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定期定額投資要不要「認賠了結」? P.46

定期定額投資要不要「認賠了結」? P.46

股市跌跌不休,身陷股海的投資人自然高興不起來,尤其是購買定期定額的小額投資人大多進退兩難,雖然所有「專家」都說,定期定額要堅持到底,但是實際的真相卻是:除了少數幾檔基金外,大多數的基金都賠了老本,虎年已盡,股市投資損失慘重,您手上的定期定額基金到底該如何處置?
定期定額是「次佳」的投資策略


先談點理論上的東西好了。《今周刊》三不五時宣揚定期定額的精神,就在「不擇時點」,以定額的方式攤低持股成本;我們也不斷強調,定期定額只是「次佳」的投資策略,如果您有一筆「大錢」,不管是數十萬元或是幾千萬元,當然應該用心研究基金進出的時點,以獲取最大的報酬;但是假如您每個月只能撥出一些零星的金額,三、五千,甚至數萬元,而且是可以持續撥出來的金錢,那麼採取不用花費心思精力,只要每個月定期定額投資基金,長期累積下來,一定可以達到相當滿意的投資成果。

不過既然是投資,就不可能沒有風險;在所有理財工具中,銀行定存應該是最沒有風險的了,但是定存最大的風險卻在於其獲利的微薄固定,一旦有個風吹草動,報酬幾乎會被通膨給吞沒掉。同樣地,定期定額投資基金的風險可分為外部和內部風險;外部風險發生的機率不高,如九七年東亞金融危機發生後,馬來西亞關閉外匯市場,使得市場幾乎癱瘓,不過即使整個東南亞市場壞到了極點,但是並沒有消失不見,所以還談不上是外部風險。

基本上,一個市場因政治、軍事等外力的衝擊而消失不見,投資在這個市場的資金肯定是泡湯了,就像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國民政府時代的資本市場便成為歷史,置身其中的資金下場可想而知。不過近幾十年來,國際主要的股匯市場不曾發生過類似的情況,除了九○年波灣戰爭的科威特飽受摧殘;所以從事投資理財,只要不選擇太奇特的市場,外部風險通常不會太高。

而內部風險則是投資本身所需面對的景氣循環起伏,及投資標的內在的競爭優勢;以股票來看,電子股無疑是全球所向披靡的產業,大體上買電子股的獲利機會大過其他產業;但是一樣的電子股,有的營運頻創新高,有的則在經營者人謀不臧下賠累不堪。投資基金亦然,選對投資標的的基金,卻選到不適任的基金經理人,比挑錯市場還令人難過。


投資信心面臨崩潰

現在您了解了基金,特別是定期定額基金本身的限制和風險後,我們再來談談該不該繼續扣款。

自開年以來,報章媒體上好像都看不到好消息,不是誰又爆發財務危機,就是政商勾結日益猖獗;財經學者、國之大老也出來說話了,說台灣現在面臨的是前所未有的嚴苛挑戰等等,讓人看了幾乎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但是如果不是前所未見的壓力,怎麼算得上是挑戰?如果現在遇到的問題以前發生過的話,那麼大家還有什麼好擔憂的?

只要確信,或者大膽假設台灣不會消失,那麼我們前面提到投資的外部風險應該可以擺到一邊,不須太過憂慮。而內部風險方面,眼前的事實是當指數跌破十年線後,意味著近十年進場的投資人平均都是處於套牢狀態;而近三年大為風行的定期定額投資也面臨同樣的命運。眼看著每個月的對帳單,投資單位是愈來愈多,虧損金額好像也一直增加;對於以小額資金從事定期定額投資的散戶而言,目前正處在投資信心崩潰的臨界點。

要繼續扣款,暫停扣款,或者是贖回撤出基金市場,的確令人難以抉擇;換個角度看,如果投資基金是您資產組合的一環,那麼當然不應輕言退場;除非打算遠離台灣市場。而且現階段整個大環境欠佳,資產不論移到哪裡,結果恐怕都差不多。尤其股市處在相對低點,每個月以同樣的金額可買得更多的單位,正是大幅攤低持有成本的好時機。


二十一檔基金 有十二檔超過銀行定存


投資要低買高賣的道理每個人都懂,但是何謂低?何時又算高?則考倒所有的市場專家。不
過現在相對於一○二五六或九三七八是低點,則是無庸置疑的。一般從事定期定額的投資,至少要三至五年才看得出成績,而以一個完整的股市波段行情作為績效標準,或許會讓投資人看得更清楚。

《台灣經濟新報》以八十二年六月為進場時點,以每個月一萬元投資各檔基金,持續追蹤各基金的定期定額績效。在二十八檔基金中(未計入已經消失的萬國鑽石基金,這也是另一種內部風險),扣掉四檔平衡型、三檔債券型基金,剩下二十一檔股票型基金。這其中雖然有部分是封閉式基金,但是我們仍假設以定期定額方式投資。在持續六十八個月的定期定額投資後,累計投資金額為六十八萬元,若存在銀行,利息為一三七五一一元。

這段時間,加權指數由三九九五點漲漲跌跌,至今年一月以五九九八點收市,若以定期定額投資加權指數,由於曾在七千點之上盤旋多時,以致不少持有單位處於高成本狀態,所以投資指數的報酬率為負一八.六六%,投資虧損一五二六○元。


怡富基金超額報酬率七成

不過別洩氣,在二十一檔基金中,有十二檔處於超額報酬狀態(即報酬率比銀行定存還高);其中怡富基金的超額報酬率達七○%,投資報酬率達一倍多,六十八萬元的本金成長至一三九萬多元,獲利比銀行定存高出四.一八倍。這幾年怡富基金的績效穩健,不算頂好,也不太差,並不特別引人注目,每逢季末年終,也少有拉抬淨值的動作;沒想到這樣的基金長期定期定額投資下來,竟然能坐上冠軍寶座,不得不讓人重新評估這檔基金的長期潛力及定期定額投資的效益。

富邦基金的投資報酬也有一倍多,五年多的投資,資產成長至一三八萬餘元;元富基金稍遜一籌,但是也有九成一的報酬率,夠迷人吧。此外,建弘福元、台灣富貴等基金的投資報酬也都比銀行獲利高出二倍多,誰敢說定期定額只能躺著挨打。看到這些基金的長期表現,是不是會讓您對定期定額更有信心?

