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MOU的威力

MOU的威力

劉俞青

兩岸三地

669期

2009-10-15 11:37

兩岸金融MOU最快在10月底簽署,今年以來,MOU議題發燙,金融期指因此漲停三次,可見其威力驚人!但是,它真的可以點石成金嗎?MOU簽署之後,台灣金融業將跨入全新的時代,在全世界最大的市場與最強的競爭者交手,對台灣金融業而言,是機會還是風險?它對台灣金融業及金融從業人員的影響又如何?關係你的未來、工作與投資,它是一個任何人都不能忽略的問題。

九月十日早上九點多,位在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上的證券營業廳裡萬頭攢動,許多人聚集在金融股的電視牆前,表情難掩興奮。
 

台灣金融股的春藥  金融期指接連三次漲停的威力

 

原來這一天甫開盤,赫然出現二十一檔金融股同時亮燈漲停的畫面,創下前所未有紀錄,只因當天報紙透露,新閣揆吳敦義上任後可能端出的第一道大菜,就是「MOU(金融監理備忘錄)要簽了」!

又是MOU!MOU就像是台灣金融股的春藥一樣,只要碰觸到MOU議題,金融股就會激情演出。

今年四月至今,金融期指已接連出現三次漲停,外資今年的買超個股中,前十檔有八檔是金融股,市場對其殷切期待,可見一斑。其中,領頭羊富邦金更在十月九日,以三十九.二元的收盤價創下歷史新高,盤中一度碰觸四十元大關;MOU堪稱是今年以來最神準的「炒股寶典」。

然而,MOU對台灣的金融業真的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這張其實只是薄薄兩張白紙黑字的備忘錄一簽,金融業真的雞犬升天,從此步上康莊大道?

 

MOU到底有什麼威力,可以點石成金,讓金融期指連連漲停,讓股民們充滿期待?

事實上,MOU只是一份備忘錄,內容其實就是四大項,包括「願意共同監理、資訊交換、資訊保密與持續合作」。翻開過去的歷史來看,台灣簽過的「金融MOU」就有二十幾份,金融以外的MOU更是不計其數。

以最近剛剛簽過的比利時金融備忘錄為例,內容其實只是聊備一格,簽了之後,也不見兩造之間有更緊密的金融往來。而在比利時之前,台灣才剛和日本簽署完成台、日兩國的金融MOU,但台灣與日本的經貿、金融往來早就綿密在進行,有沒有簽MOU,似乎並不重要。

換句話說,MOU不是金融往來的必需品,但如果兩國之間有明文規定、或認為有其必要,就會簽署;而台灣與中國之間,就是對岸在其《證券交易暫行法》上明文規範的前提下,必須簽署。而簽署之後,代表未來在金融業務上「友好合作」,雙方握上友誼的手,僅此而已。

但如真的「僅止於此」,股價當然不可能演出連番創新高的驚人紀錄,很顯然MOU的簽署,背後的實質意義遠遠超過名目意義。若從兩岸金融解凍的角度來看,這二張薄薄的紙,威力自然不同凡響。

 

兩張薄薄的紙  宣告兩造正式進入對方市場

 

兩岸的金融往來幾乎冰凍整整六十年,六十年的時間,冰凍何止三尺?相對於台灣的製造業早已西進多時,如今非官方估計,至少有十萬台商企業在中國,超過一百萬名台灣人常駐中國。

這些在中國的企業、個人,都極具消費力,如果再加上台商與中資企業多年來,上下游產生的競合關係,台海兩岸產業早就交織成一張剪不斷、釐不清的綿密網絡。這些,正是如今站在MOU的起跑點上,所有台灣金融業老闆們瞪大眼睛亟欲分一杯羹的中國市場。

當然,這也是金融股漲勢凌厲的主要原因!

如今,MOU一簽,等同敲碎第一塊冰磚,名分上,代表兩岸的金融監理機構從此可以互相到對方國家進行監理工作;但在實質上,其實是兩岸金融業共同宣告「從今天起,兩造正式跨入對方市場」。

台灣的業者其實早就做好許多起跑的動作,只等MOU簽署,就要一路向前衝刺。例如在廈門深耕多時的富邦金,近期之內,可能就要以營業讓與的方式,買下廣發華福證券在廈門的據點;據了解,這個據點就占全中國股市交易量達○.七%的實力。

又例如,另一家消金見長的大型金控也老早與北京高層談妥,子行的批准令幾乎已經到手,派駐中國的代表們這陣子急著找房子看據點,也是等著MOU過關就可以正式開工。

MOU為台灣這些苦守寒窯多年的金控老闆們,正式開啟了通往中國市場的大門,固然令人欣喜;但市場人士說「高興一秒鐘就好」,因為嚴厲的考驗才要開始,接下來的每一步,都是難關。

