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李錦昌西門町淘金傳奇 p.50

李錦昌西門町淘金傳奇 p.50

對時下哈日族、哈韓族青少年而言,台北市的西門町就如同聖地一般,代表著行的最前端,在這兒的年輕人,爭奇鬥豔、超爆猛爆的程度,幾乎到了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台灣新新人類流行的最新時尚,莫過於此。

知道要了解新新人類流行文化必須到西門町的人不少,不過,問起是誰將這股哈日、哈韓族流行文化引導到西門町,間接讓西門町發展成「台北原宿」的始祖,知道的人可不多。這個帶動哈日、哈韓流行風潮的推手,就是五、六年前,帶著四十萬元資金來到西門町闖蕩,如今所開設「小鳳與阿月」系列的哈日、哈韓流行服飾店年營業額超過二.五億元,而個人身價已逾數億元以上的李錦昌。

人稱昌哥的李錦昌,民國五十四年出生在阿扁故鄉旁的台南縣後壁鄉,不僅出生地與阿扁總統相鄰,就連外貌,也帶著南部草地人濃濃的鄉土味,相對照於所經營的流行時尚,實在很難將店家與老闆聯想在一起;而且,正如同阿扁的親友想都沒想過阿扁能當上總統一樣,昌哥的家人,也似乎從未想過一個高中四年念了四所學校,最後還幾乎是老爸出馬花錢才把畢業證書「買」回來的子弟,如今卻能成為西門町商圈響叮噹的大人物。

創業之前先失業七個月

談起輕狂的少年,李錦昌表示,從小到大,他喜歡書,但就是對教科書完全沒興趣,即使上了高中,書包內裝的,什麼閒書都有,就是少了教科書,也因此,一路換學校,一趟高中「學習之旅」念下來,從公立高中、高職轉到了私校,對於這四年的生活,李錦昌形容是「來也空空、去也空空」,除了練就了一身「金庸」的好功夫外,啥麼也沒學著。

走過年少的輕狂,踏入社會後的李錦昌開始有了轉變,七十八年間,在友人的介紹下,雙手空空地來到台北跟著學賣衣服,也由於李錦昌的用心學習,在工作上有所表現,很快地當上了服飾店的店長,並開始學會了如何去經營管理事業,同時也結識他的太太小鳳,小兩口認真努力的結果,在民國八十一年時,夫妻倆的月薪至少在十五萬元以上,足以過著不錯的生活。

不過,當孩子出生後,李錦昌動起了創業的念頭。「如果我現在不敢跳出去做,將來孩子大了,家計負擔重了,我更沒有勇氣出去創業。」基於成就一番屬於自己事業的理念,加上有感於當時一般傳統服飾店的經營,已到了必須轉型的瓶頸,因此,八十三年年中,李錦昌毅然辭去了原有的工作,投入了創業之路。

「當年有足足七個月的時間,我是處於失業的狀態。」不同於一般人換工作時騎驢找馬的心態,李錦昌選擇自行創業這段路時,即下定只准成功不許失敗的決心,因此,辭去原先店長的工作時,他並沒有預先為自己留下任何後路,甚至連想開什麼店、做什麼生意都還不曉得。這種幾近衝動的做法,就一般人來看,實在太冒險了,也因此,李錦昌足足耗了七個月的時間去觀察、思索市場,蒐尋創業的靈感與契機。

就這麼一再無止境的觀察、思索、等待,到了八十三年底、八十四年初的隆冬,李錦昌由東區開著車子到西門町找朋友。當時西門町的景氣,可謂比寒氣逼人的隆冬更加冷瑟,不過,當他走過一家正舉辦跳樓大拍賣的服飾店門前時,眼前一幕特殊的景氣,改變了李錦昌的一生,甚至,也可能導致後來加速改變了整個西門町的發展風貌。

四十萬元租一個違章店面

那天是個大家都裹著大衣的冷冬,但李錦昌注意到這家服飾店有支「拍賣篙」(吊架)賣得特別好,但令人意外的是,這支拍賣篙上所吊掛的,並不是厚重保的冬衣,而是薄紗點綴小碎花的春裝,而且,令李錦昌眼睛為之一亮的是,這種風格的衣服,是他從事服飾買賣多年來前所未見的「新貨」。

