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黑心油商的貪與惡

黑心油商的貪與惡

鄭閔聲、李建興、林麗娟、梁任瑋、楊紹華

傳產

攝影/林煒凱、林育緯、劉咸昌

879期

2013-10-24 14:32

一個庄腳囝仔,從小油販變身油商大王,大統長基董事長高振利為何鋌而走險?《今周刊》採訪團隊自十月十八日晚間陸續直擊大統製油工廠、醬油觀光工廠,以及高振利台中豪宅、三條村祖厝等新聞現場,取得第一手訊息。

黑心油

 

一個庄腳囝仔,從小油販變身油商大王,大統長基董事長高振利為何鋌而走險?《今周刊》採訪團隊自十月十八日晚間陸續直擊大統製油工廠、醬油觀光工廠,以及高振利台中豪宅、三條村祖厝等新聞現場,取得第一手訊息。

 

走近位在彰化縣線西鄉的大統長基製油廠,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品質至上,安全第一」八個楷體大字。陽光刺眼的周末午後,穿著綠色制服的員工,正揮汗如雨地從寫著「吃出健康,油此開始」的卡車貨櫃裡,搬出從各地運來的大統油品。感受到大門外的媒體關注目光,一位貌似主管的員工無奈地拉高聲調說:「我們只是來加班整理退貨,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十月十六日上午,彰化地檢署會同衛生局官員,搜索彰濱工業區內的大統長基製油工廠,赫然發現,大統生產的「百分之百特級橄欖油」,竟然是以廉價的棉籽油混合橄欖油、再加入銅葉綠素調色而成。由於大統是台糖代工廠商、又是全國第三大煉油廠,長年以來,不知有多少民眾吞下黑心食品,還天真地以為自己吃得健康養生。

 

大統黑心油

大統黑心油

 

大統黑心油

 

大統黑心油

 

台中西屯極品豪宅 首度曝光

 

欺瞞消費者惡行遭揭露後,大統長基董事長高振利迫於壓力出面致歉,卻仍大言不慚地宣稱,橄欖油成分不純是「內部管控疏失」;專家認定食用後將嚴重影響人體健康的銅葉綠素,在他口中更搖身一變成為「國外一公斤好幾千元的健康食品」。為滿足個人貪念,不惜犧牲國人健康,以及東窗事發後強辯硬拗的惡形惡狀,在在讓高振利成為全民撻伐對象。現在,人人都想知道,身價三十億元大油商,究竟是如何貪婪、墮落。

假油事件後,各界一直試圖搜尋高振利住家及過去事蹟,但因他行事低調,鮮少參加地方活動,始終難有突破。《今周刊》透過管道,掌握登記在高振利名下、位於台中市西屯區宏台別莊房產後,成功潛入社區,提供高家豪宅最精確資訊。

僅有一百六十戶獨棟別墅的高級社區宏台別莊,位置緊鄰台中市西屯路三段,卻靠著大量的成蔭綠樹,隔絕了鬧市喧囂。由於住戶多為企業主或外商高階經理人,社區管理極為注重隱私,游泳池、網球場等設施不對外開放,每一戶也各以庭院及圍牆隔開,非住戶若想進入社區,得先通過保全崗哨的仔細盤查。

當地房仲業者表示,宏台別莊產權是以整塊建地作為交易單位,所有權人可自行翻修、重建屋舍,單價因此較一般房地產高出許多,平均成交價每戶介於新台幣六千萬元至七千萬元之間。然而登記在高振利名下的,是一座占地八十三.六二坪、樓高四層,室內面積總共一二八坪的美式庭園住宅。相對於鄰居多半是屋齡二十七年的老宅,重新翻修過的高家大宅,不但是整個社區最新、最高、最顯眼的豪宅,從純白高級石材的歐風外牆、鑄鐵花的大門,以及雙車位、花木扶疏、植栽整齊的庭園,都不難看出是主人砸下重金委由名師設計。

再往內一看,庭園內擺放的則是SAAB名車,車號為55連號,該輛汽車要價三○八萬元。據了解,除了這輛SAAB之外,他還擁有其他三輛名車,包括:賓士、VOLVO、福斯等,車牌號碼都是55連號。在在彰顯門內主人的豪氣與講究,足見外界推估高振利坐擁三十億元的身價,絕非空穴來風,但其致富手法卻令人不齒。

