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陳哲芳抓的是浮木還是稻草? P.40

陳哲芳抓的是浮木還是稻草? P.40

在大馬金主的資金挹注下,寶華銀行的自救計畫總算有了一點生機;然而,此次注資的沙富安集團以及Amplefield Limited皆無金融業背景,加上寶華銀行財務黑洞問題相當嚴重,此次自救計畫是否成功,還待後續觀察。

金融重建基金列管的寶華銀行,終於傳出喜訊,馬來西亞沙富安集團(Safuan)承諾參與現金增資,寶華銀自救計畫露出曙光。


事情沒作成  名號打得響

事實上,沙富安集團與CAM公司近年來,遊走台灣問題銀行圈,東企、花企與中聯信託被接管前,都有星馬金主「入主」的影子。

結果雖一事無成,東企、花企、中聯等銀行還因增資時程延誤,統統落得被金融重建基金接管的下場;但居中穿針引線的星馬華僑呂西懷卻紅遍半邊天,名號響徹問題銀行圈。

沙富安集團與CAM(去年十一月初改名Amplefield Limited)都是新加坡交易所上市公司,透過呂西懷來台尋找購併投資標的。

呂西懷對問題銀行的大股東們宣稱,兩大集團握有逾百億元資金,只要雙方合意,隨時可投入台灣市場。

不過,呂西懷與兩大星馬集團的「百億投資計畫」卻總是停留在「只聞樓梯響」階段;呂口中的這筆國際資金到底有多少,兩大星馬集團能否吃下這些問題銀行,也始終像個謎。

值得注意的是,呂之前代表星馬集團與花企簽訂增資入股協議,同意認購五十三億元特別股;當時沙富安擬出資十八億元,Amplefield則認購十九億元並在新加坡發行可轉換公司債,集資星幣九千九百萬元,因應購股資金需求。不過,Amplefield集資計畫因花企被接管,以及新加坡投資人反應冷淡喊停。

Amplefield公司負責人陳忠鴻是星馬地區名人,擁有馬來西亞政府授與的拿督頭銜,政商人脈源遠流長。但如以Amplefield必須發行可轉換債,才能籌措到花企認股的資金,顯示大馬「拿督陳」的財力似乎比不上他在當地的名望。


參與購併者都沒金融背景

而沙富安集團雖然家大業大,不過外界只知集團負責人Matshah Safuan與呂西懷私交甚篤,卻搞不清楚來台購併問題銀行的,究竟是沙富安集團全力支持,或Safuan個人對呂的「友情贊助」。

事實上,沙富安集團以營建起家,是星馬地區的土地開發大戶;而Amplefield專長在機具製造。兩家公司都是「金融門外漢」,毫無銀行相關背景,來台購併問題銀行的「大股東適格性」有待克服。

儘管如此,兩大星馬集團打著「增資入股」旗號,透過呂西懷的穿針引線,在短短不到三年先後「染指」中聯、花企與東企等問題銀行,統統「摃龜」後,如今又找上了岌岌可危的寶華銀。

呂西懷扮演星馬金主與問題銀行的「中間人」怪招很多,讓人啼笑皆非;卻把那些已焦頭爛額,快走投無路的問題銀行企業主唬得兩眼發直。

呂自詡外資人脈深遠,可引進百億元資金為問題銀行紓困。為證明自己「沒吹牛」,呂三不五時安排「外資」現身與企業主碰面。不過,他所引荐的外資法人或金融機構,多屬星馬地區企業或金融機構,在台灣知名度不高,真假難辨,並且常常只有一面之緣。

今年初,呂西懷安排華隆翁大銘、耐斯集團總裁陳哲芳等八人來一場「高峰會」,會談國票金增資二百億元以及入股寶華銀等事宜。當時翁大銘代表國票金大股東國華人壽「承諾」,一旦國票金現增二百億元,華壽將按持股比率認購二十億元。這場聚會讓陳哲芳對呂印象深刻,強化了寶華銀與呂合作基礎。

然而,國華人壽帳上虧損近百億元,多年來始終無法補平,根本已自身難保,哪來的二十億元參與國票金現金增資?

