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聯電董座洪嘉聰被調查內情

聯電董座洪嘉聰被調查內情

陳東豪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611期

2008-09-04 16:15

檢調日前大舉偵辦聯電董事長洪嘉聰的內線交易案,已是聯電集團今年以來第二次涉及內線交易案,而兩次都和聯電旗下弘鼎創投有關,這也與洪嘉聰近年來在弘鼎創投與聯電的投資策略、操盤風格有關。

這其實真的很巧,這次偵辦聯電董事長洪嘉聰的新竹地檢署檢察官陳宏兆和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財經組,與○五年辦和艦案的是同一組人。不過,投資大眾要注意的是,這已是聯電集團今年以來第二次涉及內線交易案,而兩次都和聯電旗下弘鼎創投有關,這也與洪嘉聰近年來在弘鼎創投與聯電的投資策略、操盤風格有關。

聯電新任董事長洪嘉聰因個人涉及內線交易案,導致聯電在八月二十八日被檢調單位搜索。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大動肝火,九月一日大動作在各大報紙刊登廣告,發表一篇名為「法律的外衣、黑道的行徑」文章,批評檢方辦案像黑道騷擾。

 

洪嘉聰原本擔任聯電旗下聯陽半導體、弘鼎創投等子公司董事長,今年七月十六日才接替胡國強,擔任聯電董事長一職。不過,短短一個半月的時間,洪嘉聰就因涉內線交易案,在八月二十九日被新竹地檢署以二百萬元交保候傳。無獨有偶,八月十一日,擔任弘鼎、宏誠兩家創業投資公司董事與總經理的鄭敦謙,才因新普科技內線交易案被台北地檢署起訴。

 

弘鼎創投成檢調目標

 

顯然,檢調單位已經盯上弘鼎創投,否則擔任弘鼎創投董事長的洪嘉聰與擔任總經理的鄭敦謙不會都因涉及內線交易而接連出事。

 

弘鼎創投從○五年起,幾乎年年有代表作,其中瑞智精密曾在○五年九月底,因未如期交出上半年修正後財報,導致股價重挫到十八.七元,並且暫停交易。但是聯電集團旗下的弘鼎、宏誠創投資金卻在瑞智暫停交易前一天,從股市狂掃一萬八千張股票。

 

根據聯電○五年第三季財報揭露,聯電買入瑞智一二四一二張,平均成本為十八.七元,子公司宏誠創投買入五千張,平均成本也在十八.七二元。

 

瑞智回復上市後,聯電集團仍持續加碼,最高時,持股張數高達六萬多張,持股比例逾一二%,同時○五年十二月底,洪嘉聰還以法人名義取得瑞智一席董事,當天瑞智股價出現過二八.九元的高點,這也是瑞智精密重新掛牌後的股價高點,之後基本面並未因此回升。

 

○七年一月六日,聯電因減碼而公告自然解任瑞智董事,當天瑞智股價已回到○五年重挫時水準的十七.八元。

 

然而,據估計聯電對瑞智精密這項一年多的投資,聯電持有瑞智的每股成本約在二十二元,經過除權息後,聯電持有瑞智的損益約在平衡到小虧間,聯電這檔投資形同白忙一場。

 

在瑞智精密之後,弘鼎創投再次出手,在○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大手筆買進四.七三萬張大同,大同並在五月二十六日創下二十八.六萬張的交易天量。

 

受到聯電投資大同消息的影響,大同股價就在當周內由十一.六五元一舉推升到約十四.六五元。但是到了五月三十日,根據媒體報導,聯電集團高層又忽然公開宣布,「不再買大同」,大同當天就以十四.一元的跌停價作收,之後股價就欲振乏力。

 

○六年五月,聯電又參加新普科技的私募案,擔任弘鼎、宏誠兩家創投總經理的鄭敦謙就是因此案涉入內線交易案,在今年被新竹地檢署起訴。

 

緊接著○六年九月,又有晶電與聯電旗下連勇科技、元砷光電的三合一案,當時三合一的傳聞在合併案宣布前兩個月,已在股市、新聞版面炒得沸沸揚揚,股價也因此一路狂飆。

 

先公司買進飆股引猜疑

 

