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華倫巴菲特也有盲點 P.40

華倫巴菲特也有盲點 P.40

美國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 WARREN BUFFET )三月十一日表示, 他所領導的伯克夏海瑟威( BERKSHIRE HATHAWAY )公司,由於旗下保險控股公司業務虧損,包括全球最大的再保險公司之一的 GENERALRE 去年承擔保險損失達八.九七億美元,再加上投資收益的萎縮,導致伯克夏海瑟威控股公司去年營收僅十六億美元,比前年二十八億美元營收足足少了四二%,而平均每股獲利一○二五美元,更是創了歷年紀錄, 伯克夏 A 股,股價從去年最高的六六九○○美元跌落到四○八○○美元, 跌幅高達三九%,而 B 股則從二二一九美元跌至一三五一美元,跌幅也達三九%。這是一九九○年以來巴菲特操作的控股公司罕見的最差成績。

去年道瓊指數一整年上揚一五.三%,那斯達克則上漲八七.二%,S&D 500 則上漲九七%,可是伯克夏的 A、B 股卻雙雙下跌三九%,伯克夏的業績不佳,股價下挫,正意味了巴菲特的投資哲學面臨空前考驗。過去三十年來巴菲特主張低價買進績優股並長期抱牢,但在投資快速獲利的科技股當道,尤其是網路、通訊股旋風式大漲之際,巴菲特堅持的理論已黯然失色。不過三月十一日巴菲特並不改變他的投資觀點,因為他認為他「未能預見誰在科技領域能擁有真正持久的競爭優勢」。巴菲特在致股東的信中強調:「本公司去年績效絕對是本人任內最糟的,連克魯索警探(《頑皮豹》中的笨拙人物)也都察覺得出去年是誰之過:你們的董事長。」

去年一年,那斯達克大漲,道瓊小漲,伯克夏則是大跌。而今年來那斯達克繼續大漲,道瓊下跌,伯克夏跌幅尤其慘重。值得一提的是,巴菲特最珍愛的績優股從去年底迄今跌跌不休,例如巴菲特的代表作吉利刮鬍刀股價自四五美元跌至二八美元,股價下跌三七%。富國銀行從五○美元跌至三二美元,下跌三六%。而知名度最高的可口可樂股價從六九美元跌至四四美元,股價也是下跌三六%,這三檔巴菲特昔日點石成金的績優股,如今在華爾街絲毫引不起投資大眾的興趣。最近消費用品製造商寶僑( P&G )宣布巨幅向下修正盈餘目標, 股價從九○美元左右跳空下跌至六○美元左右,從今年元月十二日以來,寶僑股價從一一八元跌至五二.七五美元,股價一口氣狂瀉五五%。包括老牌績優股奇異最近股價都難挽頹勢。這些代表舊經濟的老績優股,似乎引不起投資人興趣。根據所羅門美邦公司統計,S&P 500 指數中已有七五%的個股較今年元月十四日道瓊在一一七五○的價位創下的高點,已足足跌掉二○%以上。威爾斯資本管理公司更統計,如果把六六家電信股剔除,剩下的四三四檔個股股價都跌至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的相對低位,結果葛林斯班升息只是把那些價值已經很低的股票打得更低,更多的投資人湧向科技股,卻把科技股的股價愈推愈高,美國股市這種失衡景象前所未見。也難怪巴菲特堅持他自己的投資方向,一點轉圜的餘地也沒有。

今年來,美國的投資人把股市分成兩大類,「舊經濟」時代的傳統績優股,飽受升息衝擊,股價乏人問津,同時代表「新經濟」的網路、通訊股卻完全不受影響,持續全速飆漲,當五○檔個股飆漲時,其餘四五○檔大型股卻在下跌。而這個局面也使道瓊指數與那斯達克形成截然不同的兩極化走勢,九九年道瓊首度登上萬點大關之際,那斯達克指數仍在二二○○點左右,如今那斯達克已登上五○○○點大關,並創下五○四八.六二的新紀錄,可是道瓊指數反卻跌破萬點,一九九八年底,道瓊收盤指數是九二七四.六四,三月十日收盤是九九二八.八二,道瓊指數一年多來只小漲七.○五%。反觀那斯達克指數在九八年底收盤是二一九二.六九,如今是五○四八.六二,那斯達克指數大漲一三○.二五%。

