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一場花費數十億美元的運動會 值得冒賠上公共健康的風險? 《紐時》:這世界是否受夠了奧運?

一場花費數十億美元的運動會 值得冒賠上公共健康的風險? 《紐時》:這世界是否受夠了奧運?

《紐約時報》授權

國際瞭望

HIROKO MASUIKE/THE NEW YORK TIMES

2021-07-22 11:29

<編按>《今周刊》為您精選《紐約時報》最具價值的全球時事,人文、財經、科技、進步的新聞報導,給您最快速、最前瞻的國際視野。

約莫在兩年前的一個午夜,建築工人們聚集在東京最古老,同時也是熱門旅遊景點的淺草寺附近,此時街上空無一人,空氣相當悶熱,一旁的機器轟隆隆地運轉起來,工人們只希望不會下起雨來。

 

分別在2018年及2019年的7、8月間,超過1,000名日本人死因與高溫有關,東京奧運的幾項測試項目,還曾導致運動員生病和計劃取消,這讓即將到來的奧運需要採取極端措施。

 

其中,還包括這個項目:為26.2英里長的馬拉松賽道,鋪上一層閃亮的反光塗層,將熱量反射出去。

 

這對一項耗資數十億美元的運動會來說,只是一筆小開銷,不過,官員們並不完全確定它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隨著大型機器在8月幾個炎熱的夜晚發出的呼嘯聲,一寸寸的馬拉松賽道漸漸披上銀色條紋。

 

兩個月後,官員們將馬拉松比賽場地移到了日本北部500英里外、空氣更為涼爽的札幌,但在東京市中心卻留下原先穿過的蜿蜒條紋,這個令人可惜的想法,為東京留下了印記。

 

六個月後,新冠肺炎大流行,導致2020年東京奧運會整整推遲一年。許多日本人想知道,這個過於龐大的體育盛會是否值得冒上公共健康的風險、是否值得在場館和舞台上花費數十億美元,且是否能要求國際奧委會做出其他讓步。

 

▲2019年8月,工作人員在東京奧運會馬拉松賽道上鋪設了一種特殊的熱反射塗層。不久之後,該賽道被移至北部的札幌,那裡的天氣比較涼爽。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奧運舉辦黑幕重重 為什麼人們還要辦奧運?

 

但是說這些都太遲了!夏季奧運會即將在疫情暴發之際,在幾乎空無一人的場館中舉行,這也浮現一個不僅針對東京奧運,甚至是整個奧林匹克運動問題:我們究竟在這裡做什麼?

 

那些關注奧運的人往往從望遠鏡的另一端觀察這些問題,大多數觀看體育賽事的人都喜歡在過程中留下的懸念,因為他們可能在內心深處知道,這樣的景象掩蓋了一個腐敗的制度,且這個制度在選擇主辦城市時,比較傾向於賄選,同時也對獨裁者和未兌現的承諾,採取姑息態度。

 

而那些對奧運進行更廣泛分析的人,則看到了相反的平衡點。他們可能會欣賞運動員的成就,但這些並不足以抵消得了他們對奧運會造成的損害的擔憂。

 

簡而言之,奧運會建立在過度的基礎上,又與地緣政治糾纏不清,充斥著腐敗制度和作弊等負面消息,這也讓每一屆的奧運都引發令人不安的問題,比如可持續性、環境破壞和人權等。

 

奧運雖然認真討論起來,應該與政治無關,但與政治脫鉤是不可能、也不真實的。無論在哪個國家,舉辦奧運的榮譽已經褪色,奧委會竭盡全力吸引城市來主辦奧運,但是在主辦完以後,這些城市往往留下令人驚愕的後遺症。另外,氣候變遷也正在縮小可行主辦地的範圍,特別是針對冬季奧運會而言。

 

整個機構都由國際奧委會主席執掌,在這125年來,只有9任主席,他們都是白人男性,除了一個美國人,其他都來自歐洲。

 

