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回歸青年 救救救國團 P.18

回歸青年 救救救國團 P.18

號稱屬於年輕人團體的救國團,在兩蔣時代,黨庫通國庫,黨團不分家天經地義;但進入李登輝時代後,黨庫雖然仍通國庫,但黨和團卻逐漸鬧家變漸行漸遠,已經擔任救國團主任十二年之久的李鍾桂雖然自稱是「三流」角色,但在和李登輝領導的主流派在爭奪主任一役上,卻表現出「一流」火力。救國團歷經這一戰,已經確立成為非主流最後一個精神堡壘,李鍾桂在李煥掩護下,擊退主流派,不過六十歲的李鍾桂領導應由年輕人自主的救國團,縱使延長了自己的政治舞台,但對救國團來說,卻是應該思考自救的開始了。


救國團成立四十七年來,一共產生六任主任,其中只有創團主任蔣經國和李鍾桂的任期超過十年。一月三十一日的團員大會,又將主任任期由二年延長為三年,這麼一來,李鍾桂在救國團主任位置上的時間將達到十五年,只比蔣經國的二十一年主任任期少六年,時代在考驗救國團,也在考驗李鍾桂,愛它就更不應該長期占有它。


賴國洲空降令人反感


回顧這次救國團人事改選,團內對國民黨中央反彈,對賴國洲空降反感,原因很簡單,「因為和救國團毫無淵源」。某位救國團活動中心幹部說,救國團有自己的歷史,怎麼可能去支持一個完全不相關的人來領導團務,這種感覺就像你叫國民黨黨員去支持毛澤東一樣,不可能、也太荒唐。

國民黨中央欲強力收編救國團,引來救國團員工反彈。李鍾桂在一月三十一日的團員大會投票後說,「團員投票的自主性很高」,但事實是如此嗎?團員大會前兩天,本刊記者電話採訪團務幹部,一位資深的救國團幹部說,自從章孝嚴放出要收編救國團的風聲後,大家就經常接到一些「干擾」電話,不過所有的「干擾」只會讓救國團更團結,平常大家雖然是散沙一堆,但在這個節骨眼上,散沙為了對抗惡魔已經變成牢不可破的堅硬水泥石了。

他還告訴記者,三十日,也就是團員大會的前一天晚上,在救國團某個活動中心有一場祕密會議,針對「各種狀況」進行沙盤推演。記者問他幾點鐘?對方回答:「天黑之後」。地點呢?「在士林地區」。神祕程度好像「長江一號」在交代任務。同時間,幾乎所有媒體都不約而同接到「新聞通知」,指出救國團總團部三十日晚上將在劍潭活動中心舉行祕密會議,等到大批記者蜂擁而至,劍潭活動中心根本沒有什麼祕密會議,不過去年十二月二十日因為李鍾桂關係而剛成為團員的各地活動中心總幹事,仍然三五成群的在現場討論著隔天投票事宜。

投票之前,黨中央和救國團各自展開運作。黨中央先是放出李鍾桂已經答應出任黨營文化事業主管的煙幕彈,企圖離間李系人馬;另一方面在救國團內,也傳出一份「參考名單」,尤其去年進團的李鍾桂嫡系親信,更是動作一致的將潘振球從指導委員會「移駕」到評議委員會,「潘公」轉換舞台,不但免除他指定李鍾桂續任主任得罪黨中央的尷尬,也確保救國團體系命脈,一魚雙吃。

投票當天,從宋時選到李煥,更是展現「孤臣孽子」保衛家產的悲壯氣氛。十點鐘大會開始,前任指委會召集人宋時選以會議主席身分致詞,宋時選先是說救國團不應該成為選舉工具,再回憶蔣經國創團時的種種艱辛,說著說著就提到團的領導人應該在和諧氣氛下產生。此時,原本被記者團團圍住,在門外大談「包子與麵條」理論的賴國洲,在記者簇擁下走進會場,駙馬爺進場立刻打斷宋時選的談話,賴國洲趕緊拜託記者不要干擾會議進行,還轉過頭向在座的團員彎腰一鞠躬,現場氣氛只能用尷尬來形容。

賴國洲坐定後,宋時選沒多久話也說完了,司儀再請榮譽召集人李煥致詞。李煥一開始還推託,沒二秒鐘就抓著麥克風說起話來,最後還有備而來的拿起蔣經國所著的《一直向前行》一書念起其中幾段,重點包括「救國團不是神祕團體,團員對社會國家要有政治責任,但不能有政治欲望,任何人將救國團政治化,就是對不起經國先生」等等。李煥說這些話的時候,坐在旁邊的李鍾桂頻頻點頭,坐在台下的賴國洲則是振筆疾書,不知道是在筆記李煥的談話,還是在草擬因應對策。


人事改選搞得神祕兮兮

李煥說,救國團不是神祕團體,但當天會議進行的神祕感,幾乎和黨中央的中常會不相上下。在李煥致詞完畢後,救國團就將所有媒體記者請出會議室,統統趕往狹窄的臨時記者室,會議所在地的五○一室前。工作人員用二張長桌隔離記者,桌子前再派遣安全人員把關,等到中場休息時間,桌子再加一張,記者只能站在桌子後面,遠遠的看著會議人員進出洗手間,搞得如臨大敵般。前天晚上的劍潭密商如果是長江一號,那團員大會當天所製造出來的氣氛應該就是長江二號了。

