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朱介曾金山銀山滿口袋 p.116 

朱介曾金山銀山滿口袋 p.116 

一塊楊梅土地讓朱介曾這位國內的外省大地主這次難脫官司糾纏。不過,朱介曾在八月十二日出境回到香港維多利亞公園旁住所,不像王令麟被偵訊十幾個小時,朱介曾實在是了不起,但要如何面對未來司法調查,則是這位老上海富家一生中最大的挑戰。

七十八歲的朱介曾,祖籍是目前全中國最「紅」的地方——上海浦東。浦東當年是荒野農村,朱介曾便搬到上海市浦西去發展,由雜貨店轉變為棉紗生意,也開了一家襪子廠。兒子(前太設總經理)朱偉人便是在上海出生的。他的出生地點與現在太設在上海的太平洋百貨相距不超過三百公尺。


投資「越美紗廠」轟動一時


朱介曾於一九五三年帶著朱偉人及家人離開上海到香港。脫離共產黨統治,當年朱介曾面對香港共產暴動事件迭發,心生不安。他在一次赴巴基斯坦採購棉紗時,經過越南發覺此地可以投資,於是轉到越南投資。從一九五五年到七五年,共二十年時間裡,朱介曾與美國華僑及台灣六和紡織宗家在越南開設產量四百錠的「越美紗廠」,轟動一時。

由於當時越南在共黨發展下政局呈現不穩,一些合作夥伴並不願意增加越南的資,但朱介曾卻獨自再開一家麵粉廠及飼料廠,也買了一些房地產。當時朱偉人在香港居住,完成中學教育,再到美國柏克萊大學念化學工程,直到七二年才到越南與父親一起打拚。

朱偉人在越南第一個計畫是興建豆油、玉米油的油脂廠,但整個工廠設備剛完成安裝,仍未試●時,越南便告淪陷。而朱介曾另一籌建中的水泥研磨廠在台灣訂購的機器仍未送上貨船,損失少了一些。朱介曾、朱偉人又逃出了越南。經過中共、越共兩次共黨把事業洗劫一空,朱介曾並沒有氣餒。

到了香港,朱介曾把朱偉人送到加州大學再念 MBA,自己則到台灣把訂購的水泥研磨機出售,拿回一些本錢買土地。

朱介曾人雖然到台灣,但香港卻有住家,登記住址是在香港興發街及九七前買下的港島新豪宅。朱介曾與朱偉人為了照顧事業、探望家人,都是香港、台灣、美國到處跑。其中朱偉人的太太由於是在香港出生,習慣當地生活,長居香港,朱偉人本人留在香港的時間也較多。

朱介曾在台灣發跡主要靠土地。握有土地原料,如何讓其大幅增值?朱介曾用最省事的方法是與建設公司合建,其中與太平洋建設、大陸工程、東帝士等都有合作紀錄。朱介曾只出地,與建設公司談妥條件後,一切便交由建設公司出面處理,自己則隱身幕後。

在民國六十年代,他最早與太設合作,與當時擔任太設總經理的章民強稱得上是最佳拍檔。台北市南京東路中華體育館後的「琴韻園」、民生東路重劃區內的「望虹園」是初試啼聲之作。朱介曾與章民強能搭上線,據了解朱介曾仍是越南華僑時經常來台灣參加活動,他們都是上海幫人士,來台後常有聚頭結下了因緣。雙方合作愉快下,繼而合作開發,其中中壢楊梅近一五○甲土地的「陽光山林」堪稱代表作,這次把剩下土地出售卻是風波不斷。

其他,還有新店安坑「安和綠野家園」約一萬坪土地開發案。連延吉街與忠孝東路口太設、太電總部太平洋商業大樓的土地,也是朱介曾早年以十六萬一坪買下來的。而大陸工程與太電連手買下敦化南路摩天東帝士旁的九百坪土地,現正在興建太電總部,也是朱介曾出售的。


朱家在太設具關鍵少數地位


業內行家認為兩人結合是利人利己,因為朱介曾當時沒有營建紀錄與信譽,而太設已有一批忠心的客戶,所以利用太設把土地創造出更高價值。此舉不但讓朱介曾身價暴漲,也使得章民強由夥計晉身為老闆,成為太平洋系統中的重點家族,朱介曾實在功不可沒。