今年六十一歲的他,出生在彰化縣溪州鄉三條村。這個村落人口稀少,建築老舊,村民多以種花生為生,高振利的家就在村內某個三合院裡。

高振利的父親高朝雨經營肥料、種子生意,一九五○年代曾當選溪州鄉鄉民代表,在地方上頗受人敬重,高朝雨育有五子一女,高振利在五兄弟中排行老三。


出身溪州偏鄉 白手起家成為大油商

 

據三條村村民透露,高家第一代為人親和,儘管家世背景不差,但因三條村交通不便、資源匱乏,高家在第二代就紛紛離鄉背井求發展。

高振利在成立觀光工廠後,還曾派遊覽車招待全村村民前往鹿港參觀,回程時更贈送鄉親每人一桶大統醬油。在村莊內的聖天宮改建時,以高振利為首的高家五兄弟皆有捐錢修廟。

但看似大方的高振利,在三條村卻有兩面評價。一位住在高家附近的婦人即表示,高振利事業有成後,其實鮮少回鄉,就連村民到觀光工廠參觀時,也未見高振利出面接待,「不知道要說他低調,還是派頭大?」

落腳台中以後,高家的種子生意依舊經營得有聲有色,但高振利志不在此。

二十三歲那年,高振利獨自開設大統油行,兩年後成立大統長基食品,三十多年來,從一名自製花生油、等待客人光顧的油販,一路拚出如今的身家。

一位前大統長基主管透露,高振利對這段白手起家的經歷,相當自豪,曾說過:「我能有今天,都是從當年一杓一杓地舀著花生油開始的。」

《今周刊》二十一日實地走訪三條村發現,在這個人口嚴重老化的農村裡,絕大多數居民對年少離鄉的高振利印象不深,不少人甚至在假油事件爆發之前,不知道村裡出了這麼一位大老闆。就連目前還住在高家祖厝的堂兄弟也說,高振利除了極少數幾次在清明節返鄉掃墓以外,幾乎未曾在當地現身。

三條村長夫人雖然不認識高振利,卻透露當地居民因地理位置偏遠、交易物資不便,一直都有將在地花生榨油自用的傳統。高振利投入油品業,很可能就是因為年少時打下基礎,再透過自修不斷精進,這似乎就是高振利致富過程中,與故鄉最緊密的聯繫。

創業初期,高振利經常「老闆兼業務」,獨自載著花生油、沙拉油等各式油品走遍全台餐廳與小吃店,以土法煉鋼形式拓展業務。

一九九○年,高振利一面進口葵花籽油、橄欖油和玉米油,同時又打入軍公教福利社通路,大統的產品銷量因此直線上升,也讓他攢下足夠的資本,在台中工業區買地建廠。

 

與世無爭的三條村因假油事件 難置身事外

高振利

▲高振利家族位於三條村的三合院祖厝,在當地算是相當體面的房舍。

 

高振利

▲居住在三條村的堂兄,對於離鄉多年的高振利已經沒有太多印象。

 

高振利

▲三條村村長廖錦順妻子在假油事件爆發後,改用自製的豬油。

 

高振利

 

高振利

▲留在石碑上的高振利兄弟捐款紀錄,是高家不忘回饋鄉里的證據。

 

台中工業區內 仍有一億元資產


《今周刊》亦前往這座高振利起家的工廠,發現工廠門口高掛享國國際以及特典工具兩家公司的招牌。進一步追查後,占地七一六坪的工廠產權,仍登記在大統長基公司名下,間接證實了高振利在台中工業區仍有此筆價值一億元的資產。

與高振利同樣出身溪州、畢業於三條國小的張山明,九○年代初期也在台中工業區經營五金工廠。在張山明眼中,當年的高振利個性直率,總是笑臉迎人,一直到他將工廠遷往彰濱工業區之前,兩人始終維持密切互動。

一位十年前曾與高振利有公事往來的社團幹事也說,曾有一段時間,高振利經常出席社團活動,雖然搬出台中工業區後,高振利就沒再回來,但無論如何,他都難以想像待人客氣的高振利,有一天會淪為千夫所指的「黑心商人」。

一切的改變,似乎是從彰濱工業區開始。○三年,經建會為了鼓勵企業進入工業區,推出前兩年廠區土地免租金的優惠政策。正有意再提升產能的高振利把握住機會,將大統長基遷往彰濱線西區現址。移師彰濱以後,大統除了將起家的油品衝到全國第三大以外,也開始銷售燕麥片、酒類等產品,逐步朝綜合性食品公司的目標邁進。