在加息的陰影中,道瓊走勢跌跌撞撞,走勢蹣跚,反觀那斯達克卻強健有力,道瓊指數與那斯達克指數的差距也愈拉愈近,九九年第二季,道瓊指數首度登上萬點之際,那斯達克指數與道瓊指數相距約八千點,如今縮小差距不到五千點,那斯達克隱然成了美國資本市場新生的力量,這是因為網際網路徹底改變了下一個世代企業經營形態,為主導改變的科技業者創造新的商機。今年美國股市在持續二十年的多頭行情之後,可能出現幾個不同的組合,一是加息壓力使道瓊指數大跌,那斯達克強勢上揚之勢也被拖累,結果是美國牛市宣告終結;二是那斯達克發揮新經濟的力量,持續向上揚升,也支持道瓊指數力守在萬點之上;第三種則是道瓊在通膨壓力中下挫,而那斯達克則繼續加溫,在不久的將來,也許道瓊指數與那斯達克在某一個相對高點交叉,上述三種組合,無疑那斯達克都會比道瓊指數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要看美國新經濟到底能綻放多久光芒,那斯達克無疑是最重要指標,那斯達克的英文是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S DEALERS AUTOMATIC QUATATION的縮寫,前身就是美國的 OTC 市場。 那斯達克在一九七一年二月八日正式交易,初期主要容納一些在創業初期且涉及極高風險而無法在紐約證交所掛牌的小型公司,如電腦軟硬體、生物科技、藥物研究等。主要投資者多是一些創業資金及對高科技有認知的散戶,那斯達克掛牌第一天,指數收在一○○.八四,那斯達克掛牌第十年指數才突破二○○點大關,六年後再突破四百點關卡,到了一九九一年才突破五百點關卡,這時候那斯達克才取得融資資格,而九○年代以後,那斯達克才逐漸受到市場的注意,尤其是微軟開始出類拔萃,到了一九九四年那斯達克成交股數已超越紐約證交所成為全美第一。九五年那斯達克更在微軟領軍,指數挑戰一千點大關成功。 到了九八年美國線上購併 NETSCAPE,那斯達克式突破二千點大關,這時候的那斯達克市場已是家喻戶曉,掛牌公司達五千一多家,其中有四百八十多家來自美國以外的國家,全年交易金額更高達五兆八億美元,那斯達克不僅是美國投資人的寵兒,那斯達克指數更是成為全球股市主要的風向球,而那斯達克漲升的速度也愈來愈快。

九五年那斯達克在微軟領軍下突破千點大關,又花了三年時間才征服二千點,之後只費了一年三個月的時間就挑戰三千點成功。 而一個月後那斯達克又在QUALCOMM 領軍下征服了四千點大關,今年三月九日那斯達克首度突破五千點。

那斯達克經歷了三十年,大致可分成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由七一年到八九年約二十年,那斯達克約在一○○~五○○點之間,那斯達克只是一個典型的第二市場,買賣也以散戶為主;第二個階段是九○年代迄今的黃金十年,很多寂寂無名的小公司,憑藉新科技搖身一變成為跨國大企業,其股價暴漲更令那斯達克水長船高。九○年十月那斯達克約三○○點,如今登上五千點,漲幅達一五.六倍。而第二個階段又可分成三個段落,從九○年到九四年在波斯灣戰爭,美國電子科技舉世震驚, 投資者重新肯定美國經濟地位,PC 產業進入開花結果階段,從IBM、蘋果,到康柏、戴爾, 然後是微軟、英特爾,其中英特爾成功推出八○三八六 CPU,配合微軟推出視窗三.○版本,使得個人電腦功能大大增強,全球半導體產業開花結果,晶片儲存功能倍增,價格卻不斷下跌,電腦軟硬體發展,推動 PC 新一階段的發展。

而從九四年六月那斯達克的六九○.八五再到九八年七月的二○二八.一八,那斯達克指數約上漲二.九倍,英特爾與微軟又主導了一次革命,英特爾推出一○○ MEGA HERTZ 的奔騰晶片,正式把個人電腦標準由十六位元升級到三十二位,九五年八月微軟又推出視窗九五,改變以往電腦作業系統只作為運用軟體平台的作業模式,使軟體功能大大增強,英特爾與微軟架構了新的 WINTEL 模式,PC用戶紛紛將電腦升級,電腦軟體生意不絕,微軟一下子漲了十幾倍,英特爾也漲了六倍,賣 PC 的康柏、戴爾也都大漲,那斯達克指數也因之狂升,台灣也出現很多英特爾概念股, PC 零組件等代工產業誕生很多新霸主,包括鴻海、華碩、華通、達電、廣達、英業達、華宇及宏碁等。

那斯達克進入第三個階段是從九八年十月的一三五七.○九開始迄今,那斯達克一年當中狂漲三倍,網路股平地一聲雷冒起,且股價出現爆炸性上漲,尤其是洲金融風暴後,亞洲資金撤出,大量資金湧向那斯達克,助長了那斯達克指數狂升,事實上,創造美國新經濟神話的網路科技在九○年代起逐漸在那斯達克扮演了重要角色, 九二年美國線上率先在那斯達克 IPO, 九四年代表性的公司是CMGI,九五年則是 NETSCAPE,到了九六年當今最紅的雅虎殺進市場, 九七年有亞馬遜的 IPO,九八年代表性的公司則是 EBAY,到了九九年 COMMERCE ONEQUALCOMM 應是代表作。 去年雅虎股價狂漲到五○○美元,代表網路股登上極致的代表作, 而 QUALCOMM 則是通訊股的代表,QUALCOMM 因為 CDMA 技術授權穩收權利金,股價一度攀登六○○美元。 目前通訊概念股如 BROADCOM、 RFMICRDEVICESE.TGK、JDS UNIPHASE 都在今年創下驚人漲幅, 而目前在網路股狂潮暫逝之後,B2B 專供電子商務的部分,又為那斯達克添加活力,由於網路創造新商機,又對企業與企業的電子商務有效降低成本,創造了新經濟活力,那斯達克已有逐漸取代紐約證交所的道瓊指數,成為美國資本市場中流砥柱之勢。

