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下一個金融風暴的主戰場是銀行 P.102

下一個金融風暴的主戰場是銀行 P.102

財政部在選後第二天的十二月七日,派出一組金檢人員前往台中泛亞銀行展開金融檢查,重點包括查核金庫,了解資產負債品質,授信程序及內部管理,財政部強調,這是年度的例行性檢查,可是,在此之前的一周當中,先是財政部下令其他金融機構不得對泛亞銀行抽銀根,財政部長並親自為泛亞銀行背書保證,表示泛亞銀行對關係人授信只有二.三%,對財務危機企業貸款約僅六○億元,且均有十足擔保品,泛亞銀行營運沒有問題,財政部這些大動作,再加上泛亞銀行董事長楊天生親自上電視公開表示,他擔任的董事長職位隨時可以讓賢,而此時此刻正是他一生經營事業最艱困的時刻,在在顯示泛亞銀行的營運實在不輕鬆。


泛亞銀行是民國七十八年政府開放新銀行成立的十四家新銀行之一,股價一度跌至八元,而在七十八年以後成立的十六家新銀行當中,目前股價跌至票面以下的至少有泛亞、大眾、遠東、寶島、中興等五家銀行,而全部的新銀行股價全部都在一五元以下,這可以看出十年前投資新銀行的原始股東,如今全部處在虧損狀態。



銀行股逐漸淪為低價股

除了新銀行股價低迷不振之外,七十八、九年有六檔股價超過千元的金融股,如今除了國泰人壽股價在一○○元以上外,正逐漸淪為低價股,例如南企、中企、高企及東企已紛紛成為二○元以下的低價股,金融股曾經是全台股民瘋狂追逐的最受歡迎標的,如今人人避之唯恐不及,關鍵的原因即是今年下半年頻頻發生的企業倒閉風潮,從安鋒、瑞聯、新巨群、國產汽車、羅傑建設、中精機,再到廣三事件,企業危機頻傳為銀行業已逐年攀升的逾放比更增添了好幾層寒霜。

泛亞銀行之所以處境艱辛,除了楊天生政商人脈複雜,長億集團資金需求龐大之外,廣三事件應是揭開中部企業人人自危的另一個引爆點。十月上旬,瑞聯集團驚傳跳票,使得台中地區的建商如三采、龍邦、啟阜、熊貓、鄉村、聯傑等建設公司面臨沈重壓力。

這次廣三機構則是直接引爆金融機構的引信,廣三集團總裁曾正仁為了幫順大裕護盤,從中企搬出了七四.五億元的巨資,在中企的三個放款審查委員中,曾正仁拿到另一常董洪德生未出席的委託書,即順利取得七四.五億元資金,央行緊急赴中企金檢,結果爆發中企擠兌危機,中企在一兩天之內被擠走五百多億元,財金當局除了撤換董事長曾正仁外,並指示存款保險公司派員進駐整理,財政部並協調匯通等銀行接管中企經營權的可能性,一場可能爆發嚴重危機的金融擠兌風波所幸在財政部明快處置下,總算順利化解危機,可是廣三集團在中企的問題,卻令人不得不對企業風暴頻傳後,隱藏在冰山底下的逾放問題憂心忡忡。

今年下半年以來,企業集團陸續發生財務困難,從萬有、國融、聯蓬食品、安鋒、擎碧建設,一直到羅傑、國產汽車、國揚、新巨群、中精機,到廣三機構,這些企業相繼出問題,身為債權人的銀行,無疑是最大的受害者,如今如何擔保債權,使傷害降至最低,已成了銀行最大的課題。從目前可以取得的銀行債權資料來看,銀行貸款給國揚等今年發生困難的企業,總貸款額度高達一六一八.二五億元,假設銀行最後的損失是放款額度的五成,那麼今年金融機構的損失至少將超過八百億元。



彰銀是地雷引爆的重災區

仔細檢視這一波對問題公司的授信,三商銀無疑是最大的輸家,災情最慘重的是彰銀,彰銀躲過了國揚侯西峰,可是對安鋒集團貸款三四.八億元,國產汽車也有二二.七二億元,而曾正仁的廣三建設加順大裕合計即達四九.四億元。彰銀單是對這三個企業集團的貸款即高達一○六.九二億元,占總問題貸款一三七.九二億元的七七.五%。而一銀的問題貸款總額也達一一一.一五億元,其中也有三宗大額貸款,包括國揚的三五.二一億元,國產汽車的二七.六六億元,及廣三集團的一九.二億元,這三大問題貸款也占七三.八%。

華銀的問題貸款總額七三.六八億元,三個較大宗的授信案則是國產汽車的二六.八四億元,萬有的一六億元及國揚的一三.九七億元。三商銀的問題貸款也影響三商銀股價,今年來彰銀股價一向最高,未料廣三集團風波重擊,彰銀股價如今最低,而三商銀背負龐大的問題授信,已成三商銀股價沈重的負擔。值得一提的是,問題貸款最多的五大金融機構,前五名都是公營行局,除了三商銀囊括前三名外,交銀及台企銀分居第四、第五,其中交銀不良授信金額是六七.○八億元,台企銀則達五三.五四億元。這些公營行局都正在進行民營化,如今已紛紛穿上民營化的外衣,可是不良貸款卻在此時激增。

