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金磚俄國等待區域共同體救援

金磚俄國等待區域共同體救援

江煒琦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633期

2009-02-05 09:22

近幾年,亞洲是世界經濟舞台的重心,其中俄羅斯挾著豐富的原油資源呈現爆炸性成長,韓國也展現驚人復原力,從四小龍之末急速躥起,只是由美國延燒到全球的這場金融風暴,也壓得世界經濟強權低頭喘氣……。

金融風暴來勢洶洶,在這場災難中,亞洲各個經濟大國也深受其害,其中,俄羅斯聯邦因為油價跌跌不休,必須面對原油相關類股股價重挫與財政收入赤字的壓力,可說是數一數二的重災戶。

面對這個變局,俄羅斯聯邦政府副總理兼財政部長阿列克謝.列昂尼多維奇.庫德林(Alexei Leonidovich Kudrin)在今年初香港貿發局舉辦的一場公開演講場合中,明白表示,今年全球的經濟成長將比世界銀行所預估的更悲觀,出現零成長的情況。

庫德林指出,如今全球經濟淪落至不景氣的地步,俄羅斯聯邦面對這場危機,將投入八十億救市,並維持市場透明化與資金自由流動的原則,而G20與G8高峰會應在解決問題上扮演更重要角色,以下為演講摘要:

有人認為,這次的經濟衰退期會較過去幾次危機來得長,美國去年十二月的ISM製造業指數已經跌到一九八二年以來最低的水位。我們原本相信在這波危機中,中國將會引領經濟成長,但是中國於去年第四季的經濟成長為六.八%,創下七年來新低,因此今年,中國的壓力也會很大。世界銀行先前預測,今年全球的GDP成長率將為○.九%,我們卻認為,全球性的經濟萎縮將會出現,GDP為○%會更貼近現實情況。

 

危機一 油價疲弱衝擊財政收入


就俄羅斯本身而言,這場金融風暴於去年第三季末爆發後,俄國股市受到原油價格劇烈波動的影響,去年全年跌幅逾六成,其中,原油相關類股股價至今跌幅達到二○%。

我們預估,未來兩年,全球對原油的需求還是呈現減緩趨勢,因此我們與其他原油生產國的態度一樣,今年仍會減少輸出原油相關產品。國際能源機構原先預估,今年國際原油價格每桶將跌破一百美元關卡,但事實上,目前已經跌到四十美元,這對我們的外匯收入帶來巨大衝擊,去年第四季,俄羅斯聯邦的財政收入因此少了八十億美元,這是四年來表現最差的,也是我們首次在財政收入出現赤字。

所以我們預料,全球經濟將持續下滑,這樣的局勢,對俄國的金融業與股市都帶來莫大壓力;金融風暴發生前,俄國財政收入年年正成長,回頭看,○五至○七年投資過熱的情況曾經令我們很痛苦,但是當前的情況更為嚴峻,我們預測,今年俄羅斯的經濟成長率將只有○至二%,去年全年則約為六%。

銀行業、原油工業與出口是俄羅斯經濟中最弱的一環,我們至今已向銀行體系注入百億美元資金,但是我們預估,必須增加一倍的資金才能支撐起整個銀行業。

 

危機二 三大產業遭受嚴峻挑戰


雖然整體環境不佳,我們仍會堅持貨幣自由兌換政策,不會限制資金流動,也不放棄自由市場經濟體系來支持銀行業;另外,會再透過加強監管銀行業與增加投資市場透明化的方式,協助投資者面對市場風險。

長遠來看,俄羅斯會在四年內投入八十億美元,以發展基礎建設、遠東地區的科技與礦物資源,加強與鄰近國家合作,以對抗金融危機,但是,動用國家預算將不會成為我們化解金融危機的主要方法,我們認為,該手段的效益有限,而且會增加財政赤字,所以此時此刻,我們不會承諾是否修改國家預算。

再放眼國際,我看到不少國家投入資金購買金融業的不良資產,最近俄羅斯國會也在討論,究竟應該如何評估這些不良資產的價值?而該問題與銀行的流動資金是息息相關的,其實,我對該作法抱持樂觀,只是政府不能單靠這個方法來拯救銀行業,還需要提出其他解決方案。

我認為,這場危機需要集體回應。二○○八年,G20會議把各國代表的層級提高到國家領袖,我們贊成這樣的轉變,因為G20與G8會議的關係是相輔相成的,其中,我們認為,G8會議在未來應該增加新興國家的成員,這樣一來,將有助於各國共同解決全球性問題。

 

韓財政副部長申齊潤:貿易保護主義是絆腳石


這次金融危機中,韓國可說是亞洲國家中的重災戶,韓元貶值讓外資撤軍,嚴重打擊南韓的股市與債市。在香港這場論壇上,韓國企畫財政部國際事務副部長申齊潤(Shin Je Yoon)指出,這場金融風暴將會讓極度依賴出口貿易的亞洲國家有個難過的牛年。

 

申齊潤表示,雷曼兄弟破產至今不到半年,全球還在金融危機的第一個階段,去年底,約有300億美元資金離開亞洲股債市場,除了日圓與人民幣之外,其餘亞洲貨幣應聲下跌,這種情況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目前中、韓及新加坡均以減稅與增加支出的措施來穩定國家經濟,而日韓政府與香港更以100%保障銀行存款的方式來增加外匯流通量。

 

南韓曾在02年爆發信用卡泡沫危機,當時南韓政府花了2年的時間,才走出信用卡泡沫的陰影。而這次,申齊潤認為,亞洲地區需要加強區域性整合,透過國與國之間的協調,深化財政與金融上的合作關係;此外,亞洲國家需要一個總體監管的組織,讓區內的GDP維持在某個水平,確保金融市場穩定發展。

 

對於金融危機下,貿易保護主義悄然萌芽的趨勢,申齊潤表示,貿易保護主義是解決金融危機的絆腳石。面對消費負成長的趨勢,南韓以強大的干預政策去增加支出,刺激國內消費,部分國家卻築起保護主義的高牆,申齊潤認為,這在此時此刻是行不通的。

延伸閱讀

西方制裁進逼 俄羅斯經濟雪上加霜

2014-10-02

四大警訊揭開俄印成長失速真相

2012-07-19

G8的經濟新勢力

2008-07-10

歐洲危機—— 東歐重蹈亞洲金融風暴覆轍

2009-03-05

熊來了?俄皇精準轟炸掀「石油焦土戰」 美國如何避免經濟衰退「內傷」

2020-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