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陶冬:溫州困局可能成為明日中國困局

陶冬:溫州困局可能成為明日中國困局

陶冬

金融

攝影/林煒凱

772期

2011-10-06 16:54

針對當前中國的資金險境,陶冬分析,中國政府債務占GDP比率目前僅為一八%,北京當局其實有實力充分解決資金問題;但他警示,溫州今天的困局,足以作為中國經濟借鏡,政策失誤導致「黑天鵝事件」的風險,也不能完全排除。

編按:早在七五四期《今周刊》中,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陶冬便撰寫(民營企業處境困難)一文,點出浙江溫州的流動性危機,已成為當地的心腹大患。當時他分析,銀行體系迅速抽緊流動性,令溫州這類以民間企業為核心的城市,成為銀行借貸的「棄兒」;被迫轉向民間借貸調度資金者,無異於飲鴆止渴。


在溫州爆發企業倒閉風潮後,本刊再度邀請陶冬,針對溫州的資金鏈困局發表看法。以下為陶冬博士的見解:

溫州驚現「跑路潮」,民間借貸危機發酵。兩天內,中國四大國有銀行一○%的市值被蒸發,香港恆生指數重大心理關卡一七○○○點輕易失守。

針對民間資金出現的抽資恐慌,溫州市政府迅速出台了應急措施,要求銀行「不抽資、不壓貸」,貸款利率上漲幅度不超過三○%,並確保實現全年新增貸款一○○○億元人民幣的目標,同時政府和債權人不惜以「人身控制」的做法,防止債務人出逃。

也許溫州的高利資金面臨崩盤的局面,短期可能趨向平穩,但是危機的根源卻沒有被去除。年息達到二○%至六○%的高利貸,根本無法長久地支持正常的商業活動。民間動輒一○%的「保證收益」利率,也更像龐氏騙局。全民高利貸,製造出今天溫州的困局,而溫州今天的困局,可能成為整個中國經濟明天的困局。

 

民間借貸資金鏈告急

 

全民高利貸,是中國貨幣政策失衡、失控、失效的產物。中國人民銀行「單沽一味」式的政策手法,令存款準備率孤軍深入,數量收縮導致信貸收縮。經濟實體中有資金需求的個體,無法以較高的利率從正規的銀行體系內融資,被迫轉向非正規的民間借貸,同時政策利率水平與經濟現狀及需求現狀脫節,政策利率與市場利率分道揚鑣。

民間借貸,現在普遍面臨著資金鏈斷裂的危險,而債務面上幾乎拴著經濟社會中的所有企業與個人,一旦債務鏈中有一環斷裂,整條債務鏈便無以為繼。上市公司存放在母公司的存款,可能被挪動、受損。銀行、財富管理公司的「保證回報」,也許僅剩下「美麗的謊言」,連本金也收不回來。在民間借貸中起「穿針引線」作用的擔保人,或許因一家企業倒閉而失去資本金,接下來被債主追討款項。民間借貸涉及面極其廣泛,又未被納入監管、監視範圍內,本金卻很單薄,其風險自然較大。

 

貨幣政策未必很快轉向

 

貨幣政策

中央政府的債務GDP比率僅為18%,北京有財政實力清理民間債務。但過程中不排除政策性失誤,觸發黑天鵝事件(圖片來源:Top Photo)

 

民間借貸中,有一部分是向企業提供過橋性短期融資,不過更多的資金流向了中小開發商。小開發商財力有限,槓桿性高,膽子太大。他們以二○○八年行業緊縮週期為鑑,強調堅持到底便是勝利,不惜借取短期高利貸款,以挺過目前的政策嚴冬,在他們心目中,貨幣政策、房地產政策很快便會轉向。如果政策在年內不放鬆(筆者認為不會有實質性鬆動),開發商可能有一批出事。


民間借貸由來已久,為什麼現在成為市場的焦點?首先,民間高利貸在過去十二個月出現了一次爆炸性增長,規模與增長速度有質的飛躍。其次,房地產市場成為高利貸的主要承受人,風險因此而疊加。再者,經濟進入下行週期,房市進入下行週期,流動性進入下行週期。民間借貸,不僅是金融領域中最弱的一環,也隨時可能成為風險的傳導渠道。


面對金融亂象,北京會不會很快放鬆銀根搭救?筆者認為,在情況進一步明顯惡化之前,房市政策和貨幣政策未必很快轉向。今天的通貨膨脹水平依然太高,房地產市場的投機活動隨時可能死灰復燃;經濟月度數據相當穩健,目前看不到政策立即轉向的理由。更重要的是,○九年超前瞻的擴張政策,長遠來看,給經濟帶來的麻煩要多過好處,所以「不見兔子不撒鷹」,問題出現了再求解決辦法。


民間借貸,救起來更費力氣,債務鏈缺乏透明度,而且存在於銀行體系之外。不過中央政府的債務GDP比率,目前僅為一八%,筆者認為,北京是有財政實力來清理民間債務的。當然,這個過程中,不排除政策性失誤,觸發黑天鵝事件。

延伸閱讀

降息,管用嗎?

2014-11-27

人民銀行兩個月內減息或降準?

2014-09-04

直擊黑暗溫州

2011-10-06

民營企業處境困難

2011-06-02

三位A咖經濟學家 深度剖析中國後市

2018-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