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從外貿小秘書成國際品牌共同創辦人,她用20年製包經驗堅持MIT:業績只剩20萬也要做下去

從外貿小秘書成國際品牌共同創辦人,她用20年製包經驗堅持MIT:業績只剩20萬也要做下去

彭蕙珍

傳產

彭蕙珍攝、satana提供

2022-05-12 16:25

鄭鈴珠大學時半工半讀,在皮包廠擔任外貿小祕書,因而認識Kipling創辦人Xavier Kegels,並協助他創業。然而,每個代工廠心中都有品牌夢,2004年她與先生以20多年做包的經驗自創品牌,取名satana。

他們以究極精神製作包包,材料、皮革、五金、做工,都與國際接軌,鄭鈴珠笑道:「消費者最常抱怨我們家的包包『用不壞』。」2020年,satana苦蹲16年,即將看見曙光,卻遇到了新冠疫情,2020年業績勉強打平,2021年虧損,鄭鈴珠苦笑道:「今年我們要很努力。」

鄭鈴珠大學念的是外文系,大3在一家皮包廠擔任外貿小祕書。一回,她興奮接到人生第一張國外訂單,當客戶來到台灣考察時,老闆卻因帳款等問題人間蒸發。她只好硬著頭皮接下這筆訂單。

 

而來台灣的這位客戶,就是日後Kipling的創辦人Xavier Kegels。

 

那時,他是比利時包包品牌Laurent David的執行長。她回憶:「70~80年代,台灣是皮包王國,尤其大台中地區有很多皮革、配件工廠,像大甲就有400家箱包工廠,很多外國人都會來採購。」

 

satana,kipling,鄭鈴珠,Xavier Kegel

鄭鈴珠(左)和Kipling&Hedgren創辦人Xavier Kegels(右)。

 

Kipling誕生  成核心人物

 

雙方合作愉快,不久Laurent David挖角鄭鈴珠,請她擔任在台採購代理人。1986年,Xavier Kegels的姐夫資助他創業,推出以休閒袋包為主的「Kipling」,邀請鄭鈴珠加入。

 

她說明:「Kipling成立時,有3位核心人物,我是其中之一,負責商品開發、採購、品管及出口等業務。」

 

kipling,satana,鄭鈴珠,Xavier Kegels鄭鈴珠(左)為Kipling創業時的核心人物,左二為創辦人Xavier Kegels(右)。

 

經營不過5年,Kipling就遭遇財務危機,「後來用1美元象徵性賣出。」幾年後,Xavier Kegels再創立另一個包包品牌Hedgren。多年代工經驗,加上個性嚴謹,鄭鈴珠同時獲得Kipling和Hedgren兩家國際知名品牌的認同。

 

其後,Kipling買下法國旅行箱品牌Delsey,由她的先生岳明磊負責,「Hedgren是我們與Xavier Kegels一起創立、共同擁有的品牌,因與新合夥人的經營理念不合,2000年放棄Hedgren,不再合作。」鄭鈴珠說。

 

而在當時,中國成為世界工廠,Delsey要求岳明磊將實驗室及開發團隊移到中國,「先生因為不能認同,決定辭去總經理職務。」

 

2004年,Kipling正式被VF集團併購,鄭鈴珠決定退休,毅然辭去Kipling亞太地區總經理職務。

 

推出自有品牌  以惡魔命名

 

「累積20年,一季開發3~4個系列,我們做過的包款,超過上萬件。」身為設計者,她一直密切關注時尚潮流趨勢。同時,她也不捨留在台灣的技術人員,空有一身功夫,卻無法施展,2003年和朋友集資、推出自有品牌satana。

 

satana名字取自惡魔satan再加一個a,「這個惡魔有點可愛;我們想表達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份幽默感,有一個搗蛋鬼蠢蠢欲動。」

 

初始,他們的目標族群是小眾的文青。2004年進駐敦南誠品,「品牌風格簡約,很多客人以為是來自北歐的品牌被吸引,但是,一看到是台灣品牌,轉頭就走。」鄭鈴珠無奈道。

 

satana

 

其實,對於品牌,他們很有理想,一開始就想做百年品牌。以20年國際品牌商品開發經驗,在設計上不但有獨到之處,對細節更是不馬虎,像五金,採用純銅,她強調:「鐵很容易生鏽;銅的價格貴很多,現在都快要變成稀有金屬,電鍍也是比照國際等級要求。」

 

「設計時,我們想盡辦法在細節上下功夫,讓美麗和功能兼具,像包包內的小口袋、暗袋都藏有巧思,有蠻多包款甚至要經歷逾100多工道製作工序。」她說:「魔鬼藏在細節裡,所以品牌有個小名,叫做『小惡魔』。」

 

satana

 

進軍國際  長子返家幫助

 

材質大多以尼龍為主,「選用尼龍是因為台灣的尼龍布世界知名,輕量、質感佳,有很多先進的後加工處理可視需求製作。」在品牌定位上,慢慢朝向旅遊、功能等用途,包括上班、休閒都可使用的Soldier系列、以女性為主的929系列等,2019年環保概念抬頭,用寶特瓶紗做環保系列。

 

在台灣生產、製造,一直是satana感到驕傲的地方。然而,卻也因為投資千萬元機器設備,加上台灣在地員工工資較高,工廠長年處於赤字。

 

他們敢砸錢投資,鄭鈴珠坦言:「因為岳明磊是個理想主義者,他認為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為了「MIT」,光是工廠員工就從20人增加到50人,「雖然成本很高,但我們以培養專業技術人員、製包技術傳承的心態安慰自己。」

 

除台灣市場,satana也有野心向全球邁進。2010年,初次前進上海田子坊,其後搭到旅遊商機,陸客、香港、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等遊客,也會來買「MIT」產品。2019年更計劃進軍香港,卻因疫情等事件而暫停。

 

2010年,長子岳德超返家幫助,從站櫃開始訓練,曾做過通路營運及海外拓展業務,現在鄭鈴珠要訓練他也有研發能力。

 

satana,kipling,鄭鈴珠,岳德超鄭鈴珠(左)從貿易公司小秘書到自創包包品牌,現在兒子岳德超(右)回來接班。

 

積極發展電商  請來執行長

 

「品牌要比命長。」鄭鈴珠表示,很多國際品牌走到今天,都是經過100年以上的時間淬練,「一個品牌很難在短時間爆紅,品牌的底蘊要慢慢累積,我希望能成為台灣優質品牌。」

 

她的用心,得到不少鐵粉支持。然而,2020年新冠疫情襲捲全球,在百貨通路設櫃的satana也身受其害。「2020年上半年很慘,下半年業績回到和前年差不多。」原本以為2020年會是最慘的一年,沒想到2021年5月的封城,營收來到最低。

 

「百貨公司都沒有人,全省9家店,6月份業績只有20萬元,連薪水都不夠付,損失真的很大。」她感嘆:「我們家的包是旅遊、上班用的,如果大家都在家上班,又不能出國,對包包的需要變得沒那麼急迫。」

 

為了應變,她積極發展電商。自2010年開始做satana網路,每年業績都有2位數成長。她表示,網路營收已經占5成。今年初,鄭鈴珠聘請新的執行長,協助網路經營。她期許satana長久經營,並成為一個能代表台灣、優質而溫暖的品牌。

 

延伸閱讀

買酒,先參考美國價格

2022-02-09

數位理財面面俱到,提早退休的夢想靠自己實現

2022-02-25

台灣,請把鋼盔戴在腦袋中

2022-03-23

在台灣與馬來西亞都能「接地氣」成優勢!好物飛行林平康:僑生是我們的DNA

2022-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