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國聯準會等待QE3出手時機

美國聯準會等待QE3出手時機

楊卓翰

國際瞭望

攝影/陳俊銘

781期

2011-12-08 16:19

美國與加拿大、英國、日本、瑞士以及歐洲央行聯合協議調降美元換匯利率,同時中國人民銀行也調低存準率,全球股市喜逢及時雨應聲大漲。到底這場人造雨可以下多久?人造雲背後藏的風暴何時將至?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陶冬為你解答。

十一月三十日晚上七點十五分,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陶冬走上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的舞台。當時,中國人民銀行剛剛宣布三年以來的首次調降存準率。三個小時後,包括美國聯準會在內的六國央行,聯合調低美元互換利率。市場於是沸騰。

美國道瓊指數單日大漲四九○點,全球股市開始了金融海嘯後罕見的一波漲勢,五天裡道瓊已經漲了八百多點。究竟這波「歐債危機舒緩」的反彈能走多久?陶冬並不樂觀,他認為,歐債將是未來幾年投資人逃不掉的風險。

 

治標不治本  歐元必然瓦解


歐美六大央行的「救市」動作,在陶冬眼中,反而暴露出歐洲銀行體系的流動性危機,而試圖解決的也僅止於流動性危機,對真正的問題根源:歐債,歐洲領導人還是束手無策。

上周在匯豐中華投信的「全球貨幣趨勢論壇」中,陶冬點醒大家對歐債的迷思。「至今,歐洲領袖端出的一連串解決方式,全都沒有用。只要歐元這個架構還在,」陶冬提高分貝:「歐債問題無解!」

他接著分析,歐洲領袖們大方減記一半的希臘主權債務,反而讓銀行不敢再買希臘公債,怕今天買的債券,明天只剩五○%,讓歐豬的公債殖利率飆升,更擴大了恐懼。「歐洲領導人又再次表現出極具創意的愚蠢!」他犀利地評論。

陶冬更進一步指出,在德、法都不願意出本金時,擴大金援操作槓桿,或是聯合歐洲國家發行共同債券,甚至統一財政系統,都是不切實際的行為。而且,如果希臘真的退出歐元區,「歐洲會出現資金大抽根,大家都會怕出現下一個希臘,資產遭到重創,信心凍結。」

而這一切問題的根源,就在歐元本身。「對一個債務嚴重的國家,它的匯率貶五○%,比減少五○%的財政支出、裁去五○%的公務員還有效。」陶冬以冰島為例,在破產後匯率急貶,讓經濟和貿易能夠自我調整,才能逐步復甦。「在歐元區(因為統一匯率),沒辦法走貶值這個逃生門,所以歐債沒辦法救。」

因此,陶冬認為歐元必然瓦解,問題只在何時。「德國因為有歐元這個升不了值的貨幣作為工具,對它的出口有利,所以還是會讓歐元拖下去。因此,歐元不會那麼快崩潰。但是,十年,甚至五年內,歐元一定會崩潰。」

如此看來,六大央行的「救市」措施,也只是短期解決歐洲銀行資金短絀的困局。根據歐洲銀行管理局(EBA)的資料,歐洲銀行現有一○六四億歐元的資金缺口,而六大央行建立美元互換機制,只能借錢來補這缺口。真正的財政赤字及債務違約等更大的破洞,仍然無解。而萬眾矚目的十二月九日歐洲財長峰會,不論結果如何,也可能是另一個失望。

六大央行「救市」前三小時,中國人民銀行也正巧宣布調低存準率,市場也樂於解讀為中國政策轉向寬鬆,紛紛期待資金行情。對此陶冬又有何看法?「我認為,中國銀行體系內的流動性,已經變得很緊張。但這我不認為這是中國貨幣政策的一次拐點。」

他接著說:「中國現在資金市場有兩個不同層面,較小層面的銀行業資金,是緊的;但中國整個市場上,還是資金過剩、熱錢橫流。所以中國人民銀行面臨了兩難。」

 

中國資金行情到來?  還早

 

「我們看企業新增貸款數量、廣義貨幣供給與GDP(國內生產毛額)比率,今天這兩個數字的水準要遠高過雷曼兄弟時,代表市場資金仍然寬鬆。但是看存款準備率和貸款利率,則遠低於過去十年的平均水準。」因此陶冬認為,人民銀行這招「僅是技術性調整,絕對不是政策轉向。中國貨幣政策依然是中性,利率應該是繼續往上走。」

 

陶東更預言了中國政策轉向的時機:「只要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在七%以上、通膨率仍在五%以上,中國就不會有大的政策變化。」

 

但是,中國為何會將通膨率維持在五%的高水準?陶冬認為,這是中國經濟「正常化」的過程。「今後十年,中國通膨會在五%至六%,這反映的是工資環境正常化,所以並不算高。而工資帶動的通膨,是中國經濟從出口轉成內需一個重要的基石。」

 

他進一步分析中國的經濟:「中國今天的需求不足、增長放緩,還會比大家想的更疲弱。但這不是硬著陸。」陶冬說,雖然中國製造業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已經落到五○左右,但是非製造業的PMI仍然強勁。「這個數字背後代表的,是中國的消費力量。中國的內需,還是有辦法拉動經濟成長。」

 

中國經濟放緩、歐洲進入衰退,美國也接近衰退的情況。但在歐洲銀行危機風雨欲來之際,陶冬暗示美國進行貨幣操作的可能性。

 

「美國有兩個大問題,第一是房市,再來是就業市場,這兩塊在未來都很難有轉機。所以美國未來幾年,一定會是弱復甦,而且一定會有不斷的恐慌。這時候就要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

 

陶冬認為,以今天的政治環境,柏南克已經很難自己推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他在等兩個情況:第一,美國經濟出現二次探底;第二,歐債蔓延到歐洲的銀行,產生銀行危機。以上只要一個情況發生,美國就能名正言順推出QE。

 

「我看來,前者的機會不大,但是從歐洲資金的缺口來看,歐債危機擴大的可能性,相當相當地大。」言下之意,第三輪QE推出的可能性並不小。而歐債掀起的種種效應和中國經濟轉型,也勢必為明年的全球市場定調。

 

陶冬
現職: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
學歷: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

延伸閱讀

黑天鵝盤旋歐洲上空—— 面對希臘變天+歐洲QE的撞擊

2015-01-29

全球央行「大暴走」 印鈔計畫啟動

2015-01-22

歐洲央行的「Q」與「E」

2014-10-30

歐洲逼熱錢流向股市 效應擴及全球

2014-06-12

歐洲祭出負利率猛藥 能擺脫通縮困境?

2014-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