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倍立投信有個縣長級董事長 P.50

倍立投信有個縣長級董事長 P.50

「總經理若英明,董事長就營營(閒閒)」,倍立投信董事長、也是前任南投縣長林源朗說,而他在倍立扮演的角色就是充分授權給他眼中的「女強人」總經理傅冠華。

身為前司法院長林洋港的弟弟,林源朗的一舉手、一投足,連講話與笑容都像極老哥,做了十七年的政治人物,卸下南投縣長一職後,很少人知道林源朗來到了證券業,在倍立投信落腳,當起董事長。過去很少看股票的他,現在辦公桌上的電腦一打開就是股票線圖,桌上也擺著上市櫃的股票代碼,似乎有要好好研究股票的味道。

擔任倍立投信董事長一年多來,林源朗對於投信的業務說得頭頭是道,他強調,董事會是充分授權,不會去干預經營部門。他們只是按照大股東要求,從旁協助經營部門募集基金,「我們嚴格要求不交換單、不鎖單,這個我們很堅持。」

十七年政治生涯畫上句點

對於自己對倍立投信的協助,林源朗謙虛地說,很有限。有時總經理會要求要去拜訪某家銀行的董事長時,他會陪著去。「但有多少的助力,我也不敢講,因為畢竟隔行如隔山。」不過,他相當得意,最近在股市如此不景氣的狀況下,倍立高科技基金還能夠募到十二億元的下限。

倍立投信的最大股東是台灣中小企銀,但掌握有五○%以上的股權其實是上市公司的寶成工業集團,但是寶成對此一向很低調。寶成總裁蔡其瑞是林源朗就讀台中師專時的同學,有人形容他倆是穿著同一條褲子長大的,可見他們感情之好。林源朗說,他跟蔡其瑞十幾歲就認識到現在,關係一直很深。

在師專時代,蔡其瑞對繪畫、書法相當在行,還被膠彩畫大師林之助視為當時最好的學生,而林源朗也喜歡寫寫書法,所以兩人有了共同的嗜好,自然而然地成了莫逆之交,現在林源朗還將親手書寫的心經掛在自己的辦公室裡。

南投縣民幾乎都知道寶成集團相當挺林源朗,在林源朗八年的縣長期間,許多活動都有寶成的影子。林源朗說,蔡其瑞知道他經濟能力很薄弱,所以每到選舉的時候都會出錢幫助他。等到他縣長卸任以後,蔡其瑞就問他是否要繼續在政治圈求發展,林源朗回答他說,六年的國大代表、三年的立委、加上八年的縣長,這十七年的政治生涯已經累了,所以很想休息。

寶成股票讓他賺進好幾倍

寶成當時正在籌組投信,蔡其瑞於是邀請林源朗來擔任董事長,從來沒有接觸過證券工作的林源朗特地問蔡其瑞,這家公司是「總經理制」,還是「董事長制」。蔡其瑞說交由專業經理人來負責後,林源朗才答應下來。

林源朗第一次買的股票也是寶成。曾任國大代表、立法委員的林源朗說,民國七十幾年的增額民意代表,不像現在立委膨脹到這種程度,那時的研究費、公費有限,只夠把三個小孩帶大,「我根本沒有多餘的錢去買股票」。

等到七十八年選南投縣長時,才有了選票補助制度,一票補貼十元,因此額外地得到了一百多萬元,「負責家庭管理的太太就拿這筆錢去買了股票,早期不是買聯電就是買寶成工業。」林源朗說,他們都不是融資買股票,所以常常一買進就放了好幾年。十幾年來,聯電和寶成已經讓他們賺了好幾倍。現在每個月領六萬元退休金的林源朗還是會買一點自己公司的基金。

做投信董事長與做縣長有什麼不同?林源朗認為兩者的道理應該一樣,「從事政治活動的,有兩種類型,一個是政治家、一個是政客,我不敢說我是政治家,但我盡量去學習政治家的風範」。

拒絕連宋安排出路


林源朗說,他雖然是國民黨黨員,但並不是乖乖牌。他曾在大哥林洋港自行參選總統時,出面力挺自己的兄弟,他曾對黨部開玩笑地說:「如果自己的親兄弟競選沒有幫忙,我就不配當一個黨員,所以黨部應該幫我記功。」但是他還是被國民黨停權半年,而他在今年總統大選時,力挺國民黨提名的連戰,他認為連戰是一個不會害人的好人,只是缺乏政治作秀的魅力罷了。

對於自己是否會重回政壇,林源朗認為沒有必要。他透露,縣長卸任前,當時兼任行政院長的副總統連戰,曾問過他是否要接任農委會副主委一職,想要借用他農家子弟的專長,但他婉拒了;卸任後,當年還在擔任省長的宋楚瑜,還找過他去擔任台灣航業董事長,「所有卸任的縣市長中,他第一個安排的就是我。」但是,林源朗說,他不是做企業的料,最後在蔡其瑞的陪同下向宋楚瑜婉謝了。

