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政治變天 工商團體換個人效忠? P.38

政治變天 工商團體換個人效忠? P.38

政治變天,也對政商生態產生巨幅的震盪,對既有的政商版圖與未來的政商互動,跟著產生了質變與量變的發酵作用。

其中,又以對傳統三大工商團體影響最是劇烈,國內所謂的三大工商團體,基於產業特性、或因客觀環境等因素,進而長期與執政的國民黨保持著友好、甚至是互為唇齒、臍帶相連的複雜關係,在這樣的政商生態環境下,與民進黨的關係,是長期處於「恐怖平衡」的狀態,甚至是拒為往來的對象。

所以,對長期習以國民黨的意旨為依歸、甚至被國民黨視為是「輔選工具」的三大工商團體來講,陳水扁的當選,說是「如喪考妣」雖然不恰當,然用來形容其焦躁難安的情緒倒也貼切。雖然,目前誰也無法預料政黨輪替對工商團體會有什麼樣的具體影響性。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在陳水扁執政期間,像過去力霸集團董事長王又曾頂著商業總會理事長的頭銜,打著三大工商團旗號,進而甘冒社大眾、學者專家、輿論普遍的反對,仍大力運作調降證券交易稅的情事與畫面,將成為絕響。


企業大老競逐國民黨中常委將成歷史

同時,預定九月舉行的國民黨十六全會中,過去企業競逐中常委的激情畫面,也可能會成為歷史。對有心經營政商關係的企業人士來講,未來的四年,民進黨的中常委、中執委或許才是他們所要追逐的政商新光環。

事實上,三大工商團體在不習慣政黨輪替的焦躁難安情緒中,也亟思打開一條與民進黨接觸與溝通的路途。這可從選後的第一個上班日,由中國信託商業銀行董事長辜濂松主持的工商協進會,利用召開理監事會的機會,領銜演出了一場三大工商團體聯合聲明:「宣示效忠」新政府的戲碼中,多少窺視一、二。

雖然,大家都明白這場戲的劇本原本是以連戰為第一男主角的;或許在選前力挺連戰的辜濂松、王又曾以及高清愿,他們在心裡可能會有點後悔,不該這麼有把握地將理監事會安排在選後上班的第一天,然而,在情勢使然下,雖然有點尷尬,也不得不「識大體」的面對外界時,宣示支持「新」政府。

其實,不祇是工商協進會識大體,連過去祇要是民進黨的邀約,把「拒絕」明明白白地寫在臉上的工業總會常務理事陳飛龍,也很識大體地在其主持的台港經貿委員會的年度大戲||「台港經貿研討會」中,主動向民進黨示好,並邀約與台港經貿事務有關的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顏萬進擔任特別貴賓。


工總大陸行喊卡外界議論紛紛

在邀約顏萬進的同時,高清愿在另一方則因「政治局勢混沌不明」,將蓄勢待發的大陸經貿考察團緊急喊卡。雖然,高清愿對外表示,主要原因是因為工總改選在即,政治局勢不明朗是次要原因。然而,外界的解讀卻是因為高清愿選前在力挺連戰的同時,對陳水扁發出不利言詞有關,特別是,在陳水扁的「企業之旅」中,一直沒有安排高清愿這一站,這也增添了外界對高清愿緊急喊卡的各種「政治」聯想力。

祇要提到王又曾這三個字,映入眼簾的肯定是國民黨黨徽,連像王又曾這種幾乎是把國民黨黨徽刻進骨髓裡的「忠貞黨員」,在選後態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說道:「誰說改選就一定要國民黨的提名?」

誰說改選一定要國民黨提名?這樣的想法也不是祇有王又曾有,祇是從王又曾的口中說出來,一如三大工商團體不習慣政黨輪替般,聽在外人的耳中,不僅不習慣,也祇能對王又曾的識時務,敬佩不已。

不過,誰說改選一定要國民黨提名?政治變天後,的確已經在三大工商團體裡逐漸產生發酵的作用。至少,即將在四月十三日改選理事長的工業總會中就出現要求國民黨退出此次選舉的聲浪。


