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香港數位轉型務求量身訂做 按產業特性持續發展

香港數位轉型務求量身訂做 按產業特性持續發展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提醒,數位轉型雖是近年全球大趨勢,落實執行,企業需要在策略上加以調整符合客戶期待。

廣告企劃製作

國際總經

2020-11-11

「中小企業要去問,你的客人需要哪些數位服務?」,莊太量提醒有意投入數位轉型、卻不知從何開始的企業主…

COVID-19病毒疫情在2020年對全球經濟產生嚴重威脅,香港也不例外,根據香港當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香港本地生產總值(GDP)較去年下跌3.4%,仍未脫離早前的衰退。疫情的影響遠比市場預期來得長,數位轉型也成為企業走出困境的其中一條可行之路。

 

「香港近年來一直持續進行數位轉型,但不同產業的落實程度不一。」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說,香港在推行數位轉型的路上,供給面與需求面均遭遇不同程度的挑戰。

 

供方要更多累積

 

從需求面來說,香港不同產業的數位化程度存有很大的落差,作為亞太金融中心,香港金融產業很早就投入數位轉型發展,但香港有98%的企業屬於50人以下的中小企業,增額聘請數位化技術專職員工的成本相對負擔較高,而且企業經營者已有一定年紀,未必對數位轉型的急迫性有所認知。但他堅持數位轉型並非大型企業的專利,中小企業也應該學習才能洞悉未來商機。

 

而從供給面來分析,香港高等教育產出科學技術人才的速度也較慢。莊太量說,與中國大陸及台灣的情況不同,無論從父母或學生的普遍想法中,科技相關科系在香港並非大學選填志願的熱門科系;醫學、商學領域科系在香港的就業機會仍然較高,以至於香港的科技人才較為稀缺。

 

目前香港當局在供需面均有基本對應策略,需求面透過稅務補貼方式,鼓勵中小企業多採購電腦等數位工具。而供給面則鼓勵年輕人投入科技領域,以科技創業者培育基金提供種子基金與培育計畫,並讓年輕創業者可以較便宜的租金落腳科技園區。

 

莊太量副教授認為數位轉型務求量身訂做,按產業特性才能得到成效。

 

需方要忌病急亂投醫

 

有鑑於供需兩方均面臨數位轉型挑戰,莊太量認為,香港可借地利之便與中國大陸展開合作。比如數碼港和粵港澳大灣區連結起來就讓三地可發揮各自產業特長,香港提供資金、物流與轉口貿易的優勢,而作為科技創新之都的深圳,則可協助香港扭轉科技人才不足的劣勢。

 

另一方面,他認為在扶植重點產業方面,完全講求公平反而可能讓整體產業喪失競爭力,比如香港有超過十家電子錢包服務商,雖然看似公平競爭,但因為太多參與者讓市場飽和、利潤也因此下降,其實適當扶植龍頭業者,也有助整體產業發展。以在中國大陸小微貸款領域為例,一家龍頭企業的豐厚羽翼能培養出一串供應鏈業者,效果可能比直接補貼來得更好,亦是中小企業參與的更佳途徑。

 

「中小企業要去問,你的客人需要哪些數位服務?」,莊太量提醒有意投入數位轉型、卻不知從何開始的企業主:數位轉型雖是近年全球大趨勢,但一昧胡亂跟進卻可能踢到鐵板,仍需根據自身產業特性來制定相關策略。他舉例:香港就有飲茶業者引進數位點菜系統,讓顧客透過數位裝置自行點菜,減少與店員接觸。雖然看來很新潮,但卻不受每天光顧年齡偏長的主流客戶喜愛,需要在策略上加以調整符合客戶期待。

 

在後疫情時代,香港企業面對新形勢,必定會嚴肅地看待數位轉型,當局亦會以適當規範和措施作策略性扶持,以便企業藉助科技重新設定最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向,在危局和機遇並存的局勢下,在時代的洪流中重新嶄露頭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