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新竹中學老校長辛志平的故事 P.102

新竹中學老校長辛志平的故事 P.102

林建昌

教育

138期

1999-08-12 17:15

在台灣的教育界說到校長,就不能不提新竹中學的老校長辛志平;在升學壓力沉重的年代裡,新竹中學不僅沒有淪為執行填鴨教育的機器,更積極發展出教育自由開放、五育訓練嚴格的獨特校風;教育改革是最近幾年的熱門話題,事實上辛志平當年做的早已超越目前教改的許多範疇,這位在新竹中學以身教奉獻三十年的老校長,並因此成為校長最高人格的標竿。當年李遠哲的同班同學、目前在清華大學擔任客座教授的林建昌,以五十年前在新竹中學六年的中學回憶,紀念志平這位史無前例的萬年校長,以及「他們那一班」。以下就是林建昌的新竹中學六年懷想。

教育改革是台灣的一件大事,人人都會談「教改」,但怎麼改,政府、社團、老師以及專家們卻少有共識。因為李遠哲的出名,加上媒體的宣揚,當年新竹中學的校風與他在中學時代的故事,都讓很多人憧憬嚮往。趁著記憶尚未完全退化,筆者自告奮勇回憶當年,懷想一位年輕的校長如何辦好一所中學,以及我們這一班同學如何度過六年多采多姿、值得回憶的中學生活,提供關心台灣教育的專家與家長們參考。


全班四十九人 出產了二十位博士


「我們這一班」,是當年畢業兩班中的高三甲班,因為這一班可能是竹中有史以來最具有特色的一班,這個班自命為「東山之光」(編按:新竹中學位於東山街上),經常給我們導師帶來很多的頭痛。一班畢業四十九個人,除了李遠哲,還出產了十九個博士學位,其中有十個大學教授,還有七個醫生以及各行各業的專家與「頭家」。更值得一提的是,我們這一班有一大半是「文武雙全」,幾乎有三分之一曾當過各項代表學校或新竹縣的運動選手,也得過全省網球冠軍。

我們是民國三十八年,正好五十年前,台灣光復後第四年考入竹中初一的。當的竹中,還有高二、高三的學長們是日治時期就考進來的。據說在日治時期,竹中的學長「管教」學弟的傳統風氣很盛,但我們這些小蘿蔔頭(理光頭)卻從未見過,相反的,我們一進校門,剛認識的學長們經常帶我們小弟們像大狗帶小狗一樣地玩。由於小孩子崇拜英雄的心理,無形中對那些高年級的運動好手更是景仰,每天下午課外活動時間就當他們跟班,或試穿著他們的跑鞋(釘鞋)學著呀跳呀的。有時候看他們打球,我們就在旁邊幫著撿球,他們對我們也像親兄弟一樣地親熱、照顧我們。

當時的校長辛志平先生,給我們的第一個印象是,講得一口聽不太懂的廣東國語。入學後,學唱校歌,才知道什麼是「三育並進」,也知道了竹中校訓「誠、慧、健、毅」四個字,這都是辛校長親自作詞、手寫的。現在想起來,五十年前一個三十幾歲的教育家,就能有這麼前瞻性的教育理想,比起古典的「禮義廉恥」,不知先進幾十年呢!辛校長曾說:「辦一所像樣的學校,自然要有光明正大的方針,沒有光明正大的方針,不但誤人子弟,且將貽害國家。」

在竹中,「三育並進」絕不是當口號、當標語,而是全校師生天天都在貫徹實施的。辛校長鐵腕治校,不但要學生個個文、史、數、理各科不得有缺,一不小心,補考、留級是常有的事。除了學科以外,還要其他十八般武藝(包括單、雙槓運動)樣樣精通,尤其是游泳與體能的訓練更是有嚴格的要求。有些同學因先天身體虛弱或缺乏音樂、藝術細胞,一考進竹中都抱著拚命的決心,現在回憶起來,還是心有餘悸。當時也許認為辛校長毫無人性,但離開竹中後,個個都能抬頭挺胸,感到驕傲。


辛校長鐵腕治校


辛校長是怎樣一個人呢?他身材矮胖,戴眼鏡,沒什麼運動專長,但年輕時偶爾也會打打籃球,喜歡高跳台的跳水,也沒聽說過他懂音樂或美術,最多是在家裡打打橋牌做消遣。他記性很好,全校一千個學生,他至少知道一、二百個學生的名字,尤其是喜歡出鋒頭的。