 

高興一秒鐘就好  金山銀山 還須關鍵鑰匙

 

首先,MOU的這張門票雖然難得,卻也只能帶路到此,「進到院子卻不能進屋內」;因為真正要進入屋內、金山銀山到手,還需要一把打開各廂房的鑰匙,而這把關鍵的鑰匙,正是觸及關鍵核心的「市場准入」條件。

准入的方法有好幾種,最陽春的條件是以現行WTO(世界貿易組織)架構進入;也可能進一步升等,透過明年的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簽訂,談出更好的條件;此外,還可以另闢經濟特區或另訂法規執行,就看兩岸的關係、對岸北京政府的臉色,政治優惠願意給到多遠、多深決定。

但無論各方看待MOU的角度為何,炒股也好,宣示也罷,MOU是個契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無論北京政府打的是什麼戰略主意,台灣業者的算盤是:「實惠」比什麼都重要;市場准入的門要怎麼開?開多大?要能夠搖身一變,化為日後財務報表上淨利數字的,才是關鍵。

如果按照目前的「只有MOU,沒有其他配套」的現況來看,對台灣業者而言,恐怕未必如預期樂觀。

沒有更進一步的「優惠」加持,就好像赤手空拳進寶山,有可能空手而回。因為兩岸都已是WTO會員國,台灣業者進到中國市場,和其他外資一樣,須回到WTO架構底下,不僅討不了便宜,而且因為兩岸對WTO承諾不同,還可能造成對台灣業者「不公平」的競爭模式。

以銀行業為例,台灣的承諾是「外資能不須設辦事處,就直接開分行或子行,而且,可以直接承做新台幣業務」,等於將來中國銀行進入台灣市場到可以做台幣業務,一步就到位。但中國對外資銀行的態度,就高了大半截,中國的承諾是,「外資要先設辦事處兩年,才能升格為分行,分行開三年,才能做人民幣業務」。

換句話說,兩邊銀行業者在MOU簽署後,進入對方市場,開始做當地幣別的業務,時間上台灣就比中國的業者,慢了整整五年。

五年,是個遙遠的距離,五年可以讓一家銀行,從小小的分行壯大成大型銀行。等同於中國銀行到台灣先跑五年,而台灣的業者進入中國,整整慢了五年才能以分行形式承做當地幣別業務,時間顯然不會站在台灣這邊。

兆豐金控董事長王榮周,近期之內已經拜訪過中國四大銀行的行長,蘇州辦事處今年九月核准下來,是過去六年來國銀第一家核准設立辦事處,可說是破冰之旅。但王榮周還是急,他說,兩岸如果沒有比WTO更好的條件,兆豐金要枯等三年才能升格分行做業務,「怎麼來得及?」

更何況,如果兩邊業者同時起跑,彼此進入對方市場,而中國業者挾著台灣對WTO的優惠承諾進入台灣,迅速成立分行,得以打開台灣大型企業的聯合徵信資料,進而反攻中國,搶下台商業務。

 

MOU

▲點擊圖片放大(攝影/劉咸昌)

 

將面臨更激烈競爭  實力不夠 貿然西進將成炮灰

 

但台灣業者卻因為沒有更優惠的條件加身,還站在原地等待,坐視中國的銀行從嘴邊搶走台商的企金生意,恐怕只能含淚無語問蒼天。

因此,身負MOU簽署大任的金管會主委陳,即使面對外界施以「何時才簽」的龐大壓力,仍不止一次務實表示,「MOU什麼時候簽不是重點,重點是盡可能壓縮MOU和ECFA之間的簽署時間」,一語道盡兩邊不盡公平的關鍵。

MOU只是打開中國市場的敲門磚,讓台灣銀行得以和其他外資在一樣的跑道上賽跑;但如果以為台灣業者真的就此一飛沖天,這算盤恐怕還得再重新撥一撥。

○六年北京就以《外資銀行管理條例》為外資打開中國市場大門。因此,關鍵時刻,台灣業者勢必要有更優惠的市場准入條件,才能夠迎頭趕上,甚至占到便宜。這也是富邦金董事長蔡明忠在不同場合頻頻掛在嘴邊的「台灣人待遇」。

蔡明忠的「台灣人待遇」一出,遭到政治人士正反極端的不同評價,但業者不想碰政治上的爭議,只想奮力向前。

富邦金為台灣業者開了第一炮,早在MOU未簽之前,就悄悄從水面下划進了第一步,繞道香港拿下廈門商銀。但即使第一回合暫時領先,還是心急如焚,因為中國市場上的競爭者,除了本地業者,還有更多、更強的外資環伺。

