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政治操控強 人民幣要漲還得等 P.110

政治操控強  人民幣要漲還得等 P.110

2003-03-20 09:13

不論從黑市匯價,還是國際因素,人民幣都有升值的空間與壓力;但中國政府仍力保人民幣匯率的平穩。原因無他,只是擔心農民應付不來進口農產品的競爭而已。因此,人民幣要漲,恐怕還得再等兩年。

在台外商密集的上海古北新區,還有外國觀光客最多的外灘、北京秀水街市場,為數龐大的老外與台灣同胞流連其間依舊,但以往頗煩人的外幣掮客充斥的景觀,最近都已銷聲匿跡。

這些昔日在人民幣弱勢時,日進斗金的地下金融大戶,可不是因為中共「嚴打」而消失了;主要是不少人在前年九一一後,美元聲勢逐漸轉弱的情況下金盆洗手不幹了。


人民幣黑市匯價 與官價相差無幾

從上海最近黑市的美元交易價就可看出這些掮客們的尷尬,以往一美元動輒可換八.四到八.五元人民幣的榮景,現今則下滑到僅剩八.二二元人民幣左右,與中國銀行八.一九的官方匯率相差無幾,掮客們幾乎快無利可圖了。

在門前冷落車馬稀的環境下,一位前大戶級的掮客表示,轉業者應該是改革開放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上海的地下匯市已形同崩盤。

以往動輒每天有數百萬美元交易的上海地下金融圈,在外資企業進駐更踴躍、外商人數更龐大的帶動下,目前卻萎縮到以往高峰期的五分之一不到。除了中國人民銀行與承作外幣專業銀行||中國銀行的政策改變外,主要還是人民幣與美元的強弱主客易位,一來一往間,自然影響了地下金融的榮枯。

從一九九八年以來,連續三、四年,不僅許多國際金融投機客看衰人民幣,就連在大陸投資的外資企業也紛紛減持人民幣部位;如今美元轉弱如此大的轉變,除了來自日本與美國的壓力外,中國對外的經貿數據也可以說明一切。

就以去年來說,中國大陸全年的貿易數字達到六二○七.九億美元,出口金額有三二五五.七億美元,順差則要比二○○一年增加了七十七.五億美元,高達三○三.五億美元。更驚人的數字則是外匯存底已提高到二八六四億美元,並比前年底成長了三四.九%。

至於實際利用外資,中國在去年也達到歷史新高,五二七.四三億美元的數字,不但讓許多開發中國家瞠目結舌,就連經濟先進國家也自嘆弗如。

純粹以數字來看,不論是外匯存底、外商投資、國民儲蓄率與外貿順差,人民幣升值的壓力的確存在,雖然包括人行行長周小川、財長項懷誠等中國重要財經官員都反覆重申,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政策短期內不會改變,但在外商企業間卻明顯感到「山雨欲來」。


防堵人民升值 中國官方如臨大敵

為了防止人民幣潛在升值的壓力,中共官方台面下已發動了一波防禦工事;以台商最密集的昆山來說,當地的中國銀行針對大額美元兌換人民幣,就自行建構了一道防火牆。

在這個台外商密集的小城市中,只要是五十萬美元以上的匯兌,都必須附加項目投資的合同,詳細說明人民幣的去向;如果沒有合同,要想全數兌換為人民幣,銀行內部就會啟動防範機制,讓不少台商為此還得分批延遲兌換。

昆山這個小城的外匯管制趨嚴,即使並不代表全面性地針對大額外幣兌換人民幣設限,但當地台商普遍認為,如果升值壓力更重,未來應該會有更多城市採用這類方式。

五年前,朱鎔基力挺人民幣,免於貶值的情景仍歷歷在目,穩住了大陸的金融,也讓亞洲金融危機沒有繼續延燒下去;然而現在人民幣面臨升值壓力,卻也讓大陸官方如臨大敵,就令不少外商百思不解。

從去年日本發動人民幣應該升值的攻勢後,中國大陸不論官方或學界已提出許多辯證的說法,理由不外乎人民幣自九四年至今,因為與美元聯繫匯率,實質已升值了近四成; 對於造成升值壓力最大的出口退稅與優惠政策,往後隨著 WTO 的協議而取消。

除了官方的對外說法,財政部、人行、外經貿部與證監會等財經部門在內部會議時,針對人民幣升值的利弊,多數官員借鏡八○年代的日圓與新台幣大幅升值,導致熱錢大量流入,泡沫經濟盛行,負面作用強大的後遺症,至今影響著當地的經濟。

升值後的人民幣,對需要大筆採購國外原料與設備的大型國有企業,如中國移動、中國石化等公司有立竿見影的助益,但對許多出口型的台外商與正在萌芽的私營企業,卻相對會降低競爭力,衡量一得一失之間,新官上任的溫家寶內閣應該會「朱規溫隨」。


不貶值保護農民生計 提高農產品進口成本

整體性的經濟考量外,人民幣的升值與否還必須與中國大陸的社會問題掛勾;尤其是進入世貿組織後,農民的生計議題已被逐漸凸顯,一旦人民幣真的升值,國外的農產品進入中國,肯定更肆無忌殫,屆時農村的穩定將會是一個頭痛問題。

占中國十三億人口八成以上的農民,成了中國政府堅持不讓人民幣升值的主要原因。所謂「穀賤傷農」,一旦人民幣大幅升值,傾銷而來的各國農產品,將造成中國農民的生存困境,思慮及此,中國政府怎能在無萬全準備的情況下,貿然讓人民幣升值呢?

不管是社會安定或是泡沫經濟,在在都讓中共在貨幣政策上投鼠忌器,但對於人民幣的長期看法,則是不論國外學者,或是大陸台外商與官方,幾乎都一致認定升值是必然的,看法的差別只是時間與幅度而已。

這些分歧的意見中,倒是有幾個論點大致接近,特別是升值的時機,一般而言,二○○五年前不會有實質性的調整,但二○○八年前的北京奧運會,在經濟與政治環境都更趨成熟的情況下,可能會是中國大陸貨幣政策更為靈活,亦即有可能採一次升足的最佳時間點。

延伸閱讀

聰明的女人就是要有錢

2018-03-13

弱勢日圓掰了?德銀:可能會衝上100大關

2018-03-13

銀行存款利息都被通膨吃掉 學者:預期央行6月會升息

2018-03-13

有砍價的工夫,還不如多賺點錢

2018-03-12

郭董的FII在A股上市 暗示陸股長線買點已到?

2018-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