○九年,為拉抬沙拉油市占率,高振利斥資兩億元買下高雄縣湖內鄉的七千坪工廠作為煉油基地;過不多久,又砸下三億元重金,購入彰濱鹿港區的一萬三千坪廠房,正式投入過去從未接觸的醬油生產,並興建觀光工廠,希望一舉打開品牌知名度,讓通路及行銷方式與油品幾乎全然相同的大統醬油,得以快速搶市。

當年高振利接受《經濟日報》訪問時曾大膽預言,沙拉油新廠與醬油觀光工廠落成後,大統營收可望明顯成長;只要年營收由二十億元翻倍達到四十億元、甚至五十億元,他將考慮在國內掛牌上市。對照國內最大麻油商富味鄉食品,去年十一月以每股三十六元登錄興櫃,二十二日收盤時的股價已達到六十九.三元,身價大漲近一倍,不難想像,掛牌上市對高振利而言,是多麼龐大的誘惑。

今年離職的大統業務經理回憶,過去三年來,高振利渾身充滿幹勁,經常凌晨兩、三點都還在巡視廠房,就是為了確保出貨產量維持高檔;在全國十個營業點聘用兩百餘名業務員推銷產品,更讓人直接感受到大統搶拚市占率的野心。

讓大統掛牌上市的雄心壯志,是否直接導致高振利使用低價油混充高級橄欖油牟取暴利,外界不得而知。但《今周刊》掌握的一起真實案例,卻能看出高振利為了打響品牌名號,可以不擇手段。


力求掛牌上市 不擇手段打響品牌

 

今年五月,大統長基有意為自家生產的「大統鮮味澳洲大燕麥片」申請健康食品認證,但在接受衛生署委託的醫藥工業技術發展中心審核時就遭駁回。原因是大統附上的原料檢驗報告及產品功效評估,是○六年的舊資料,但大統卻在○九年換過燕麥片採購商;也就是說,大統提供的資料,評估的是早已不存在的商品,形同偽造檢驗報告闖關。魚目混珠遭拆穿後,大統不願依藥技中心要求,重新花錢進行原料功效分析,反而試圖透過關係,尋找不必重做檢驗卻能獲得健康食品認證的方式,結果當然沒有下文。

為衝高營收,大統長基位在彰濱的兩座工廠幾乎二十四小時無休。一位與高振利合作近二十年的貨車司機透露,去年五月,彰濱工業區一家金屬工廠發生爆炸,強大的震波讓周邊十多家工廠房舍受損,幾乎所有廠家皆選擇暫停營業,唯獨玻璃遭震碎的大統,在高振利要求下,員工隔天一早就開始清掃廠區,並於最短時間內恢復生產作業。

也有離職員工在網路爆料,高振利為了節省成本,總是要求載貨卡車超載,但卻以一般載重情況計算油價,若油價超支就得由司機自行吸收,平時更常以各種名目苛扣員工薪資。種種行徑,與高振利在台中的極品豪宅相對照,顯得格外諷刺。


爭議不斷 昔日夥伴等著看他「落魄」

 

十月十九日,《今周刊》走訪位在鹿港的觀光工廠,高振利引以為傲的「景點」萬里長城,以及象徵兩岸大和解的毛澤東與蔣中正銅像,都顯得格外冷清;廠區中央的商品中心更是門可羅雀,幾位售貨員站在收銀機前發呆。一位女銷售員被問起高振利是不是很刻薄時,快速地點了點頭,當記者繼續追問哪裡刻薄時,她卻搖搖頭不願多談。

一位長期為大統維修機器的技師,二十日上午來到大統工廠前觀望,「我就是想來看看他落魄的樣子,這個人就是沒度量,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人跳出來說他?」儘管高振利接受《今周刊》電話查證時,對於苛刻員工指控全盤否認,但從一起法院判決案件,不難得知高振利平時的惡形惡狀。

去年七月,高振利為調配人力,要求一位周姓員工,由線西廠轉調至剛成立的高雄廠或鹿港觀光工廠任職。周不願接受,遂要求資遣,但高不願意付資遣費,且不滿員工不聽命於他,竟在廠房內咆哮,雙方因此鬧上法庭。根據判決書所述,他曾爆出一連串粗口:「我兩樣讓你選,還需要遣散,遣散你個屁股啦!回去被X屁股啦!」

