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中南海的困境 P.20

中南海的困境 P.20

最近比較閒,看了一本厚達七百多頁的書《Reformation》(改革);該書主要是談一四九○年至一六三○年,約一四○年間,天主教的改革。

那個時代,天主教教皇的權力比任何國家的國王都大,甚至所有歐洲王國的國王登基,都要由教皇加冕,王朝才算取得合法性的地位。國王的權力來自教皇,因此這些國家沒有自己的法律,而以天主教的律法為依歸;教廷的權力則來自上帝,因此除了上帝外,在人世間教廷的地位是不容置疑且缺乏監督的。
教廷同時積極傳遞天堂與地獄的觀念,告誡民眾若不作好事便要下煉獄(Purgatory)。為了減少在煉獄受折磨的時間,信徒就要上教堂懺悔;而要減免受煉獄之苦的更有效方式,就是奉獻金錢給教會。這一來,各地的教會便成為教廷的金流通路;後來教廷更設計了贖罪券制度,提供貴族及有錢人快速減輕罪孽的管道。

這套機制運作了五百多年後,天主教愈來愈有錢,權力愈來愈大。馬丁路德是德國的修道士,對聖經的教義深信不移;但是當他看到教廷的作為與聖經有所牴觸,便開始深思其中的落差。導火線是羅馬教皇朱利斯二世為了重建聖彼得大教堂(Saint Peter's Basilica)而籌措經費,要求各教區加強捐獻。馬丁路德知道這件事後,再也忍不住長期對教廷作為的不滿,寫出多項質疑與不滿,貼在多間教堂的門口。

馬丁路德認為,天堂的門票不是教皇可以出售,只有上帝可以給予;另外,馬丁路德還用自己的母語德文翻譯聖經,讓德國受過教育的人都可以自己閱讀聖經,了解基督的精神,也可憑自己的努力,更接近天堂。德文版的聖經迅速傳遍全國,更讓當時被多種方言分割的德意志各邦地區,有了統一的語言。此後,譯經工作在各邦各國積極展開,每種文字都有自己版本的聖經,對中世紀建立普世價值及傳遞基督文化,有著難以衡量的貢獻。
後續又有不少人投入天主教改革,如天主教要求嬰兒出生後便要接受洗禮;後來有人認為,當一個人成年後,自己才能決定是否要成為天主教徒,而非在嬰孩時期被迫受洗成為教徒。另外,修道士原本也不准結婚,但舊制度遭到猛烈的衝撞後,修道士也可以結婚。馬丁路德後來娶了一位修女,還生下五個小孩。
可以想見,原本集政教經權力於一身的羅馬教廷,必然不願輕言放棄既有權益。教廷組了一個Inquisition(宗教法庭),還擁有一批「祕密警察」,從事宗教白色恐怖;凡是他們眼中的「邪說異端」者,就可能遭到審判、燒死。任何白色恐怖必然會走向極端,當時南歐等地,就有很多吉普賽人和猶太人遭私刑處決。

但是形勢比人強,教廷最終也不得不釋出部分權力給各教區,由各教區制定自己的規章制度;而經由對聖經的見解,也演變出百家爭鳴的局面。
馬丁路德主張修道士可以結婚,儘管未獲教會的認可,可是他不但自己身體力行,還造成一股風潮;突然間,一大堆修道士娶妻生子,修道士的知識學問不但傳給自己的後代,也擴及鄰里,迅速普及了民眾的知識,幾乎解放了整個封閉的歐洲社會結構。不過南方因距離羅馬教廷較近,受到的箝制較深,所以部分優秀人才也往北方更開放的環境移動,也造成文明的移轉。
英王亨利八世是第一位廢除天主教為國教的國王,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想再娶一個老婆,可是教皇不准,亨利八世乾脆搞「宗教獨立」;此舉也間接促成英國成為當代第一個民主國家。
前面提過,以往的法律制度全聽羅馬教廷,各國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國會及制度,更別提考慮自家民眾的需求了。可是一旦「悖棄」教廷,就必須制定自己的法律、政府組織,形成一個嶄新的國家體制。
天主教迅速崩盤的另一原因,是中世紀回教土耳其鄂圖曼帝國勢力崛起,橫掃東歐、北非,直接挑戰天主教帝國轄區;至今這些地區仍不時有天主教及回教的衝突。受到伊斯蘭教徒的進逼,天主教徒飽受苦難之餘,也不禁質疑,天主教不是上帝指派的代理人嗎?為什麼在與「異教徒」的對抗中會節節敗退?
再堅實的信仰也禁不起一絲絲的懷疑,原本滴水不漏的天主教結構出現一道裂痕,接著便快速崩解。
所有的時代都一樣,現代權力來源也不外乎資訊的掌握;當某人壟斷資訊,其實就在扮演上帝的角色,說什麼別人都得信。不少政府,尤其是不民主的政府,最擔心人民的資訊太多,因此控制資訊是他們最有成效的政績。
歐洲共產主義的失敗也在資訊解放,原先人民的資訊全來自政府,所以只能相信;可是一旦衛星電視滲透進來,就像馬丁路德將聖經平民化後,人民自己看到的,與政府所講的完全是兩回事;教廷的解體是必然的,東歐共產政權的崩潰也是遲早的事。
從近五百年的歷史觀察,愈開放、愈自由、資訊愈發達的國家(當然,五百年前還沒有國家的概念),其經濟成長的力道愈強,政經影響力也比其他地區來得大。從這點來看,台灣的資訊及言論能夠這麼百家爭鳴,甚至有人鄙之為「亂象叢生」,在整個亞洲來看,是十分不容易的事。這也表示,台灣政府對自己的制度有足夠的信心,才能容許異端。

可是,當代仍有不少以文明自居的國家,以箝制言論思想自由為職志,動輒以國家司法權威嚇媒體或異議人士;東南亞某個小國便是典型的例子。而更嚴重的情形則在中國。
當今的中南海很像五百年以前的羅馬教廷,權力集中、資訊封閉;胡錦濤與江澤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外頭沒有人知道;但這不是他們兩人或兩派的事,而是關係到十數億中國人,甚至數十億世人的安危福祉。中國雖然積極推廣教育,但是資訊控制、禁錮思想的程度,與古羅馬教廷相當;而這將是未來中國成為世界大國的最大瓶頸。

延伸閱讀

肝臟是沉默器官,出現5症狀當心是中晚期「肝癌」!醫師:保護肝臟請你這樣做

2022-05-21

戰爭未必有煙硝味…你手中的貨幣可能是他國的武器 若中國人行這樣做,恐成台灣威脅

2022-04-28

全球充電樁建置引爆商機 ——兼論線材廠良維

2022-06-29

乳癌存活率高?醫療權威黃俊升揭密: 早期發現,五年就可結束療程

2022-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