李錦昌表示,當時台灣成衣市場正遇上產業結構的調整期,由於台幣的大幅升值,使得原本是外銷導向的國內成衣業難以接獲國外訂單,整個國內成衣市場也國產品轉向進口商品,而原本也是成衣廠重鎮的台北松山五分埔,即因產構結構的急遽調整,轉為進口成衣的中盤批發區,當天李錦昌所見到的搶購商品,正是批購自五分埔、由香港製造的港貨。

看到眼前這副隆冬中熱賣的景象,創業心切的李錦昌像是在沙漠中遇見綠洲般,立即驅車趕往五分埔,初步訪價之後,憑著多年在服飾店打滾的經驗及市場的敏銳度,李錦昌清楚地知道,這就是他失業二百多天後所等待的機會了。

在一種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情愫下,李錦昌選擇了當時被認為已告別春天的西門町做為事業的起點。李錦昌表示,對一個做生意的人來講,店面是最重要的先決條件之一,但受限於當時的資本等,僅能以手頭上現有的四十萬元創業,於是,他在萬國戲院旁的小巷子內租了一處違章建築,開啟了他在西門町的創業。

從找店、裝修到比路邊攤稍具規模的店開張,李錦昌已錯過農曆年前那段最好的旺季,不過,從無到有,能看到自己的心願踏出了第一步,李錦昌仍是滿心歡喜與期待。八十四年春,這家連招牌也沒有的小小店開張,李錦昌、小鳳夫婦倆,和小姨子阿月三個人盛裝打扮,抱持著無比期待的心情等待第一個客人上門。但老天似乎有意捉弄這三個年輕小夥子,開張的第一天就遇上綿綿不斷的春雨,三個人等了一整天,只做了三千元生意。

萬國戲院改裝一切又從零開始

李錦昌表示,當時他頂下這間小店,每個月租金就要七萬元,加上商品成本等開銷,每天至少得做到一、二萬元的生意才有賺頭,因此,第一天僅做三千多元的生意,不僅天空雨絲飄個不停,他的內心也幾乎快下起雨來。終於,在第二天之後,現金收入超過了五位數,一個月結算下來,有了十多萬元的結餘,這樣的利益,雖比不上那年夫婦倆受雇看店的收入,但對於初創業的李錦昌來講,這已是莫大的鼓舞了。

有了不錯的開始,原本以為自此可以在西門町安身立命,但老天爺還是開了李錦昌一個玩笑。正當這家標榜西門町第一家專賣港貨的服飾店逐漸在年輕族群傳出口碑之際,好光景過不了幾個月,萬國的改裝,不僅讓李錦昌一生所寄的小店被拆除,甚至因屬違章建築,幾十萬元的房屋押金也一併被房東給A走,這幾個月所賺的錢,幾乎被賠上去,李錦昌一切又得從零開始。

雖然創業之路走得並不平順,但李錦昌並不氣餒,對西門町的商機也不做絲毫的懷疑。失去自己所倚恃的店面,李錦昌更積極地在西門町找尋適當地點,而小鳳與阿月兩姊妹,則到友人阿展所開設的「阿馬娜」服飾店設櫃度小月。

當時整個西門町徒步區正在施工,全區商機幾乎掉到空前谷底,但日子總要過,即使阿馬娜最初的生意並不算好,但小鳳與阿月仍將港貨專賣店的精神移植到阿馬娜。而有感於阿馬娜的店名太過饒舌,與年輕人也似乎有些距離,於是,李錦昌與阿展遂思考如何取個較為年輕化的店名,以拉近與年輕人的距離。


再度開店終於帶動哈日風潮

兩人不經意間走到了屈臣氏, 順手拿起了報導日本流行時尚的雜誌「 NONNO 」,李錦昌靈機一動,既然同樣是賣流行時尚,為什麼不把店名也改成類似的名字呢,於是,阿馬娜變成了 NONO。 此一改變,立即讓這家店有了全新的面貌,雖然商品改變不大, 但因搭上年輕人的口味與語言,很快地,NONO 成為年輕人的聖地,人潮不斷湧入,讓這家店的業績大幅增長,第一個月下來,小鳳與阿月姊妹倆就做了近百萬元的生意,也印證了當時李錦昌對西門町前景的判斷完全正確。

