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我只對我的專業忠心!」P.52

「我只對我的專業忠心!」P.52

大華證券總經理吳敏卿,近年來一直是金融圈的風雲人物。

處理前任總經理王慎的去留有所爭議,去年開發工銀董座之爭時,更被外界指為陣前倒戈的「胡派大將、劉派重臣」伍敏卿多次成為話題人物。身兼開發金控財務長、忙完了開發金控海外可轉換公司債( ECB )籌資之後, 被派任大華證總經理二個月的伍敏卿,最近較常待在大華證。伍敏卿接受《今周刊》專訪,親自向外說明與兩位提攜她、卻不對盤的開發金控董事長劉泰英與開發工銀前總經理胡定吾之間的關係,以及紛紛擾擾的大華人事案。

個性直爽的伍敏卿說,沒有什麼不敢回答的問題。例如胡定吾離開開發工銀後,新興市場教父馬克莫比爾斯來訪,給她填了一份只有七個問題的問卷,最後一題正是「胡總走後,對中華開發的影響」,她就從第七題開始答,答完第七題後就想站起來走人,因為「最敏感的問題都答了,沒什麼不敢說的」。以下是專訪紀要: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 :身兼大華證券總經理與開發金控財務長,母子公司的資源將如何整合?外界盛傳與開發資源重疊的是承銷部,一向執承銷業牛耳的大華承銷部未來動向?

伍敏卿答(以下簡稱答):擔任開發金控財務長,主要因我是開發工銀裡少數曾擔任過財務長、會計長等職務的人。財務長最主要的任務是籌資,我在承銷業很久,了解籌資的管道與產品最新動向,協助金控公司籌資有一定的便利性。

工銀只能投資一家券商,合併大華證後,工銀持有單一券商持股超過二○%,依法工銀承銷執照要繳回,未來承銷案只能由大華證接,開發工銀的專業人員只好全部遷入大華證。有人會問,為什麼不在工銀時就先將承銷部門人員做好安排,當初的想法是想樹立金控典範,況且整合人力資源不可採人肉市場般的方式:挑好的、留下壞的,所以工銀承銷部整個部門遷移,是未來金控整合下的做法。是否公平?至少對同仁而言尊重度最高,況且開發員工進入大華之後會打散,不會全部進駐承銷部,大華證本身要成長、部門也會缺人。


開發工銀與大華證互補──是最佳組合

在營業據點方面,目前大華據點已增為二十個,與菁英證券合併勢在必行,據點很快會拓至二十五個,明年此時預計大華證的分公司家數將達到三十家,與大型券商的差距將縮小至十個分公司以內。有了據點,也要有特殊產品,否則行銷沒有意義。由於商品涉及營業員的訓練、客戶的接受度與整合,這就是為什麼國外購併,要看到效果要二到三年。我才剛到任二個月不到,不過希望能領先國際慣例,在一到二年間就看到整合效益。

問:妳與劉泰英關係如何?外界認為,自從去年開發工銀董座一役之後,原是胡定吾陣營大將的妳,之後卻成為劉泰英的愛將,妳自己的想法呢?

答:這件事非常簡單。對劉董來講,公司根本沒有派系,所有人都是他的部屬,你可以從劉董的眼光去想這個問題:他曾是一位國師,在金融業地位非常崇高,我們有哪一個人可以跟他平起平坐?此外,我覺得滿有趣的,就是「伍敏卿在委託書收購一戰選邊」,委託書收購要花錢的耶!要花「很多錢」的耶!一個領薪水的專業經理人怎麼可能這麼做?


劉胡之爭是轎夫造成──兩人關係比想像的好多了

當時收購委託書時,是全公司都要幫劉董收購,連胡總的指示也是「委託書拿來了要交給劉董」,大家都很詫異,我的客戶都是法人,法人要支持誰都有定見、名字更是法人自己填的。胡總也知道我拿的是誰的委託書,所以根本不會誤會我「選邊站」,這是當時大家對我最大的誤解,其實開發的同仁都不知道我拿到的是誰的委託書。

憑良心說,胡總與劉董兩人都是「泱泱大度」。一位是「願賭服輸」,一位是「船過水無痕」,都過去了,胡總在開發資產管理公司當董事長,開發工銀開常董會時他會來,來了之後會與劉董談話,比大家想像的好很多。

至於我,你去問任何一位專業經理人對什麼忠心?是對「他的專業」,不是「他的老闆」,這點最重要,盡到你對專業的本分,因為企業經營就是要賺錢,忠心不賺錢有用嗎?我來大華證,沒有賺到錢也不用回去了!