周姓員工要求高振利自制,反倒使他情緒更加激動:「我講大聲一點讓裡面的人聽…遣你的X掰啦!你就不是女生,我就是罵你,我怕你三小?我很敢死啦!什麼我也敢」「你這種要做就做,不做去被X屁股啦!管你家什麼種人?你兄弟做兄弟人,我也一樣啦!」「幹XX,總統府也一樣!」

這段對話全被周姓員工錄下,成為他告上法院,要求終止契約並領取資遣費的呈堂證供。雖然高振利在法庭上辯稱,對話當下自己「語氣平和」,諸多不雅字句是「慣用口頭禪」,絕未辱罵員工。但此說辭無說服力,一審判決高振利給付資遣費及加班費共十二萬元;高決定上訴,二審法官反而判決高振利需多賠九萬餘元,共計二十一萬元。

隨著大統假油風暴越演越烈,社會對高振利家族的不滿情緒也日益高漲,就連與世無爭的三條村也難置身事外。雖然村民對高振利沒有太多情緒,卻還是不免擔心自己吃下肚的油究竟安不安全。年逾七旬的村長廖錦順妻子話說到一半,突然走進屋裡,拿出兩瓶中元普度時獲贈的沙拉油(非大統產品),「你們幫我看看這油有沒有問題!」

這個看似再簡單不過的問題,卻讓我們不知如何反應。村長夫人遞出油瓶:「那就幫我拿去驗驗看吧!反正我現在也不敢吃這些,我現在煮菜,都改用自己做的豬油了。」

平凡的市場油販只要肯努力,就有機會成為身價破億的企業家。高振利的從商經歷,原本應該是絕佳的勵志典範;然而他在致富後,仍以假油牟取非法利益的貪婪野心,以及藉勢欺人的惡狠嘴臉,更讓人對財富造成的人性扭曲,感到萬分恐懼。就連一再強調高振利「平時人沒那麼壞」的貨車司機,談到他以劣質油混充高檔產品銷售的詐欺行徑時,也只能無奈地說:「一碼歸一碼,這件事情上,他真的不值得被原諒!」一名黑心油商貪謀暴利,視全民健康為無物,的確不值得原諒,更不能原諒的是接二連三的食品安全問題,竟沒有人把關!

 

直擊大統 員工怎麼看?

大統

▲週末午後,大統長基線西廠員工,正忙著將下架油品送往倉庫儲存。

 

大統

▲原本門庭若市的大統觀光工廠商品中心,因假油事件變得門可羅雀。

 

大統

▲工廠門口貼著公告:某員工因態度不佳遭免職,透露了高振利高壓管理方式。

 

大統

▲曾長期替大統維修設備的技師,特地來到廠門口「想來看高振利落魄的樣子」。

 

高振利

 

高振利

高振利
出生:1952年,彰化縣溪州鄉三條村
現職:大統長基董事長
家庭:已婚,育有1子2女
 

大統長基名下不動產

大統長基名下不動產

彰化縣線西鄉彰濱東七路6號

房屋1筆 土地1筆

市值1.83億元

 

大統長基名下不動產

彰化線鹿港鎮工業西七路1號

房屋1筆 土地1筆

市值11.33億元

 

大統長基名下不動產

台中市南屯區工業區22路6號

房屋1筆 土地2筆

市值1.1億元

 

靠造假配方 攢下超過30億身價

高振利名下不動產

 

高振利名下不動產

▲高振利居住的「宏台別莊」氣派豪華。

台中市西屯區西屯路三段宏安巷7弄XX號

房屋1筆118坪、土地1筆84坪(向合庫設定抵押5000萬元)

市值7000萬元

 

高振利名下不動產

▲位於台中市復興路的起家厝拉下鐵門,並無營業。

台中市南區復興路2段 房屋1筆、土地1筆

新北市新店區 房屋1筆、土地1筆

台中市北區 房屋1筆、土地3筆

台中市西區 房屋2筆、土地4筆

市值 共15億元

延伸閱讀

衛生局官員:是真的坦蕩蕩 還是裝得太像?

2013-11-07

一通電話揭開假油重重黑幕

2013-10-24

大統油7年假配方為拼上市!?(摘)

2013-10-24

奸商現形記

2013-10-24

來去鹿港 大飽眼福與口福

2012-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