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陳舒珊:我與蘇南成的黃昏之戀 P.92

陳舒珊:我與蘇南成的黃昏之戀 P.92

因國代延任案通過,國大議長蘇南成的政治生命由雲頂掉落地上,一夕之間,被開除國民黨籍,中常委沒了,議長也被解職,誠如他自己解嘲說,一場豪賭,富人變窮人,身無分文。蘇南成的從政生涯,大開大合,大起大落,從一個台南市議員,一路往上爬,兩任台南市長,一任高雄市長,卸任後,與內閣閣員絕緣,轉任經濟部工業金屬中心董事長及獲聘國策顧問,沉潛九年,國民黨又想到他,拔擢擔任不分區國代、中常委和國大議長,一場延任案,蘇南成頓時由高官變成平民。

蘇南成從政生涯,起起落落,一路走來,身旁始終有一位「粉紅知己」──陳舒珊相伴,相互「牽成」二十年,因延任案,兩人於九月九日結成連理,成為「牽手」。陳舒珊這名字,在媒體上相當陌生、神祕,不願暴露她的想法與私生活,公開場合,只見她的大墨鏡、高雅內斂的身影;在她與蘇南成結婚後,她變得公開、開放,也首度公開「我們是一家人」的點點滴滴。或許是月下老人早有意安排,他們一家人已於一九九七年,陳舒珊小女兒在取得英國大律師資格時,就拍了一張「全家福」。陳舒珊一對兒女與蘇南成感情甚篤,女兒Regina、畢業於英國白金漢大學,取得國際法碩士,具英國大律師資格,兒子Donald,美國柏克萊大學建築系畢業,在建築事務所任職。以下是與陳舒珊訪協摘要。


我是他感情的避風港

問:恭喜,蘇夫人?

陳:不要叫我「夫人」,這幾天,都聽到有人稱呼我「蘇夫人」,我常一時反應不過來,叫我「陳博士」較自然些。

問:為什麼選在蘇議長被解職時結婚?

答:我與蘇南成於九月八日晚決定結婚,因當晚蘇南成在國大議長室一邊打包,一邊發愁,不知要將書籍放置何處。政治的悲涼,令我感受甚深,我一句,搬到我家吧!就觸動了我們多年感情世界的心弦,當大家都摒棄他時,我要做的是他唯一的避風港,他確實需要家庭的支持與溫暖。九月九日,這一個長長久久的日子,在我兒女、親友的見證下,就結成一家人。

問:與蘇先生相交二十年,婚前與婚後的心境有什麼不同?

陳:婚前,兩人出國都須訂二個房間,吃飯也要找一桌人吃,婚後,出國就可訂一個房間,晚餐也可以共進兩人燭光晚餐。其實,我們這場黃昏之戀,需要的是吃飯的伴,談心的伴,共度晚年。人說,老來伴,相互依偎的心情是很重要。

問:如果沒有國代延任案發生,你們會正式結婚?

陳:不會。蘇先生當上國大議長時,有人鼓勵我們結婚,但我認為不宜,因蘇先生是公眾人物,為民服務之事甚多,他屬於大家的,我不能自私地占有他,期望他有更多揮灑的空間,現今蘇南成已不成公眾人物,這個考慮也就不存在了。


「姊妹市」結出夫妻緣

問:你們個性合嗎?

陳:我們是「凹凸理論」的互補組合,我的個性平穩、開放,很會花錢,也會賺錢,但蘇先生是個很傳統、急性子、又節儉的人。我沒有見過這麼節儉的人,例如,我每次買禮物送他,他都會先看包裝後面的標價,後來我乾脆把標籤撕掉。

問:你怎麼認識蘇先生?