「台灣市場只是初級戰場,如果不是台灣市場的贏家,恐怕很難在更激烈的中國市場戰出成績來。」永豐金控總經理蔡友才曾經做過一個比喻,「小聯盟都上不了場的球員,有能力登上大聯盟嗎?」

蔡友才解釋道,這絕非看不起台灣市場,而是面對中國這個更大、幾乎全球資金齊聚的市場,台灣的業者千萬別想心存僥倖,就想要撈得一杯羹。

另外,中國放款市場上風險處處,包括法令不明、民情風俗不同、徵信工作難做,都是台灣業者須學習的「功課」。熟稔兩岸金融往來的勤業眾信財務顧問公司副總經理趙堃成直言:「連在熟悉的台灣市場都頻踩地雷,到中國去就會做得好?」

目前為止,台灣業者在中國的發展,搶先開跑的富邦金領先態勢明顯;富邦金在廈門的努力的確日漸開花結果,看在台灣同業眼裡壓力越來越大。

八月底,廈門市政府頒布○九年至一五年的《金融業發展規畫報告書》,白紙黑字寫明要幫助廈門商銀上市、跨出廈門,還要助其成立金控等等。中國各級政府執行政策向來是「說到做到」,這消息傳出,馬上讓富邦金股價創歷史新高;因為大家苦等許久,等的無非就是這麼一天。

而保險業務則以國泰擁有二十七個城市、共設立三十二個據點勝出;此外,MOU簽署後,半年之內,國泰金與華一銀行的參股案,應該也會明朗化。

兩個蔡家的表現,看在台灣的其他業者眼裡,更是心癢難耐,畢竟禁錮了幾十年,焦急的心情,可以想見。

但MOU不是萬靈丹,不少專家就擔心它對台灣產生的後續負面影響。

「中資、台資連在一起;大水池連小水池,小水池的水一定嚴重受到大水池的波瀾影響,這是最令人憂心的。」台灣經濟研究院第六所所長楊家彥估計,兩邊金融市場若真的緊密結合,萬一中國經濟大幅度修正,「台灣受到的影響難以想像」。

楊家彥估計,二○一一年中國經濟就可能出現回檔,屆時不少國際資金、台資將因此退出中國市場,此時已進入中國市場的台灣銀行業要怎麼因應?「MOU固然為台灣業者開啟一片新的市場,但政策不能只有一味踩油門,卻沒有煞車機制,MOU簽署的同時,配套也要趕快出來。」

如果把時間放得更遠,等兩岸證券業也有進一步的參股、投資之後,楊家彥更說,對台灣金融市場近期最大的一波震盪,「很可能是散戶的資金將要大舉流出,投資中國。」

楊家彥估計,台灣目前的「超額儲蓄」資金,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三%,約是四千億元;這部分的錢很多是「爛頭寸」,目前多以市場上的定存或是閒置資金的形式存在,「這些錢,很可能在兩岸投資管道順暢後,流向中國。」

「未來,台灣許多金融政策都要有所因應,」專家也說,這樣的資金流動,可能只是閘門一下子打開,補足過去長期禁錮下的平衡而已,固然有短期衝擊,其實對長期影響並不大。但這只是說明,台、中兩地的金融臍帶連上之後,衝擊會一波接著一波而來,從主管機關到業者,未來,都應該要有不同的思惟、不同的腦袋了。

 

MOU不是萬靈丹  隱含資金外流、中國經濟衰退風險

 

而對國內金融業實際的影響,無論是銀行、證券或保險,「沒有個十年扎根,不要想獲利這件事」,趙堃成說;而台灣金控董事長張秀蓮也坦承,「台灣金融業真的要很拚」。

其中,最有可能提前看到獲利開出的,市場人士估計,很可能是證券業,最艱難的則是銀行業,趙堃成甚至估計,光是最簡單的從現行辦事處升格為分行,至少就要花掉十八個月的時間,「十年可能還是樂觀了點!」

面對全然陌生的市場環境、全球強大的競爭者齊聚,也面對從頭做起的業務,台灣金融業即將準備迎接全新的年代,也許艱難、辛苦,卻充滿希望。

MOU的熱情真的只能有一秒鐘,冷卻之後,一切還是要回歸基本面的市場競爭開始,真正有本事的人,才能在這場「世紀大戰」中勝出。

至於股票市場,向來是「有夢最美,希望相隨」,但美夢能否成真?未來十年、二十年,就看各業者自己表現了。

 

MOU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兩岸鬆綁 金控龍頭股等著發光

2009-05-07

富邦金、兆豐金 股價獲利皆出色

2010-01-14

台灣金融業中國布局全攻略

2009-07-30

六王牌引領金融股下一波漲勢

2009-07-30

蔡明忠 擘畫金融大未來

2009-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