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民發電不是夢

全民發電不是夢
曹啟鴻(左2)相信,屏東的豔陽一定可以發展再生能源。

林瑩秋

國際總經

曹啟鴻提供

771期

2011-09-29 09:24

曹啟鴻有感於氣候變遷對人類造成難以想像的災難,為快速復育國土,也解決屏東縣民生計,在苦等不到中央政府伸出援手,也欠缺明確再生能源政策和作法下,他自力救濟想出幾個很炫的點子,讓大家知道「全民發電」並非夢事。

曹啟鴻  創意搞環保  防範屏東地層下陷  養水種電搶救「國境之南」

 

「全世界各國推動再生能源,沒有政府是推不動的……。」屏東縣長曹啟鴻娓娓道來一個地方政府獨力推動再生能源的辛酸,言語中對中央政府的沒政策、低效能,又欠缺進步觀念有很深的怨懟。

兩年前的八八風災重創屏東縣,地勢低窪的沿海地區,因為非法養殖超抽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嚴重;加上全球氣候變遷極端化,屏東動輒成災。

「佳冬、林邊一帶的重災區,所有的汙水下水道都被又細又黏的泥土塞得滿滿的,很難清除」、「堤防內外都是水,土地鹽化嚴重,蓮霧園泡水,無法繼續種植,人民無以為生,只好繼續非法養殖,情況愈來愈惡化」,曹啟鴻身為地方父母官,對大自然的反常無能為力,而中央政府反應遲鈍也救不了屏東,他只好聯合產學兩界,自己找對策和出路,搶救屏東這個「國境之南」。

曬得一身黝黑的他,一直覺得屏東有全台最充足的陽光,不好好利用太陽能很可惜。而且屏東恆春還有一座核三廠,有兩個發電機組,宛如不定時炸彈在身邊,更讓他覺得捨太陽能不用而用核能,真是不可思議。幾個想法相近的人,就湊在一起集思廣益,想出了「養水種電」的妙點子。

 

水池架太陽能板蓄水兼發電

 

「養水種電」到底是什麼?「養水」不難理解,但「種電」可就神奇了。

曹啟鴻形容,就像在很多水池上架設太陽能板,水池能收集雨水,涵養地下水資源,還能淡化土地鹽分,日後土地就能再利用。而水池上的太陽能板可以發電,回賣給台電,地主和太陽能業者都有所獲,一舉數得。

八八風災後,他決定要把一些非法養殖的魚塭和不能再耕種的蓮霧園「惡地」再利用。但很多地是私有地,縣政府無錢徵收,於是需要透過很多的說服,提供電力回售的價格誘因,才能勸鄉民一起來養水種電,而且一定要有某種經濟規模,才能降低太陽能板的成本。

但這根本是龐大的「教育」工程,光是要把「養水種電」講到大家可以懂,就不知要花費多少口舌和時間。還要經濟部、台電充分配合,保障電力收購價格,才能實現這個夢。

不過,曹啟鴻當過老師,很有耐心,也當過立委,知道該從何下手。首先,他先向經建會提出申請一個以「國土復育」為概念的重建計畫,想辦法得到中央的支持和協助。

其次,他先從佳冬、林邊重災區,也是他的家鄉做起。利用個人人際關係,找了很多親朋好友來聽他的計畫,把很多不規則的私有地整合成一塊完整的地。就從這一千公頃、低於海平面的土地開始實驗、示範,讓大家看得到什麼叫「養水種電」。

為了說服中央政府支持他的構想,他也努力找「誘因」。開挖水池後,會產生很多土方,而民間業者若有填土需求,就必須購買土方,但曹啟鴻願意免費提供土方,只要業者自付運費,並回饋土方市價的○.一%當作國土復育基金,所以國土復育基金有進帳,政府也省了清理土方的費用,業者還得到費用很低的土方,三方都是贏家。

「可是還有很多麻煩事,」曹啟鴻說,如果農、漁民轉業種電,他們的農、漁保身分可能不保;而且發了電要回賣給台電,必須有輸配電基礎設施,台電的徵收政策也是條件一堆……,「最後談到一度電賣十二.九七元,這個價格雖然比不上德國、義大利,但已對業者有誘因,是值得全力試辦的價格。」

 

「中央政府不幫忙  還扯後腿」

 

太陽能

高架式太陽能發電,1度電賣不到10元,欠缺誘因。

 

工地

 

在「養水種電」創意激勵下,民間業者還研發出「浮動式太陽能」,可隨水位高低自動調整太陽能板。「高架式太陽能」可在太陽能板下種樹、育林。核研所也利用砷化鎵研發出「高聚光太陽能」,就像向日葵一樣緊追太陽,提高發電效率。而且台糖在屏東有大片完整土地,如果能開發做太陽能發電,「台糖」也可以發電、賣電變「台電」。

「屏東日照充足,我們很樂意變成台灣太陽能產業的練兵場,做各種類型太陽能的示範區,既環保又可增加在地就業機會,尤其是高聚光太陽能,可以創造出一般太陽能的七十倍就業機會,屏東縣政府一定全力協助到底。」講起太陽能,曹啟鴻眼中就有光。

