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范瑞穎 清除王令麟勢力大行動 P.52

范瑞穎 清除王令麟勢力大行動 P.52

曾是台灣電信業界最年輕的總經理,開創人手一支行動電話台灣行動通訊時代的范瑞穎,在外資基金的力邀下,接掌形象和狀況都在谷底的東森科;面對公司內部紛擾和外面來自中華電信的強力挑戰,范瑞穎以「無懼競爭、熱愛挑戰」的心情,要助東森科改名後的凱擘浴火重生。

三十九歲時,他就是台灣大哥大(簡稱台灣大)總經理,且是台灣電信業界最年輕的總經理;他領軍的時代,台灣大的手機用戶數一度超過老大哥中華電信。他同時經歷孫道存、李大程、蔡明忠為台灣大、台固股權龍爭虎鬥的日子,卻沒有被貼上「誰的人馬」的標籤,江山變色,照樣受到賞識重用;當蔡明忠拿下主導權後,他在混亂中接掌台固總經理,直到二○○六年年底,才辭職獲准。

口說英語 手持毛筆寫滿文

現在,他四十六歲,是美國最具分量的私募基金之一凱雷委任的第一位台籍最高階主管,在外界對東森媒體科技(簡稱東森科)充滿問號之時,接下東森科副董事長、執行長的重任。

他是范瑞穎。父親是北京人,母親是台灣豐原人;雖在台灣出生長大,但他看起來更像是位ABC,英文的口語表達比中文更流暢。但儘管外表洋腔洋調,他卻又是位在辦公桌上立著毛筆架,放著硯台,閒來提起毛筆、寫滿文,假日會到故宮幫忙整理滿文典籍檔案的「古人」。

這麼個東西合璧的身影,在十月十二日星期五,穿著義大利名牌Versace鑲著銅扣的黑外套、黑襯衫、黑色牛仔褲,一身黑地出現在辦公室接受訪問,距離他走馬上任接手東森科,已經過了半年。

今年四月四日,范瑞穎正式到任東森科,六月,檢調兵分多路搜索了王令麟東森集團的相關企業,也包括東森科。而事前,整個力霸、東森集團早就籠罩在一片風聲鶴唳之中,范瑞穎接手的是個群龍無首、軍心渙散,員工無心戀棧的東森科。

去年底請辭獲准離開台灣固網之後,范瑞穎原本打算打包到美國,享受一下天倫樂,讓「生活裡除了工作,終於可以做點別的、喜歡的事情。」結果凱雷請出兩位創辦人威廉康威(William E. Conway)、魯賓斯坦(David Rubenstein)找上門,雙方在美國碰頭,直率地說自己不缺錢的范瑞穎沒想到「我開的條件,他們全接受」。回台灣,遂成了定局。

然而,相對於過去風光的職場紀錄,范瑞穎接下的新職,可是一件好差事?
受託接掌跌入谷底的東森科

從現實來看,東森科的形象經過力霸東森事件,已經被打到最谷底,過去財報不透明的情況,隨著王令麟淡出,阻力不見了;東森科要從「負分」成長,基期低,范瑞穎要拉高成績,以他過去的經營紀錄,絕非難事。

不過,東森科是台灣的大系統商,每年EBITDA(稅前息前折舊攤銷後之獲利)少說就有五、六十億元;如果經營者沒有「亂來、胡搞」,這個數字還會更漂亮。凱雷正是看上了東森科的獲利還有成長的空間,才會花每戶四.五萬元的高價,買下東森科六成股權。買的成本高,要如何回收,謀取高報酬,這才是范瑞穎未來的硬仗。

在此之前,范瑞穎的當務之急,得要先破除外界認定東森科還是王令麟所擁有的印象。

因此,一上任,范瑞穎做了兩件事:改名、改組董事會。力霸、東森風暴後,跟東森二字沾上邊的後遺症不小,「要找房子,人家一聽是東森科,看都不想讓你看」,范瑞穎決定東森科改名為凱擘,取其「cable broad- band」的諧音,一刀劃清與東森王令麟的關係。

過去,王令麟緊抓不放的東森集團時代,東森科員工領公司薪水,可能做的不是公司的事情,王令麟每周大會小會不斷,也常常是集團總動員。

范瑞穎就任之初,儘管公司也搬家了,但是東森科的員工每周還是依慣例要接獲好幾次來自東森集團的開會通知,剛開始還有員工跑來問范瑞穎該不該去開?不用多久,員工們都了解「老闆是誰」,才漸漸相信「東森科這下子真的是換老闆了。」