在學校裡,他只有一個小辦公室,裡邊有一張桌子,旁邊只有放置校旗的空位。我們很少看他穿西裝打領帶,他經常拖著一雙橡膠底的舊皮鞋在校園裡到處巡視。整個校園在十八尖山山腳下,當年的竹中「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們有物理、化學、生物實驗教室,一個武道館改裝的大圖書館,一棟學生宿舍,還有可容納全校師生的禮堂。校舍雖然老舊,但門窗玻璃絕不許有破壞的,只要看到地上有紙屑或什麼髒亂的,他一定自己撿起來或馬上叫工友清除。

聘請老師他都親自面試,絕沒什麼紅包或人情之類的事,很多校友都認為能夠大學畢業後返校服務是件光榮的事。有時候新的老師還沒到,他一定親自代課(我們初一時,他就代過我們的國文和英文課,在高三時還教過我們公民課)。以現代話來描述辛校長,他是對教育非常專心投入,以校為家,刻苦耐勞,完全是以「身教」來領導全校師生。

但說真的,辛校長是個很囉嗦的人,不管周會或每天升旗朝會,他都有說不完的訓話,經常是「最後一點,還有一點,再補充一點!」不停地說下去。當他生氣或罵人的時候,卻只有兩句:「莫名其妙」、「糊裡糊塗」。這兩句「名言」相信現在還深深銘記在竹中幾萬個校友的心中。 辛校長還有一句名言: Fairplay (公平競爭),這是他唯一喜歡用的英文。

這句話對很多校友一生做人做事影響很大。每次運動會或球賽,不管對內或對外,他都會講評或預測一下敵我雙方的實力,戰後也要評論一番,但最後總是一話:保持運動員風度,公平競爭;這也是為什麼他要求學生「誠實」比任何事都重要的原因,學生考試作弊一定要開除(但我沒見有人被開除過),學生成績及格,絕少有人去「拜託」老師加分的,家長更沒人會到學校講人情,因為那是很丟臉的事。


全校運動風氣鼎盛


自從日治時代起,竹中就是一個體育運動名校,光復後,這個傳統絲毫未變,從田徑、游泳及各項球類,在桃、竹、苗(舊新竹州)地區所向無敵,而最具傳統的網球更是全省數一數二的隊伍。值得一提的是,在竹中,運動不只限於幾個選手,而是全校的運動風氣。

校長不打球,但有不少老師卻曾經是運動高手,平常有空他們都會放下身段露出幾手,跟同學們鬥牛呢!中午休息時間和下午三點半以後的課外活動時間,全校一個大操場(也是足球場),還有兩個網球場、三個籃球場、兩個排球場、一個棒球場,幾乎是天天客滿,加上管樂隊的星條旗進行曲,整個校園熱鬧滾滾。記得我們初一的時候,憑著幾個曾代表新竹打入全省首屆少棒比賽決賽的選手,初生之犢不畏虎,居然向高三冠軍隊挑戰,轟動全校。比賽時,幾乎所有老師還幾百個同學都來觀戰為我們加油,全校喜好運動風氣之盛,可見一斑。

當年全省中學都很窮,沒有什麼高樓大廈,但辛校長卻勉強蓋了一個小小的體育用品辦公室,利用我們勞動服務時間到後山(十八尖山)撿石頭做地基,克難的做了一個新的水泥網球場,我們畢業後,他又蓋了一個克難的體育館(其實是雨天體育教室),一個簡單的音樂教室,還有以募捐的方式建了一個世界標準五十公尺長、八水道的游泳池。當時我在美國為了募款的事寫了一封信向他報告說我們畢業時獲得體育優秀獎的三個同學,都在美國分別取得博士學位。他高興不得了,據說他把我的郵簡在公布欄裡展示了好幾個月,還一再地向同學鄭重保證,竹中「三育並進」的理想絕對正確,愛好運動的學生,書也會念得好,有例為證。


全省各中學禁日語 竹中卻說得通

有些人以為當年竹中的管教很嚴,那是因為校長對學生的功課與操行的要求,辛校長認為將一個學生送出校門,他就必須負責學生將來對國家社會的貢獻。說實在的,在竹中我們有很大的自由與民主的活動空間。舉個例子說,當年全省各中學嚴禁說日語,但我們全校大半同學以及很多老師,隨時都以日語交談,在操上大喊大叫的都是日語,但從來就沒人被處罰過。校長很了解,全校學生有客家和佬福各半,還有少數山地同學(原住民),日語是最通用的語言,禁也禁不了,只要再過個四、五年,會說日語的學生(大概是我們這一期吧!)畢了業,日語就會自動消音,何必管得太多呢!

