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亞投行背後的中國權謀大戲

亞投行背後的中國權謀大戲

今周刊整理

國際瞭望

955期

2015-04-09 11:33

這是一場21世紀最劇力萬鈞的國際政經權謀大戲,這場戲,牽動的全球政經實力更迭、資金挪移,甚至產業洗牌,你我很難置身於外,《今周刊》帶你看懂新絲路經濟體。

亞投行

 

這是自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最大膽的經濟轉骨行動。上次,打開自己的大門;這次,中國要邁入別國的大門。人民幣當先鋒,數以百家的國企擔任主力部隊,「一帶一路」就是中國經濟企圖「國際化」的最高戰略指導方針。

 

「一帶一路」到底是什麼?


中國在3月28日發布《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的概念,就是一條「陸上絲綢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合成「一帶」與「一路」。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告訴全世界:「我要把它們全部連起來!」

 

中國主導的一千億美元投資計畫 連英國都搶申請

 

習近平敢做夢,但也有自知之明,他知道這個夢,光靠中國十兆美元規模的經濟體,還無法實現。根據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估計,「一帶一路」涉及投資金額約8900億美元;僅一五年的投資金額,就將高達640億美元,足夠蓋一百座台北大巨蛋球場。

為了打造這場別人不敢做的夢,中國邀集全球其他國家,創立跨國銀行一起投資。近日在台灣引爆爭議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就是這個計畫中的一環。

亞投行是中國主導,準備籌資一千億美元,由中國出資五百億美元,透過發債投資一帶一路經濟圈的鐵路、公路、港口等建設。

3月31日,亞投行創始會員國申請的最後期限。就在台灣還在為了申請加入亞投行爭執不休時,全球其他五十個國家,除了日本及美國,早就爭先恐後遞出申請。就連美國二戰後的長期盟友英國都「倒戈」加入,為的就是求一張「一帶一路」的門票。

 

一石三鳥的謀略…… 終極目的:人民幣國際化和自由貿易港

 

中國建立「一帶一路」,一方面是著眼於輸出中國的過剩產能,不過澳盛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接受《今周刊》專訪時指出,更重要的是,帶起亞洲開發中國家的經濟建設,從市場需求面,拉動中國和其他參與國家的經濟。

「一帶一路,主要投資中國以外的地方。雖然對國內沒有直接影響,但是幫助周邊開發中國家工業化及城市化,未來對中國、甚至其他國家的商品需求就會變強。」

一如美國第二次大戰後推出的「馬歇爾計畫」,幫助歐洲重建,「美國的得利,絕不僅只從建設投資中獲利。更重要的是,加深歐洲對美國商品的依賴程度。」劉利剛說。如今,中國如法炮製,推出中國版的馬歇爾計畫,目的也在此。

這個需求的成長空間有多大?若看絲綢之路經濟體的人口,占全球比重多達62%,但實際的GDP占全球比重卻不到三成。若計畫啟動後接下來的二十年,新絲路經濟體的國民收入往世界平均移動,保守估計,每年的成長率將有10%。這麼大的成長,正是各國對亞投行趨之若鶩的原因。

「一帶一路」除了直接拉抬基礎建設工程、能源、交通和通信等產業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也將兩個過去的政策融合到計畫中,那就是「自由貿易區」和「人民幣國際化」。這兩項政策影響國際的情勢,可能更甚一帶一路的基礎建設。

透過大規模的資金借貸,北京也準備加速人民幣的國際化。陳興動指出,周小川日前要求IMF的特別提款權(SDR,可換取外匯的記帳單位)必須要加入人民幣,作為國際儲備資產和記帳的單位之一。而透過與世界越來越深化的貿易,人民幣已經是去年第五大國際貨幣。

中國人自己做夢,還把夢分享給其他人。英國之所以會倒戈,正是瞄準倫敦成為「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夢想。「中國也表示,亞投行將會用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在亞投行的資金操作中,會員國將自然而然地吸納人民幣作為外匯存底的部位。人民幣也會因此加速國際化的腳步。」陳興動預測。


一分鐘透視「一帶一路」

 

中國在3月28日發布《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的概念,就是一條「陸上絲綢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合成「一帶」與「一路」,建立起完整的經濟圈。

  • 涵蓋了66國、44億人口,占全球人口的62.5%

  • 建設每年預估用掉5億噸的水泥,是台灣25年的水泥產量

  • 規畫的油管年運量5800億噸,是全中東地區原油年產量的一半

  • 規畫新建的高鐵長5.9萬公里,通28國,超過地球上現有高鐵總長。

 

