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裕璋「戒嚴作為」鎮壓金融春天

陳裕璋「戒嚴作為」鎮壓金融春天
陳裕璋(右)、劉明康(左)微笑握手的背後,兩岸金融交流仍各存芥蒂。

李沛芯

金融

攝影.劉咸昌

764期

2011-08-11 15:23

近期,向來支持泛藍居多的金融業盛傳,明年總統大選馬英九在金融業的選票將大量流失,造成如此大翻轉的主要關鍵為陳裕璋。這位馬英九從市府時代一路提拔的子弟兵究竟為什麼讓金融業者如此氣憤難平?

八月上旬,總統馬英九親上第一線發布金融利多:「已要求金管會取消登陸『三選二』限制!」這個原本該由金管會發布的政策竟然由總統跳出來公告,明眼人聽了只能搖搖頭,因為金融業者在這段期間以來對金管會累積的不滿,恐怕已經「驚動」馬英九。


金管銀監談不攏 不滿聲高漲


今年四月下旬,大陸銀監會主席劉明康來台又是另一件讓金融業者頻頻搖頭的事件。原本劉明康預定送上大禮,但卻在銀監會與金管會率隊談判之後,一夕之間豬羊變色、全面翻盤,更讓國內金融業者的不滿升到最高點。

當時開完會之後,金管會還力圖粉飾太平,一再對於「破局」之說否認:「氣氛很好、沒有僵局!」但已在對岸政商界人脈布局多時的金融業,早已接收到第一手內幕,隔天外資大賣,更直接打了金管會一耳光。

熟知內情的金控高層透露,原本證監會主席尚福林、保監會主席吳定富準備跟著劉明康的訪台行後,下半年陸續再來台灣,但上回劉明康率銀監會來台灣,被金管會「擺了一道」之後,已經全面停擺。

金融圈重量級人士指出,其實銀監會四月底的來台之行,已經準備好送上四份大禮,分別是:一、開放台資銀行能設置全資全照的子行;二、開放台資銀行能打破先例,成立並獲利一年之內即可做人民幣業務;三、開放綠色通道;四、開放台資銀行參股陸銀。銀監會則希望金管會開放包括陸資參股台灣金融業,以及放寬陸銀來台設辦事處、設行等限制。

「我們私下問過對岸官員,他們也很錯愕,明明事先銀監會、金管會都已談好了,只等那天來台北開會完成最後的『形式』而已,結果金管會竟然在會中表示對原本談好的內容不置可否!」隔日,就在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在帝寶招待所設宴為劉明康作東的晚宴上,多家金控大老齊聚一堂,國民黨大老徐立德、張昌邦,以及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都在場,這個戲劇性轉變成為晚宴上的談話焦點。

即使過了三個月,至今仍讓金融業老闆們氣憤難消,「明明談好的為什麼突然變卦?是金管會主委陳裕璋自作主張、還是來自高層授權?或者是根本沒進入狀況?」此舉令許多金融業大老們氣到跳腳,據悉甚至有人透過管道一狀告上「更高層」,才有了近期馬英九親自發布兩岸金融利多的舉動。

不過,金管會的問題不僅止於此,市場上如今彌漫著「陳裕璋恐怕會使馬英九流失相當多的金融業選票」說法,除了兩岸金融開放政策步調太慢之外,陳裕璋對金融業者的「威權領導」風格,也讓業者不敢領教。

國際會計準則(IFRS)是另外一個讓業者餘悸猶存的例子。

金管會不顧國內金融環境不夠成熟,強推IFRS上路,又沒有配套,令業者焦急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這天,陳裕璋為了IFRS上路,親自出面召集金融業董總級大老開閉門座談會,表面上是親上第一線傾聽業界心聲,但出席的業者都知道,又是一場幫主管機關「背書」的座談會。果不其然,會後,金管會的「定見」沒有多大改變,反而是出席的這些董總們都被交代「要支持主管機關推出的版本」,不過這些在金融業界心裡,早就見怪不怪,因為這就是陳裕璋主掌金管會之後的風格。

好在後來國際會計準則理事會(IASB)宣布要延緩國際會計準則第九號公報(IFRS9)上路時程至二○一五年,給了金管會一個台階下,否則國內金融業,特別是壽險業恐怕要因為金管會的一意孤行,面臨空前的大災難。

陳裕璋,這位出身總統馬英九北市府團隊的重要成員,在任職第一金控董事長時期就非常會為第一金作形象包裝,例如都更業務,通常整合期間很長,不確定性較高,不過當時經常見到陳裕璋大張旗鼓地宣傳,鋒頭之健蓋過都更業務做最多的土地銀行。當時,業界都認為,陳裕璋是一位靈活的經營者。

 

IFRS

好在國際會計準則理事會急踩煞車,否則IFRS恐怕又是金融業災難一場。(攝影/陳俊銘)

 

陳裕璋拒溝通  業者全退縮

 

在轉換跑道到金管會之後,陳裕璋行事風格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特別是業者對政策上的「異見」,他經常採拒絕溝通方式,使得整個金融市場對金管會的政策,只能是「一言堂」地照單全收。

 

從表面上看來,陳裕璋拒絕與業者互動,好像保有馬英九團隊共同的特質——不沾鍋,但實際上,倘若是金管會制定政策的方向出現錯誤,又不願讓業者陳情,後果就會很嚴重。據說陳裕璋曾經私下對親近的友人說:「我不跟小老百姓講話!」充分顯示其行事風格。

 

另一個讓業者頭痛的監理政策,就是金管會加入打房所採取的「總量管制」;業者直言,央行、財政部的打房,鎖定的都是投資客,但金管會的總量管制,「不分對象,一刀砍下去,反而打到的絕大部分都是自住戶!」而且業界質疑,金管會禁止業者擴充有擔保的不動產授信,說穿了又是另一種「不食人間煙火」:「市場上資金明明這麼多,但房貸不能做,企金利率又強制設下限,難道要我們多做無擔保授信?風險不是更大?」

 

不過,這些質疑,通常到了金管會就無解,因為在金管會的「威權領導」模式之下,業者知道說多了,只會自找麻煩,久而久之,乾脆什麼都不做,金融業沒有產業政策,只有越來越多的順民,台灣金融業的明天在哪裡?業者沒有答案,或許,只能藉由明年大選選票,企圖改變一點現況。

延伸閱讀

新官上任一個月 金管會評價大逆轉

2013-09-19

曾銘宗 閃接金管會主委關鍵內幕

2013-08-01

笑罵由人 堅持走自己的路 陳裕璋

2011-12-22

金管會很熱 主委陳裕璋卻很冷

2010-07-29

陳裕璋展開任期倒數一百天保位戰?

2012-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