢十分認同,「這件事」(指成立創投、育成中心)是他們彼此心裡一直想做的事,因此,一通電話,簡單幾個原則,接下來,陳致遠擬定計畫內容,富鑫創投執行長邱羅火只向蔡宏圖簡報過一次,就定案了。


霖園、萬海航運兩代交情


蔡宏圖、陳致遠一通電話就敲定宏遠育成中心的計畫,於是就由霖園、萬海擔任提供資金角色, 由 James (富鑫創投董事長邱羅火)負責找專業團隊,並且找來前連碁科技的總經理吳作樂擔任宏遠育成總經理,三兩下,一個全新的高科技事業培育團隊就問市了。

「宏遠」兩個字取自蔡宏圖及陳致遠兩人的名字,除了兩人兩代的交情之外,國壽與泰安產險都是傳統產業,第二代不約而同對高科技事業相當積極,默契加上時機加上絕佳的團隊,宏遠遂成為這兩大集團共同創業的起點。

國內傳統產業的龍頭霖園集團及萬海航運泰安產物保險事業體系,結合蕃薯藤數位科技公司及富鑫創業投資集團合資成立宏遠育成創投管理公司,準備大舉進軍高科技育成的領域。萬海航運暨泰安產險集團的第二代陳致遠說,宏遠育成不同於創投公司「孵小雞」理論,而是從「人工授精」開始,積極的尋找小雞的父母親了。

蔡宏圖對該案的積極,連負責向蔡宏圖報告宏遠育成科技規畫的邱羅火都很驚訝。他說,他只跟蔡宏圖報告過一次,他一看覺得可行,就立刻進行了。蔡宏圖的爽快,顯示出一向給外界保守謹慎的霖園集團對介入高科技育成事業的高度興趣。目前該公司創投基金的規模約八億元,霖園集團就占了四成五,雖然拿出三億千萬元,對同時投資多家創投公司的霖園來雖然說是小意思,但所占比重卻比其他創投公司重。

陳致遠說,合作夥伴最重要的是人品要好,因此,宏遠創投、宏遠育成的經營團隊除了專業之外,就是人品好,很多成員都是彼此互相推薦而來,本來根本不認識。像中央研究院院士、蕃薯藤網路的董事長孔祥重則是因為吳作樂的建議,也加入了育成中心的行列。吳作樂說,蕃薯藤想做育成中心,是站在網路未來技術的角度來思考,因為他們知道入口網站要有自己的技術,否則以後不能活,所以,霖園、萬海泰安、富鑫及蕃薯藤就在大家「各取所需」的情況下結盟,開始了陳致遠口中「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育成中心。

由於國泰人壽及蕃薯藤過去在黨政色彩上傾向綠色,在新政府上任後,這些「綠色」團體紛紛冒出頭,似乎表示對新政府的支持,但陳致遠否認這樣的推測。他說,這個案子是在總統大選前就已經蘊釀成形,國壽因為資金用量很大,不可能撿創投基金剩下來的企業投資,其次國壽也希望有資金長期運用在科技產業上。


泰安產險五年前和富鑫結緣


陳致遠 自己則在思考萬海、泰安、士紙要如何突破,除了與華航投資的航空貨運站華儲,希望從海運、陸運能夠轉到航空貨運外,也同樣希望能跨入高科技領域,所以他是從創投與直接投資的角度來思考,陳致遠形容說:「我們都是各懷鬼胎,各取所需。」

富鑫創投的董事長邱羅火,在創投界十二年,是國內創投的前輩。他說,過去富鑫創投所找的投資夥伴多是以高科技企業為主,從來沒有邀請過國壽,傳統行業中的長期合作夥伴就只有泰安產險的常務董事陳致遠。他倆之間的結緣是在民國八十五年時,富鑫在募集第二支基金時,透過建弘集團總裁洪敏弘的牽線認識了泰安產險負責人陳朝亨,泰安很有興趣從傳統行業跨入高科技發展,而在透過富鑫介紹高科技投資案下,目前陳致遠已經是國內外十家高科技公司的董事長。

