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柏南克親揭雷曼兄弟破產的原因﹍第一顆玉米粒爆炸如何點燃全球金融海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柏南克親揭雷曼兄弟破產的原因﹍第一顆玉米粒爆炸如何點燃全球金融海

班.柏南克、提摩西.蓋特納、亨利.鮑爾森

國際總經

達志

救火

2023-05-12 14:23

嘯鮑爾森決定最後奮力一搏,他打電話給英國財政大臣亞利斯泰爾.達林(Alistair Darling),要求他放棄巴克萊銀行必須舉行股東投票的規定,讓巴克萊銀行可以立刻保障雷曼兄弟的債務。

但是,達林清楚地表示他沒有幫忙的意願,因為他不希望用英國納稅人的錢處理雷曼兄弟的問題。鮑爾森告訴蓋特納:「達林不想把『雷曼兄弟癌』帶進英國。」巴克萊銀行交易案胎死腹中。我們雖然因為英國的管制單位拒絕幫忙避免金融災難而感到沮喪,但是,他們的擔憂確實合理。英國銀行系統在整體經濟中的比例是美國的四倍,而且其銀行系統同樣脆弱。將雷曼兄弟內部的金融疾病導入巴克萊銀行,如果巴克萊與雷曼合併之後,依然需要政府紓困,那可能會讓英國納稅人陷入極大風險。英國政府的擔憂是合理的,因為他們害怕巴克萊最後就像古老諺語中的醉漢,由於想要幫助另一位掉入泥坑的醉漢,最後自己也跌進去。

 

縱然難以想像,但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選擇了。我們沒有權限以聯邦政府的名義,填補雷曼兄弟的資產坑洞或擔保其債務;我們唯一的方法,只有聯準會可以憑著持有穩固擔保品而提供貸款。對於何種資產可以成為擔保品,聯準會確實有著謹慎標準,然而政府部門和金融領域最優秀的人物才剛剛審查了雷曼兄弟的資產,他們的判斷結果和市場的觀點一樣殘酷。雷曼兄弟已毫無償還能力。2013 年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雷曼兄弟當時的資產坑洞高達2000 億美元。聯準會確實有權提供融資,協助金融機構併購,正如貝爾斯登事件的處理方式。但是,聯準會無法援助沒有償還能力且陷入擠兌風暴的公司。除了雷曼兄弟的損益表上所記載的大量虧損之外,對於雷曼兄弟的投資能力、品牌價值以及管理能力,市場信心都已經承受極大的傷害。數個月以來,我們已有足夠證據指明,雷曼兄弟沒有能力提高資本、售出資產或者提高房地產投資組合的融資基礎以匹配其表面價值。我們願意在絕境中承擔風險,但聯準會的工具只有擔保貸款,而這無法讓雷曼兄弟繼續存活。

 

即使聯準會決定不顧現有證據,斟酌判斷雷曼兄弟的價值足以向聯準會申請大規模貸款,金額也只會流向雷曼兄弟已無法阻擋的擠兌潮,最後犧牲的是美國納稅人的錢,讓雷曼兄弟的債權人和交易對象有機會脫逃,但該公司的經營不會改變,只會繼續惡化。這種類型的過渡貸款沒有具體的成功目標,只會造成政府鉅額損失,且無法平息市場恐慌,也會引發反彈批評,限制我們的能力,於是當下一次又有主要金融機構面臨困難時,我們就無法提供幫助了—事實上,下一次的危機就是星期二。「最後的貸款人」機制可以減少健康的金融機構因資產流動性問題而倒閉的風險,但不能讓已完全無法運作的金融機構恢復運行。倘若市場相信一家公司沒有償債能力且無法復原,那麼提供擔保貸款也不能阻止出現擠兌潮,或將逃走的客戶與交易對象重新帶回該公司。

 

9 月15 日星期一的凌晨1 點45 分,雷曼兄弟聲請破產,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破產事件。聯準會希望藉由提出公開聲明,表達自己願意向銀行和投資銀行針對任何形式的擔保品提供緊急貸款,藉此消除大火蔓延。但是,火勢的爆發已經開始造成大規模的毀滅。

 