有了這麼一個正面的激勵,李錦昌經由友人介紹得知武昌街上有人要將店面出時,毫不猶豫地標會湊得一○八萬元,並向親友調借了近百萬元的資金後,他又再度開店了,第一家「小鳳與阿月」就此正式開幕。

由於當時資金不足,所以第一家小鳳與阿月的裝潢可謂節省到了極點。而為了讓最經濟的裝潢發揮最大的效益,李錦昌別出心裁地將店面粉刷成較富年輕調性的鵝黃與綠色,而這樣的創意,一改過去服飾店以白色為主軸的感覺,想不到得到了年輕人相當大的回響,第一個月下來,便做到一百二十萬元的生意,之後,業績更是蒸蒸日上,小鳳與阿月標榜與日本同步流行的風格,立即在青少年間颳起了難以抵擋的旋風,並刺激與帶動所謂哈日族、哈韓族風潮的風行。

選擇自行創業迄今,李錦昌終於嘗到甜美的滋味,但並不以此為滿足,他很清楚地意識到,賣這種流行時尚的東西,同業跟進速度很快,要確保競爭優勢,除了必須精確地掌握住流行的趨勢外,更必須擁有通路及採購上的先機,於是,在創業初具成果之際,李錦昌更積極加速腳步。


未來五年再開十五到二十家分店

李錦昌擬具的發展策略,就是不斷加速營業據點的擴充。由於八十四、五年間正值西門町的黑暗期,原有店家都急於讓出店面,因此,很快地在短短的一年內,小鳳與阿月的店數到達了五、六家之多。另一方面,李錦昌為加強商品的競爭力,改變到五分埔採購的方式,直接飛到香港批貨。李錦昌這套經營手法,不但強化了商品價格競爭力,更因商品直接向產地採購而取得領先流行的優勢,使得小鳳與阿月大幅拉開與同業間的差距。

但所謂賺錢的生意大家都搶著做,小鳳與阿月會到香港批貨,別人也會學著到香港批貨,為確保市場龍頭的地位,李錦昌開始思索下一步的走向,因此,在八十五年初,李錦昌再創同業之先,飛到了韓國批貨。由於韓國與日本的鄰近性,使得韓國製造的服飾中,原本就有不少是輸往日本,換言之,韓國的成衣業,可謂緊扣著日本流行風,因此,當小鳳與阿月店內擺設出甫由韓國批回來的流行服飾時,又引起青少年及市場的一陣風潮。之後,八十五年底韓元大幅貶值,與台幣的比值由原先的一元台幣兌換二十八韓元巨貶至一元台幣兌換六十一韓元,光是匯差部分,就讓小鳳與阿月賺翻噱爆了。

至此,小鳳與阿月不僅建立了品牌形象、通路優勢,更已確定在青少年流行服飾市場上絕對領先的地步。之後,即使後來又為強化彼此競爭的考量,李錦昌與合多年的好友阿展拆夥,但彼此仍緊捉著西門町年輕消費族群的脈動,各自迅速的擴張營運據點,成為西門町商圈內令人稱羨的黃金客,而未來五年內,李錦昌更計畫在西門町內開設十五到二十家的小鳳與阿月,讓「小鳳與阿月」、西門町永遠站在流行時尚的最前端。

當初孑然一身到台北闖蕩,短短數年間如今已是眾人稱羨的億萬富翁,李錦昌究竟是怎麼辦到的呢?李錦昌強調,除了努力還是努力,「我在學校沒讀過多少書,但我不怕不懂,只怕我不肯學!」這些年來,憑藉著過人的毅力與衝勁,不斷地思考、摸索市場的脈動與事業的經營,而強烈的危機意識更迫使李錦昌在既有事業的基礎上不斷地向前邁進,不但創造了西門町流行時尚,更為其個人與西門町服飾同業打造了西門町淘金發達傳奇。

延伸閱讀

善用小技巧,讓人聽到最後一秒

2022-01-21

台泥股利不如預期該換存股亞泥?他說張董敢配1+1一定想很久:買10張送1張其實不錯

2022-04-15

比升息更強的殺手是它...專家揭露「房市暴殺」關鍵!央行會不會再升息?其實已洩端倪

2022-04-28

確診者在垃圾堆中「孤獨死」…暖男消防員目睹不忍 「在完全孤獨中離開」,悲傷亂象何時結束?

2022-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