在現實生活中,網際網路肯定是一場實實在在和影響深遠的革命,在這場革命中,將會有一些和網路相關的行業及公司,不斷地成長茁壯,並且成為大企業,目前活躍在那斯達克的網路股有如入選世界小姐的佳麗,每一位都有燦爛美妙的,但時候一到,奪魁佳麗只有一個,其他美夢都要被無情粉碎,投資人如何壓對寶將成關鍵。

不過今年以來,進一步帶動那斯達克創新高的已不再是微軟或戴爾,或是美國線上、 亞馬遜, 甚至是 QUALCOMM, 今年來中小型生物科技股、半導體股及從事B2 電子商務的公司才是最大贏家。 過去毫不起眼的如科技複製公司(TECHONICLONE )、小型儀器製造商醫學科技及創意公司( MEDICAL TECHOLOGY& INNOVATIONS )及掌上型電腦製造商 ULTRADATA 系統公司, 這三家公司今年來漲幅都超過十二倍, 其他如網路設備業者 ECHELON、 記憶體晶片製造商RAMBUS 以及 GLOBALSPAN 都在短短三個月內創下超過三倍漲幅。 在那斯達克任何一個時段都有令人歎為觀止的黑馬,成為新經濟時代的代表作。

去年中國網在美國那斯達克掛牌,創下半年之內股價大漲十倍的驚人紀錄,中、港、台三地公司開始掀起赴那斯達克掛牌的狂潮,尤其是今年和信超媒體成功地在那斯達克掛牌,首日由二十七美元直奔八八美元,更令台灣投資人歎為觀止。去年九月微軟以每股一○美元購入和信超媒體一○%股權,國人已驚呼不可思議, 豈料不到半年 GIGAMEDIA 已成功在那斯達克掛牌,且一股換算成台幣是二千多元,和信超媒體開了一條成功之路,國內網路與媒體業者已前仆後繼,卯足全力向那斯達克叩關,目前數位聯合已完成海外釋股作業,東森多媒體、年代、全新光電、奇摩站、蕃薯藤、網際威信、宏碁聯網也都默默為進軍那斯達克卯勁。從這個趨勢看,那斯達克的未來仍應是網路股與通訊股的天下。

目前美國企業在那斯達克掛牌已達五千多家,海外在那斯達克掛牌企業也達五百家之多。 有鑑於美國那斯達克成功典範, 日本除了去年成立創業板的 MOTHERS之外,軟體銀行與美國那斯達克共同開辦的日本那斯達克也預定在今年六月開張,其實日本科技股目前已成立 JASDAQ 市場, 而新加坡也有 SISDAQ,南韓也立 KOSDAQ 市場,目前 KOSDAQ 表現比南韓綜合指數還優異,且成交值居然已超過南韓股市。 在香港目前已成立創業板 TOM.COM 與 HONGKONG.COM 先後掛牌,可望增強香港創業板的聲勢。

台灣的 OTC 市場今年來在通訊概念股帶動下,今年成交量大增, 個股表現的活力也遠超過集中市場, 三月十日外資單日在 OTC 市場買超逾三十五億元,被內投資人遺忘很久的 OTC 市場搖身一變成為淘金聖地。 從今年那斯達克表現超越道瓊指數, 及生物科技、通訊、網路與半導體紛紛成為主流之際, 台灣 OTC前景看好的產業中的明日之星很可能會創下相當驚人漲幅,從去年以來,華新科技股價大漲二十三倍,禾伸堂漲到六○一元,希華與百容股價飛躍大漲,OTC 市場將逐漸散發光芒。

延伸閱讀

預言未來至少「奔馳30年的新產業」 謝金河赴台中見證離岸風力發電傳奇

2020-09-23

衝破楊金龍防線!「新台幣升值」新時代 謝金河:這麼強勢令人有點意外

2020-09-22

謝金河:川普對華為祭出禁制令後...下個可能是中芯!

2020-09-20

謝金河:張忠謀欽點劉德音和魏哲家擔任接班人 未來誰會領導台積電?

2020-09-18

跳空大漲逾6%,創台股新里程碑!謝金河:台積電好,台灣經濟會更好

2020-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