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辜成允: 我要讓別人知道我是個咖!

辜成允: 我要讓別人知道我是個咖!

8年多前,原本應該在鎂光燈下出場的小王子,卻在父兄相繼離世後,無助中接下重任,外有強人覬覦、內有權臣惡鬥;辜成允,這位台灣百年家族的繼承者,只得背起家族的十字架,一路前行。他在辦公室的牆上貼起大大的中國地圖,想像自己如成吉思汗般攻城掠地於大漠之間;如今,台泥坐穩中國第六大水泥廠, 把台灣的同業遠遠拋在腦後。回首來時路,他說:「一切磨難,都成了最好的養分……。」

「我已準備好,您放心的走吧!這 裡有我。」這是8年前,父親辜振甫過世時,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在一份沒有對外公開的追悼文中,親筆寫下給父親的話。

 

只是,當時的辜成允是否真的準備好了,沒人曉得,但前台泥董事長、海基會會長辜振甫在2005年1月過世時,卻是這個台灣百年家族最危急的時刻。

 

台泥辜家曾是台灣五大家族之一,自日治時代發跡以來,財力富可敵國,但最近20年來,一來因轉投資事業虧損累累,二來長子辜啟允在世時過度揮霍,早已埋下家族盛極而衰的轉折;而後,辜啟允、辜振甫相繼過世,王國終於瀕臨崩解。

 

辜成允接受本刊專訪,他難得敞開心胸,對外暢談一路走來的所有磨難。「我要讓別人知道我是個『咖』!」捲起襯衫長袖,辜成允目光堅毅地說。

 

從谷底翻升  力甩富二代包袱

 

然而,從谷底翻升,到征戰中國,辜成允獨自承擔的辛苦,不足為外人道。有別於外界對「富二代」的既定印象,背負著家族沉重使命的辜成允,只能埋頭一路衝。只要在台灣的日子,他每天早上準時8點上班,晚 上10點半下班,只要是台泥的員工都知道, 「14樓」到了半夜還燈火通明是常有的事。  

 

因為自己每天上班時間超過15小時,為了不讓司機、祕書超時工作,辜成允只好各請兩班,輪流上班,才足以應付他長期又超時的工作時間。周末時為了不耽誤司機休息,他常常一個人開車進公司繼續加班,這樣的日子,一晃眼已經超過8年,未來呢?「當然繼續下去。」辜成允毫不猶豫地說。

 

中國征戰苦 不與人為敵

 

外界總以為,中國市場只要靠著「辜振甫」三個字,台泥就能打遍天下無敵手。對此,辜成允臉上掠過一絲尷尬的笑容,說對,好像抹殺了自己所有的努力;說不對,好像父親的庇蔭不夠。因此,他乾脆開門見山,直接談起打入中國市場的艱苦。 

 

從踏上中國開始,所有水泥同業的相關聚會,無論大小,再遠他都趕去,再不重要他 都出席,原因無他,「這個市場我想來、我願意學,我願意花所有心力來融入市場,來了解這個市場的遊戲規則,態度很重要。」辜成允語氣略帶激動地說:「所以今天,我可以很有自信地說,為什麼中國水泥市場只剩我們一家外資,因為在這段過程中,沒有人真正認清中國水泥市場的規模、速度和必要性,除了我!」

 

台灣另一家征戰中國水泥市場的高階主管說,「很多毫不起眼的場合,我都遇到辜成允,除了意外,老實說,我很佩服。」

 

但中國市場又何止是親跑就足以征服?初來乍到,水泥業又是最本地的產業,辜成 允深知自己需要太多當地同業幫忙,因此擬定戰略,第一步就是不與任何人為敵,先觀察、先了解,謀定而後動。

 

這一觀察,就是整整7年。期間雖然陸續有小規模的購併與蓋廠,但辜成允深知,要在中國市場長期發展,成為真正自己口中的「咖」,一定要有最好的團隊,才能深耕本地市場。 

 

為此,辜成允布局7年,終於搶下關鍵戰 役,「昌興一戰,花了我整整7年的時間,但絕對值得。」辜成允首度向外界說明台泥在中國的致勝關鍵。

 

收購昌興 這一仗打得漂亮

 