於是他排除萬難,花了六個月時間說服、溝通,終於在去年第一次公開招標,在十二家投標的業者中挑了五家,指定地點先從小規模太陽能發電做起。但就在簽約記者會前夕,行政院對經濟部能源局的定價策略有不同意見,他的太陽能發電計畫只能硬生生喊「卡」。

「電價是由費率委員會決定,但他們覺得台電收購太陽能電力的支出太高,會墊高電價,所以叫停,縣府與廠商投入的心血和成本全部泡湯,大家做了大半年白工!」曹啟鴻的憤怒可想而知,因為計畫告吹,業者損失百萬、千萬元以上,他也成了「詐騙集團」的一分子,賠掉地方父老鄉親對他的信任和感情,更賠光縣府公權力和人民的信賴。

跟著曹啟鴻東奔西跑的縣府祕書在一旁忍不住抱怨:「中央政府不積極作為、不幫忙也就罷了,地方政府在資源匱乏下做那麼多事,中央居然還扯後腿,真叫基層公務員灰心。」

 

不過,歷經椎心刺骨的八八風災後,曹啟鴻自認已經沒有悲觀的權利,不終止地層下陷、土地鹽化的惡性循環,加緊復育,屏東就再也「回不去」了。

於是他退而求其次,在電力收購價格做出退讓,妥協到高架型、地面型太陽能發電一度電不到十元,比在屋頂放太陽能板發電收購價還低,再縮小發電規模,並爭取能源局的再生能源補助款。

但規模一縮小,投資就減少,回收期也就拉長,達不到原訂經濟效益,而農民又必須維持一度電十二.九七元的價格才能滿足基本生活所需,這樣就必須犧牲廠商利益。但賠本生意沒人要做,最後多家業者紛紛打退堂鼓,只剩願意「做公益」的榮化等極少數業者,協助縣府做了一點點的太陽能發電示範。

 

幫豬「建廁所」集沼氣發電

 

在曹啟鴻的原始發電計畫中,白天日照強烈,陽光取之不盡,可以發展「太陽能發電」;夜晚沒了陽光,則可利用台糖飼養大量豬隻的排泄物,收集起來做「沼氣發電」,日夜循環交替,發電也就源源不絕。在太陽能發電遭受重大挫折後,他更看重沼氣發電。

屏東縣養豬一百四十萬頭,占全國第一。但豬吃進去的飼料有四○%變成豬糞,處理豬的排泄物要靠大量清水沖洗,用過的髒水又容易汙染灌溉水源。而且不少業者為了節省水費,會抽用免費的地下水,讓屏東更「沉淪」。

曹啟鴻參考德國、丹麥的沼氣發電經驗,認為沼氣發電在台灣也可行,而且台電回收沼氣發電的價格是一度電兩元,廢物利用,不無小補。正巧,他看到台灣食品業大成長城,為了更省水、有效率處理豬排泄物,在屏東鹽埔、新埤建了零汙染的「豬廁所」,用輸送帶把排泄物集中處理,但卻未再善加利用做沼氣發電,相當可惜。

因為大成長城「豬廁所」的啟發,曹啟鴻又相中全台最大養豬戶「台糖」,認為只要把處理豬糞的方法和流程做一點變動,台糖做沼氣發電輕而易舉,而且成效可觀。

但台糖不歸屏東縣政府管,曹啟鴻也只能不斷溝通、解說,站在台糖處理豬糞更環保、更省水的立場,灌輸最新沼氣發電的觀念。「明年,我打算從大潮州森林遊樂區旁的養豬場做起,建豬廁所,作為沼氣發電。」曹啟鴻似乎是愈挫愈勇,一定要物盡其用。

在曹啟鴻身上,讓人看到「全民發電」並非夢事,而政府推動再生能源只要能提供足夠誘因,民間自然就會創新研發、引領風潮。更令人感動的是,在大自然無情摧殘下,曹啟鴻展現出強烈而有創意的求生本事。儘管他像「夸父追日」一樣追著太陽跑,卻怎麼也追不上,也像「逐臭之夫」,緊盯豬糞卻無處施力,但他受挫的經驗很寶貴,已是台灣推動再生能源最難得的活教材。

 

再生能源

▲點擊圖片放大

 

收購價

 

曹啟鴻

出生:1948年
現職:屏東縣長
經歷:二屆國代、台灣省議員、立法委員
學歷:文化大學東方語文學系、高師大教育研究所肄業
環保成績:成立「台灣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舉辦兩期「太陽能學校」

延伸閱讀

政府政策消極 /扼殺全民環保夢!

2011-09-29

力拚太陽能光電 五個要面對的問題

2018-01-18

從災害、重生到創生,看屏東如何破繭成蝶?

2019-04-08

太陽能發電潮來了 荒地上的兆元商機

2019-09-18

打造全台首座水面型電站 連台積電都想落腳設電廠

2019-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