對問題企業的不良貸款也大大影響新銀行的評價,新銀行當中,過去經營口碑不差的富邦銀行,因為集團負責人與這些問題公司的負責人關係十分良好,不知不覺將富邦銀行推上火線。富邦銀行對新巨群有二四.○七億元的借款,對國揚有三○.六六億元的借款,使富邦銀行的不良授信達五八.五一億元,在新銀行當中排名第二。而泛亞銀行則因為對瑞聯、安鋒及國產汽車的授信,不良債權高達五九.一八億元,在新銀行高居首位,而萬泰銀行則以四四.七四億元居第三位。不良債權逾三十億元以上的新銀行還包括萬通、中華、聯邦及中興銀行,可見,新銀行成立歷史雖短,可是出問題的授信比重卻不低,這也是台灣金融業過度開放,大家為了搶業績而浮現的問題。



國揚、新巨群債權難回收

十幾家企業出問題,初步統計就有一千六百多億元授信可能面臨債權難以追回的問題。如果以出了問題的公司向金融機構的舉債來看,國揚的三九九.○五億元高居首位,這麼龐大的借款,如今在侯西峰遭到收押之後,問題更形複雜,而國產汽車的二五○億元銀行借款,新巨群的一八四億元,安鋒集團的二四五億元都是銀行不得不面對的痛。很多金融機構吃了一大堆問題貸款,都是與企業負責人個人的人脈有關,更值得有關當局注意。

照說銀行收受存款人的錢,然後再將存款貸放出去,這個存放款業務占國內銀行業務比重在八成以上,授信品質的良窳,不僅直接影響銀行獲利,尤其在景氣不佳,債權回收發生困難時,若無法回收的債權數過於龐大,勢將威脅銀行的存亡,是故銀行是公器,銀行經營者必須善盡善良管理人職責,十幾年前十信風暴釀成不可收拾的金融風暴,已使銀行監管成了財金當局最重要的職責。可是新銀行開放設立後,企業直接擁有銀行,銀行頓時成了財團企業個人的公器,這種情況到了廣三機構借殼上市中企情形愈形嚴重,這次曾正仁直接到中企去搬錢,更立下最不良的示範,意即銀行這個公器已淪為企業主個人的私器。在這種情況下,存款戶的風險也推升到最高點,而私相授受的不良貸款,也使銀行風險推到最高。



中小企銀問題嚴重


這半年來出了問題的企業,直接捅出了一千六百多億元的問題債權,其實拉大角度來看,隱藏在各家金融機構的逾期放款與催收款,已到了不得不面對的地步。例如三商銀的逾放愈來愈嚴重,其中彰銀放款六八一○.四七億元,逾放金額五○九.五九億元,逾放比是六.○四%,一銀七七二八億元貸款,逾放金額三六四.七九億元,逾放比是四.七二%,華銀放款六八三一億元,逾放金額三七四.三六億元,逾放比是五.四八%。逾放比超過五%的還包括台企銀與農民銀行,其中台企銀放款五八六五億元,逾放金額四一四.六七億元,逾放比是五.九%。

中小企銀是地區性的銀行,授信也以中小企業為主,可是台企銀的逾放比居高不下,其他企銀情況也很嚴重,最可怕的是黨營事業入主的高企,在七○六.七九億元的放款中,逾放金額高達一三五.七億元,逾放比高達一九.二%,這實在太可怕了,而游淮銀幕後主導的東企三三○.九三億元的放款,逾放金額高達五三.二八億元,逾放比達一六.一%,其他超過五%的還有中企、南企與竹企。其中竹企二○二二億元放款,逾放金額竟達二○二億元,企銀一向與地方政治勢力淵源很深,逾放比的居高不下,已逐漸顯現政商掛鉤的後遺症,像中企過去一直是台中地區最典型代表作,中企過去的董事長蔡鴻文是省議長,後來是總統府資政,而前一任董事長劉松藩則是立法院長。政治人物大量進入金融機構,使企銀「公器」的角色逐漸式微。



政商關係愈通達、逾放愈高

而農民銀行授信三五七○億元,逾放金額達一八六.七九億元,逾放比五.二三%,也象徵了農民銀行與合作金庫因為監管地方基層的信用合作社與農漁會,潛藏的危機不容忽視。一直以來,信合社與農漁會都是地方派系領袖掌控的金庫,民國八十四年曾爆發一連串的信合社與農漁會擠兌風暴,事件平息後,逾放比嚴重的引信並沒有拔除,這也是潛藏的金融地雷。

新銀行中,逾放比逾五%的有泛亞銀行、大眾銀行與萬泰銀行,這些逾放比突出的新銀行,都是政商關係較複雜的金融機構,如果以股價來論斷經營,由學者林鐘雄領軍的玉山銀行,一直享有很好的口碑,主要是專業經理人得到充分授權,這可以看出政治惡勢力往往是腐蝕銀行經營的根源。這次三合一選舉,地方派系領袖大量進入國會,台灣的黑金政治可望再上一層樓,有了政治人物當靠山,金檢制度就使不上力,這是潛藏的大問題。

企業一連串跳票風暴,財政部與央行官員再三宣示,銀行不得對企業抽銀根,又是把企業逼著往火坑裡跳,未來如果景氣沒有明顯好轉,房地產景氣沒有復甦,那麼企業危機後,銀行將把自己推上火線,假如「土地神話」破滅,「銀行不倒」也將成為神話,如果是這樣的話,台灣經濟的悲情將持續上演,經濟將改變台灣政治生態,潛藏銀行倒閉的風暴,很可能影響公元二○○○年的總統大選。


延伸閱讀

COVID-19肆虐,房價不跌反漲 「恐慌購買」4心理因素影響房市 專家:從3面向提解方

2022-01-17

確定不買了!馬斯克1句話「440億美元推特收購案」最終成破局 對方預告下一步「來硬的」

2022-07-09

出現水泡傳染力最強、中非病毒株致死率達十% 猴痘恐爆大流行?醫授三招防染疫

2022-07-13

孫子兵法【虛實篇】之職場應用

2022-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