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若台灣有難 女性願意當兵保衛國家? 下任荷蘭女王滿17歲就「接兵單」 為何北歐、東歐女性從軍蔚為風潮

若台灣有難 女性願意當兵保衛國家? 下任荷蘭女王滿17歲就「接兵單」 為何北歐、東歐女性從軍蔚為風潮
圖為戍守與俄羅斯邊境的挪威女兵,挪威2015年起實施新制,男女滿17歲後都要服19個月兵役。

劉煥彥

國際總經

荷蘭皇室官網、芬蘭陸軍官網、Barents Observer、Google Map截圖

2021-08-20 18:00

阿富汗情勢變化再度引發國人對台灣國防安全的討論,恢復徵兵制及擴大招募女性入營也成為話題。

若觀察屬於已開發世界的歐洲,特別是鄰近俄羅斯的北歐及東歐國家,不論是實施徵兵制或募兵制,2015年以來女性都逐漸成為軍隊重要人力。

甚至在女性不用服兵役的芬蘭、愛沙尼亞及立陶宛,志願從軍的女性都明顯上升,其中在芬蘭及愛沙尼亞更創新高。

專家觀察,2014年以來俄羅斯的對外武力威脅上升、男女平權的觀念日漸普及、少子化導致人口減少,以及軍隊的職能與角色愈來愈多元,都是帶動歐洲國家擴大進用女性進入軍隊、充實國防的重要原因。

 

荷蘭公主去年17歲 進入軍方徵召名單

 

2020年12月,與台灣有深厚經貿及歷史關係的荷蘭,有件大事受到全國矚目,就是身為荷蘭皇室的第一王位繼承人艾美莉亞公主(Princess Amalia),在10月年滿17歲後,終於收到了荷蘭國防部的「兵單」

 

這倒不是說,17歲公主即將入營從軍,而是根據2020年10月起生效的新法律,全荷蘭年滿17歲的男女青少年,都會接到通知列入兵役造冊名單,等於列入後備役。一旦發生「國家必要狀況」,例如與他國開戰,名單上的所有人都要入營當兵,這個資格要到滿45歲才解除。

 

2020年底,與艾美莉亞公主同樣「接到兵單」的,還有其他約10萬名的荷蘭女孩,以及11萬名男孩。

 

自從1997年荷蘭廢除徵兵制後,荷蘭軍方從未徵召後備役投入實戰,但荷蘭國防部長Ank Bijleveld說,「我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狀況,如果國家安全有問題,就可能需要召集所有的男孩及女孩。女性與男性不僅有同等權利,也有相等的責任。

 

▲荷蘭王位第一繼承人艾美莉亞公主,去年10月滿17歲,達到軍方後備役徵召的年齡。

 

不只以色列女生得當兵 挪威、瑞典少女也要服役

 

北歐及東歐國家對於擴大引進女性入營的大方向很明顯,但各國作法不一,其中挪威女性2015年起也要服兵役(滿17歲起,服役19個月),瑞典則於2018年跟進(滿20歲起,服役12個月),只要符合一定條件者就會入營。

 

瑞典2010年才廢除徵兵制,但2018年就恢復,最大原因就是俄羅斯張牙舞爪。2017年3月時任瑞典國防部發言人Nyh Radebo表示,重啟徵兵制是因為「鄰國安全狀況的變化,像是2014年俄羅斯非法兼併克里米亞、與烏克蘭衝突,加上在鄰近地區的軍事活動增加」。

 

最近在台灣人氣度超高、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的立陶宛,也是基於相同原因,在2015年重啟徵兵制,而且立陶宛曾被前蘇聯佔據近50年,不堪的歷史記憶讓立陶宛的危機感特別重。

 

從地圖上來看,挪威、芬蘭及愛沙尼亞,國土都與俄羅斯接壤,立陶宛鄰國則有這兩年屢傳動亂的白俄羅斯,這些北歐及東歐國家自然有戒心,建軍備戰的急迫性也較高。

 

 

兩性平權不只在民間社會 歐洲國家也想擴大至軍隊

 

在俄羅斯威脅之外,促進兩性平權也是部分歐洲國家推動更多女性從軍的原因,像實施志願役的瑞士,就希望把女性在軍隊人力佔比從目前1%,到2030年提升至10%。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科技發展及軍隊職能多元化,也促進了女性擴大從軍,現在對於軍隊面對的許多狀況來說,操作高科技裝備的能力高低比體能優劣更重要,且有些研究發現,全男性的軍事單位與男女混合的單位相比,表現無分軒輊,但後者會更有效率。

 

日本一橋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教授佐藤文香說:「軍隊本身的任務就改變了,常常看到諸如聯合國維和行動(PKO)的救難及援助任務,比真槍實彈的作戰更重要,而女性通常對這類任務更擅長,且女性的同理心及照顧弱者的能力,可增進軍事任務的效率。」

 

芬蘭、愛沙尼亞等國 女性志願從軍迭創新高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愛沙尼亞及芬蘭等俄羅斯鄰國,女性不用服兵役,近年來志願從軍的女性人數卻迭創新高,例如芬蘭在今年3月的申請期限為止,這個年度就有1675位女性志願從軍,較2018年創下的歷史紀錄1516人還多。

 

芬蘭陸軍總司令Petri Hulkko中將表示,「女性從軍的意願一直很高,從接受領導能力訓練的女性多於男性就可以看出來,而且在前一屆的後備軍官訓練中,拿下第一名的就是女性」。

 

芬蘭媒體報導,芬蘭軍方持續精進訓練方式,並融入數位方式、模擬及全面能力訓練,且軍人從訓練獲得的能力,在退役後回到民間職場,還能繼續派得上用場,而且女性官兵在退役前的問卷調查,對於軍旅生涯大多給予高分肯定。

 

▲在野外作戰操練的芬蘭女兵。

 

女性從軍動機不一 最大原因是保家衛國

 

與台灣2300萬人相比,北歐及波羅的海國家人口少得多,像芬蘭不到600萬人,愛沙尼亞更只有130萬人,僅約台北市的一半人口。

 

因此,去年夏天愛沙尼亞有46位女性志願從軍,創下歷史新高,這個數字似乎看來微不足道,但對130萬人的小國已經是非常可觀。

 

在愛沙尼亞軍方擔任新聞官的士官Tokke,去年9月接受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訪問時就說,「在我經驗裡,愛沙尼亞女性非常獨立、也非常盡責。從軍的女性比男性同僚更自動自發,因為他們想要投入軍旅。」

 

同樣志願從軍、後來轉至愛沙尼亞國防部服務的Laura Toodu表示,女性從軍的因素不一,有人想發展自我、有人想藉此走出個人舒適圈,但最大原因就是想要為國防付出一己之力。

延伸閱讀

從軍人、主播、電影演員到金融業 他如何成功跨行轉職? 何啟聖:多接觸新事物 「誰知大浪何時襲來」

2021-06-30

高盛金童返台從軍…「特戰男神」吳怡農選前100天心聲:把政治當志業,才不會失去初衷

2019-09-19

廖學茂父子連心 老爸扮軍人兒子從軍去 P.35

2006-03-23

34歲芬蘭美女總理 領女力內閣走鋼索

2019-12-18

經驗借鑑》不忘歷史悲痛 二八○萬人小國盡全力捍衛民主 與台灣同樣緊鄰極權勢力 立陶宛如何硬頸自立

2021-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