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花旗集團撤資的省思 P.122

花旗集團撤資的省思 P.122

2004-07-08 10:12

就在金監會掛牌運作前夕,花旗集團在六月二十八日下午與富邦金控聯合召開記者會,雙方共同宣布花旗將全部出清富邦金控所有股權,第一階段出售富邦金控七萬張持股,第二階段再將剩餘持股以洽特定人方式出清,由富邦集團尋找策略投資者接手。花旗集團這個大動作,立刻重創富邦金控的股價,六月二十九日富邦金控開盤即以二十九元跌停到底,不過次日股價立即回穩。花旗對富邦金控的股價衝擊,一天之內就反應完畢。不過花旗這個大動作,卻使台灣金融產業遭到嚴重撞擊,大家思考的是,花旗在台撤資後,台灣的金融業到底何去何從?

花旗集團在二○○○年十一月宣布斥資二三○億元,各取得富邦旗下五大金融機構一五%的股權,在二○○○年美國科技泡沫,台股重挫之際,花旗集團的二三○億元現金,對富邦蔡家是很大的及時雨。一方面,富邦蔡家突然取得一大筆現金,在股價重挫到三四一一點之際,富邦現金支配能力大增,這使得其後富邦在購併台北銀行及取得台灣大哥大與台固經營權,有很大的助力。

其次是花旗與富邦金控策略聯盟,使富邦金控加深了國際化形象,外資持股比率達二九%以上,對富邦金控股價也有加分效果。三是花旗加盟這三年多期間,富邦金控強化公司治理,增加經營透明度,再加上人員培訓,都使富邦金控創造了很多金錢以外的實質報酬。

撤資原因:經營權、合作案、投資回報皆落空

不過雙方的合作在去年十一月屆滿三年持股閉鎖期之後立刻生變,背後有幾個原因,一是花旗集團原先是希望增加富邦金控持股,並分享經營權,尤其是在富邦購併台北銀行之後,花旗希望整合富邦、台北銀行三方力量,並取得經營權,不過在這方面富邦蔡家始終不願讓步,花旗集團不甘心只充當純投資者的角色,乃決定求現,尋找更好的投資標的。

尤其是台北銀行併給富邦金控之後,花旗集團持股已從一五%稀釋為一○‧二%。在沒有辦法取得經營主導權的情況下,更強化了花旗集團另起爐灶的決心。

其次是花旗集團感覺與富邦集團的合作案過去三年來「遲遲無法順利進行」,例如,花旗希望與富邦共同建立亞洲保險網路,不過富邦與花旗只有○二年共同在香港成立一家保險公司。

花旗原先把富邦定位為保險集團,不過富邦購併台北銀行後,也致力在金融領域大施拳腳,這個發展方向與花旗集團初衷似有背離。到了去年富邦金控拿下港基銀行,富邦集團單獨西進的策略逐漸明朗,更加深了花旗集團撤資的決心。

第三,既然無法取得經營權,則花旗集團必須考量投資回報。花旗集團在二○○○年入股富邦,經過多年配股之後,每股平均成本約在二十八元左右,以目前富邦集團的股價,應該算是小有獲利,不過,若論投資報酬,則可能還與花旗集團預期相差甚遠。這次花旗集團在台撤資,撤出富邦金控並不是一個單一事件。

花旗亞太布局一:拿下日、韓銀行股權,搶攻消金業務

就在花旗宣布從富邦撤資前後,花旗集團也決定售出日本日興證券的股權。在山一證券出問題前後,日興證券也一度面臨經營壓力,之後與花旗集團合併的旅行者集團,入股日興九‧五%股權。後來日興發行可轉債,旅行者集團又認購了一五○一億日圓。這次花旗集團也宣布減碼日興證券股份,先從二一%降為一二%,可能會伺機出清。花旗出脫日興證券持股,也是基於投資報酬的考量。今年上半年日本股市有超過一○%的漲幅,不過日興證券卻出現一一%的下跌,花旗集團在考慮投資效益的情況下,在日本出現換股的動作。

