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辜濂松以退為進 力保四兆金融帝國 P.66

辜濂松以退為進 力保四兆金融帝國 P.66

2006年是辜濂松生命中起伏最劇烈的一年,兩個兒子辜仲諒及辜仲瑩先後搶下兆豐金及開發金奏功,卻也都因此惹上官司。高齡73歲的辜濂松面臨這場風暴,正以退為進、放低姿態,以求全力保住經營40年的成果。

二○○六年,是台灣面臨衝擊與不安的一年,也是高齡七十三歲的辜濂松生命跌宕最劇烈的一年。兒子辜仲諒、辜仲瑩分別攻占兆豐金與開發金奏功,勝利的凱歌音猶在耳,辜濂松讚賞與喜悅的心情卻沒有持續太久,兩個兒子就分別惹上官司,心境從天堂墜落地獄,不但兒子有吃牢飯之虞,辜濂松辛苦經營四十年金融世家的聲譽也可能毀於一旦,未來兩大金控開發金、兆豐金是否會如到手的肥羊得而復失事小,精神名譽的損失事大。


力挽頹勢 老大將回國 老二展開和談

辜濂松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十九歲時曾遭遇母親入獄、無處安身的困境,當年的艱難困頓,弱冠之年的辜濂松挺過來了。二○○○年,辜濂松與辜振甫家族尚未分家時,兩家財務相扣相連,財務情況就像走在鋼索上巍巍顫顫,一步不慎就會摔下來,當時辜濂松一連串動作,適時要求分家、處分資產、引進專業兵團讓中信辜濂松一脈安度危機。這一次,面對兩個兒子的麻煩事,以他的智慧、老練,將會如何化險為夷?

辜濂松兩個兒子所引發的風暴,可能動搖辜濂松四十多年來努力打下的基礎,面對空前危機,衡量情勢、風險,父子三人將必須攜手面對,力守核心母體中信金之餘,開發金與兆豐金的部分將以時間換取空間,以退為進是目前主調。

雖然辜仲諒不回來的傳言甚囂塵上,但據了解,辜仲諒應會在安排好證據後返台,而辜仲瑩也權衡風險得失之後,對金鼎證張平沼釋出善意,展開和談,大走緩兵之計。至於兆豐金的持股,除非官方進一步要求刁難,否則中信金亦不會輕易放棄,將等待風平浪靜之時再伺機而動。

辜濂松向來以銀行家自豪自居,銀行業是他第一個工作,更是本行,在與辜振甫分家後,所有金融相關事業幾乎全歸辜濂松家族所有,並且分交三個兒子經營,老大辜仲諒以嫡長子身分穩守中信金,老二辜仲瑩除了中信證之外,搶下中壽主導權,以中壽的資金之助拿下開發金,而老三辜仲立則分到中租迪和以及飯店事業,三個人各有版圖。


兄弟暗地較勁 種下政商世家崩盤危機

三兄弟原本各自占地為王,但在政府宣示金改的決心,鼓勵購併、訂出「家數減半」的目標,加上官股民營化的政策,正是財團快速擴張的絕佳機會。財團運用龐大的集團資源,鎖定一籃子的銀行、金控標的,先買進後再等待機會,進可一舉拿下經營權壯大自己,退可獲利出場大賺差價。辜家大少辜仲諒搶標北銀未果,但買進北銀還是讓他賺到可觀的差價,參與購併不見輸的風險,只見大贏小贏、大賺小賺的差別。而辜濂松家族,在體察時勢抓住機會上,更是箇中高手。

辜振甫與辜濂松分家,確定中壽歸辜濂松家族所有之後,老大老二不約而同地都想運用壽險資金來鎖定購併標的。老大辜仲諒最早看上彰銀,中壽也先默默買進過彰銀,但辜仲瑩雄心勃勃,向辜濂松爭取到中壽的主導權,並且陸續出清彰銀,轉進開發金,日後一舉入主開發金,也因而在兩人心頭埋下微妙的競爭種子。

辜仲諒眼看著大弟不顧外界風評的強悍作風,不斷攻城略地而大有斬獲時,心中不免浮上「有為者亦若是」的念頭,他曾經跟朋友說:「沒道理!老二這麼做都沒事,我怎會有事!」而辜仲瑩自視聰明能力在哥哥之上,卻須孔融讓梨,更想利用時勢抓牢機會大幹一票,建立屬於他辜二少的新興金融王國。

只是辜仲瑩從弟弟辜仲立手上爭到中壽,卻是錯誤的開始。辜仲瑩以中壽的資金買進開發金,乃至於日後又動用開發金子公司大華證券及孫公司開發國際認購中壽現增股、收購金鼎證券,諸多過程都引發疑慮。

辜仲瑩與辜仲諒兄弟兩人購併的手法都受爭議,辜仲諒為了求勝而偷跑,基本手法之一是藉由境外紙上公司的協助,間接取得購併標的的股權,過程既有程序違規的問題,又有取得股權所產生的獲利圖利特定人的疑慮;而辜仲瑩則被指疑似運用相似的手法取得開發、金鼎股權,因此雙雙被金管會以及檢調單位調查,老二辜仲瑩的開發金,檢調偵查中的案子更不只一件。


