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我希望阿扁慢點成立金監會 P.34

我希望阿扁慢點成立金監會 P.34

親民黨在這次不分區立委的提名上跌破眾人眼鏡,使得排在前三名、專長都在金融的劉憶如、殷乃平、李桐豪等學者順利成為新科立委。其中,原為政大金融系主任,選後一度傳出要將不分區名額「讓」給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的李桐豪,在兩年前的總統大選中曾經幫扁、宋、許陣營提出政策建議,甚至參與白皮書的撰寫。

自嘲為「政治邊緣人」的李桐豪,在《今周刊》的專訪中,除了說明他參加親民黨、成為不分區立委的淵源,也談到學者在立法院所能扮演的功能,以及他所專長的國內金融問題。以下即為訪談紀要:


「像劉憶如教授也是最後一分鐘才加入親民黨」

問:你為何接受親民黨的安排擔任不分區立委?

答:其實我過去對很多政黨都提供過意見,包括民進黨,總統選舉時我還幫他們寫過白皮書哩。我對民進黨很不滿的最大關鍵,在於陳水扁競選總統的最後階段,不斷開出福利支票,我們透過白皮書告訴他優先次序在於經濟政策、社會福利政策,所以提出建立社會安全網路的概念,可是他在競選過程中劈哩啪啦丟出社福承諾,每一樣都是要花大錢的。

我也幫親民黨寫白皮書,後來支持他們的原因,是因為提出建議的過程中,發覺他們會另外找人來確認,看可行性如何,做決策的時候比較審慎。相對的,我們的意見送到民進黨後,都被拿去做政治上的結合,他們的政策是選舉導向的。他們根本不重視學者,從這次內閣改組又得到驗證。

所以總統大選的最後一個月我出來選邊站,而隔年親民黨提名不分區立委的時候,我們(這些學者)其實並沒有意願,也沒有去爭取。社會常常喜歡把宋楚瑜形容成一個權謀性的人物,我們只是工具性的角色,我想不應該這樣看待。像劉憶如教授也是最後一分鐘才加入親民黨,我們幫忙它,是因為覺得透過這樣的運作,可以把一些社會上的聲音放出來,畢竟做教授的聲音和做立委的聲音是不一樣的。

問:你身為學者,對於進入立法院所扮演的角色有何期待?

答:當立委只是我歷練的一部分,並不是人生的目標,對公立大學教授來講,退休金很重要,但是當立委這三年年資中斷,以後回到學校,還要多做三年才能拿到退休金。不搞特權的立委,福利其實跟大學教授差不了多少。

社會詬病很多立法院的問題,我覺得不應該從剝奪立法院的權力,而該從立委怎樣產生、素質如何提升來著手。我們希望能拉高立委的平均值,不過我們的犧牲就是也變成平均值。我希望社會不要再用平均值去看待立法院,而是要做出區隔,有好、壞立委,還我們一個公道。

過去行政部門在溝通的過程中,採取的是一種蔑視立法委員的態度。像財政收支劃分法的爭議,我就看到林全非常強勢,這種心態或許在過去是正確的,因為過去是政黨對決,他也可能覺得立法院沒有像他那麼夠格的專家,但今天不一樣,國民黨已經試圖把智庫的機制強力納入立法院,親民黨也把學者放進立法院,所以應該在理性的基礎上討論。


每一位政治人所能做的都是邊際功能

立法院的素質逐漸在提升,行政部門至少應該建立一種對話的態度,但我們現在還是在一種敵視的環境下。

我對政治的觀察是這樣,每一位政治人物,包括學者從政,所能做到的都是邊際的功能,我們對很多事情的改造都是推一點,能推這一點點,大概我們的功能就完成了。我是從美國前總統雷根推動平衡預算案的辛苦中得出這樣的心得,即使貴為總統之尊,他都沒辦法推動一件事情(在八年任內達到預算平衡的目標),更何況是二二五分之一的立委?

問:你跟不分區第二名的殷乃平都在政大金融系任教,這個巧合對你們有特別的意義嗎?