不僅無須再參加多餘的會議,以往王令麟時代,每次開起會來少則三、四個小時,員工早就對冗長開會很認命。范瑞穎來了之後,開會一定在一個半小時內結束,剛開始,原來的員工都很錯愕「開會時間這麼短」。但范瑞穎挑明了說,「開會就是要有效率、有結論」,「如果超過九十分鐘還開不完,表示有問題需要另開一個會來解決。」開會時間縮短意味著對效率的要求,員工雖得上緊發條,卻覺得「這才有工作的感覺」。一位在東森科已經做了十年以上的老員工就說,這才像在正常公司上班,「心安多了」。

著手改造公司三大病灶

「品牌差、財務不透明、頻寬品質不好」,是范瑞穎看到東森科存在的三個病灶。決定改名之外,他積極著手改組董事會,用新的董事陣容,來證明凱擘的專業性以及對公司治理的重視。

新的董事會中,凱雷原班人馬只保留了唐子明、吳秀瀅二位凱雷舊代表,其餘全部都是新臉孔;包括請到何力勤擔任新董事長以及一位韓籍、法籍董事,三人都是資歷橫跨電信、有線電視領域的專業人士。此外,並增加兩位外部董事,一位是前警政署長丁原進,另一位則是前西門子總經理蔣澤蔭。

為顯示凱雷經營的決心,破除外界對私募基金撈一票就走的疑慮,范瑞穎奔走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承諾未來將提供東森科MSO的財務報告給NCC等;而NCC則原則通過,未來凱雷旗下的系統台股權可提高到七○%以上、甚至百分之百持有。范瑞穎主張以開放透明的態度,換取主管機關的信任,成功讓主管機關解除外資持有有線電視股權的限制,也替後來者麥格里開路。

外在難題解決後,還是得去面對凱擘的績效問題。隨著有線電視產業「馬上打天下」時代的過去,范瑞穎接手後,有線系統市場已讓外資挾著雄厚資金,吃下半壁江山;現有三大有線系統盡是外資天下,對績效要求也更高。但是,有線電視經營卻面臨電信業者的挑戰,主攻的影音數位頻道隨選的服務,簡直如衝著有線系統業者而來;特別是擁有「線線到戶」的中華電信,更讓有線電視業者如感腹背受敵。
來 就是希望Do Something

但對范瑞穎來說,挑戰愈大愈激起他的鬥志,「凱雷如果只是要做Cost Down,根本不必找我,我來,就是希望Do Something」,在他的想法裡,未來五年,凱擘每年將在寬頻網路建設上投入十億元以上;並以「鄉村包圍城市」的策略,進軍寬頻上網市場,范瑞穎的目標是兩軍交鋒的地方「至少要打成平手」。此時,過去台灣大的同僚紛紛投效,黃俊彥擔任營運長、揭朝華擔任技術副總等,就像籃球教練把前鋒、後衛都補齊了。

「我是教練,不是上場的籃球選手,我不用也不該上場去表演,那是副總、經理等執行者做的事,教練該做的是去創造出整個球隊(公司)的價值。」

七年的專業總經理資歷,讓范瑞穎養成一套管理哲學,他喜歡與意見不同的人一起工作,「這表示可以聽到不同的意見」,「這些意見有可能競爭者也想得到、會先用的」,范瑞穎引用了唐太宗的例子「兼聽則明」,這是他管理的長處。

而且,當聽到一個好的idea,他的作法是找手下一起跟大老闆報告,一點也不擔心會被搶了鋒頭,這讓范瑞穎像塊磁鐵,吸引許多跟他一起工作過的人,樂於繼續為他效力;每在他離開一個工作前,總有同事會跑來找他,表達「有工作需要時,算我一份」的意願。

不僅如此,當年台灣大、台固孫李蔡經營權之爭,陣亡多少專業經理人,范瑞穎不但沒有捲入權力鬥爭派系之中,事後仍繼續受到重用;除了專業服人,「不做超越權限」的事,也讓他明哲保身。他開玩笑地說,身在公門好修行,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一旦立場態度擺出來了,「誰還敢去賄賂所羅門王?」