陳:民國六十七年,中美斷交後,台灣在外交、經濟都陷入谷底,我因與菲律賓駐華大使老羅慕斯之關係來到台灣,老羅慕斯是菲國剛卸任總統羅慕斯的父親,老羅慕斯是我天主教受洗的教父,由於這層關係,我與台灣高層熟稔,他們就找我研究,如何突破台灣外交困境,我當時即建議,國與國不能交往,就改以城市對城市,以「城市外交」來突圍,後來建立「姊妹市」就是我喊出來的。外交部即介紹我與當時台南市長的蘇南成認識。蘇市長也急欲在「城市外交」領域做一些事,我認為我可以多協助他。

後來,蘇先生再擔任高雄市長,我又協助他,開拓主辦亞太市長會議(現今改名為首都論壇會議)、參與處理高雄漁船遭中共扣留事件、建立無邦交姊妹市等。


這一路走來,就這樣,結下二十年的感情,日久生情。

問:此次國代延任案,蘇先生陷入生平最嚴重的政治生命的最低潮,你如何旁觀此事?

陳:政治像博弈,參與其間的人要有政治智慧判斷與因應。延任案涉及層面相當複雜,它必須與兩岸互動關係一併思考,亦即李總統發表兩國論前後之形勢與是否總統、立委、國代選舉做全盤的考量,以及中共領導人江澤民與軍方態度如何都應列入評估。兩國論發表後,美國介入,延任案已不是高層要做的決定,但朝野國代多數支持通過的案子,要蘇議長一人來承擔是很不公平的。


拿蘇南成做祭品 國民黨要付出很大代價

國民黨為了總統大選,拿蘇議長當祭品,他們要付出很大代價,連蕭選戰,正需要人的時候,扼殺了一個蘇南成,就會失掉一大批黨籍國代的支持,國民黨中央真的不要輕忽了這背後代表的意義。國民黨為什麼不能像民進黨中央這樣勇敢面對凍結國代選舉的議題,國民黨同樣可同意接受蘇南成之主動請辭議長,黨中、蘇南成、黨籍國代再召開記者會澄清延任案負面和陳述正面之意義。但凍結國代案一發生,國民黨內擁李、擁連、擁宋的人馬,順手推舟將蘇議長打下去。

這樣的結局,我們能向誰要公道?我認為,政治,沒有對與錯,也沒有永遠的朋友與敵人,只有時間問題,昨日他是罪人,明天可能是英雄。


領導人心中要有一把尺

問:蘇議長被開除黨籍,解除議長職務,已一無所有,你陪伴他二十年心情的感受?

陳:說政治的現實,我看多了;說政治的悲慘,有比菲律賓馬可仕、艾奎諾還悲慘嗎?

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講民主,也要講公道,做為國家、黨的領導人心中要有一把公平的尺,猶如做父母對待諸兒女一樣,體罰要有公平。國代投票,二分之一附議,四分之三同意,一票一票投下的祕密投票,帳算在蘇議長頭上。國民黨考紀會沒有給蘇議長辯解機會,黨中央就拍板定案,任誰也不能接受。又指摘蘇南成,幾進幾出國民黨,當初蘇南成退出國民黨參選台南市長,是什麼原因,去翻翻檔案吧!

問:未來與蘇先生有什麼計畫?

陳:一起去旅行,一起看我最喜歡看的傳記文學,共享珍貴的晚年。

延伸閱讀

台積電2天漲6%!達人長抱台積18年預測「股價6年再翻倍」:把握4原則「睡得著、抱得牢」

2022-01-04

這間公司當年靠幾台二手機器起家 做自行車鏈條創造47%毛利率!成功關鍵藏在「32字箴言」裡

2022-03-01

南臺灣三首長齊聚 用智慧科技為城市永續治理共謀解方

2022-03-16

一文讀懂狠升息VS.狂通膨》美、英、台央行罕見唱同調,為何鮑爾被打臉「一廂情願」?專家警告:小心犧牲經濟成長

2022-03-23

台股本益比太低!去國外比較好嗎?謝金河:哪掛牌都一樣,重點是核心競爭力

2022-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