父子深諳紅頂商人之道 各界評價不一

辜仲諒與辜仲瑩的微妙競爭,辜濂松當然心知肚明,兩個兒子趁著金改的「天時」大膽攻城略地,一開始的成果辜濂松是喜悅而讚賞的:辜仲瑩歷經波折順利拿下開發金,立刻又展開收購金鼎證的行動,打算進行中信證、大華證、金鼎證三合一計畫,成績斐然;而老大辜仲諒在接連吃下萬通銀行、鳳信之後,也今年六月一舉拿下兆豐金四席董事。兩個兒子不約而同鎖定的官股金控,就像替家族事業打一針藥效強烈的生長激素,吃下開發金,辜濂松的金融帝國可掌控的總資產一舉超過兩兆元,若是兆豐金也成為囊中物,實力可再翻一番,辜家將搖身成為總資產達四兆元的金融巨獸。

國民黨執政時代,辜濂松是紅頂商人,身居國民黨中常委,兼政府無任所大使,先掌工商協進會,後領國經協會,又養著財經智庫台經院。李登輝當權時,兩人的交情靠著打高爾夫球聯誼越打越好,辜仲諒更拜李登輝做乾爹,兩家互動熱絡;等到民進黨執政,「小馬(指前總統府副祕書長馬永成)是我哥兒們」的辜仲諒靠爽朗的個性博得吳淑珍的好印象。

此外,辜仲諒與綠營各派系都有「交陪」(台語),辜家大少宛如家裡負責與民進黨展開「友好親密外交」的頭號外交官。日後大弟辜仲瑩初陷開發金股權爭端時,也是由辜仲諒把大弟引見給吳淑珍。這層關係是辜濂松家族得以取得官股支持,拿下開發金的關鍵,然而,辜老二豪取霸氣的性格,不僅展現在開發金,日後的復華金,甚至國民黨賣中投三中(中視、中廣、中影)黨產都參一腳,令外界對於辜濂松家族追求擴張的勃勃野心有了不同的觀感與評價。

外人曾評價辜家的行事作風向來是「永遠與當權派結盟」。經營政商關係,辜濂松家族也確實有一套。在李登輝執政時代,辜濂松父子對李登輝禮數周到不敢怠慢,逢年過節,必定慇勤地噓寒問暖,等到李登輝下台後,李家大門就幾乎不曾再看過辜家人身影,前後待遇天差地遠。陳水扁執政後,辜家不僅勤走小馬路線,也苦心經營與吳淑珍、寶貝兒子陳致中的關係,辜仲諒請陳致中吃高檔大餐、辜仲瑩掌廚送菜進官邸都算小case。一直到辜老二與元大馬家爭奪復華金,府方與辜家的關係已經悄悄變色。在辜仲瑩以爭議的手法取得開發以來,辜濂松對於兒子的表現,少有責備,甚至不無讚許。辜二少「我就是要」、「是石頭就踢開的個性」,不少人都領教過。辜仲瑩認為,這是贏者全拿、弱肉強食的時代,弱者沒有說話的餘地。在他看來,有錢能使鬼推磨,利誘比博感情更有效,他甚至嘲笑過辜仲諒跟員工稱兄道弟、乾杯喝酒的作風。辜仲諒則耳根子軟,容易感情用事,他的友人私下形容他「善良」、「並不精明」,有大哥風範,願意犧牲。


老三辜仲立 行事風格相對穩健

至於老三辜仲立,個性則堅定溫和,雖然在兩位強勢得寵的兄長前,被壓抑光芒,他的太太周靖華在兩位兄長相繼出事後,曾經跟友人表示,「我們都得看報紙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若談及三兄弟間的敏感問題也欲言又止,但是中租迪和經營的成績不錯,旗下企業赴泰國上市後,又打算到新加坡掛牌,此外,他所掌理的飯店事業在兩岸積極擴展。明年,他在日月潭附近興建的五星級飯店即將開幕,辜老三先蹲後跳不躁進的風格,目前看來反而是家族一股穩定的力量。


辜濂松放軟身段 化解中信金抄家風暴

辜濂松以銀行家自居,而誠信是銀行家的第一生命,但是兩個兒子的作法,都有失誠信,對辜濂松而言,不啻是一大諷刺,而辜家長期以來靠著政商關係,得以所向披靡的作法,卻在此時此刻踢到鐵板嘗到苦果,恐怕也是辜濂松所始料未及。

強扭的果子不甜,截至目 前來看,辜家兩兄弟面臨的都是硬仗,辜仲瑩不但一面要與金鼎證張平沼過招,開發金明年將面臨董監改選,更是大硬仗,辜家目前不計中壽的開發金持股已經達一二、一三%,只要辜仲瑩的涉案事證不足,就不至於動搖辜家在開發金的地位。而辜仲諒一旦回台灣,面對偵訊後,或可緩和中信金在外界所承受的壓力,貴族世家辜濂松這次選擇彎下腰桿,以柔軟身段,配合低姿態,要帶領中信金融世家,走過史上最大風暴。

延伸閱讀

雷伊漢勒「台灣中心」 發起者裘振宇 助土、敘難民謀生 暖築戰火中的精神堡壘

2022-01-26

朱芯儀35歲罹乳癌》半年內,從良性變惡性!為什麼醫師最怕「病人40歲前確診」?

2022-03-09

基本面大好股價卻大跌 台積電慘套怎辦?曾融資斷頭想跳樓的資深投資人:我靠「這兩字」度過煎熬

2022-04-15

靈活策略攻守兼備 統一黑馬投資常勝軍

2022-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