算起來,范瑞穎是台灣電信業的開路先鋒,豐功偉業不少,不論是行動電話還是固網,都曾開創許多市場的第一次。他比較在台灣大以及台固擔任總經理的差異,他說,行動電話在台灣當時是處女地,在台灣大時,大家都不知道會不會成功,團隊素質未必最好,但拚勁足;而在台固時代,產業比較難做,「每一件事都是挑戰」。

做到台灣人手一支大哥大

台固當時資本額九百億元以上,是一頭虛胖的大象,每動一步都氣喘吁吁,資本都綁在不同的轉投資上面,如何把缺點變成優點,光是清理轉投資,「哪些有潛力?哪些要處分?」財務重整的工程就花了三年之中絕大多數的時間。

范瑞穎無畏挑戰、熱愛競爭,從在香港首富李嘉誠旗下的和記黃埔開始,他就展現能在競爭環境中脫穎而出、獲勝的能力。在和記黃埔,他是惟一一位台灣出生的外人,但他不單在這家香港「薪水最好」的集團裡如魚得水,最後還以外來人身分做到了香港傳呼公會理事長。直到父親告訴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才決定離開香港,挑戰外面的世界,職位也越爬越高。

面對每一個新挑戰,范瑞穎總是先判別一件事:什麼事可以改變,什麼事不可以改變,然後「用平靜心去面對沒法改變的事情;只要是可以改變的事情,我膽子很大,非常敢於改變。」

「我換到一個新行業,會問自己做到這個行業最巔峰是什麼樣子?這是我嚮往的樣子嗎?如果是,就努力去做。」范瑞穎用這股自信不斷地創造自我的職場紀錄,「從來沒讓人賠過錢」。

更幸運的是,在范瑞穎所專長的電信、有線系統領域,他正好都參與了「革命的時刻」。在和記黃埔,范瑞穎從一名技術工程師做起,參與香港電信時代的變革,改變了香港人電話通訊的習慣;在台灣大時代,「我們讓台灣人手一支大哥大, a big difference」;到了台固,范瑞穎回憶當時籌備期,他是第一位喊出「固網」這個名詞的人,在此之前,台灣沒有人這麼說。

在台灣固網時代,范瑞穎就有參與富邦投資富洋有線的案子,也擔任富邦旗下有線電視頻道——優視董事長。從無線到有線,從網路頻寬到電視頻道,再到數位匯流時代,范瑞穎的經歷顯得十足難得,也成為他雄厚的本錢。

目標 為股東創造最大利益


不過這位虔誠的錫安教會教徒,腦袋很清楚,他說,如今的凱擘,員工有機會發展自己的專業,「以前要配合老闆的意志做事,現在不用」。凱擘的老闆就是凱雷,資金都來自於政府、大企業的退休基金,所以只關心一件事,就是客戶的利益,也因此「不會做與投資利益有牴觸衝突的事情」。換言之,范瑞穎的任務再清楚不過,就是為股東創造最大利益。

清理了舊攤子,規畫出新局面後,范瑞穎的硬仗才開始。

算一算,凱雷砸了四百七十六億元成為凱擘最大股東,將來還將繼續斥資,以收購百分百持有股權為目標,並繼續投資建設寬頻互動系統網路,這些龐大資金怎麼回收、如何獲利?向來不懼競爭的范瑞穎,想來渾身血液沸騰,志在再贏一次。

/小檔案/
范瑞穎
英文姓名:Joseph Fan
出生:1960年
現職:凱擘副董事長暨集團執行長,國際GSM產業協會(GSMA)、GSM coop-eration公司董事
學歷:南加大
經歷:香港和記黃埔工程師、香港傳呼公會理事長、台灣固網總經理、優視傳播董事長暨總經理、台灣大哥大總經理

延伸閱讀

24小時不睡覺根本是小菜一碟!雙魚B的理科市長挑戰一日切西瓜南北縱走

2022-02-23

00878、00692、00850、00891...投資ESG怎麼買?6檔ETF大整理:從選股到配息比一比

2022-04-07

這一餐好大陣仗,老闆戴防毒面具迎接…謝金河:大老遠來就為了這鍋「燜燒72小時」土窯羊肉宴

2022-06-07

Epson免加熱技術節能更勝雷射 中鋼機械深化低碳轉型的好幫手

2022-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