2009年底,台泥轉投資在香港掛牌的台泥 國際,宣布以40億港幣收購中國昌興礦業的水泥部門,這一場購併,台泥的年產能將大幅增加1600萬噸,光是這個案子,就超越台 泥過去50年來在台灣的總產能,也成為廣東第一大水泥廠。

 

但這只是當時報紙上登的內容,外界看不到辜成允口袋裡真正的盤算,以及為了這一役所付出的代價。故事要從2003年登陸的第一天說起。 

 

一開始,辜成允就很務實地面對自己的戰略位置:以台泥的規模,縱使連三級跳,至今中國年產量不過5千萬噸,這個數字只是中國水泥業龍頭一哥「海螺水泥」的一半不到,加上對中 國政府政策的深入了解,辜成允算盤一撥,「登陸第一件事,就是不要與海螺競爭,而且還要做海螺的最佳盟友。」

 

2010年初,辜成允訪問海螺水泥,海螺董事長兼總經理郭文參親自接待,當時,辜成允就以「兄弟公司」形容海螺與台泥之間的密切關係。

 

台泥的第一步對了,於是,跟在海螺身邊,辜成允很快相中了海螺外圍的外銷與新興部門,台泥近距離耐心看守,等著海螺決定將其切割出售的一天。 

 

這一天終於來了,2007年海螺董事會決定出售這個部門,但遺憾地是,海螺相中的買方不是當時還不太成氣候的台泥,而是將其賣給了昌興礦業。辜成允不死心,決定繼續守在昌興身邊,這一等又是2年。    

 

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2009年,昌興礦業在市場上找尋買主,想要切割水泥部門,辜成允知道這次絕不能再錯過,一舉以40億港幣的高價買下,7年的時間等待,終於買下這個重要的部門,不只產能大躍進,「更重要的是,從此台泥在中國的團隊,幾乎都來自昌興這批年輕、了解中國水泥市場,又沒有傳統老中國水泥市場包袱的精英部隊。」例如這批團隊中,有一組過去海螺採礦的人才,在採用海螺一條龍的採礦模式後,1噸石灰石的採礦成本立刻就下降三分之一。」

 

昌興一役,為台泥的中國布局,打下漂亮的基礎。如今台泥在浙江杭州有一個營運總部,除了一位從台灣去的財務長外,全數是昌興的團隊,辜成允自己每月至少飛一次杭州,台泥在這裡砸重金培養人才,也從杭州看中國,展開一連串的快速購併,包括2011年被外界稱為「一月一併」,市場策略都是從杭州這個總部出發。

 

辜成允顯然承襲乃父風格,「台泥帶著誠信而來,例如購併出價,我們絕不反悔食言。」這在由本土企業壟斷的中國水泥業中,簡直是異數,但日子久了,大家也發現,台泥是可以談生意的對象,業務也才慢慢鋪展開來。

 

擠進前段班 擴廠和購併策略奏效

 

第一階段的規模有了,「接下來,就是要如何擠進前段班。」說這話時的辜成允,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為此,台泥不只砸錢購併,還要同時間蓋6座廠,資本支出不斷增加,但短期立刻直接影響每年的財報數字。

 

「擴廠和購併,一定是兩者並行,因為不自己蓋廠、自己跳下去做,不會懂得這個市場的『眉角』;但光是自己蓋廠,速度肯定來不及,如果不購併,不可能跟得上前段班的速度。」辜成允細數不同戰略下背後的思考。

 

一路走來,挑戰沒有少過,辜成允一路背著家族的十字架前進。如今,有了第一份成績單,辜成允回首過往,然而,他只是一再強調:「所有的磨難,如今都成了最好的養分⋯⋯。」

 

「正確的戰略,比爸爸是誰重要多了。」

 

 

 

 

 

 

 

 

 

 

 

 

 

 

 

 

 

延伸閱讀

臨危受命神救援 張安平下個挑戰是?

2017-04-06

辜成允驟逝 兩岸水泥王國誰接班?

2017-01-26

我要讓別人知道我是個咖!

2011-09-15

辜成允:四十歲前,我非常討厭我的姓

2011-09-15

辜成允160億的布局盤算

2009-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