當年我們上課的時間,也是每周三十幾小時,包括美術、音樂、體育、勞動、軍訓(或童軍),還有兩堂「自習」課。我們可以用來自由討論班上各項活(如選舉班長,或各種活動代表之類的),也可用來「自修」功課。只要不妨礙到別人上課,我們甚至可以集體活動到後山分組自習功課,有人乘機散步到古峰(十八尖山較遠的知名風景點),只要能按時回來參加降旗典禮就行了。

當時,竹中只有象徵性的校門(兩根水泥柱子),掛個「省立新竹中學」的招牌,沒有門欄,沒有圍牆,更沒有警衛,十八尖山就是我們的後山。如果有人說年李遠哲也會蹺課,真是莫名莫妙,因為當時「曠課」是很嚴重的事,極少有人曠課。不過,在我記憶中有一次,我們在自習課裡臨時動議,決定全班集體下山看電影。不但說走就走,而且是整齊排隊,大大方方走出校門,沒回來參加降旗典禮。後來訓導處知道了,但不記得有人受到處罰。

我們雖然很少人有曠課的紀錄,但是如果說我們每天乖乖的上課,那也不是真的。中學生不活潑、不調皮,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聰明的學生怪招更多。上課時,有一位英文老師又兇又狠,每秒鐘都提心弔膽地怕被他叫出來出醜、挨揍,有的老師說話速度快,抄筆記都跟不上,也有的老師鄉音很重(有浙江、山東、四川、湖南、廣東),我們能聽懂四、五成就很不錯了。但有一位物理老師講課慢條斯理,也不寫黑板,上課就像催眠,但我們很少有人打瞌睡(可能是中午活動,血液循環良好)。上這種課我們有兩種方法打發時間,一是抄同學的筆記或題作業,另一個比較普遍的是在紙上下圍棋。前後或左右兩人,捉對廝殺,一小時未分勝敗,下節課再接再厲,這是常有的事。

在竹中六年同學們共同的成長中,已經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大概是從天真活潑的少年經過「更年期」,變成了有思想、有自主性、有反叛性的青年。對社會境的變化與現實的適應,對傳統管教的不滿,開始有牢騷與反抗,對「軍人與學生沒有自由」(這句話的出處已無可考)的約束產生挑戰。

於是,寫周記變成了我們高談闊論或發洩牢騷的好天地。我們甚至選派代表向訓導處抗議學校對學生的書信檢查,妨礙學生通信的自由。以前的學長們敢怒不敢言,但我們卻很勇敢地打先鋒,結果代表們不但被訓導主任臭罵一頓,還差點戴紅帽子說是「想造反了!」不過,還好我們有導師彭商育的保護傘,校長也只是關切一下,罵一句「小孩子,莫名其妙,糊裡糊塗」就算了(我們畢業後,據說訓導主任與校長意見不合,被請走路了)。我們的周記還是變成了我們寫「大字報」的開放園地。年輕人有話要說,不平則鳴,不吐不快,在規範內這麼做應該是很正常的事。


竹中的教育不是神話


據說校長也特別關切我們的「周記」,但導師彭老師絕對保護我們的「隱私權」,校長一定看了我們的周記,相信也從這些不平之鳴中了解我們的心聲。有時候我們也在周記上大談夢想、抱負,導師都會很有耐心地批閱,給我們很多鼓勵與教導。

辛校長在竹中奉獻了三十年,我們在竹中所受的訓練是嚴格的,所受的教育是自由開放的,而我們學到的是「三育並進」與竹中精神「誠(誠實不欺,公平競,正義與責任)、慧(智慧,用功學習,有理想與抱負)、健(健康,心理與身體的鍛鍊)、毅(毅力,有恆心,能刻苦耐勞)」,這些都不是神化的故事,希望關心「教改」諸公,看完這篇「我們這一班」的故事之後,大家反省一下,看看您們能為台灣的教育做些什麼吧!

延伸閱讀

想用贈與財富傳承,卻擔心子女拿到錢就不管父母死活?律師推薦1招:就算人在墳裡也能掌控家產

2022-08-03

老父親傾一生積蓄買房想留獨子收租,沒想到因千萬遺產稅只能急售求現!晚年傳承資產要留意的事

2022-07-08

「孩子還沒出生,我就知他會財富自由」階級翻轉為何這麼難?富二代現身說出「有錢人的世界」

2021-10-28

「把你送去讀到大學畢業,你居然跑去做吃的!」捨會計師執照到王品、創夏慕尼...王品第1位「女獅王」的告白

2021-06-18

從書香門第到華人首富,李嘉誠的傳承智慧:分家要在生前,別讓孩子為遺產鬧得兄弟鬩牆

2020-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