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吳思鍾:宋楚瑜的選舉經費約十億元 P.92

吳思鍾:宋楚瑜的選舉經費約十億元 P.92

前台灣省省長宋楚瑜於七月十五日宣布自行參選總統後,外界就相當好奇,總統選舉這般大選戰,宋楚瑜的選舉經費從何而來?最近政治圈傳聞「蔣夫人宋美齡拿了幾十億元給宋,並有中資介入。」對此,宋楚瑜駁斥,這是有心人要中傷他的耳語;有關選舉經費,選民支持他的小額捐款比預期的多,這些錢已足夠他競選總統,他會善用捐款主打口碑戰,少辦大型造勢活動,不辦餐會,不插旗幟,不製帽子和制服,以勤跑基層拜訪選民爭取支持。

「小額捐款比預期多,這些錢已足夠競選總統」,到底宋楚瑜的選戰經費預計籌募多少?據西陵電子公司董事長吳思鍾透露,宋陣營的選舉經費粗估在五至十億元,主要運用於競選總部和文宣品開支。至於各縣市與不同團體所組成之「宋友會舉辦的中小型競選造勢活動開支則是自行籌款解決,而全省性的競選活動經費才由競選總部支應。」

七月十五日宋楚瑜與國民黨祕書長章孝嚴在台北凱悅飯店舉行「宋章會」,會後,宋即宣布自行參選總統。當時唯一趕赴現場關心的企業界人士就是吳思鍾,他是宋楚瑜在企業界的發言人,也是工商界聯絡的窗口。最特殊的是他的太太陳瑋,是宋楚瑜夫人陳萬水的姪女,由於這層親戚關係,吳思鍾介入宋陣營運作頗深。以下是與吳思鍾的訪談摘要:


吳思鍾與宋楚瑜的淵源

問:這次總統大選,你挺宋並介入頗深,這與你的太太有關或與宋楚瑜的政治理念有關而結合?

吳:我認識宋楚瑜比認識陳瑋更早,認識我太太初期也不知道她與陳萬水有任何親戚關係,而此次總統大選支持宋先生與我太太無關。

我認識宋楚瑜十年,十年前,我擔任青創會理事長,當年新台幣不斷升值,從匯兌美金一比四十升至一比二十六元,中小企業壓力很大,政府不聞不問,我即與青創會理監事拜會中央銀行、財政部,但溝通無效。回來後,我就寫了一封信給國民黨祕書長宋楚瑜,三天後,宋的機要祕書楊雲岱來電,宋與我通話,宋當時說你信上有關企業界面臨的困境是實情?我說若是假的,我寫信給你幹什麼。宋楚瑜當下即建議我能約二十位中小企業主,他負責安排他們與李登輝總統面談,李總統與中小企業在台北賓館的會談就是此來由,也是我第一次與宋先生的接觸。

民國七十七年,國民黨透過工業、商業總會和青創會篩選企業第二代與白手企業家到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上課,因此與宋先生即有較多交往的機會。民國八十年該屆青年企業家組成工商建研會,在我擔任該會理事長時,值逢省長選舉,國民黨社工會找我幫宋先生站台助講,我與宋的互動就更頻繁。

在宋省長卸任後,他到美國期間,我本想約一些企業界朋友赴美與他球敘,散散心,但宋先生婉拒,並表示行事低調為宜,當時「連宋配」仍有機會,但國民黨內部反宋力量大,一再抹黑,打壓他。宋楚瑜回國一個月後,多位科技產業界老闆透過我,要求與宋見面,並籲請宋出馬參選總統,據我所知,此時宋楚瑜才認真思考參選總統的問題。


協助成立宋楚瑜工作室基金會

問:宋楚瑜以無黨籍身分參選總統,資源有限,你如何協助他?你負責在企業界幫宋先生募款?

吳:財團法人宋楚瑜工作室文教基金會是由我代為申請,再找資誠會計事務所管帳目,除此之外,我不經手基金會錢的事情,我也沒有向企業界募款,因為由我出面募款,工商業人士會說你出就夠了,就我了解,是有大企業與宋楚瑜接觸,但都是單線聯絡,內情我不清楚。

有關競選經費問題,大多仰賴小額捐款,由各縣市提供捐助,從一萬、十萬到上百萬元都有,這些捐款主要用於競選總部與文宣品印刷、分送上,目前宋陣營預計選戰經費為五至十億元。

問:你曾任全國工業總會理事、工商建研會理事長,現任台灣區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就這些工商團體屬性,傳統都是國民黨的票源,你遊說同業支持宋楚瑜?目前工商業支持宋先生的情況?

吳:工商界社團被要求擁連的壓力很大,雖然我目前擔任機電公會理事長,但我絕不會以社團負責人名義,為特定候選人輔選,所以我也沒有刻意在工商界遊說同業挺宋。不過,工商界對連、宋兩人支持度,就我接觸所得,連戰是呈現「上熱下冷」的情況,大企業大多擔任連友會會長和幹部,但私下仍兩邊壓寶,宋楚瑜則是「上冷下熱」的景致,企業界私下與宋楚瑜都有單線聯絡,心態上認同宋先生的為數不少,而中小企業支持宋楚瑜的比率較高。對陳水扁的支持程度,陳水扁的比率低於宋楚瑜,此乃因陳皆以台灣為基點思考與處理兩岸關係,這是企業界疑慮的因素。


查稅、監聽挺宋的企業主

問:通常企業界支持國民黨時都敢於公開表態,但對在野黨或無黨籍則不敢表態,就你了解,此次總統大選這種情形有沒有改變?

吳:基本上並沒有改變,表面支持執政黨會令企業界安心些,也比較不會帶來麻煩,以蔡鐘雄事件來看,國民黨確實掌握很多資源來修理企業界,例如查稅、監聽,這對工商界影響很大,像我的電話就有被監聽。這些舉措,雖可達到威嚇的目的,但反彈也更大。

問:企業界對總統參選人的金錢挹注情形?

吳:金融風暴後,企業界的經濟壓力較大,對參選人金錢的投注會減少,也就是「出錢的少,出力的多」,而越接近選戰決勝關鍵階段,可能會有較多企業主公開表態,如企業舉辦員工活動,邀總統候選人到場,力挺特定人選。

問:宋先生和你談論過他的經濟政策、兩岸政策,你在宋陣營扮演什麼角色?

吳:我只是一名義工而已,由於我身在企業界,所以常向他提供經濟、金融、兩岸的政策意見,宋先生陣營有產官學界政策幕僚,為了擬定政策上之政見,常常內部舉辦十至二十次的討論會,例如兩岸政策即是一例,宋楚瑜確定兩岸為「有條件三通」之政策,確保「三通」的前提||一、國防安全,二、國家尊嚴,三、國家長期經濟利益,這是經過二十次討論出來的方向與原則,大家都常談到三更半夜。

延伸閱讀

跨界數位印刷 大江生醫力拚下半年反彈

2020-08-26

樂在傳承 讓生命發光 大江生醫創業夥伴的退休故事

2018-06-06

MIT的驕傲!大江生醫把人才送往海外拓展市場

2017-07-13

李昌鈺:不論閱讀寫作,都是積小流而成大江大海

2014-04-29

美麗產業風潮 大江崛起

2013-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