在會議進行時,救國團某一主任級團員發言希望團員能夠繼續支持李鍾桂,立即引來部分屬於主流派團員的不悅。而隨後新黨立委馮滬祥又發言指稱,應該維護救國團傳統,更是讓主流派團員深知大勢已去,投票結果李鍾桂人馬果然大勝,保住非主流最後一個灘頭堡。

雖然救國團標榜開放及年輕化,但從四十七年來只產生一百七十七位團員的組織結構來看,實在看不出開放在哪裡?根據救國團組織章程規定,要想成為救國團團員,須經現有團員五人推薦,並經指導委員會審查通過。這項規定看似簡單,但實際上卻是封閉異常,以至於四十幾年過去,至今只產生一百七十七位合法團員的荒謬現象。其中七位並且已經死亡,剩下一百七十位,團員結構之異常就像當年的萬年立法院。至於年輕化,那就更別提了。團員大會每年召開一次,組織結構又沒有注入新血,難怪有團員說,很怕下次開會時看到團員又少了一些,老團員領導青年團體,救國團呈現出的混亂體制莫此為甚。

李鍾桂自從在七十六年三月接替潘振球入主救國團後,已經不是第一次和黨中央交手,其實國民黨中央覬覦救國團主任一職已久,早在八十四年三月間,李登輝就有「換人做做看」的意思。據了解,層峰要求李鍾桂在國民黨中委會副祕書長和救國團主任兩者間做一取捨,自稱「從沒有想把救國團當成爭取更高職位跳板」的李鍾桂,最後當然還是選擇繼續留在救國團。

李鍾桂不諱言,在六十歲這個年齡層她「對上『say no 』的紀錄的確比較多一些」,而她選擇職務的標準,主要是看興趣是否相符、能力能否相稱以及是不是能夠學以致用,「如果三方面都很合適,就可以 say yes; 不能也只好 say no」。作風向來相當強勢的李鍾桂很引以為傲地說,政壇打滾三十多年,她所擔任過的各種職務都不是她求來的,「要不要,都由我自己決定」。


手握龐大資源 李鍾桂寧為雞首不為牛後


聰明幹練如李鍾桂,會取救國團而捨黨中央,必定有她的道理在。救國團主任一職說大不大,說小卻也不小。每年管理掌控的預算規模高達二十五億元之多,其關係事業橫跨補習、旅遊、出版等領域,而坐落全台各風景名勝的活動中心,更是救國團的「金雞母」。手握龐大資源的李鍾桂,上不用看老闆的臉色,下不用受民意代表的凌辱,自然是寧居雞首不肯為牛後,婉謝了李登輝的好意。

然而,意志力超強的李登輝也不是省油的燈,表面上對李鍾桂的決定不置可否;私底下卻也透過這個徵詢動作表達了他對李鍾桂久居救國團主任的不滿。於是趕在八十六年春節前夕,李登輝的女婿、人稱「駙馬爺」的賴國洲,悄悄地成為救國團的團員。一般相信,賴國洲加入救國團,意味著以李登輝為首的主流派,在征服黨內各山頭派系後,下一步將前進救國團,解放已淪為「非主流最後堡壘」的救國團,為日後黨與團之間的「主任保衛戰」,埋下了伏筆。

這次救國團主任人事風波,之所以會愈演愈烈,與李登輝不反對「收復」救國團的默許態度有關。過去賴國洲幾次有意爭取公職,不論是兩年前的文建會主委或是去年底的不分區立委,都因老丈人李登輝有意見而作罷。然而隨著總統任職屆滿時間的迫近,李登輝也必須開始著手安排身邊子弟兵的出路。救國團既已登記為社團法人,主任一職不是公職,也不屬黨職,在現有體系中自成一格,就算硬要強行安插「駙馬爺」空降,所引起的反彈應該也在黨中央可承受的範圍內。

得到高層的默許,國民黨中委會祕書長章孝嚴等人做起事來就更賣命了。撇開私人恩怨不談,站在章孝嚴的立場,愈早把賴國洲送離中央黨部,就愈早可以鬆口氣,畢竟底下有個隨時可以「直達天聽」的部屬,他這個長官做起來壓力可不小。

只不過,黨中央似乎還是太小看救國團所積蓄的反彈能量。黨中央的強勢,反倒更激發了團員的自主與危機意識。不少團員私底下對黨中央強力介入主任人事的做法,感到相當不以為然,甚至直言「黨中央不只是吃相難看,是很難看」。前國防部長、現任工研院董事長孫震,也激動地表示:「難道團員都是傀儡?都沒有自主權嗎?」


延伸閱讀

「民意被國家機器吞噬!」罷免投票淪各黨政治攻防、練兵前哨戰 台灣仇恨動員頻仍誰得利?

2022-01-09

「俄烏交戰」頻登媒體,全球股市大漲大跌 背後有人操弄?謝金河:「台海問題」恐被拿來大作文章

2022-02-16

美國擴大制裁!禁止人民與俄國央行交易「立即生效」

2022-02-28

去放《長假》?竹野內豐驚傳失聯2周,富士懸賞100萬日圓…圈內人:他應是和「他們在一起」

2022-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