答:其實知道當時我是滿震撼的,殷教授和我是透過不同的淵源去跟親民黨接觸,我回台灣其實是殷教授把我帶回來的,否則我今天大概是在美國當某個公司的經理吧。殷教授的輩分比較高,所以他在黨政關係上跟我是不一樣的。我一開始跟親民黨的關係不像他這麼深。

問:立委選後,一度傳出你可能退出,讓宋楚瑜遞補進入立法院,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如何?

答:我那時候的心態不是退出,剛才講到我擔任立委的機會成本,所以我是比較無所謂的人,有必要的話隨時可以走。而且我是親民黨提名的人,一旦有政黨屬性,黨的利益會高於個人的利益,所以我當然尊重黨的調度。

問:你剛卸下合作金庫董事的兼職,當初被找去的淵源為何?

答:當時金融局長跟我說希望有學者形象的人進去,所以我是其中一個代表。後來有人跟我說,我在很多場合都被提過,但都被拒絕,不知道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拒絕我,所以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中,可以算是政治的邊緣人,永遠都是在野性格,不過我是比較溫和的在野性格。

我在合庫開董事會的時候,雖然了解一個老的行庫本身有很多問題,但我不會全盤否定他們,而是用漸進的方式讓他們改進,所以我跟兩任董事長都處得非常愉快。

問:你準備參加哪個委員會?有沒有打算推動什麼法案?

答:我的第一志願是財政委員會,而宋主席原本給我的暗示是經濟委員會,我跟他說即使把我丟到外交委員會,我一樣做得聒聒叫。如今我是被安排到預算委員會。我的個性就是這樣,在任何地方都會盡全力。我現在除了四個助理外,還找了五個學生,做一些專題研究,包括醫療糾紛、土地問題、新市鎮開發問題等等。


我願意進立法院,原因之一是覺得政府在騙老百姓

問:以你在金融方面的專長,你認為台灣金融問題的解決是否已上軌道?

答:我願意進入立法院的原因之一,就是覺得政府在欺騙老百姓,所以要讓施政透明化,讓政府被監督,所以我一上任就要求每個部會提出施政目標,和施政的績效測度。

金融問題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努力,終於在逾放等方面比較透明了一點,可是基層金融完全沒有透明,現在又新增了出現負值的金融機構,但政府的金融重建基金已經沒有錢了,因為第一波三十六家基層金融、中興銀和高企已經把一千四百億元基金用得差不多了。我看台灣整個金融改造大概要花一兆到一兆兩千億元,不只是打掉壞帳。

我不反對公共債務的增加,但希望是解決問題的增加,而不是分期付款,一直花下去。我希望重建基金的錢是可以循環的,但現在一丟下去就沒了,政府處置的方式跟我想的不一樣。

金融控股公司是無法解決問題的,反而會製造更多問題,因為金控法的兩百億元資本額門檻,創造了一個不公平的競爭環境,金控公司的競爭能力變大,但市場並沒有因此擴大,結果就是壓迫其他金融機構。國外成立金控公司的標準不一樣,不需要兩百億元資本,台灣不但要兩百億元,而且還要行政機關的裁量。銀行的價值創造並不是靠規模,當所有官員都說銀行越大越好,那就完了。

我也是金融監理委員會的催生者之一,但是看到陳水扁用人的方式,我現在倒希望它慢一點成立,以免因為人事酬庸而危害它的精神。


李桐豪
年齡:47 歲, 台北縣
學歷: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經濟博士
經歷:美國投資管理研究協會財務分析師、政大金融系教授兼主任

延伸閱讀

美CPI暴衝、通膨壓力壓垮美股…權值股撐住台股力守月線,「惟萬八震盪仍加劇」

2022-02-11

跑山近1000次、連續30年周末當「兔子」! 跟老謝學人生「運動必修課」

2022-03-04

傳美國將宣布禁運俄羅斯石油!國際油價應聲大漲逾5% 布蘭特原油一度觸及130美元

2022-03-08

搖滾樂團、阿美古調到新銳設計師 本土音樂產業全員眾志 他們將史上首座葛萊美獎 獻給美麗、愛和平的台灣

2022-04-20

【宜蘭軟實力】街頭文化藝術節助青年圓夢 栽培明日奧運之星

2022-05-03