來自德國的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目前掌管著這個由102名成員組成的委員會,大多數成員是通過政治和商業關係獲得他們的職位,其中至少有11人是皇室成員。

 

在組織章程中,國際奧委會授予自身在所有奧林匹克事務上的「最高權力」。著有多本關於奧運會書籍的奧勒岡州太平洋大學(Pacific University)教授朱爾斯·博伊考夫(Jules Boykoff)說,「國際奧委會可能是在全世界影響力最深的基礎體育機構,然而卻可能是最不負責任的。」

 

作為單純的娛樂活動,奧運的興盛有很大程度上與懷舊有關,探究其核心理念,是一種由遊行、國歌、升旗和其他慶典活動助長的民族主義,讓人感覺與全球趨向脫節,其中的和諧並無深度,包容也並無語境。

 

曾在奧運會多個領域工作過的美國兩屆田徑金牌得主埃德溫·摩西(Edwin Moses)表示,「以今日思想多元性、文化多元性、青年多元性…等,談這些似乎有點落後了」。

 

奧委會主要收入來自轉播權 辦奧運是為錢還是為了運動員?

 

很少有人贊成廢除奧運會,因為奧運會仍代表著大多數運動項目的巔峰競逐,而且對運動員來說,奧運會可能意味著一生奮鬥的心血,意味著成就的巔峰,應該很少有人會出於道德理由,而拒絕邀請。

 

無論東京奧運能帶來多少刺激場面,由於觀眾無法入場,它也不過是一齣向全世界轉播的平面戲劇。多年來,控制奧運轉播的顯然是電視台,因為國際奧委會73%的預算來自轉播權收入。而且,將奧運會安排在東京的炎熱夏季,也是為了適應轉播商的日程安排,並不是為參與的運動員考慮。

 

NBC環球(NBC Universal)首席執行官傑夫·謝爾(Jeff Shell)透露,作為奧運會最大轉播合作夥伴,NBC已經賣出12.5億美元的廣告,東京奧運會「可能是公司有史以來最賺錢的一屆奧運會」。

 

在迄今6個月後,北京2022冬奧也即將登場,但是,這屆奧運卻因為中國日益敏感的人權問題和抵制建議顯得岌岌可危。

 

從歷史學家、學者、運動員和官員的採訪中,至少能得出一個共識,那就是沒有人認為現今奧運會的運作方式沒問題。

 

其中,對於奧運會主要的抱怨,可大致分為三類,包括申辦過程中的腐敗、國際奧委會問責制度缺失、缺乏運動員權利。

 

奧運與政治無關?俄羅斯被禁賽仍開巧門參與、習近平也曾獲奧運授勳。

 

為申辦權出資拉票本身就是一項奧運活動,它並沒有隨著2002年猶他州鹽湖城冬奧會的醜聞而結束,而在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和今年東京奧運的申辦程序中,似乎都曾出現過賄選。

 

國際奧委會甚至將承辦權給予具有專制傾向的國家,例如俄羅斯(2014年的索契)和中國(2008年和2022年的北京)。

 

俄羅斯人用奧運為總統弗拉基米爾·V·普丁(Vladimir V. Putin)提供了一個價值500億美元的炫耀機會,在此同時,俄羅斯私底還實施一項廣泛的興奮劑計劃,並在奧運結束時入侵了烏克蘭。

 

這讓俄羅斯國旗和國歌被禁止出現在2018年冬奧會和東京奧運會上,可是,俄羅斯運動員可以在滿足一定條件的情況下獨立參賽。

 

中國的人權記錄,包括對香港的鎮壓以及美國國務院所報告內容指出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等,這些事情到明年2月前肯定會得到更多關注。不過,在2013年時,巴赫曾將象徵奧林匹克運動最高榮譽的勳章授予中國主席習近平。

 

對此,博伊考夫說,「有點不可思議的是,巴赫基本上處於一個幻境,仍然堅持奧運與政治無關。」

 

奧運選主辦國稱「一視同仁」 為何非洲卻沒辦過?