更何況金管會三令五申,不准國票金與寶華銀沾上一點兒邊;國票金擬辦現增挹注寶華銀,恐怕得先過金管會這一關。可見,陳、翁「高峰會」排場雖大,卻毫無實益。

更絕的是,呂宣稱與翁「穿同條褲子長大」,新加坡呂家與翁家更是兩代世交;不料,翁配合演出「高峰會」後,私下卻跟朋友透露,他生平只見過呂兩次面,兩人哪有交情可言?呂翁關係更讓外人看得霧煞煞。


寶華窟窿大  買主怎麼補救

金融界人士說,兩大星馬集團來台「購併」問題銀行,可以用「一招半式闖天涯」形容,終極目標係「權」與「錢」雙贏。也就是說,既取得銀行經營權,又保住本金不蝕本。

因此,呂代表星馬金主與銀行談判時,一方面宣稱「錢不是問題」,一方面則想方設法要求銀行簽訂「原銀奉還」保證條款,同時爭取銀行部分董事席次。讓外資在資金尚未到位之前,即可分享經營權,進入銀行決策核心。

除此之外,近三年來,呂至少曾與三家問題銀行「論及婚嫁」,資金導入、時程安排及操作手法,都讓人感覺似曾相識。

例如寶華銀與花企,資金來源都是沙富安集團與CAM;寶華銀將導入MMC的經營管理,當初花企則抬出DBS(星展銀行);寶華銀提出兩階段增資二五○億元計畫,花企也是兩階段一○二億元增資,兩案如出一轍。

不同的是,當初花企增資案,呂西懷等人為求保本,要求特別股贖回條款,結果引發官方不滿,入主花企功敗垂成。

此次,呂等人特別強調以「普通股」參與寶華銀的增資,展現十足誠意。不過,寶華銀財務黑洞難以窺測,以呂為代表的大馬金主更是精打細算,寶華案增資自救最後能否成功,後續仍有待觀察。


翁大銘的不熟死黨呂西懷

呂西懷是新加坡萊佛士醫療集團(Raffles Medical Group)家族成員,RMG集團由呂俊揚(Dr.Loo Choon-Yong)創立,在新加坡、香港等地區,擁有逾70家醫院與醫療中心。

由於呂俊揚大權在握,呂西懷徒有「萊佛士醫院執行董事」之名,卻無實權。不得志的呂西懷,因此在十多年前遠離家鄉,隻身來台創業,娶了台灣老婆,拿了台灣身分證,在台灣置產,儼然新台灣人。

呂西懷雖出身望族,卻沒有絲毫貴氣。認識他的人說,老呂生活乏善可陳,平淡得像杯「白開水」,他不菸不酒也不應酬,臉上架著金邊大框眼鏡,一身藍色西褲與白襯衫,破了洞的襪子也捨不得丟,照樣穿著四處跑。

老呂不只節省,還很神祕。例如他從不談私事、言語保留只說三分話,臉上表情永遠皮笑肉不笑,旁人不了解他的過去,猜不透他真正目的,也常抓不準他的喜怒。「不是個討喜的人」,認識呂的人這樣說。

老呂早年以購併製造業為主,曾經介入幾家上市櫃公司運作,結果無功而返,還曾惹上官司。最近二、三年來,呂則扛著大馬金主「代理人」旗號遊走問題銀行圈;雖然屢嘗敗績,卻照樣活蹦亂跳遊走在國內金融圈,因為他手裡始終拿著星馬財團的「授權書」,問題銀行就算半信半疑,只能死馬當活馬醫,耐著性子與呂對話、周旋,希望營造雙贏結局。

不過,呂從不在正式文件上簽名、不掛名職務、不錄音也不留影,所有給承諾或保證,都有附帶前提或但書,因此購併案就算破局,他也總能全身而退。

延伸閱讀

年輕時「只租不買」,老了要住哪?曾跟太太租雅房度日 鄭弘儀公開獨門買房4心法

2021-12-27

賺了一輩子的錢,卻存不到養老金?吳淡如:這檔股票閉著眼買,6年財富翻倍

2021-08-20

這5種人,最浪費你的時間!吳淡如:他們消耗的不只是「時間」,而是你的「人生」

2021-04-26

「利率倒掛」是經濟衰退的指標? 謝金河:台股殖利率全球第一....長缐護短缐的安全屏障!

2022-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