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布希敢賭 阿扁敢嗎? P.112

布希敢賭  阿扁敢嗎? P.112

2003-05-29 14:35

美元巨幅走貶,短短一個半月內兌歐元貶值一一%,把市場專家們嚇得滿地找眼鏡,然而美國總統布希、財政部長史諾、聯準會主席葛林史班三位巨頭,似乎老神在在,在一片驚慌聲中,葛林史班在國會作證,依舊一號表情,泰然自若地說:「美國經濟仍然充滿不確定性,但是最可能的發展是,比預期強勁的成長,以及低通貨膨脹。」

從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聯合國武檢人員進駐伊拉克之後,美元就走上快速貶值的不歸路,當時美元兌歐元的匯率是一比○‧九八,若以五月二十六日時的匯率一比一‧一八計算,美元在半年之內已經貶值二○%,是什麼力量讓已經強勢八年的美元,反向走貶?貶值之後的美元,又會給全球經濟帶來什麼樣的衝擊?


險中求勝 布希施展「一次貶足」戰略

種種跡象顯示,布希政府即使不是故意,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默許美元貶值,重點是布希政府一如戰場布局,出人意表地先發制人,主動引導美元貶值,採取所謂「一次貶足」的閃電戰略,將美元貶值的傷害減到最輕,同時給疲弱的美國製造廠商打了一劑超級大補針。這雖然是招險棋,但是,從美國股市不跌反漲、企業獲利不斷超越預期的結果看來,布希政府可能又在國際外匯市場打了一次大勝仗。

五月中旬,美國財政部長史諾在七大工業國財政部長會議,回答記者詢問關於「強勢美元」的定義,他雖然重申美國官方支持強勢美元政策,但卻採用新的意義來解釋,他表示美國政府不再衡量美元在市場上兌換其他國家貨幣的幣值強度,改以公眾對美元的信心,與美元兌其他貨幣的穩定度來定義「強勢」一詞。

史諾說:「你希望對自己的貨幣有信心、是好的交易媒介、是有價值的儲存工具、希望可以穩定兌換其他貨幣,一如同我們剛剛發行的二十美元現鈔,這些,就是其優質所在。」當記者問及強勢美元政策是否意指美元兌其他貨幣的價值時,稍事停頓,避開匯率升貶的問題,他說:「我們正在談論的是美元的優質面。」

史諾的「強勢美元」新解一出,華爾街日報立刻以頭版報導指出,史諾的談話,透露出布希政府形同已放棄長達八年的強勢美元政策。其實,去年六月在加拿大召開八國經濟高峰會時,布希總統就曾脫稿演出,對記者表示美元「將由市場力量決定其價位」,以及「端視美國製造基礎的強弱」來決定。


「弱美元」政策 美國製造業吃了大補丸

美國製造業基礎強弱,的確是布希總統最擔心的議題,布希這回是吃了秤錘鐵了心,硬是要拿美元匯率來豪賭一把。經過長期的強勢美元,美國經濟體質已經徹底轉變,「金融」產業不斷成長,「製造」的基底卻被嚴重侵蝕,美國賴以立國的製造業孱弱不堪,靠著海外的資金挹注勉強維生,工廠要不是關廠歇業,就是大幅裁員以求苟活,勞動部的統計,美國工廠雇員人數已經連續三十三個月下跌,裁掉二百三十萬個就業機會,再這樣下去,美國肯定要成為二十一世紀第一個破滅的泡沫,步上大不列顛帝國的後塵。

布希、或者說是史諾的「弱美元」政策,就是要給製造業打上一針強心劑,如果美元匯價貶值二○%,許多美國製造業的產品,將會再度恢復國際競爭力,第一個效應就是能夠重新產生就業機會,扭轉回升到六%的失業率;同時,製造業恢復商機,將會刺激新的商業投資,一方面扭轉目前完全依靠消費來支撐的經濟成長,另一方面將可以消化過剩的傳統與科技產能;再者,抑制龐大的貿易赤字的成長,避免美元走上最後的那條泡沫不歸路。