 

儘管號稱採取一視同仁的方式,但主辦國的選擇很難說是全球性的,例如從以前在現在,只有三屆奧運會在南半球舉行,包括兩屆在澳洲、一屆在巴西。非洲至今沒有舉辦過奧運會的紀錄。

 

2022年冬季奧運在挑選主辦國時,因為缺乏支持,在6個候城市中,有4個退出,最終只留下北京或哈薩克的阿拉木圖這兩個缺乏吸引力的城市。這樣的選擇過程相當尷尬,不過,國際奧委會到是結束了對主辦權的競逐,還悄悄指定未來的主辦國,這也引發外界對透明度的質疑。

 

候選城市通常需承諾提供亮麗的場館、充足的酒店房間和熱情的觀眾,這些都是國際奧委會所要求的,甚至它們還提出廣泛的環境目標和長期影響計劃,但這些目標並不全是能實現的目標。

 

如里約的計劃是清理瓜納巴拉灣,那裡有來自數百萬居民未經處理的污水,但這個項目的發展態勢,卻隨著奧運會的落幕而結束,里約的場館也隨之荒廢失修,落入和其他奧運場館一樣的命運。

 

對醜聞的抗議通常在比賽開始的那一刻就結束了。

 

《奧運會——奧林匹克的全球歷史》(The Games: A Global History of the Olympics)一書的作者戴維·戈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說,「在我的生命中,幾乎沒有比看到尤塞恩·博爾特(Usain Bolt)的表現更精彩的事,西蒙·拜爾斯(Simone Biles)也讓我著迷。但是,在另一方面,你必須也得知道,里約熱內盧有7.5萬人,因為奧運的舉辦,被迫離開家園。」(戈德布拉特說過,奧運會弊大於利,他稱奧運會是「不可改造的」。)

 

外部力量正在發展,民主國家只會對奧運持越來越深懷疑態度,包括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和NOlympicsLA等活動團體,已經找到了自己的主張和受眾。

 

面臨多項負面消息 奧運未來會是什麼樣子?

 

未來,全球暖化可能會在幾年內迫使人們進行反思,就連奧運迷也會關注多個體育項目的性侵醜聞,且由於興奮劑問題的持續存在,而無法信任其比賽結果。

 

這些還不足以成為平衡的砝碼。

 

前美國國家乒乓球隊隊員、現在活躍於奧林匹克運動的韓肖(音譯)說,「你需要一群想要改變它的人,除非有一些非同尋常的公眾壓力,這是非常困難的。」

 

▲東京的奧林匹克體育場將是開幕式和閉幕式以及田徑比賽的地點。 HIROKO MASUIKE/THE NEW YORK TIMES

 

這個持不同意見的群體可能就是運動員們自己。

 

對他們而言,奧運會帶來從賠償、言論自由到性別權利等一系列問題,現在他們正在集體發聲,例如國際維權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在這些運動員中也發掘了一批新的活動人士。

 

這些活動中,其中一個主要話題是第50條規則,即國際奧委會禁止運動員在奧運會上示威或展示「政治、宗教或種族宣傳」,民眾對國際奧委會將如何在東京和其他地方執行這一規定感到焦慮。

 

戈德布拉特提到,以全球變化和對這個星球的意義而言,我們將迎來一個非常、非常、非常艱難和動盪的20年,我只是想知道,在面對這種情況,奧運將是成為什麼樣子?這在我看來已經很荒謬了,但我想知道當世界在燃燒的時候,比我年輕30歲的下一代人會怎麼想。」

 

註:全文獲《紐約時報》授權,By JOHN BRANCH © 2021 The New York Times

延伸閱讀

做對9件事 打造被動收入超過薪水的佛系理財術

2018-08-09

小資族也能晉身大富翁

2018-08-09

半年報測風向 中段班潛力股有「漲」聲

2018-08-09

靠高回饋點數走天下 Pi拍錢包攜手玉山銀真能打下行動支付市場?

2018-08-08

電視看盤系列報導-都叫安卓卻差很大!如何辨識「正版」Android TV?

2022-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