以元砷為例,八月二十二日收盤價不過二十八.五五元,但在合併案公布前夕(九月二十七日),股價已漲到三十五.五元,漲幅高達二四%,而元砷八月底公告半年報,每股稅後還虧損一.五八元。

 

當時市場紛紛傳言,同屬聯電集團的元砷光電,準備上演一齣「以小吃大」的戲碼,將晶電經營權吞下,卻因傳晶電大股東不同意,聯家軍喊卡,間接促成了合併案順利完成。

 

然而元砷光電「以小吃大」傳聞未能實現,九月二十九日消息見報當天,晶電、元砷股價走勢異常疲弱,不但以平盤開出,賣單更是接二連三湧出,晶電跌了一.三六%,元砷則重挫將近六%。

 

過去上市櫃公司要進行合併,最怕的就是「見光死」,但是這次晶電三合一案卻是鬧得滿城風雨,眾所皆知。如果從元砷那一個月的股價走勢觀察,更讓外人懷疑其中是否存在內情?

 

而且,三合一案宣布時,同為上市公司的晶電、元砷,市價和換股比例幾乎沒有太多套利空間,卻能引發股價波動,難怪惹來市場不少討論。

 

緊接著○六年十月,聯電短短二個多月大舉敲進茂德,持股比例高達八.六九%,而洪嘉聰就是栽在這次交易。

 

新竹地檢署指揮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偵辦聯電、弘鼎董事長洪嘉聰利用聯電於○六年投資茂德案機會,涉及內線交易,讓洪嘉聰個人獲利四十多萬元,弘鼎創投獲利五千多萬元,檢察官陳宏兆並裁定洪嘉聰以兩百萬元交保候傳。

 

然而洪嘉聰表示,他在○六年四月間,因市況的研究和報導,認為DRAM的前景很好,所以便用個人名義買入茂德,所任職的弘鼎創投雖也同時期買入,且因弘鼎本身就是創投公司,投資標的沒有限制,以六十億元的股本,花兩億元買入不算什麼,「有什麼不對?」

 

又說雖然他是聯電的財務資深副總,但事前並不知道一百天後聯電將大舉買入,畢竟聯電的決策,不是他一人所能決定的。而在買入茂德股票半年後,便因個人財務需求出脫,只小賺四十萬元,檢方指控他內線交易「完全胡扯」。

 

股價起落與聯電投資有關

 

不過新竹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兼發言人羅雪梅卻反駁指出,洪嘉聰就是當年聯電購買茂德股票的重要決策者,他和弘鼎因此從中獲利,已涉及內線交易。

 

洪嘉聰在○八年接任聯電董座前,已有聯陽四合一的代表作。洪嘉聰接任聯陽董事長短短不到半年,就催生了這樁聯電集團近年最大手筆合併案,將聯陽半導體合併聯家軍中興櫃的聯盛半導體及未上市的晶瀚、繪展等三家公司,合併基準日是○九年元旦,以聯陽為存續公司。

 

有趣的是,聯陽四合一案公布前,聯陽股價二月十三日時為六十五元,之後一路上漲到四月七日的一○三元。但四月九日四合一案一公布,聯陽股價就下跌四.九元,收在九十二.七元,還導致聯家軍相關個股也被連累。

 

其實檢調單位盯洪嘉聰已有一段時間,但洪嘉聰這次會在茂德案跌了一跤,用自己的帳戶買在聯電進場前,檢調單位直言:「洪嘉聰這次是太大意,不小心!」

 

但是從○六年的瑞智、大同或是晶電三合一幾個案子來看,當時洪嘉聰正擔任弘鼎創投董事長或總經理,而這些公司股價起落時間與弘鼎創投等聯電集團關係企業投資有所關聯。這些過程有無公司治理的問題,還是純屬巧合,令人好奇。

延伸閱讀

新晶電合併案 內線交易傳聞不斷

2006-10-05

聯陽整併 第二波瞄準智微、卓群

2008-04-17

老曹讓「分身」洪嘉聰掌大權內幕

2008-07-24

聯相王修銘的「抓人心」管理學

2008-08-07

揭開股市大戶林滄海的神祕面紗

2010-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