也就是說,花旗可能把賣出日興證券的錢,用來買進日本最大消金金融機構武富士的股權。武富士(TAKEFUJI)集團最大股東武井保雄預計釋出六五%股權,花旗是參與競標的五家外商中最積極的外資金融機構。從盈利來看,去年武富士銀行每股盈利是五二二‧七七日圓,日興證券只有二‧六九日圓,花旗集團捨業績比較差的日興證券,轉戰業績比較好的武富士銀行,是可以理解的。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花旗集團在日本準備以志在必得的決心拿下武富士銀行經營權,可以看出花旗集團在亞太布局將以消金(消費金融業務)為主體。

花旗集團自從網羅麥睿彬負責亞太業務之後,即全力搶攻消金業務,除了從日本武富士銀行下手外,在花旗集團宣布出清富邦金控持股之前,花旗集團宣布斥資二十七‧三億美元,拿下南韓韓美銀行九七‧五%的股權。

韓美銀行是南韓第六大銀行,不過卻是消金比重最高的商業銀行,在南韓金融機構裡,韓美銀行經營績效最卓著,去年南韓第一大銀行國民銀行經營出現虧損,第二大的WOORIBANK每股獲利七十三韓元,韓美銀行每股獲利二三九韓元,花旗集團進駐韓美銀行,鞏固了南韓的消金業務。最近花旗集團也宣布將新加坡的消費金融部門成立獨立的公司,資本額是十五億新幣。

而在兩岸布局中,花旗集團找回了原是花旗出身,後來出任中信金控個人金融副執行長的陳邦仁回鍋,陳邦仁出任花旗中國區消費金融業務的負責人,花旗集團○二年在上海開設消費金融分行,成為第一家在上海開設個人消費銀行業務的外商銀行,花旗在消金業務大展拳腳,這個大動件,值得國內金控集團密切注意。

花旗亞太布局二:積極布局上海浦發銀,全力進軍中國

第二個戰略布局是中國大陸。目前所有外資都將中國一‧三兆美元的存款視為潛在大餅,各大外資金融機構也都希望趕在○六年中國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必須解除金融管制之前,提前在中國市場卡位,不過花旗集團雖然使出渾身解數,到目前為止,斬獲並不多。

花旗集團最具體的行動是先取得五%的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權,目前股權經稀釋後約占四‧六二%,今年二月花旗集團與浦東發展銀行合資在中國發展信用卡業務。花旗集團下一步是希望拿下浦發銀行二○%至二五%股權。

從銀行的購併戰來看,目前花旗集團落後匯豐控股甚遠。從○一年以來,匯豐銀行即積極重返中國,第一個步驟是拿下八%的上海銀行股權,接著又加碼平安保險,然後是透過子公司恆生銀行,在去年十二月拿下福建興業銀行一五‧九八%股權。最近即將拍板定案的中國交通銀行,匯豐銀行則準備拿下一九‧九九%股權,而今年陸續IPO(首度公開發行)的中國四大銀行,匯豐銀行也一直都有積極動作。

除了積極入股中國金融機構外,這幾年匯豐控股在台灣也沒有繳白卷,像是匯豐幫忙東隆五金重整,目前已成功在望,○一年五月,匯豐控股也以高價拿下九七%的中華投信股權,○二年匯豐也以每股八十二元取得智冠增資股。匯豐控股在兩岸布局都十分積極。

相對而言,花旗集團除了鞏固消金業務之外,下一個步驟將全力進軍中國,今年花旗集團將把香港業務改為子公司,作為進軍中國消金市場的跳板。另一方面,花旗也希望重組中港台三地業務,由香港移進中國上海。

不過也許是火力不夠集中,近幾年來,花旗在大中國區的幾件IPO案件並不順利,像是一九九九年中海油的二○○億美元IPO案,花旗集團進行並不順利,後來這個案子由中銀國際與美元負責承銷,並且順利上市成功。

花旗後來找來前百富勤大將梁伯韜出任亞太區主管,去年三十四‧六億元的中國人壽IPO案雖然成功了,不過中國人壽上市之後,一連串的作帳風波,也使得梁伯韜找來的任克英(趙紫陽媳婦)不得不去職。