宏遠創投管理組織架構包含宏遠創投基金及宏遠育成科技兩部分,創投由陳致遠擔任董事長,科技公司的董事長則為邱羅火,基金及管理公司的總經理都為吳樂,並組成以孔祥重為首的顧問團,投資的領域包括光電、生物科技、通訊、網際網路等等。

邱羅火認為,台灣創投有一個毛病就是太打散彈,目的當然是為了分散風險,深怕集中投資一旦有一家經營不好,自己就會被拖下水;但是打散彈槍的話,一旦協助公司上市,並將手中持股賣掉之後,創投與該公司的關係就不存在了。目前富鑫創投則是採取最高百分之二十的投資比例,並且每年選擇兩家主流產業作為主導,視為自己的關係企業來經營。「富鑫投資之後,我們大股東跟著投資,一起把這家公司輔導起來」,就像陳致遠現在是新加坡聯測科技公司董事長的模式一樣,這家公司相當賺錢,並且即將在新加坡上市。

至於什麼是育成中心,邱羅火表示,所謂的育成是從一個 idea 開始就介入,慢慢以「孵雞蛋」的方式來協助這個 idea 落實變成產品,再轉變為公司。邱羅火指出,現在國內創投公司高達一八○多家,管理基金一千一百多億元。創投公司相當競爭,相對的投資回收報酬率有限,使得太多錢追逐同一個目標,「所以既然要做科技投資,我們乾脆往前走進育成中心,將一個觀念、一個技術變成產品、變成公司」。


以接力賽方式培植一家公司


宏遠育成的總經理吳作樂表示,宏遠育成與其他育成中心不同,一般的育成中心必須要有實體的環境讓他們進駐,但往往只變成「房東」的腳色,不管房客在做什麼,宏遠育成則是採非實體進駐的方式推行。他說,未來科技公司的形態將會是小型的,各有各的專長,宏遠育成則在這些技術形成公司之前,以技術支援的方式將所有相關公司建立成「公司網路」。

由於有強大的股東陣容,宏遠在培育高科技產業是以資金「接力賽」的方式進行。邱羅火表示,當有 idea 跟宏遠談了之後,他們會從技術與市場的角度來審視這項創意,並且從技術、營運經驗、財務規畫、募集資金、公司設立登記等等宏遠都會介入。

邱羅火說,一個案子宏遠約投資一千五百萬元的現金,大約占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比重。宏遠創投的股本是八億,約可以投資三年,一年投資二、三億元,每年可以培育十至十二家的高科技公司,從觀念開始到技術研發都是由宏遠育成創投支持,等到產品做出來「畢業」了以後,可以獨自自主的開創公司,此時宏遠創投可以繼續支持,加上富鑫創投的資金進來,若等到他們的市場規模到達一定程度,需要好幾億元資金之後,國壽及萬海泰安體系的資金可以再進來,資金是可以源源不斷的。

目前宏遠已經跟工研院展開合作案,未來也要協助交通大學跟台灣大學將育成中心轉變為育成公司。吳作樂表示,宏遠尋找的目標則是讓這些技術互相有關係,可以互相支援,交大、台大都已經有育成中心,但多是散兵游勇,宏遠要把他們的技術聚在一起。他說,目前公司還未開幕,已經有三十幾家公司來找我們談。

「除了台灣以外,我們還要跨出去」,吳作樂說,他們積極尋找香港、中國大陸,還有以色列等創投公司結盟,他認為台灣創投業應該以以色列做借鏡,以色列是世界創投的鼻祖,他們有許多很好的個案在美國上市,在美國上市掛牌最多的外國公司就是以色列,這是值得學習的地方。

延伸閱讀

俄烏情勢緊張美股暴跌,台股卻能抗跌原因曝光 分析師:航空雙雄漲幅已大,這5檔投信布局股可留意

2022-02-18

老牌定存股仁寶,配2元股利創11年高,價差大於股利時該賣出嗎?達人這招獲利逾10%

2022-03-24

聯發科配息73元創新高!蔡明介:長期展望樂觀「需求遞延,不是消失」

2022-05-31

越挫越勇?中環才賣台積電慘虧1279萬,回補大買590張「526元」,如今帳面又虧千萬...

2022-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