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發行債券的承保費用在星期一提高了兩倍,因為市場已對於投資銀行的經營模式失去信心。擠兌的範圍也延伸至商業銀行部門。花旗銀行集團的「信用違約交換」(Credit Default Swap,CDS)價格飆漲,反應市場的恐懼逐漸加深,他們害怕即使「大到不能倒」的銀行都有可能破產,那麼驚慌失措的存款人從華盛頓互惠銀行中提取的現金額度是印地麥克擠兌金額的兩倍。即使是產業巨人奇異公司(GE)的商業本票也難以進行轉遞交易,這個令人不安的跡象顯示,金融病毒已經開始感染廣義的經濟市場。全球的銀行業、商業貿易以及房市都開始採取守勢;退休基金的價值大幅下跌;房屋被法拍、裁員解雇,金融恐慌的惡性循環更加強烈。曾經向美國貨幣市場基金及銀行借款的外國銀行,現在已經無法取得美元,各個新興市場失去了作為氧氣的融資基礎。聯準會大幅提高向外國中央銀行提供美元的換匯額度,並且在史無前例的資產流動停滯時期,向美國國內及國外的市場提供史無前例的資產流動性。但是,聯準會提供的短期借款,並無法修復全球信心危機。

 

第一個爆裂的玉米粒

 

雷曼兄弟倒閉後,《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及其他有影響力的媒體的社論作家,都非常高興我們拒絕使用公帑拯救失敗的金融機構。有一小段時間,曾經批評我們是「紓困之王」的評論家,反而讚許我們致力遵守自由市場原則,與我們願意讓華爾街學到教訓,讓不負責任的投機客必須為了自己的罪行而付出代價。但是,他們的稱讚來自誤解,就像另外一些零星的評論抨擊我們是白痴,竟讓雷曼兄弟破產。如果有能力,我們必然會拯救雷曼兄弟銀行。沒錯,鮑爾森確實曾經在雷曼兄弟破產前,表示政府不會介入援助,但那是他的施壓策略,希望私人金融機構能夠參與救援行動,因為聯準會和財政部缺乏執行權限。在雷曼兄弟垮台後的數日,鮑爾森和柏南克在國會聽證會中表示,市場有足夠時間應對雷曼兄弟破產,於是有些評論家也因此產生一種印象,認為我們預期雷曼兄弟破產只會造成溫和的傷害。但是,至少在那個時候,我們3 人彼此都同意必須掩飾政府機構沒有能力拯救雷曼兄弟,因為我們害怕承認政府沒有能力的話將會讓市場恐懼,並且加速擠兌。在恐慌時期,溝通非常重要,但也極度困難,我們一直都很努力在誠實與安撫人心之間找到平衡。我們確實助長了外界的迷思,認為我們選擇讓雷曼銀行倒閉,避免公開承認我們早已束手無策;但實際上,我們只是無法不讓雷曼兄弟走向破產之路。

 

雷曼兄弟的垮台,劇烈地加速了金融危機的發展,但是一場比較不瘋狂、也比較不顯眼的金融體系擠兌,早已累積超過1 年的時間。經濟學家艾德華. 拉齊爾(Edwar dLazear)提出一個比喻,雷曼兄弟就像爆米花第一個爆裂的玉米粒,我們無法阻止,但雷曼兄弟並不是鍋子的熱源。即使我們找到某種方法可以拯救雷曼兄弟,我們也缺乏足夠權限;我們無法降低鍋子的熱度,以避免其他玉米粒爆開。我們處於另一次的「第22 條軍規困境」:我們需要相當程度的新權限,其中包括有能力向搖搖欲墜的金融機構提供資本,才能阻止金融危機。但是,如果沒有可觀的破產倒閉事件,例如雷曼兄弟,那麼美國國會永遠不可能讓我們擁有新的權限。即便如此,我們依然努力掙扎。我們並未選擇讓雷曼兄弟倒閉,但縱使我們找到解決雷曼兄弟問題的方法,終究還是會有其他大型金融機構破產。

 

我們已將自身權限延伸至極限,而且是真正的極限。我們也用痛苦的方式表明,除非我們能夠使用美國政府的完整資源,否則無法撲滅金融大火。在雷曼兄弟的命運已經註定的那個星期天夜晚,我們一致同意應該前往國會,要求議員們授權讓我們運用所需的金錢和工具。但是,我們必須先處理美國國際集團,因為這個事件的規模比雷曼兄弟更大、更危險,有可能會將金融體系剩餘的一切燃燒殆盡。

 

看更多救火

延伸閱讀

快看這邊!大阪環球影城來台徵才 補貼「租金、搬家費用」薪資條件、職缺內容曝光

2024-01-25

發錢了!7行業放無薪假,勞工可請領薪資補貼,最高月領9200元…我符合資格嗎?何時申辦一次看

2024-01-06

台灣只剩下台積電跟半導體?童子賢談產業創新:若服務業走不出去 年輕人薪資很快就會到天花板!

2023-12-21

勞保月退60歲提早領,少奮鬥5年退休金還更多?達人以投保薪資4.5萬、年資25年試算「幾歲領最划算」

2023-11-27

薪水趕不上物價漲幅…去年實質總薪資掉到53189元「7年來首見負成長」,年減創11年最大!

2024-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