不過,他在卸任前曾公開表示,自己並非外傳的受胞兄林洋港影響而被列為國民黨的非主流,如果中央「有適當」的位置,他絕不會矯情拒絕。然而,他卻又拒絕連、宋兩人的安排,其中隱情如何就只有相關人士才知道了。但無論如何,林源朗也坦承,現在已經換黨執政,即使想到中央也沒有機會了。

「我會參與政治是意外,也是因緣際會。」一直強調自己「無所求」的林源朗說,退伍後,原本在小學教書,爾後在南投縣教育局服務,他一直到三十歲在教育局服務後才入黨,他形容自己在師專時,對於權威也很「叛逆」。而在民國六十六年他曾有參選省議員的意願,「但當時的國民黨南投縣黨部說我財力薄弱,不提名我,因此造成無黨籍的張俊宏囊括教育界及公務人員的選票,高票當選。」

意外走入政治圈 最感謝蔡鐘雄


民國六十七年舉行的國代及立委選舉,許多人鼓勵林源朗出來代表教育界參選,但卻因此遇上中美斷交,選舉停辦兩年,八十九年他正式參選國大代表,那年三十九歲的林源朗也因此踏上了政治的不歸路。

他說,走上選舉這條路最要感謝前省政府民政廳長蔡鐘雄,他當時剛接任國民黨南投縣主委,大力支持林出來競選。林源朗說,如果六十九年還是蔡鐘雄當主委的話,他一定會建議他直接選七十年的縣長。不過,林源朗還是認為凡事循序漸進比較好。七十年那年,也就由前高雄市長吳敦義出來參選縣長。

在國代六年期間,時任省黨部主委的宋時選找林源朗到台中黨部當書記、嘉義市黨部主委學習做「抬轎」的工作。七十六年,他又改選立委,立委沒有當完,他又在七十九年回到南投選縣長。他說,他當時並沒有那麼想選縣長,但因為黨外推出了強棒陳啟吉出來競選,所以找了有基礎勢力的林源朗來對抗。他「誇口」說,「如果對手不是那麼強的話,怎麼可能輪到我?」

家裡有四個兄弟,就有三個從政,大哥林洋港最有名,是蔣經國時代重點培養的台籍人士,當選過南投縣長,二哥當過村長,而排行老三的林源朗也順著「阿港伯」的路當選縣長,這是台灣政治史上,唯一同一縣前後任縣長是兄弟檔。對於林源朗來說,林洋港對於他是無形的幫忙,「我哥哥對我來說有幫助,但如果老是要依賴我哥哥,今天選民才不會吃你這一套。」

也是九二一受災戶


為什麼這麼早就要從政壇退休,林源朗說,「不管如何,我如果再投入選舉,總有一天還是會下來。」他說,國代、立委、縣長都當過了,還要做什麼,當過就好了,人生短短數十年,身體照顧好,沒有任何煩惱,看小孩子成家立業,「這樣我就滿足了」。

最近也有南投民眾問他要不要再回來參選縣長,林源朗跟他說,「有這種可能,而這唯一的可能就是除非我大腦燒掉,才會回去選。」

也是九二一地震受災戶的林源朗說,「我祖先的牌位現在還住在組合屋」。他去年協助寶成集團在南投災區設立五百間組合屋,目前他也在草屯老家蓋了一間農舍,所以他常常是南投、台北兩地跑。

「曾國藩曾經說過,第一流的領導者會善用群體的力量,第二流的是善用幹部的力量,而第三流的領導者,則凡事事必躬親。」從政治圈轉換跑道到投信界的林源朗確實適應得很好,也相當了解授權的重要,他說,越少干預越好。

對於自己未來的規畫,林源朗說他是順其自然,就像做政治一樣,什麼時候該有逗點,什麼時候該有句點,都是注定好的,他認為,一個政治人物千萬不要一直要選,等到選不上要休息就太慢了。他最希望什麼事都不要做,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能夠四處遊山玩水是我的第一志願」。

延伸閱讀

工作上不要高估實在的東西,也不要低估務虛的成分,才能與團隊成員產生共鳴

2020-02-05

主管授權錯了,會讓下屬感到挫敗;適當的授權,才能提高團隊的效率和信心

2020-02-05

不要小看定期召開的會議、年終評估,這些事情很重要,提前做好準備可提升效率

2020-02-05

善用五標準,建立主動「溝通」的團隊文化

2020-02-04

45歲中年失業,他靠集資116萬翻身《富比士》全球富豪!韓國新首富徐廷珍:我都可以還有誰不行?

2022-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