這次半導體小尺寸廠,有台資背景的華瀾上華也由花旗承銷,卻功敗垂成,這次博達GDR(全球存託憑證)事件,又傷害了一次花旗集團,還有今年上半年由花旗集團承銷的可轉債業務只有七‧四七億美元,花旗從去年第一落居第七,都可能是花旗必須重整旗鼓的地方。
目前花旗集團市值達二三九五億美元,去年稅後純益達一七八‧五三億美元,EPS(每股稅後純益)達三‧四二美元。今年第一季花旗集團獲利五十二‧七億美元,亞太區獲利八‧六四億美元,占獲利的一六%,亞太區的營運仍是花旗在美國本土外,重要的根據地。因此,花旗集團的動向受到高度矚目。

省思一:誰會是花旗集團新歡

這次花旗集團從富邦金控撤資,值得觀察的是花旗集團在台灣的戰略布局,因為花旗在日本撤出日興證券,但是卻轉進消金業務的武富士銀行,這是投資標的的轉換。

而在台灣,花旗在富邦金控求現後的下一步會有什麼新動向,值得大家密切關注。如果花旗撤出富邦,從此一去不回頭,那麼這將是對台灣金融產業下分負面的一個表述。如果不是撤資,那麼花旗的下一個新歡會是誰?

省思二:消金成為盈餘新主力

另一個思考的戰略主軸是,花旗集團重視經營績效回報,像是南韓的韓美銀行、日本的武富士受到它的青睞,都是因為經營績效被花旗集團看中,讓花旗集團砸重金進駐,這一點可以給台灣的金融機構另一個思考方向,亦即如何提升經營效益,以好的業績回饋股東是當務之急。

目前來看,今年預估獲利一○五‧四八億元的台新金控及剛拿下高企分行的玉山金控比較受到肯定,目前中信金控、台新金控都以消金業務創造高盈餘著稱,花旗集團在消金領域的全力布局,應對台灣現有金融機構有更多啟發。

省思三:金控整合別忘了外資

三是眾所矚目的金監會正式掛牌運作。在金監會成立之前,台灣的金融改革以打銷金融呆帳為主,目前銀行呆帳已打銷一‧二兆元以上,國營行局逾放比也降至三‧七七%,呆帳打銷已完成金融改革的初步目標。

可是下半階段的金融改革仍待金監會大力來執行,最關鍵之處是如何強化台灣金融業的競爭力,這有兩個角度來看,一是現有的十四家金控公司,如何繼續進一步整併。

日本的金融機構,在九○年代也是百家爭鳴,但是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日本大型金融控股公司,已然從瑞穗控股、東京三菱、三井住友,到UFJ四大金控逐漸成形的局面。以日本那麼大的市場,都能整合出四大金控集團,台灣的市場那麼小,絕不可能容忍十四家金控集團,未來如何整合將備受矚目。

在金控版圖整合中,目前政府手上仍握有「王牌」,例如兆豐金控、一銀金控,甚至是彰銀、台企銀、華南金控,政府在官股都擁有很大的影響力。我們認為,在上市的官股金控公司中,政府只要保留一個像兆豐金控這種有競爭力的公司即可,其餘政府可以掌握的官股銀行,應從國家整體競爭力考量,在整合上多下點功夫,從下半年起可完成整併大動作,這是金監會主委的重責大任。

其次是從花旗撤資可以看出,外資銀行也希望主導台灣的銀行經營權。在國際化的大戰略下,政府似乎可以考慮將一定政府可以掌控的銀行股權轉讓予國際級的外資銀行,一方面使外資能夠根留台灣,另一方面,以外資機構的經營模式,以他們帶進的金融商品及新的經營方式,開展本地銀行的經營視野,這應該是花旗集團在台灣撤資的最大省思!(本文轉載自今周刊第394期)

延伸閱讀

當年漏掉育兒津貼「1細節」,她4萬2補助全沒了...如今新制8月將上路 想補領津貼得注意「這時間」

2022-03-23

「育兒津貼、托育補助」加碼拍板!8/1起各加1000元、「明年領更多」 一圖秒懂補助辦法

2021-07-31

公司每個月3000元交通津貼,因為居家工作取消不發了,這樣合法嗎?

2021-07-19

房市反轉向下指標:升息4-6碼、接近3%利率!專家4個理由直言:「這個時間點」最關鍵

2022-04-06

2歲染疫重症男童昨日半夜已離世! 侯友宜哽咽:我非常難過、大家都很自責

2022-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