過去十年,美國政府玩的把戲是憑藉強勢美元,把中國、日本、歐洲出口廠商賺的血汗錢,全部吸收回美元,投資在美國債券與股票市場,這是典型的金融操作財務遊戲。不過,隨著網路科技泡沫破滅,美國股市吸引力已經大不如前,而今債券利息又頻創新低,對外國出口商、外國中央銀行的吸引力也大不如前,與其讓進退兩難的外國人決定美元走勢,不如採取主動攻擊,在最短的時間內引導美元貶值,一方面鎖住來不及跑路的外國資金,同時,美國的金融機構還可以取得先機,賺上一手匯兌利益。


符合各界利益 美元走貶形成「多贏」

「匯率貶值救經濟」是許多國家領袖天天夢想的仙丹妙藥,東南亞國家、日本、台灣政府天天想的,就是靠著匯率大幅貶值來振興出口產業,然而我們這些所謂靈活的小國,至今瞻前顧後,什麼也不敢做,倒是超級經濟大國敢下重手,打完石油戰爭之後立刻反手開闢外匯戰場,超級巨人展現矯健身手,令人嘆為觀止。

布希總統這場賭局,最大的危機就是外國投資人大舉撤出美國股市,造成紐約股市重挫,甚至引發資金外逃的恐慌。這樣的危機不是不存在,但是目前看來並沒有失控的危機,紐約股市道瓊工業平均數從四月中旬的八千點,上漲到八千五百點,漲幅六%;史坦普五百股價指數從八三○點漲到九五○點,漲幅一五%,那斯達克更從一三五○點漲到一五五○點,漲幅也是一五%,在五月密集公布的企業財報,平均盈餘成長達到一一‧六%,也遠遠超出市場預期,看來,一切還在布希政府的控制當中。

美元的貶值,符合了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共同的利益,包括台灣、香港與中國大陸,事實上都採取「盯住美元」的匯率政策,這波也跟隨美元貶值,因為銀行危機不斷傳出警訊的日本,這回也出手緊守日圓匯價,對美元的升值幅度遠遠低於歐元;至於升值幅度最大的歐元,則獲利於金融資產的流入,雖然製造業受到打擊,但是大幅資金流入給經濟體也注入了活絡的資金,看起來,這波美元貶值至今仍然符合各界的利益,算是一場精打細算的「多贏」戰局。

相對於布希政府驚天動地的匯率政策,阿扁政府相對保守、以不變應萬變的被動策略,台灣製造業期待匯率貶值來刺激的需求,並不比美國企業要小,幾個禮拜前,國策顧問、前第一銀行董事長黃天麟也在《今周刊》為文主張,台灣金融業龐大逾期放款難以解決的根本關鍵,在於房地產的價格仍然未能調整落底,如果匯率能夠快速貶值,將能協助台灣的房地產價格尋得底部價格,才能徹底解決金融業逾期放款的問題。

現在新台幣兌美元匯率是一比三十四‧七,如果快速貶值到四十,貶值幅度是一五%,對於台灣製造業與金融業是否真有助益?一五%的貶值幅度,布希敢賭〔相信是精密規畫後的賭局〕,阿扁敢賭嗎?

延伸閱讀

常挖耳嚴重恐「致癌」!何時才需清潔? 醫師:耳屎其實是耳朵健康的守門員

2022-01-06

不是面對面!醫揭餐廳內用「最危險座位」 戶外用餐較安全?「30秒噴出1萬個飛沫」

2022-01-27

開發客戶被罵髒話、屋主嫌他太菜…第一份工作月領2萬多的小房仲,如何拚出300萬年薪?

2022-04-06

美股道瓊指數創兩年單日最大跌幅!為何股市長空架構恐持續?一文看懂關鍵原因

2022-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