章民強與朱介曾可說是「魚幫水、水幫魚」的典範。由於雙方密切合作,才會在八十一年太設經營權之爭時,朱介曾的兒子朱偉人能被太設股東接受擔任過渡時期的總經理,顯見朱家在太設具關鍵少數地位。不過,朱偉人個人則較推崇原本要接總經理的章啟明。他認為章啟明是太設的靈魂人物,早就能當總經理,只是年齡稍輕,不被部分董事接受。

朱家與太設合作模式採三三制,太設、太電、朱家各占三分之一股權,完工後朱家自行出脫。其合建的個案,都會經由特定經紀人員,以極機密的方式處理,不著痕跡,完全符合「賺錢不為人知」的最高指導原則,也符合太設大股東們一貫保守的風格。

在太平洋商業大樓旁,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二三五號的建物,是朱介曾在七十三年自己蓋的,雖然大部分出售,目前仍保留部分出租。

東帝士陳由豪是朱介曾第二個主要合作夥伴。台北市安和路東帝士花園廣場、敦化南路東帝士摩天大樓,朱介曾以土地投資也分到約二○%,再交專人出售。朱介曾也當上負責開發案的東誼公司副董事長。

在東帝士摩天大樓的房東中,港商顧明德與朱介曾是好友,是被朱從香港拉來投資的。顧明德除了買東帝士摩天大樓外,在八十一年也買了朱介曾投資的凌雲通商大樓部分樓層。凌雲通商大樓是朱介曾與葉財記合建個案,這幢大樓只賣不租。而設在大樓三十三樓的嵩泰建設與鼎太投資則是朱介曾、朱偉人的投資公司與辦公所在,但是公司登記的負責人卻是朱介曾好友秦必韜、王樹寶。

秦必韜也是越南華僑,與朱偉人、朱介曾在新竹湖口投資開設龍興石業,七年來虧損七億元,而轉賣給台南一紡織廠老闆,算是朱家投資失敗的一例。

在台北縣中和「天空之城」的大案,朱家與太設合組欣業永投資公司,但銷售不佳,被套牢的資金不少。

朱介曾在台灣重整旗鼓時, 他的兒子朱偉人在加州大學也已取得 MBA 學位,在美國商務部資助下投資了一家資本額一六○○萬美元的電子公司。由於電子業成長迅速,賺錢容易,但需要不斷資金投入,反而變成吸收資本的無底洞。於是朱偉人將之與別的公司合併,然後把股分賣掉,賺了一筆,入袋為安。其後朱偉人在美經營房地產,但在一九八五年他把房地產全部賣掉,到台灣來發展。


朱氏父子算盤之精滴水不漏


朱偉人這次壓對寶,遇上了台灣幾十年來累積實力後的高速成長,尤其在房地產與股市上更以倍數暴漲,朱偉人真是搭上頭號順風車,賺了很多,又做上太設總經理,可說是左右逢源。

除了在台灣撈一大票外,朱偉人也到大陸投資。其中東北蓋房子小賺;在深圳則是與深圳中信物業合作,約投資一千萬美元。另外,年前朱偉人在美國也花了一千萬美元開發一個高爾夫球場。

朱家父子經常港、台兩地跑,很難見到蹤影。業內曾接近朱家的人士認為,朱氏父子之所以非常神祕,是早年上海、越南淪陷經驗令他們難以忘懷,在高壓環境下謀生所形成的一套做事方式。低調是絕對的原則。能與朱介曾有一面之緣的政商人士不多,他不願意曝光,更不願意站在第一線,只要當藏鏡人。有些搞不清楚其分量的人士,還把他當作土地掮客的「牽猴仔」。

朱介曾、朱偉人雖然神祕,但與他們接觸過的人士都覺得其待人客氣,沒有架子,絕不是愛現的貴族。由於朱介曾在台灣主攻土地買賣,不搞建設開發,所以公司的人員非常精簡,只有特別助理、會計及財務人員等三、五位職員。

朱介曾的低調,朱偉人外表憨厚,令人對他們有所忽略,減少防備。其實朱氏子算盤之精,可說是滴水不漏,賺得金山銀山。不過這次卻逃不過阿扁政府掃黑行動的波及。

延伸閱讀

2022持續看多!股海老牛嚴選2檔7%高殖利率股:跌深就是撿股好機會

2022-01-26

沃爾克時刻將至?經濟下行該如何配置資產?

2022-05-11

永遠的異鄉人 用一生試煉荒謬與反抗

2022-05-18

「朱羅紀之亂」比八點檔還精采…同志傷痕累累,其實桃園問題根本不在張善政而是他!

2022-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