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林義守 人生70才開始

林義守 人生70才開始

蔡淑雯

話題人物

攝影/吳東岳

655期

2009-07-09 13:38

今年,義聯集團以32億元輕取唐榮接近半數董事席次,和泛官方平起平坐,是這幾年來少見的鬥智和資金堆砌出來的大戲。進入唐榮董事會雖是臨時起意之作,但漂亮的布局,再度讓人見識到林義守一出手就得獵物的行事作風。

股權之爭,在每年股東會旺季中,幾乎是必演的戲碼,但在鋼鐵業中要出現股權之爭,還不容易看到。今年,義聯集團以三十二億元輕取唐榮接近半數董事席次,和泛官方平起平坐,是這幾年來少見的鬥智和資金堆砌出來的大戲。

去年十二月,義聯集團旗下的燁聯公告將協同轉投資的兆盈、頎邦、隆元、欽群、嶸豐等五家投資公司,以二十一億元資金取得唐榮三四%股權,拉開了唐榮今年董監事大選的序曲。最後,義聯集團在徵求部分委託書下,以約三八%股權,連同獨立董事部分,共取得五董一監席次,進入董事會,並確定在董事會中有具分量的發言權。經過這次的角力,國內不鏽鋼市場的領導權,再度回到義聯集團手上。

進入唐榮董事會雖是臨時起意之作,但漂亮的布局,再度讓人見識到林義守一出手就得獵物的行事作風。

義聯集團旗下的燁聯與唐榮,同為國內不鏽鋼業的龍頭老大,之前,與林義守關係友好的前國大代表劉憲同擔任唐榮董事長,兩家公司每個月開出的盤價都極度有默契,直到二○○七年七月,被視為謝長廷人馬的趙健在擔任唐榮總經理後,兩家公司的「默契」急遽改變,並種下林義守積極布局進入唐榮董事會的遠因。

由於趙健在當上唐榮總經理前,已投資開設強大不鏽鋼公司,雙方原本就是同行,因此外界不免解讀,或許是同行相忌,又或是黨派色彩不同,使得兩邊的關係不如過往般的密切,特別是在盤價「各唱各的調」後,讓過去頗能掌握國內不鏽鋼價格走勢的林義守很不習慣,因此才決定要利用股權的優勢,試圖讓唐榮與燁聯的默契重新建立起來。

 

花六十三億元買的中鋼經驗

 

而這次林義守在唐榮之役之所以能漂亮出擊,五年前繳了六十三.二億元進入中鋼董事會,是相當寶貴的經驗。

林義守進入中鋼或是唐榮董事會的背景因素都很接近,都是希望能與競爭對手有更多的溝通管道和默契。當年,花了巨資取得中鋼一席董事,結果半句話也說不上,氣到只好開始賣股票,三年任期一到走人。那次的經驗讓他深刻的體會到,沒有具有「撼動力」的股權,進入董事會也是枉然,這也是他此次願意花大錢,以多達千名員工的運作規模布局唐榮股權的原因。目標單純,就是要在董事會上「能夠說得上話」。

從結果來看,林義守這次出擊成功,歸功於配票成功。令人玩味的是,原本反對財團進入的唐榮工會,在投票的前一刻,竟然跑掉關鍵性的一%,讓泛官方在獨立董事的席次少了一席。看來,義聯集團不光是財力上讓投資人重新領略,與工會的互動和拉攏上也有獨到的一面。

對於義聯集團此次成功的進入唐榮董事會,外界屢屢認為背後的智囊團功不可沒。其實,義聯集團一路走來能夠在幾次的險境中逆轉,靠的是林義守的意志力,和一群具有高度執行力的幕僚,而所謂的「智囊團」,應該只有林義守一人。

 

從小做生意練就識人功夫

 

去年獲頒交通大學榮譽博士的林義守,從小沒讀過書,直到當兵才開始學注音符號和認字,在一般人認知的學程中,林義守是連小學都未畢業的人,但在社會大學這一塊,他已經是「超博士」,懂得如何識人、用人,更有超強的意志力,讓他得以從一介白衣,走向百億元富豪之路。

生於台中龍井的林義守,當年家鄉算是窮鄉僻壤,他十八歲離開家鄉做生意,從賣雨衣到賣布,只要能賺錢他幾乎都嘗試過。這段過往,讓他懂得察言觀色,並看出值得花時間去投注的客戶。

憑著這樣的天賦與善於投資人脈的本事,在因緣際會下認識前中鋼董事長馬紀壯,帶領他進入鋼鐵領域,並在一九七八年成立燁興公司,正式成為「鋼鐵人」。

從設立燁興、燁輝、中鴻到燁聯,事業涵蓋線材、鍍面鋼捲、熱、冷軋鋼捲到不鏽鋼,其間,還曾經興起投資千億元在台南七股設立大煉鋼廠,準備與龍頭廠中鋼一較高下。可惜,大煉鋼廠的夢想因環評受挫,直到去年才在越南圓夢。