更「ㄅㄧㄤ、」的是,如果您略懂技術分析,或者對股市的波動略有關注,那麼還可以參考以下的建議。中信投信以指數跌幅作為進場的標準,當大盤跌幅達三成時,最適合進場進行定期定額投資,而若能遇到跌幅達四成的市場,更是難得的進場時點,而一旦指數反彈達三至五成便獲利了結,其報酬率相當驚人。


「跌三成進場、漲三成出場」的保本法則

以九一年八月作為進場時間,由於當時指數已從九一年五月的六三六五點拉回二八.六三%,以每個月三千元進場投資指數,持續買到九三年十二月底,累計投資金額八萬七千元;這段時間指數漲幅三三.六一%,但是定期定額的報酬率卻達四二.七五%,平均年報酬率近三成。

晚個一年,我們自九二年八月指數為三九四六點進場,同樣是每個月三千元買指數,當時大盤已從六三六五點拉回三八%;到了九三年十二月底指數收在六○七○,漲幅五成四,累計投入金額五萬一千元,投資報酬率五○%,比前者更高。

面對當前投資環境的淒風苦雨,投資人信心即將崩潰之際,中信投信甚至還建議投資人應該採取逢低加碼的定期定額策略。由前面的例子來看,當股市下挫三成以上時,進場定期定額投資應能獲致不錯的報酬;不論是從九七年八月的一○二五六,或是九八年二月的九三七八,指數跌幅分別達四一%或三六%,其實都已經達到實質低點了。


只要時間長 獲利並不難


沒有人能準確預測最低點在哪裡,但是定期定額的投資法本來就不考慮進場的時點。既然現在是低點,對於近二、三年進場的定期定額投資者而言,前面投資的部分已處套牢,往者已矣;但是若能在此時增加每個月扣款的金額,過去扣三千元、現在就扣五千元,過去扣五千元,如果能力許可就增加至八千元、一萬元,那麼一旦指數反彈個三成(以五千五計,則約在七千點上下,但是這並不代表指數低點在五千五百點),再將扣款金額降回原點,這樣確實達到了低檔加碼、高檔減碼(雖然並不是真的減碼)的投資精髓。

再舉個例證增加您的持「股」信心。若是不小心在九四年九月前一波指數最高檔進場,當時指數最高在七二二八點,接著拉回四四七四,再到一○二五六,再到目前的六千點以下;這段期間指數跌幅一六%,但是如果投資光華鴻福基金,即使自高檔進場,五十三個月下來報酬率仍呈正數,只要時間夠長,就算進場時點不佳,還是有獲利機會。當然若是從一○二五六進場至今,由於時間太短,仍無法彰顯定期定額的優勢。


不只一路買 時候到了也要獲利了結


光一路買進也不是辦法,定期定額要怎麼賣?什麼情況下才能賣?

通常會「搞」定期定額的人,都是抱著長期的心態開始的,若您的投資目的是為了籌措小孩的教育經費,那麼在孩子需要花大筆錢時的前二年開始找賣點;如果小孩十八歲考大學開始要用大錢,您必須在他十六歲開始注意逢高贖回基金;而若是為了買屋、換車,或是養老,情形也都差不多。

另一種贖回的情況比較為難,就是最早我們說的內部風險,也就是基金績效太爛,或經理公司太差,在這種時候也必須考慮贖回或轉換的動作。

看到這裡,是不是覺得投資定期定額基金還是有希望的,當然您投資的必須是一檔不太差的基金;如果經濟狀況容許的話,股票逢低加碼的原則在此仍然適用,這樣可以加速攤低過去二年多持有高成本的部位,等到市場出現中級反彈再行「減碼」,甚至獲利出場。如果您手上的基金不幸是屬於比較爛的那一群,正好藉著新春年假重新布局,挑選好一點的基金。如果是同一家基金公司的產品,就直接進行轉換;若不是同一家的產品,要麼贖舊買新,不然舊的停止扣款擱在一邊,另起爐灶。

股市再壞,也已經跌了四成多了,除非完全撤出台灣,否則股票投資就不能在資產組合中缺席,而定期定額基金更是小額投資不可或缺的一環。儘管投資人這段時日痛苦不堪,但是此刻實在不該輕言停止扣款或認賠出場;先前高檔進場已經錯了,千萬別在低檔出場又再錯了一次。y

延伸閱讀

帳面虧損20%...在股市裡,重傷2次就提早畢業!在股災中,你只有這兩條活路

2020-04-08

台灣口罩到底比中國好在哪?熔噴布廠商透露測試數字,讓人驚呼:原來,差這麼多

2020-04-07

DMA與AMT兩大協會 共同發布2022轉型大趨勢 五大關鍵行動,開創品牌數位新競局

2022-03-10

習近平想秋天犯台?先保總書記位置吧!內外不安撞出「權力裂痕」,朱鎔基等中共大老要「修正路線」

2022-03-17

資產縮水是壓制通膨的必要之惡

2022-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