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吳伯雄有後顧之憂 P.96

吳伯雄有後顧之憂 P.96

總統府資政吳伯雄堪稱是近半年來全台最鬱卒的男人,早在一年多前,吳伯雄已打出參選副總統的旗號,別的參選人熱烈角逐總統寶座,唯獨吳伯雄捨正就副,搶副總統寶座一副捨我其誰的樣子,吳伯雄甚至成立伯仲基金會,在全省各地廣設分支機構,並且號召客家族群全力相挺,他深信不管連戰或宋楚瑜,總有一人會選他當副手。

連、宋虛晃一招 吳伯雄政治生涯走到終點 #正文# 儘管吳伯雄雄赳赳氣昂昂,可是國民黨提名連戰參選總統後,吳的行情急轉直下,因為連戰挑中了微笑老蕭──行政院長蕭萬長充當他的副手,自信滿滿的吳伯雄頓時跌入谷底,連吳配的第一志願落空後,吳伯雄又寄望宋楚瑜能找他當副手,來個宋吳配。九月上旬,宋楚瑜廣召媒體記者主動探訪位在懷寧街的伯仲文教基金會,對失魂落魄的吳伯雄伸出友誼的雙手,並且邀請吳伯雄一起為跨黨派聯盟共同來打拚。 一個驚動媒體的造勢活動,原先大家以為宋楚瑜親訪吳伯雄,很可能就是當面請吳來當他的副手,沒想到只是虛晃一招,宋只在安撫吳伯雄,進一步鞏固客族群選票而已,看起來宋楚瑜匹配的對象顯然不是吳伯雄。眼看著連吳配、宋吳配紛紛落空,吳伯雄大概也不會答應陳吳配。眼看著政治生涯即將走到終點站,吳伯雄走在政治生涯的十字路口到底如何跨出下一步? 自稱是年逾「六旬老翁」的吳伯雄資政,會不會在人生重大轉捩點上來個奮力一搏?既然與人搭配參選正副總統已無太大的迴旋空間(宋還沒有宣布副手人選,還有一絲機會),放眼吳伯雄可以選擇的路不多,其一是接受現狀留在國民黨當資政,如果全力輔選連戰,說不定連戰順利當選,吳伯雄還有出任國大議長或五院其中一個院長的機會,至少總統府資政的虛銜不會受影響。其二是投入宋營,如果出任宋的副總統不可能,那麼在宋順利當選後,吳仍可能以輔選大員成為行政院長或相關職位的重要首長,吳伯雄想再造政治第二春仍有希望,不過宋吳兩人是在省長提名就有了心結,要想讓宋對吳深信不疑,這恐怕不是件易事。 吳伯雄這次沒有得到宋的青睞,很重要的原因是宋在客家族群所得到的支持度遙遙領先其他參選人,甚至連客家出身的總統參選人許信良也不是對手。在這種情況下,宋吳配造成的加分效果十分有限,因為即使沒有吳伯雄加盟,宋在客家區的支持度仍不易下墜,那麼從戰略考量,宋在北部地區外省族群團結力量大,在桃竹苗的客屬地區又所向無敵,中部地區又有省長經營基礎,魅力不可擋,這時候必須鞏固南部重鎮,媒體一度盛傳陳唐山、張博雅可能是宋的副手,這就是的戰略考量,未來宋的副手一定是出身南部,且一定是閩南人。既然宋的戰略布局如此推演,即使吳伯雄加入宋營,恐怕也沒有太大的施展空間,不如留在國民黨,等到總統大選大局已定再圖謀未來。 從政治的戰略地位來看,連、宋相爭已注定吳伯雄的悲劇角色,況且,吳伯雄一生人脈廣布,交際手腕一流,可是總欠缺臨門一腳的賭性,這次在總統大選之爭,吳伯雄一開始就把自己定位在副手,更是一開始就失掉了先機。其實讓吳伯雄最放心不下的恐怕是家族事業面臨空前大考驗,創立於民國三十七年由合會改組的新竹商銀今年就面臨空前挑戰。 新竹商銀前身是新竹中小企業銀行,再前身是新竹區合會儲蓄公司,這個類似信合社改組的金融機構一直是由吳家與詹家共同參與經營,吳伯雄的父親吳鴻麟當過竹企多年董事長,現任董事長詹宣勇,其父詹紹華是吳鴻麟當董事長時代的竹企總經理,吳鴻麟退休養老由詹紹華出任董事長,最近詹紹華才剛歡度八十大壽,八十五年詹紹華退休,下一代全面接棒,詹宣勇出任董事長,吳伯雄的侄兒吳志偉出任總經理,而吳伯雄的太座戴美玉是常董,他的堂哥桃園汽車客運董事長吳運豐則當董事,吳家人在新竹商銀的經營扮演了重要角色。 /小標/ 新竹商銀逾放高 新竹商銀在五年前是一家獲利能力強勁的金融機構, 竹企每年 EPS 都達四~六元之間,股價在七十九年一度創下六一○元的罕見天價,可是隨著新銀行加入營運,地區性銀行競爭力逐漸下降,再加上房地產持續低迷,新竹企銀雖有富饒的新竹科學園區為腹地,卻沒有感受到科技力量成長的喜悅。 這五年之間竹企獲利能力每況愈下, 八十四年 EPS 為二‧八五元,八十五年再降為一‧九四元,八十六年為一‧二三元,到了去年 EPS 再降至一‧二元。 今年上半年改制後的新竹商銀更交出了有史以來最爛的一張成績單,新竹商銀上半年獲利只有一‧○五億元,原因是高達兩位數逾放比對新竹商銀營運形成莫大壓力,新竹商銀首季獲利仍達二‧九四億元,但是第二季為打消呆帳,造成一‧八八億元的虧損,這是新竹商銀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單季虧損。目前新竹商銀的逾放比比起三商銀幾乎高出一倍,三商銀對於五‧六%的逾放比都大感吃不消了,新竹商銀面對兩位數的逾放比恐怕是更吃力。 新竹商銀去年承受了四十幾億元的擔保品,目前成了燙手山芋,為了處分這批工地資產,新竹商銀計畫交給轉投資的新竹建築經理公司來處理。房地產景氣低迷,對吳、詹兩家造成的經營壓力明顯可見。到目前為止,新竹商銀資本額已達一二六‧六五億元,對於一家股本上百億元的公司,上半年卻勉強只小賺一億元,吳家恐怕很難向股東交代,吳伯雄的接班人才剛上檯面,就面臨這個空前打擊,萬一吳伯雄在自己的政治定位上又採取空前的「革命」方式加入宋營,不但位居要津機率不高,自己的家族企業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吳伯雄很可能連自己家族的根都斷掉! 面對自己的未來,吳伯雄內心自有盤算,可是在政治舞台上顯然已找不到一個廣闊空間,何不蓄積實力,再圖一搏,如果採取革命方式與當局宣戰,家族事業能否忍受空前陣痛,吳伯雄恐不得不兼顧現實與利益。

延伸閱讀

3個月時間大賺30% 人民幣長期升值吸引外資加速湧入 A股會出現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

2020-09-07

今年以來指數上漲近6成 「新創公司」蔚為主流 追求高報酬一定要關注這2個股票市場

2020-08-31

8月股市震盪,資金要有新思惟:後疫情時代經濟需求回溫 「這類型股票」將受益

2020-08-24

一個經歷台北、上海兩地防疫隔離的財經人吐心聲:從疫情復原情況,可看出這個市場的投資機會

2020-08-17

「內循環」是什麼?為何會成為A股上漲的新故事?這5點全解讀

2020-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