林義守二十年來的鋼鐵夢,也不是一路順遂,其間充滿曲折,曾一度陷入虛開發票、燁聯新廠泡水困境,以及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向財政部申請紓困,但每每在看似危機、營運可能會出問題時,卻又總能驚險過關,重新活過來。而真正讓他活過來再創事業第二春的,是在二○○○年。

 

一場大病劃開人生的分水嶺

 

在九五年時,林義守身體出狀況,檢查出肝硬化,在工作忙碌、疏於照顧身體下,肝硬化變成肝癌,甚至必須換肝才得以維繫生命。在二○○○年時,他遇到人生事業與生命的雙重考驗。那一年,在幕僚的建議下,把營運瀕臨跳票的中鴻賣給中鋼,並且躺在台大醫院的加護病房中,簽下賣出中鴻股權同意書。幸好結局圓滿收場,中鴻嫁給好人家,林義守因為換肝手術成功,兩樁事情都重新活過來。

這一段經歷,讓林義守的人生觀產生很大的變化。過去,他是自負的,總聽不進其他人的建議,也絕對不會幫員工多想一分;換肝後,他開始思索健康與人生的意義,願意給員工更多的體諒,若說換肝是林義守人生的分水嶺,相當貼切。

換肝成功後,他開始興建義大醫院,並把治療重症當作是醫院的經營特色;他也加速在高雄縣觀音山「義大城」的建構,從義守大學到義大世界,從幼稚園到博士班,從五星級飯店到遊樂場,以接近七十歲的年紀和時間賽跑,努力完成夢想中的集團。

難能可貴的,在這一波金融海嘯中,義聯集團一萬多名員工,沒有一位被裁員,這與林義守過去「嚴苛」的成本概念有很大的不同。林義守說,南部的經濟不好,如果裁員,這些人會找不到工作。同時,裁掉的員工等到景氣復甦時,不一定找得回來。現在的林義守,可說多了一些「心軟」。

 

人不怕老,怕沒事做

 

對大多數人來說,接近七十歲是準備退休、含飴弄孫的階段,但對林義守來說,卻是活力十足,還不需要考慮接班問題。原來,八年前他換上的是年紀才二十餘歲年輕人的肝,過了八年,他的肝才只有三十餘歲,正是健康、充滿衝勁的時候,所以每每開會時,底下的高階主管幾乎都快睡翻,只有他一個人精神超好地繼續開會。

就是這樣的精神,讓他事必躬親,從義守大學到義大城的構築,每一幢建築物的設計、建材的使用,他都親自挑選。他的座車中永遠都有一雙方便走路、視察工地的鞋,讓他可以輕鬆地到達每個地方。

對林義守來說,成功的做到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是他最大的成就感,也是支持他不斷前進的動力。鋼鐵廠如此、醫院如此,飯店、遊樂場也是如此。

高雄當地人,幾乎無人看好義大城的前景,也不認為義大國際飯店、購物中心,能夠吸引到足夠的消費者前往,生性不服輸的林義守總認為「沒有做不成的事」,是否如此?隨著十月飯店開幕,成敗即可驗收。

計畫還未畫下句點,義大城、義大世界的開幕只是起點,林義守還有許多夢想正在推進中。除了高五二線通車,縮短高雄市區到義大城的距離之外,接下來更會延長連接義大醫院,讓義大城、義大醫院得以連成一氣;此外,從義大城連結到佛光山的纜車,也開始積極規畫中。

台面上計畫正忙忙碌碌的開始時,林義守的念頭又改變了,原本準備在高雄縣設立的養生村,更名為「生活村」。他說,人老了不可怕,最怕是沒事做,他準備提供一個可以容納退休後,還可以做志工、貢獻經驗的地方。看來,他規畫的生活村,如同他對生活的態度一樣,他會不斷的給自己找事情做,不輕言退休。

外界對林義守總有兩極化的評價,與其說對他的「精打細算」恐懼,倒不如說,他超強的意志力,才是讓人覺得可怕的地方。

 

林義守
出生:1941年
現職:義聯集團董事長
學歷:小學肄業
興趣:高爾夫球
 

林義守大事紀
1959年
18歲,首度離家闖蕩

 

1978年
成立燁興公司,首度跨入鋼鐵領域

 

1986年
設立燁輝企業
創設高雄工學院,並於1997年改名為義守大學

 

1988年
設立不鏽鋼廠燁聯鋼鐵

 

2000年
將燁隆鋼鐵賣給中鋼,解決燁隆的財務危機,並於同年換肝成功

 

2006年
因全球鋼鐵不景氣,集團向財政部申請紓困

 

2008年
6月,未念小學的林義守,獲頒交通大學榮譽博士

延伸閱讀

急售義大 林義守到底打什麼算盤?

2015-02-05

業績三冠王 早一步想到客戶與老闆的疑問

2014-02-27

一周進帳千萬 義大給中職上的行銷課

2013-04-04

六十八歲鋼鐵人還想圓的四個大夢

2008-07-03

唐榮、大洋、新紡、味王值得留意

2009-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