除了高鐵,能源、海路也是重點建設

 

1.中哈原油管道二期
連結哈薩克與中國新疆,能源絲路的主要部分。


2.中俄原油管道復線
從俄羅斯連接黑龍江大慶,中國四大能源戰略通道之一。


3.中亞天然氣管道D線
土庫曼斯坦至新疆,被稱為世界管道建設難度最高的工程。


4.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
從黑龍江一路跨至上海市,還能透過支線輸氣到日本、韓國。


5.泰國克拉地峽運河
全長400公里,鑿通太平洋與印度洋,建成後將取代新加坡的麻六甲海峽。


6.新蘇伊士運河
將是西亞及北非運河走廊的重要中心。
資料來源:中國國務院、華泰證券、法國巴黎銀行 整理:楊卓翰

經濟大師怎麼看「一帶一路」?

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學家
馬丁.沃夫

世界銀行及亞洲開發銀行,對於投資亞洲開發中國家相當沒有效率。因此,中國創立亞投行,透過國際金融機構來進行投資,絕對是好事。美國阻礙盟國加入亞投行,舉動實在愚蠢。

世界銀行前副總裁
林毅夫

我覺得貿易最大的瓶頸,就是基礎設施的發展,「一帶一路」可創造互贏。因為發達國家的需求,就是開發中國家經濟的增長。通過貿易,大家的需求都能得到滿足。

春華資本董事長
胡祖六

我相信亞投行最終會成功,但是亞洲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地區,亞投行及「一帶一路」的戰略都不可避免地會遇到很多障礙,所以應建立一支專業、高水平的國際型人才隊伍,來面對挑戰。

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
樊綱

經過三十多年的對外開放,中國累積了巨額外匯,對外投資是必然之路。但是,當中國對全球金融格局的增量改革,結構發生改變,爭議也會隨之而來,這是中國和新興市場無法迴避的議題。

澳盛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
劉利剛

中國長期目標,應該是輸出自己在工業化階段累積的經驗和資本。如果只是藉「一帶一路」單純輸出本國的低端產能,各國抵制的力量就會快速增長,計畫就很難長期走下去。

耶魯大學金融經濟學系教授
陳志武

「一帶一路」和中國要降低經濟對投資依賴度的目標,背道而馳。現在中國家戶和企業總負債,是GDP的2.84倍。如果投入新投資,又會推升中國負債率到高峰,反而可能排擠對服務業和民生的投資,因此我對實際效果存疑。

水泥業龍頭怎麼看「一帶一路」?
辜成允:雖然看不到牛肉,但別低估中國的執行力


「一帶一路」對台泥董事長辜成允而言,是一塊聞得到香氣、卻仍看不到肉塊蹤影的牛肉。他說:「我不敢奢望『一帶一路』會掀起類似十幾年前中國風起雲湧的基建潮,但也不會小看中國『行政指導』的執行力!」

辜成允透露,確實已經有中國國內一線的水泥廠配合政府政策,遠赴新絲路經濟體投資。有的採整廠輸出,有的則以採購併方式在國外開疆闢土。台泥目前則是採取觀望姿態,重心依然擺在中國市場。因為台泥布局較深的雲南、廣西、廣東以及四川等地區,「城鎮化」才是目前看得到又吃得到的牛肉。

對「一帶一路」基建商機抱持審慎樂觀態度的辜成允,也並非沒有期待。他舉例,雲南與廣西是串起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接點,地方政府如要興建連接東南亞的交通建設以及其他公共工程,在「一帶一路」的政策大旗庇蔭下,不管是獲得中央的資金奧援或籌資上可望利便許多,「這才是未來的商機所在!」
(許秀惠採訪、楊卓翰整理)

 

你可能感興趣》

 

鮑魚的眼淚,兩岸農業的不平等競爭

 

當英特爾跟高通都向中國低頭,台灣8成半導體CEO最焦慮的事正在發生

延伸閱讀

台灣要繼續保住面子 還是爭搶30兆建設財?

2017-08-31

鐵道上的真與假

2017-08-31

馬總統對不起台灣投資人!——透視中國「國策牛市」底蘊

2015-04-23

一帶一路真的能上路?六大提問掌握政經變局

2015-04-09

看懂新絲路經濟體

2015-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