工總改選政治勢力是「影武者」

工業總會改選,可視為三大工商團體在政黨輪替下的一項觀察指標。雖然這次的選舉不能算是空前激烈,因為過去也曾有過六組人馬競逐情形發生,但是,過去不管是幾組人馬出來,在一黨獨大的情形下,最終還是會協調出一個人來。然而,這次工業總會的改選不僅競爭激烈,同時,還隱藏著其他政治勢力的「影子」。

這以三月二十七日由有意競爭工業總會理事長的三組人馬陳飛龍、孫道存以及林坤鐘聯合宴請工業總會會員代表的聯誼餐會最為明顯。在這場以「聯誼」為名的餐會上,在選前力挺宋楚瑜的西陵電子董事長吳思鍾的一番「政黨退出這場選舉」論述,祇有陳飛龍公開表示認同。

陳飛龍不僅認同,還說出未來若是他當選理事長,不會競爭任何政黨的任何職務。陳飛龍的這番表白,說穿了,也是希望國民黨社工會不要介入。因為對陳飛來講,國民黨若是介入輔選,在三人當中,就屬他最為不利,因為,選前他就被歸類為是「連皮宋骨」;因此,若仍延續傳統由國民黨提名模式,陳飛龍被提名的機會極小。

若國民黨仍依傳統以「對黨的貢獻度」為標準提名參選人,則林坤鐘的出線機率最高,因為在三人中,就屬林坤鐘最為挺連。不過對林坤鐘,陳飛龍可是不放在眼裡的,因為論基層的扎根,陳飛龍跟宋楚瑜一樣,就像連戰撼動不了宋楚瑜的民間聲望般,林坤鐘也奈何不了陳飛龍。


政黨退出工商團體說得到做不到

對陳飛龍來講,最大的變數反而是他的好朋友孫道存的出現;特別是在敗選的刺激下,國民黨極有可能提名「形象清新」的孫道存。孫道存對陳飛龍的威脅力,一如陳水扁對宋楚瑜的影響。在此同時,孫道存還具有陳飛龍所沒有的優勢,那就是他有民進黨的政治奧援,雖然,他是間接地沾了大陸工程、長榮等「阿扁概念股」的光,另外,他的企業團怎麼說都比傳統的大宗物資業與食品業來得
有前景。

不過,不管最終是誰出線,也不管政黨是否退出工商團體,可預期的是,工商團體在政黨輪替的變局下,未來四年在政商關係的領域裡,或許仍將扮演與政府的溝通角色,不過,重要性與影響力將大幅降低;除非四年後能夠再由國民黨輪替回來;或者三大工商團體的負責人都能夠像王又曾般識時務,變臉的速度能比翻書還快。

當然,也有人說,政商中人,利字在前,再大的風險也敢冒,與政治人物的互動,在交情、利益外,也隱含著更為複雜的因素。因此,不少人仍樂觀地認為,三大工商團體有其一定的定位,因此,不會隨著政局的變化而起舞。其實,政黨輪替對傳統工商團體究竟會產生怎樣的質變與量變,還是要看陳水扁怎麼看、又怎麼面對政商中人利字在前的現實面。

延伸閱讀

電信三雄時代來了!遠傳宣布247億併亞太電信,「電信三哥」用戶突破900萬人

2022-02-25

油價將衝上300美元?需求真有這麼緊俏?謝金河:一個勢頭使到盡頭,反轉訊號就出現

2022-03-09

先知是你?外資連賣5天!友達減資市場不買帳、20元關卡一度失守…大摩給「這目標價」

2022-03-29

新秀點將  曾開台積降評第一槍 對上死忠看多派 大摩詹家鴻犀利、花旗徐振志穩健 年輕分析師磨刀霍霍搶占舞台

2022-03-30

靠中信金起家...她5年把300萬翻出4倍退休金!再以食品股佳格為例:賺3成拿回本金「股息繼續滾」

2022-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