劉董、胡總可以共事十年,顯然他們兩人有相當好的互補。很多事我想應是「坐在轎子上的人,被人抬到哪兒都不知道」,我猜測,這可能是「董座之爭」最接近事實的說法,要往東轎夫卻抬往西,坐在轎上一點兒辦法也沒有。我說的「轎夫」,是指台面下運作這件事的人,並不是我。很多事都是臆測,就讓他們去臆測吧!講多了會傷害當事人。

胡總喜不喜歡一個人沒那麼明顯,但他會讓大家很願意盡心盡力地去做事;至於劉董對我而言則比較遙遠,因為他是董事長、負責策略,很多事情沒有那麼地直接介入執行。

問:現在與劉泰英互動仍會覺得「很遙遠」嗎?

答:不會,畢竟董事長是六十幾歲的人,我們對他很尊重,他的社交圈與我們差距很大,就像「你覺得聯電董事長曹興誠,會每天跟他的廠長勾肩搭背嗎」?


與胡定吾較親近──與林軍則有點距離

與胡總比較親近,因為他的個性比較外向,但仔細一想,長官就是長官,還是會有點距離。胡總的太太除了在尾牙上唱歌給我們聽以外,沒來過公司,而到目前為止,我還沒見過劉董的夫人,他家在哪?沒去過。但兩位老闆都做到了不干擾專業經理人。

劉董還有個很少人提及的優勢: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在未有證據前,他都相信屬下是無辜的。這一點非常美式作風,所以跟他做事也蠻簡單的。跟這兩個老闆做事的好處,是「不用打點些什麼」,不用下班後應酬,下午五點半以後就不用再看到老闆了。

問:另一位新老闆林軍(開發工銀執行副總經理),外界也傳妳與他「不太合」?

答:哈哈哈!我認識林執副非常早,我在中華投信時,他的辦公室就在對門。我覺得也沒有什麼「合不合」的問題。我們的工作內容很不一樣,我是證券業,講究反應速度,他是做長期投資,對於速度比較不敏感。因為講求速度,我講話都非常快,加上我從來不在五點半以後與老闆有任何的社交活動……,換個角度,若說我跟他不好,那麼請問「好」是什麼定義?林執副也比較內向、不是會找同事吃飯談案子的類型,所以他應該對誰都差不多。

另一個問題,也許我講話直來直往,所以連我的部屬跟我講話,都會不自覺脫口而出:「我聽妳在放屁」。產業與行業的不同,速度與要求也不同,也許因此有了點距離,其他沒有太多問題。

問:開發工銀收購大華證之後的處理手法,外界似有認為不太漂亮的批評。

答:是否要讓大華證獨立經營的評估很久,為了不讓外界認為開發金控在玩家家酒,加上大華證對開發金控的重要性是很具有指標性,包括人的遷移、合併等,每個動作都沙盤推演多時,目的是清楚之後有依循,我們對購併的看法:不是挑現在工作者的毛病,而是加強實力。

也許是開發公司的形象不怎麼好,包括我們對大華證說過「絕對會保障工作權」都被遺忘了,開發的想法不是靠砍人來節省成本,因為省不了多少人,而且人心不安定,反而應該靠成長的機會讓成本下降。

開發工銀好像一齣政治連續劇,過去一年來新聞不斷,我想可能是股東人數多達五十萬人,眾人之事就是政治,而且開發工銀在過去讓外界的感覺也很「特權」,但若很特權,為何高鐵會沒標到?單靠特權,每年持續賺一百多億元是不可能辦得到的,一定要靠管理,所以開發工銀中的幾任總經理的確功不可沒,包括剛過世的前總經理江萬齡。

我是開發體系中第二位派任的女性總經理。我再小小地澄清:包括我同期四位升協理的也全部同天升副總經理,但按照外界的說法,變成只有我一個人升官。所以只要是還在開發體系、所謂胡系「四大將」,沒有一個人漏掉升官。不過這樣也好,至少我失散多年的同學都打電話來了,知道我在哪裡上班。

延伸閱讀

加密貨幣新戰局的另一個故事:為何比特幣是發展落後國家的最佳選擇?

2021-07-22

金融世界的新主宰?虛擬貨幣投資潮席捲全球

2021-06-25

中國禁止、特斯拉棄用 比特幣價格腰斬還會再跌嗎?它會不會成為數位資產市場的「美元」?

2021-06-14

北京鳴槍「打擊挖礦」馬斯克、女股神伍德率多頭頑抗 中美歐霸權治「怪獸」掀虛擬貨幣大海嘯

2021-05-26

虛擬貨幣投資正夯!金融博覽會「ABE亞洲區塊鏈生態系主題館」8大亮點

2020-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